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来到门边,一台白色的内线电话就向自己过来,如果不是反应敏捷,估计自己今天就要破相了。

    而琳达,也在看到来人后停止了她疯狂的举动,换了她不可一切的高傲,“真是大牌啊,终于把你请来了!”

    琳达慢步回到公主床上坐着,虽然病着,但她每天依旧化着精致的妆容,与康乐乐的素颜相比,她就如同一个高贵的公主。

    而事实也是如此,她就是高贵的公主,而她,不过是一个低贱的丑小鸭罢了,从她那蔑视的眼光中就能看出来,她有多瞧不起自己。

    “你摔够了吗?”对于她,康乐乐真的没办法就像对病人一样的轻声。

    因为琳达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不是不是一个病人可以做的!

    “怎么,难道我扔的是你的东西,所以你心疼了?”琳达脸上的鄙夷更重,眯着眸,居高临的看着康乐乐。

    听此,康乐乐不禁冷哼,“当未婚妻的可是你,摔不摔与我何干,听你说找我,有事吗?”

    “原来,你还知道,我是明赤璀的未婚妻,是这里的未来女主人啊!”

    在琳达的心里,康乐乐就是那个破坏她和明赤璀的小三,所以,言语间,总是有着对小三的那种鄙视。

    这是让康乐乐非常反感的地方,特别是在她有解释的情况,这个女人还是完全听不进去。

    “你是不是这里未来的主人与我无关,找我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康乐乐转身,想要离开。

    她觉得呆在这里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她的脾气也不能忍受琳达的嚣张跋扈,如果和她吵起来,害的她又残害自己的身体,那她不就是罪人?

    所以,惹不起,她躲的起!

    只是,她也清楚,有些时间,就算你有心想躲,别人也不会让你衬心如意!

    “站住!”怒喝,在背后响起。

    侧过身,是琳达一脸愤怒的脸。

    那瞪圆,赤红的双眼,有片刻让康乐乐觉得,她是不是她的杀父仇人,至于那么恨她吗?

    康乐乐平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把房间给我清理干净。”琳达用命令的语气。

    环视房间,琳达几乎把她有力量拿起的所有东西都扔了,满地的碎片,各种东西,遍地这个诺大的房间。

    “你的杰作,为什么我要收?”康乐乐冷静的回问。

    “因为我是这里的女主人!”

    这一句话,琳达说的非常的嚣张。

    康乐乐却是毫不在意,“不好意思,你是这里的主人,我不是这里的佣人,你没权力这样命令我!”

    “康乐乐,你认为你算什么东西,你能给我收拾东西算你的荣幸!”

    “抱歉,我还是宁愿不要这份尊贵的荣幸!”转身,再度想要离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算了了解了!

    琳达用生命的威胁要来到这里休养,目的只为了要折磨她!

    女人的妒嫉心,真的是让人崩溃。

    “给我站住!”身后,传来的是琳达比刚才还要撕心裂肺的吼叫声,那么的愤怒,那么的不能容忍。

    回过头,康乐乐见她脸都给气白了,全身更是止不住的颤抖,双手更是紧紧的捏在一起,隔着一段距离,仍能清楚的看到她手腕突起的青筋。第一时间更新

    以及有些红红斑点的纱布!

    这个女人……

    唉!

    忍住想要抽她两耳巴的冲动,康乐乐主动向前走了两步,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琳达,有什么事你就说,你觉得这样摔东西,伤害自己的身体,有用吗?”

    “我已经说过了,我和明赤璀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

    “给我闭嘴,你没有资格叫赤璀的名字,别再让我听到你叫她的名字,你就是个贱人,贱人!!!!”

    琳达拼命的嘶吼着,要不是这个别墅豪华度在那里,康乐乐都能担心,能不能把这房顶给掀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个女人,真的是,无法形容!!

    贱人!!!

    这两个词,一遍遍的绕在康乐乐的耳际,真的是快让她抓狂,她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人家口中的小三,贱人?

    忍!!

    吸气!

    忍……

    呼——

    狠狠的呼出一口气,康乐乐才让自己找回一点点的理智,“琳达,如果你要继续这个闹,我也不在意,但你搞清楚了,如果你继续自残,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你就算死了,明赤璀还不是别人的,还不如活着……”

    嘭!!

    原本以为刺激她,会让她剧复冷静,可是剧情不是这样演的,刺激的话还没说到一半,琳达已经随手抓起一边的明金属物就向自己砸了过来。第一时间更新

    康乐乐只是看到面前有东西晃过,再然后,就感觉到湿湿的液体正流来,再然后……

    她就不知道了。

    “她怎么样了?”席梦思大床前,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紧紧的琐紧了眉头,脸色十分难看,或许是因为匆忙,男人手上戴的手套都没来的及取来。

    颀长的身影往那一站,不需要任何言语,动作,王者的气质展现无疑,而他的话让一边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喉咙一紧,有些小紧张,“回上将,这位小姐的身体没什么大碍,被砸后留的伤,休息几天就会慢慢的散去。第一时间更新 ”

    “为什么,现在还不醒来?”男人的话异常冰冷,眼里甚至有一团火光,那医生以为是对自己,吓的身子一颤,赶紧回答:

    “上将,估计是当时太突然,这位小姐受了惊吓,今晚应该可以醒来!”

    “什么叫应该?”身着迷彩服的男人再逼问,双眼半眯着,危险的看着那医生,一脸的戾气,大有一副,如果敢说假话,会将他直接吞噬的感觉。

    只是简单的几句对话,却让那医生冷汗不停的流出来,回答也是愈发的小心翼翼,“回上将,今晚一定会醒来的!”

    “处理好了吗?”男人冰冷的再传来,脸色终是好了一点了。

    医生也是略松了一口气,但不敢松懈,再答:“嗯,已经和佣人们交待好了,该吃的药也配好了,以后我定时过来换药就行了。”

    “嗯。”

    男人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双眼时时的锁住大床上鼻梁处缠绕了厚厚一圈纱布的女人。

    身后的人以及医生见状,会意的退了去。

    诺大的房间内,只余高大的男人,以及静静躺在床上的女人。

    男人缓缓的坐到了床边,静静的,目不转睛的看着睡着的女人,洁白无瑕疵,美丽的脸庞上缠着厚重的纱布,隐约能看到血迹。

    如薄扇般浓密的睫毛像把扇子般盖住了她本乌黑,灵动的大眼,因为睡姿的关系,一缕头发跑到了额头,遮住了一些她美丽的眼。

    男人缓缓的伸出右手,却在半空发现自己仍戴着手套,停顿摘掉之后才轻轻的向女子的脸靠近。

    温柔的,轻轻的,将她的发丝一缕缕的移到耳后,露出她洁白好看的双耳。

    此时的房间很静,静到连她浅浅的呼吸声都能听见,不知是不是因为疼痛,女子突然嘤咛的挣扎了一,撇了撇嘴唇,只是一个轻轻的动作,却让男人喉咙一紧。

    不由自控的慢慢俯身,在女人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他就那样静静的望着她!

    天知道,当他训练完回来,听到属的的汇报说她受伤了衣了家庭医生后,那种想要立马奔回家的心情。

    虽然属有说,她只是被手机砸伤,医生已经开了药,睡一觉便会没事了,但他的心还是莫名的痛了一。

    如果不是有一个特别紧急的会议,他想,他当时一定已经迫不及待的回来了。

    好不容易等到开完会回家,原本以为她已经醒来,却发现她还在昏睡中,所以才有了刚才他又叫来家庭医生质问的画面。

    女人,你一是那么的火爆。

    你就像只野猫一般,不做作,在我面前没有任何虚伪的动作,即使你有伪装,你的所有,哪怕你对我有欺骗,我居然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觉得非常,非常的可爱。

    我想,你成功的吸引我了。

    康乐乐……

    呵呵,这个已经当了母亲,却还是如此吸人的女人。

    “呦,我怎么有一种在看王子正在亲吻睡美人的画面呢?”一道调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紧接着,一个身穿便装的美男子径直来到房间。

    明赤璀也迅速收起自己刚才的表情,冰冷的看着来人,“你不乱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啧啧啧,亲爱的上将大人,有些话,我真是不说不行啊!”

    明赤璀冷看了男人一眼,没理他。

    男子丝毫不觉得尴尬和不好意思,厚着脸皮摆着笑,挑高音量道:“上将,你说,这些问题,我该怎样全部问出口呢?”

    “你要再保持这个分贝,大门在你后面!”言外之意,有病人在此休息,如果再大声说话,就自动离开。

    可想,上将大人对床上的人是有多么重视。

    也正因为这份重视,让来的男人挂不住脸上的轻松微笑了,有些严肃的顺着明赤璀的眼看向床上的女子,轻声道:“你,真的了她?”

    康乐乐——龙行!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