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达,有话好好说,不管怎样,小孩是无辜的,你把她放来,你这样会吓着她的!”

    罗残在一边也是吓的不轻,先不说这别墅三层楼,设计的时候高度就比一般还要豪华一些,欢欢那么小的孩子,任谁被这样抱在半空看着地面,也会吓的不行。

    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小女孩,承受力并没有那么强。

    欢欢很显然也是被吓到了,眼泪不停的掉,只不过她坚强的没有哭,只是用一双渴望的眼神看着明赤璀。

    那一刻,明赤璀只感觉自己的心像被刀子在划一样,疼的他几乎无法呼吸。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小孩有这样的感觉,但他知道,无论怎样,他都不能让欢欢有事。

    明赤璀作势上前,却被罗残拦住,悄悄的给了他一个眼神。

    意思他懂,琳达现在很激动,如果他在这时不顾一切只会发生意想不到的结果。

    明赤璀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冷静的看着琳达,“有什么事来再说,着雨,上面很滑,小心一些,不要掉去了。”

    “呵……”琳达讽刺一笑,伤心的看着明赤璀,“你现在终于懂的关心我了,我该开心的,可是……”

    似乎因为伤口的原因,琳达抱欢欢还是很吃力,身形一动,欢欢也是突然又往坠了一,吓的她本能的尖叫出声。

    “叔叔,我怕,呜呜……”哽咽的声音,再也藏不住。

    明赤璀的身影更是再不能冷静的向前冲,“不要过来!”琳达一边努力的抱着欢欢,一边大声的咆哮着,“你要是再敢动一步,我就抱着她同归于尽!”

    “琳达,你不要激动,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快来,我们有什么事好说。”相较于明赤璀,罗残在这件事上就已经旁观一些,也更加理性一些,他张开双臂,边安抚着琳达,一面慢慢的上前。

    琳达也没有表现出对明赤璀那样的激动,双眼自始自终看着明赤璀,她要看,在明赤璀的心里,她到底算什么。

    “明赤璀,你告诉我,如果我和她一起掉去,可以抓一个,你会救谁?”

    “孩子。”

    静而冰冷的两字,极有可能在出现后就失去两条性命,但还是被明赤璀说的如此平静。

    琳达有想过他会救孩子,但至少他会在很艰难的情况,但没想到,他连一点考虑也没有,直接就回答了。

    可见,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呵呵……

    琳达突然抬头对天仰头大笑,“呵……没想到,我琳达这辈子全心全意的对你,只为了做你的妻子,到头来,却敌不上你认识一月不到,而且还是别人种的孩子,呵呵,真的是讽刺。”

    “既然如此,明赤璀,我就给你机会和她白首偕老!”

    抱着欢欢,琳达崩溃的身子向前一倾,欢欢的身子再次动了一次,吓的她哇哇大叫,“妈咪,呜……妈咪……”

    “你认为你这样做,你就能心安吗?你就能快乐吗?有本事你就跳,我告诉你琳达,今天你要敢跳去,明天我就敢让你的尸首进不了你林家的大门,你信不信我会让你父母连你的尸首也见不到!”

    “只要你敢跳去,哪怕你不在了,我依旧不会爱你,以前我不厌恶你,但如果你这样做了,你就是我明赤璀这一生唯一厌恶的人,一辈子!!”

    明赤璀如此绝情的话就像一道闪电,成功的劈向了琳达,也让她的身子本能的顿在原地。

    瞪大瞳眸不敢相信的回头看着明赤璀,眼里满是恨意。

    “不要有用怨恨的目光看我,你没那资格,你在我心里一直是公主,善良,美丽,高贵大方,但我想,这一切都错了,你比不上这世上任何一个女人,即使你的美貌少有人及,你的心,却毒的让人不敢靠近。”

    “不!!!”

    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这样说,无非是最痛心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琳达崩溃的大叫,反驳,“明赤璀,我不准你这么说我!!!我不是这样的,我不是!!!”

    “哼,你不是吗?我看你就是,心狠毒辣,连一个无辜的小孩也要牵扯进去!”

    “不要再说了,啊……!!!”琳达崩溃的抬起手,捂住耳朵,罗残也在同一时间抓住时机将琳达从护栏上抱来。

    “妈咪!!!!”

    一道惊恐害怕的惊哭声传来,刹那间,那道小小的身影正从高处坠,楼关注情况的佣人们一片惊呼。

    就在这惊险的时刻,一道黑影闪过,如闪电般迅速的狂奔出去,在危及时刻一把抓住了小身影,一拉,小家伙平安的躺回他的怀抱。第一时间更新

    呼——

    悬着的心,终于落去了。

    罗残深呼出一口气, 终于是救回来了。

    “叔叔……”欢欢发出一道蚊子般的呼唤,然后再也承受不住惊吓的晕了过去,一张小脸惨白的让人心疼。

    明赤璀的眸也是紧紧的拧成了川字,他的心,非常痛!

    “明赤璀,你……”

    琳达在一边看到这切仍是很愤怒,刚才他居然去救小孩,不顾她的安危,正想大声的质问为什么,却被明赤璀一个冷冷的目光看了回去。

    那是一双寒气逼人的眼,仿佛高山上的冰窖,深不见底,冻的人大气也不敢出一。

    明赤璀没说话,只是抱着欢欢快步的离开了。

    当时的琳达一直不知道,明赤璀那是什么眼神,很平,毫无波澜,但也因为如此,她感觉不到一点点的温度。

    他看她的眼神,是那样的陌生……

    “赤……”

    琳达慌了,想要追上去,却被身边的人拉住。

    “算了,不要追上去了,那样只会适得其反,唉。”耳际,是罗残重重的叹息声.

    “怎么,你也和赤璀一样,要厌恶我了吗?”琳达的疯狂,只有对着明赤璀的时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看着明赤璀绝情离去的背影,琳达就算是再想疯狂,也得有人看才行,何况,他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她没必须伪装。

    一直将琳达当妹妹看的罗残则是一脸的无奈,她做的事的确过份了,但怎么说,也是因为爱,更何况,他没有再评判的资格。

    “这个我就不评论了,感情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只说一句,任何时候都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更没有权力去剥夺别人的生命。”

    别人的生命,指的是欢欢,在琳达看来,罗残这段话也是心疼小孩子,她冰冷的瞪着罗残,“你是不是也被那个叫康乐乐的收买了?”

    “是与不是,和你随便伤害别人的小孩是两回事,再怎样,小孩是无辜的!你这么做,只会让赤璀反感你,并不会靠近你一分,一点没用。”

    “什么对他有用,我已经不知道了了,为他挨子弹受伤也没见和他拉近一分,他不爱我,做再多,也比不上别人的一小时作为。”

    ***

    另一边。

    欢欢因为受了惊吓晕了过去,明赤璀便叫来了家庭医生为她检查,她躺在床上,由佣人给她洗澡收拾好后,医生为她开药和打点滴。

    “情况严重吗?”明赤璀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正在给欢欢打吊针的医生,眼眸顺势力在欢欢身上一扫而过。

    一晚上,来这里两次的医生很伤不起,恰好是这种大事件,严重影响了上将大人的心情,每说一句话都得万分小心。

    迅速的为欢欢打好吊针,家庭医生就像刚才汇报似的,又小心翼翼的重复了一遍,“回上将,孩子没什么大,和她母亲一样,惊讶过度,我给开了一些安神的药,只要睡一觉起来就行了。”

    “安神的药?”明赤璀不悦的拧着眉,小孩子用安神的药,似乎不好?

    毕竟是医生,立即就能明白明赤璀的担忧,赶紧回答,“我只是用了一点点,而且特地开的是对小孩没伤害的,请上将放心。”

    “嗯,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明赤璀再问。

    她的小脸仍十分苍白,昏过去的那种震惊,他没法忘怀,似乎想要直接忘,并没有那么简单。

    “回上将,这个就得看这孩子的承受力,以及她的接受能力。我建议,最好的是让她母亲在她身边,那样的话,小孩的安全感起来就会很快的忘了今天发生的一切。”

    康乐乐醒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了,本来昨天还被雷的外嫩里焦的,今天一早醒来差点没有跳起来,因为太震惊而直接猝死。

    “明赤璀,你自己没房间是吗?跑我这里做什么!”

    谁能理解,当自己醒过来,身边躺着个男的,躺个男的不要紧,而且还把他的大长腿搭在自己身上,康乐乐用了好大的劲才把他推开。

    气人的是,康乐乐这么激动,那死男人只是不屑的睁开眼瞅了她一眼,然后闭着眼继续睡,完全当他是空气。

    康乐乐气的不行,伸手怒指着他:“你……”

    忽然,鼻头传来一阵痛,康乐乐这才注意到,自己隐约能看到一块白色的,一摸,她才反应过来,昨天她好像是被琳达给砸了。

    显然大声说话会牵扯到自己的伤口,康乐乐只好收起自己的高分贝,“明赤璀,你赶紧给我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呆在我床上!!”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