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女人浑然不知,还在不停的走动着,甚至是因为男人吩咐而不满的厥着嘴,十分的不爽,更因忙碌两边的脸颊红彤彤的。

    男人的喉咙,也在不停的收紧,没受伤的右手更是微微的握成拳头。

    至今天为止,他一直没搞懂一件事。

    为什么对这个女人,他有一种陌名的熟悉感,甚至是占有感……

    “过来!”他突然沉沉的开口,打断女人正在忙碌的事。

    回头看了男人一眼,女人不耐的眼一白,“明赤璀,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自从他醒来后,不让她再穿男装,恢复女装来做佣人伺候她,她做的还真是佣人啊,甚至是比佣人都夸张,大大小小的事全部让她来做。第一时间更新

    这不,一大早,她甚至连欢欢都没顾上就被他叫到医院来,只为了徒步走几条街去给他买喜欢吃的早餐,买回来又不要,让她换。

    再走了几条街换回来后,他不再说不吃了,但一提这要求一那要求的,让她不停的在病床里忙碌,好不容易要忙完了,他却又开口了,这真的是想不发火也不成。

    对于女人如此的无理,明赤璀皱起眉头,“这是你该对我的态度?”

    “自认,我的态度已经很好了。”康乐乐咬牙,就她被折磨成这样,这辈子她哪里这样伺候过别人啊,如果不是自己在这里就和小虾米一样,她会这样受气?

    明赤璀显然就是不知足!

    “你好像弄反了顺序?”明赤璀依旧没有情绪的波动,要不是那微皱起的眉头,还有他直视的目光,康乐乐都会觉得,他没有说话。第一时间更新

    知道他是在说,他的伤因为她而造成的,也就是说,不管他要怎样,她能做,也必须做的只有服从,不能有别的异议。

    算了。

    忍了吧,反正也忍了几天了!

    深吸口气,康乐乐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好,那请问,你现在有什么吩咐?”

    “道歉!”冰冷的两个字,让康乐乐不容忽视。

    就那么点屁大的事,让她道歉?

    “明赤璀,我……”

    “忘了你的身份?”话没说完,遭到他的打断和‘提醒’。

    “我的身份就是,我叫康乐乐。”将头一侧,理直气壮的看着明赤璀,“是你自己让我恢复女装的,我不再是龙行,也不再是你的司机。”

    “意思就是,你反抗我?”呵,这女人,居然可以倔强的这么有意思。

    “我说的是事实,不是反抗!”

    既然恢复女装,她就没有再叫龙行的道理,既然如此,她也不可能再是他的司机,凭什么还不能反驳他?

    “你非要逼我说出你必须听我话的理由?”眸角一勾,他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点点不屑挂上来。

    那模样,感觉真的是康乐乐有必须求他的事,是!她承认,她和欢欢能不能一起离开真的就靠明赤璀一句话的事,问题这件事非要和那件事挂勾吗?

    因此,康乐乐非常不满,“明赤璀,你别太过份了,不要什么事都能扯到我和欢欢的去留问题,你有权有势也没必要这么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呵,那么我就来提醒你,你可以不把我当成你的上司,但你不能摆脱我是你债主这件事!”

    债主?

    这两个字如当头一喝,她什么时候欠他的了,难道……

    康乐乐不敢置信的看着明赤璀,难道这个混蛋要拿那两件事说事?

    “你认为,因为你的失职让我损坏了两辆车,这事就这么完结了?”明赤催嘴角的讥笑越发的大,配着他微眯的双眼,康乐乐只觉得自己站在荒无人烟的沙漠,而明赤催则是沙漠的统治者,在他面前,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秘密!

    关于那车的事,发生也这么久了,她以为他不提便是过去,却没想到在这等着他。

    “明赤催,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起早贪黑的给你开车不说,上班第一天就为你挨子弹,我命都豁出去了,你还拿车子的事和我说?”

    “那子弹没人让你挡,纯属是你自己多余的做法,你是我的司机就应该载我,但你却三翻两次的出车祸,这一点,并不是我的责任,所以,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幼稚!”

    “行,那你要怎样?”

    她真是万分后悔当初为他挨一枪,怎么不直接把他打死!

    留着他在这世上折磨人,康乐乐气的就快要抓狂了,手上握着的早餐也差点一生气全扔地上,但她还是冷静了来,去到一边将餐桌给他放在床上。第一时间更新

    努力的深呼吸,再呼吸……

    慢动作的放好桌子,然后悠哉悠哉的将粥和饺子放在他面前,吸气道:“你先把早餐吃了吧,呆会儿再说,我该怎样。”

    “这件事情不用思考,车子修理的**我已经准备好了,给你打五折,你赔偿就可以了,两千万!”他看也不看桌上的早餐,面无表情的看着康乐乐。

    这段时间的相处来,康乐乐知道他没有说笑,因此,心里列是震惊。

    两个车子,两千万!

    还是打的五折!

    “你干脆去抢人好了!”康乐乐气的咬牙切齿,就她这小虾米,这辈子能不能赚那么多还是问题呢,撞个车要她赔两千万。

    哪有什么车这么贵。

    他勾唇一笑,讥笑落在她的面容上,轻道:“具体的,残会和你解释,你现在要考虑的是,怎样服侍我吃早餐。”

    “这个饺子也没有汤,而且我专门给你备了粥,里面也有勺子,什么叫服伺,我该做的已经做好了,你只要一个个的拿起来吃就行了。”

    前几天,她不明白情况,所以被他逼的亲自喂他,今天她学聪明了,宁原多跑路也要把用餐工具买齐。

    只不过,她就算做好所有充足的准备,也敌不过别人的一句话啊!

    明赤璀看了看面前的碗,只甩给康乐乐两个字:“喂我!”

    “什么?!”

    康乐乐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与不满,“你明明就可以自己动,为什么非要我喂?”

    前两天也就算了,她没有准备工具,可是今天不一样啊!

    她明明就准备的这么充裕。

    眉头一挑,他眯着眸,不确定的看着康乐乐,“你想让我再重复一次?”

    “明赤璀,你故意的?!”

    “如果我的手没伤,我这么做,就算故意的吧!”

    言外之意,他的手伤了,他可以提任何要求!

    而且,他的手是因为她才伤的,所以,不管他提什么,她没有反对的资格。

    好吧!

    除了忍,康乐乐现在能做的还有什么?

    “那请问,明赤璀上将大人,你是要先喝粥,还是先吃饺子呢?!”康乐乐皮笑肉不笑的盯着面上的两份早餐。

    他要折磨她,她也不会如小猫般温顺。

    反对没有用,至少她还可以挣扎一!

    “我要吃……你!”明赤璀的眼睁的大大的看着康乐乐,在崁表情,如果那个‘你’字,康乐乐一定相信他说的话。

    脸,瞬间就黑了去。

    “明赤璀,你别太过份了,我上辈子也没欠你的!!”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某贱男单眼皮无辜的一眨再眨,本来该生气的,可该死的,他是那么的好看与帅气。

    那么的完美,康乐乐就是那么,那么的不爽!

    恨不得一拳头给他打上去,让他毁容算了,当然,她还没有冲动到连自己的后半身也没考虑的地步。

    不过,康乐乐还是将自己的拳头捏的咯咯响,“明赤璀,反正我已经这样了,我不介意把你另一只手也打残。”

    “呃……”

    康乐乐毫不掩饰的粗暴话让明赤璀一愣,随便反应过来,轻声一笑,“可以啊,只要你有那个本事,如果失败,你可会被我收入西装裤的!”

    “呸!”

    “明赤璀,你到底还吃不吃早餐了,不吃我就倒了,别一天到晚没事找事!”

    康乐乐作势端起早餐就要去倒,不过却被明赤璀直视的目光弄的无法前行,不是她不敢再走,而是她怕,等又要被他折磨的去重新买。

    某人眉毛一挑,一副看好戏的样,“如果你想倒,就倒吧!”

    “……”

    嘭!

    一!

    康乐乐将早餐再次摔到明赤璀面前的桌上,粗鲁的用筷子夹起一个饺子,不等明赤璀张嘴就要往里塞,嘴里还念着,“你不吃,我就喂你吃!”

    啊——

    “明赤璀,你干嘛?”

    饺子,明赤璀是咬进去了,但他却用右手在同一时间将康乐乐给拖到床上,放在他的大腿上,然后用着迅雷不及的神速将那饺子又完好的送进了她的嘴里。

    “吃去。”低沉的嗓音在耳际响起,伴着他温和的笑,康乐乐有片刻的失神,这节奏真的是转的太快,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会儿,还是那温热的饺子提醒了她,这一切是真的!

    唔唔……她拼命的挣扎,也不愿意去咬那饺子,努力的想要起身.

    不过,却被明赤璀压的更紧,“女人,如果你再乱动一,我可保不准是吃你不是吃饺子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