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赤璀的话,无疑就是给了她加强针,让她不得不去面对一些事。

    此时,明赤璀再给她一针安心针,“我向你保证,昨晚的事,不会再发生,我一定会保护欢欢的。”

    他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同时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这段时间来,康乐乐还是明白这点。

    只是……

    “康小姐,对不起,昨晚我只是有点问题没想通,所以才会做了那么过激的行为,本来欢欢还是好心的关心我,我因为生气就没想太多,我向你保证,不会再有次了,你就听赤璀的,让孩子留吧!”

    琳达再次出现在赤璀的身边,说这些话,并主动伸手挽着明赤璀,让她受伤的右手展露在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手伤后,经常会有无力的感觉,昨天本来是抱着欢欢,没想过做过激的事,但突然手就一松,我……”

    一想到那个情景,康乐乐就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住嘴,你不要说了!”

    原来有些动摇的心,也在这时清楚,她不要留在这里!

    “明赤璀,马上放我们走,立刻,马上,我不要呆在这里!!”

    “琳达,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明赤璀忍不可忍的吼了琳达,双眸更是气到通红。

    琳达怎么可能变成这样!

    “赤璀,我怎么了,我只是想跟康小姐说一昨晚的情况,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真的只是想要抱住欢欢,谁知道手一松她就掉去了。第一时间更新 ”

    “琳达!”明赤璀气到差点窒息,甚至有种心慌的感觉。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能这么慌,这么急,这么难受,这么害怕。

    他迅速的转过身去,看着康乐乐,很显然,后者的脸色非常的难堪,试想,天有哪个母样听别人讲起自己女儿讲点坠楼的情形,会高兴?

    何况对方还是那个始作俑者。

    康乐乐就差冲上前去煽琳达两耳光,如果不是抱着欢欢的情况。

    “琳达,我让你不要再说了!”

    明赤璀自然也知道琳达说这样的话只会让康乐乐抓狂,他认为,自己现在的怒气和不满,会让琳达停止此时所说的话。

    但,事实并不是那样的。

    明赤璀并不知,一个女人的嫉妒心起来后,会是怎样的,现在的琳达,只有一个目的,她不会让康乐乐留在这里。

    所以,她只能再接再励。

    “赤璀,我怎么了,你不要冲我发火嘛……我会伤心的,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在向康小姐道歉,昨天的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过好在孩子没事,还好。第一时间更新 ”

    “欢欢,都是阿姨的错,你怎么样了?”琳达上前,伸出她并未换去还带有血的绷带,慢慢的靠近欢欢。

    “啊!!”

    或许是想起了昨晚的情景,欢欢吓的整个人犹如惊弓之鸟般,双手死死的抱着康乐乐,明显的很害怕。

    女儿害怕成这样,最心痛的无非了康乐乐,她抱着欢欢立即后退了一步,冲着琳达大吼出声,“滚开,不要碰我女儿!”

    “康小姐,我真的只是好心,我想向难欢道歉,对不起,请你让我抱抱她,可以吗?”琳达不听,继续上前,一脸的愧疚,好像真的要道歉似的。第一时间更新

    “琳达,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吓到孩子了!”明赤璀在身后猛拉住琳达不让她上前,并且伸手叫来管家。

    “把琳达带回房间,好好看着,没什么事就不要出来了。”

    “赤璀,你现在这是要软禁我吗?”

    泪,就那样从琳达的脸上流来,她是那么悲伤,那么的无助,“我真的只是想要道歉,我知道,昨晚上我的行为太过份了,我没有考虑过欢欢的感受,这不该是一个成人该做的事,我很庆幸最终没有酿成悲剧,我真的已经悔过了,我来这,也只是诚心的希望康小姐可以原谅我,更希望欢欢不要害怕我,我是真的邀请他们能留。第一时间更新 ”

    “康小姐,刚才赤璀说的并没有错,这件事,是我造成的,我希望可以弥补,请为了欢欢想,请你考虑一就在这里让欢欢养伤,在哪里受的伤,在哪里恢复,这样对她好,赤璀已经联系了心理医生,马上就快到了。”

    琳达很聪明,这是康乐乐对她的评论。

    知道自己已经让明赤璀很反感了,便立即调转话头,将视线中心放在她身上,并且诚心向她道歉,那样明赤璀便不会再提刚才的要求,而她,也会因为她诚心的道歉而会考虑退一步。

    这一时,康乐乐真的有点分不清琳达到底是真的悔改了,还是只为了不让明赤璀软禁。第一时间更新

    “好了,把琳达送上去吧。”明赤璀并没有改变主意。

    一边的佣人也会意的上前扶着琳达,“小姐,我们去楼上吧。”

    琳达看了一眼明赤璀,再看了眼康乐乐以及对她很害怕的欢欢,一脸愧疚的道:“对不起,但如果可以,请给我一次补偿孩子的机会。”

    说罢,她在佣人的搀扶上了楼。

    而康乐乐仍是站在门口,此时,门铃响了,佣人去接,然后有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医生,和一个身着便装的长发女子走了进来。

    “上将早上好,我来给孩子换药。”因为康乐乐是背对着门口的,欢欢又缩在康乐乐的怀里,那医生并没有看到欢欢。

    明赤璀点头,看了看康乐乐,回答道:“嗯。”

    “明上将,我是艾丽,今天起,由我来对孩子做心理辅导。”一边的美丽医生也自我介绍,并且主动伸出手。

    不过明赤璀却没回应,和前面一样,只是点点头算是回应,然后看着康乐乐,“你是预备这样一直抱着,还是打算离开?”

    如果在此时,康乐乐还是选择离开,那她就对欢太不负责了。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经济实力,不要说心理医生请不起了,就连一个很好的生活环境也无法给欢欢。

    “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你比我清楚,越早,欢欢恢复的越好!”明赤璀在一边继续轻声提醒。

    康乐乐最终还是把欢欢交给了佣人,由他们带着欢欢让医生换药,本来她要跟着去的,但是明赤璀说,心理辅助的过程很复杂,有时候会让亲人崩溃,所以不让康乐乐亲自带着。

    只允许隔着玻璃看,但也仅限于她能看到里面,欢欢却不能看到她的情况。

    换好药后,前三天进行一小时的心里疏导,隔着玻璃,康乐乐看到欢欢最初很呆愣的坐着,也不说话,眼里尽是害怕。

    不知道那医生突然拿了什么东西给她看,欢欢突然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拼命的撕声尖叫,崩溃大哭。

    康乐乐的步子也在那刻移动,却突然落入一个宽大的怀抱,抬起头,竟然是明赤璀。

    “如果你想要她尽快的好起来,就只有让她承受这个回想的过程。”明赤璀死死的抱住康乐乐,不让她动一分。

    见欢欢痛苦,康乐乐只想在里面陪她,不停的挣扎,“我要进去陪欢欢,我要进去陪她!”

    “这就是我把你和她隔开的原因,也许你进去了欢欢认识你,她要依偎在你怀里,难道这辈子,你都要让她只能呆在你怀里吗?”明赤璀愤怒的斥责康乐乐。

    他的话,让康乐乐十分愤怒。

    欢欢有多痛苦,她就有多愤怒,双手不停的打着明赤璀,“欢欢为什么会这样,她的所有痛苦都是因为你,还有你的未婚妻,就因为你们两个,如果不是你们,欢欢不可能这样,都是因为你们!!”

    “你现在,除了比欢欢冷静外,说这些有用吗?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能让时间倒回吗?”

    “不能,就是因为不能,所以我才更恨,我恨你们,更恨我自己,恨我没有能力好好的保护欢欢,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我该死,我……唔……”

    在更让人难以接受的话说出来前,康乐乐的唇被堵住,明赤璀毫不掩饰的,霸道的游走在她的领地。

    每一次,属于她的味道,总是能让他格外的欲罢不能,总想要的更多,他狠狠的,霸道的,一次次的感受着她的味道。

    他喜欢的味道。

    好半晌,她才放开愤怒的拍打了他好久的康乐乐,“女人,不要再让我听到你说那些话,相信我,欢欢一定会好的。”

    “混蛋,明赤璀,你还能再混蛋一些吗?我已经是当妈的了,我是有夫之妇!!!”

    一而再,包括女儿一起因为明赤璀受伤,自己还这样被他占便宜,别提康乐乐有多恼怒了。

    真的是气到不行。

    待他放开她,对着他的脚就是一顿狂踢。

    “你要不要这样骂我,因为我未来是你的老公,难道你希望你老公是混蛋,而你又嫁给一个混蛋了吗?”

    “呸,谁嫁你,我有男人!”毫不犹豫的,康乐乐立刻就反驳了明赤璀,反的内容都让她自己愣住了。

    她哪里有男人!

    如果有男人的话,欢欢还至于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吗?

    如果有男人的话,她还至于这样被明赤璀欺负吗?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