这种大的起伏,让康乐乐有点摸不着头脑,本能的,她以为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反正无所谓了,罗残惩罚她和明赤璀醒来惩罚她一样的,反正这次她的玩笑开的是有点大了。

    简直可以说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估计死无全尸了吧!

    “龙行,你真是好样的啊,噗!”残突然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伸手在康乐乐的肩膀上拍了拍。

    康乐乐本能的躲开,不过并没有影响罗残,他还是主动将身体靠了过来,甚至很‘哥们’的将头靠在龙行的肩膀上。

    两个妖孽般的眼盯着康乐乐,不停的坏笑。

    “你这样是要干嘛!”康乐乐一脸的警惕,无情的将罗残推开,往后一退。

    “不要嘛,龙兄弟,突然间就很想靠靠你,你让我靠靠呗,你真是个人才!”罗残厚脸皮的继续生上凑。

    康乐乐也是没了耐心,刚才被罗残吼的不耐瞬间就消失,一脸的不耐烦,直接吼吼着,“我说,你到底有什么事,难道你也想像里面那个一样吃我的豆腐?你没看他的结局?”

    “哈?!”

    一句话,果断的秒杀了罗残。

    同时也让他的动作瞬间停了来,都忘了自己的目的,脑子里只有康乐乐的那句话,“被吃豆腐。”

    一见他的表情,康乐乐才有一种想要跳崖的冲动,真的是受不鸟,刚才解释的时候没有说,一个愤怒就全部说出来了。

    康乐乐,你的脑子真的是被驴踢了是吗?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赤璀那么强悍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被人给打伤呢?而且对一个军人来说,还是那么重要的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罗残的眼,毫不掩饰的在康乐乐的身上转悠。

    突然,一个粉嫩的拳头出现在他眼前,让他微一愣。

    这是龙行的手?

    为什么就和女人一样?

    那么的白嫩,修长?

    “罗残,如果你的眼睛再乱动一,别怪我不客气!”康乐乐将拳头捏的咯咯咯的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反正已经这样了,康乐乐也没什么好在意了。

    一直以来,康乐乐这粗暴的一面只有明赤璀真的看过,在罗残面前,康乐乐还是表现的就是一个属模样,什么时候不是附和还是附和,哪里有像现在这样,这么直接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震惊之余,罗残还是接受了她特别的这一点,不然为什么赤璀会……

    “龙行啊,我真没想到啊,我就说当初卡卡军长看上了你什么,你在酒店污辱了他一顿,事后他不但不计较,反而还念念不忘的老在赤璀面前提起你,甚至不惜问赤璀把你要过去,啧啧,原来外人面前懂事听话的属,实际是这么的劲爆吧,怪不得,怪不得……”

    “你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康乐乐叫住罗残,眼里闪过疑惑,“你刚才说,那个卡卡军长,后面还找过我?”

    “对啊,好话不说二遍,事就是那么个事儿,至于你今天为何要把赤璀弄成这样,我只能说,他活该,真有你的,早的时候我怎么没有遇上你呢,不然赤璀就不会连续三年没有休息一天了!”

    靠!

    搞半天,罗残在这等着她呢!

    敢情,她把明赤璀打伤,并不是真的有事,而是间接的能让他休息?

    罗残刚才还那样训斥她,她还一个劲的在那里赔罪,搞半天,他就是做做样子?

    康乐乐的脸,绿,很绿。

    “咳。”罗残尴尬一笑,连忙打着圆场,“龙行啊,其实这个你真的很走运,好在前段时间将军也说让赤璀休息一,不然的话,这件事真的可严重了。”

    “意思是,这次他意外受伤,实际上还能说是好事?”

    “可以这么说……”罗残也感觉到康乐乐面色有些难看,但还是实话实说了。第一时间更新

    “靠!”

    康乐乐毫不掩饰的大怒道,“既然没事,你刚才教训我那一顿好玩啊,我还和孙子一样在旁边一直道歉,耍人玩呢你!”

    “……”

    罗残没想到,自己只是开个玩笑,康乐乐的反应这么大。

    “我只是先把必须说的摆在前面……”一个属,莫名其妙没有说的过去的理由,竟然让领导受伤,这个惩罚是很严重的,他这么说也没错。

    只是罗残并不清楚,他在回答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小心翼翼。

    不是害怕的小心翼翼,而且有点认错的感觉……

    “什么叫必须说的,你不就想要吓唬我一吗?我还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跟我说,我还一直提心吊胆的,照理说,我还该感谢你了?”

    “不是这意思……那个,赤璀怎样了,医生说他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我不知道,最好是死了!”

    “康乐乐同志你可不能这样,虽然我说的话是刺激到你了,可是赤璀真的是帮了你一个大忙啊,如果没有他,你真不知道被卡卡军长折磨成什么样……”

    “闭上你的乌鸦嘴!”康乐乐大声的大断,罗残真的是三言两语就激起了她的怒气,卡卡,那个恶心的男人,她一辈子都不想听到的名字!

    “如果不是你的好哥们,如果不是他,我至于在这里吗?我至于被那个禽兽看上吗?我至于这样过的没自由,提心吊胆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感觉康乐乐话里有话,罗残拧着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没意思。”

    头一侧,康乐乐真不想和罗残再继续这个话题,“既然你说让明赤璀好好休息一,那就让她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说罢, 康乐乐作势往里面走,却被罗残叫住。

    “我只是说,赤璀可以趁这个机会休息休息,但我觉得,就算是在医院,那个照顾他的责任,也该是由你来承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凭什么!”

    既然他没事,她还间接的做了好事,她为什么要在这里照顾他?

    康乐乐想也不想的给出了鄙视的目光,这可是让罗残短时间内,震惊的不行,而他对这个龙行,也是越来越感兴趣,同时也很疑惑.

    “你确定,你要问我,凭什么?”罗残觉得龙行很有趣,如果是别的属对他说这样的话,他早就公事公办了,但不知为何,对着龙行,他生不起气。

    也正是这种感觉,让他倍感疑惑,他怎么可以对一个男人……

    “现在这里就只有我和你两人,我不是对你说,难道是对鬼说吗?你自己说的,明赤璀几年没有休息,多亏了我把他给弄伤了,不然他还不休息呢,照理说,他应该感谢我,凭什么还要我伺候他,我的小心脏被他伤的就快停止跳动了,我怎么没有让他来赔偿我?你们这些有权势的就是欺负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是吗?我觉得,这里好像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

    随着罗残越来越大的笑意,同时透过他穿过她看身后的目光,康乐的身体也越来越凉,身后,病房……

    “妈咪!”

    一道清脆的,好听的萌娃声音有些弱弱的响起,回过头,是康欢欢那一脸担忧中又有些可怜的表情,这娃子,一有什么事,总是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看着别人,让人各种想要疼爱啊。

    好想将她揽在怀中,但她却不能,因为本来躺在床上还沉睡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而康欢欢正站在他的身边,他正微眯着眼,有些虚弱,但面容非常冰冷的看着自己。

    刚才的话,难道她听到了?

    这是康乐乐此时的想法,对上他的目光,心漏跳了一拍,头也本能的一侧,躲掉他的视线。

    殊不知。

    另一边,正有一道诡异的目光一直盯着她,那便是罗残。

    那小女孩的一句话,他并不是没有听到。

    他有想过众多可能,但没想到,面前这个龙行,自己应聘进来的人,居然真实身份是个女的,呆在身边这么久,他却没有一点发现。

    怪不得,赤璀毫无考虑的拒绝了卡卡。

    不惜让两国的关系变的紧张也不答应,原来……

    ***

    阳光从窗台照射进来,折射在雪白的被套上,这是一个豪华的单人套间病房,里面所有的设施应有尽有,如果不是一些医疗调配,高档的可以和酒店相比。

    那张单人病床上,一个面色冰冷的男人正淡漠的看着不停在病房里游走的女人,偶尔微张嘴说着什么,然后本就忙碌的身影更加忙碌。

    隔的近了,会发现,倚靠在床上的那个男人,虽然留着古板的寸头,但丝毫没减弱他自身的魅力,特别是抬眸间,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淡漠,真的会让人不自觉的陷进去,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他的视线总会不停的落在不停忙碌的女子身上。

    只不过,从没有一次与女人的视线相遇,所以后者并不知情。

    男人视线里的女人,未着施薄的模样清丽无比,看起来十分的舒服,身材更是高挑纤瘦,不知是不是因为天热的原因,女人身着一条超短牛仔裤配上一件中长t恤,而t恤的边缘被她给打了个结扣了上去,露出一小片腰身。

    随着匆忙的步伐,若隐若现,也让男人的眸,危险的眯起。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