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

    其中一男人,突然抗起那个大桶,一步步向康乐乐走过来,她震惊的侧头去看琳达,只见后者一副冷笑。

    “等……唰……”一大桶水,由上到,从头到脚,全部给她淋了来。

    那感觉,真的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还好这是在夏天,虽然仍是冻的她不行,至少冷水到达背后的时候,只感觉好凉快,即使她现在的模样,十分狼狈。

    “好了,现在这模样不错,你们两个可以考虑手脚轻一些,怜香惜玉是没错,但如果太过了,她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还要翻倍,明白吗?”

    “是!”

    那两个男人听后立即答应过来,由一个男人退开好几步,另一个男的则是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紧盯康乐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有人说,忍到一种地步的时候就不要再忍了!

    这句话说的没错!

    刚才她自己踢是了琳达,当她说要让一人来还她刚才那脚时,她同意了,只因琳达挨了一脚!

    但现在,她却说的是两个,也就是,她被她不但多泼了一桶水,还要这样,再忍去,康乐乐已经不知道自己和欢欢今天还能不能继续站在这里了。

    或者说,即使能把今天过了,谁又能知道,明天的他们还能不能自由的玩耍了?

    欢欢还会不会活在恐惧中了?

    “妈咪,不要,不要……”欢欢年纪虽然小,但似乎也猜到了接来要发生的事,她整个人不停的颤抖着,挣扎着要上前来,如果不是佣人紧紧的抱着她,估计这小家伙已经冲了出来。

    此时抱着欢欢的佣人也悄悄的冲康乐乐眼神示意,大概就是让她不要那样站在那里任由他们踢打。

    喝!

    眨眼间,对面的那个男的的已经快速冲上前,抬起腿身上前,正如康乐乐想的那样,琳达绝对不会让他们手留情的,看他们起身的力度她就知道。

    这力道如果在跆拳道社,一脚踢去,就算是黑带的人也会直接进医院,琳达竟然这么狠心的对她一个女人?

    呵!

    忍受不了就果断的掘起吧!

    灵敏移开身子,让那男人的脚踢空,脚已经踹起来,男子也没有想到会是现在这幕,抬起的腿无法立即收回,如果踹出去,那他的脚一定会受伤,震惊之余,他不顾一切的收脚,康乐乐也是利用这个时间段,双手撑着桌面抬起身子,对着他的某处就是狠狠一脚。

    再接着……

    身向前的男人被康乐乐踹倒在地,后着他的命根子一顿拼命痛嚎,“好痛,好痛……”

    琳琳也是吓的花容失色,瞬间从沙发上站起来,喝斥着一边看呆的另一句保镖,开玩笑,她的这两个保镖可是当过兵的,竟然也可以被康乐乐一脚踹,在她看来,康乐乐不过就是个弱女子,却没想到,她竟然能有这么大的力气,能将一个男人喘。

    因为怕她等连另外的保镖也打翻在地,琳达急的站起身来咆哮,“还在站在那里做什么,看着你的同事被一个女人打吗?”

    话一出,还有些吃惊的保镖双眼赤红起来,愤怒的看着康乐乐,抬腿就踢上来。

    反正康乐乐已经拼了,今天不是她赢就是自己被打残,既然如此,为了她和欢欢的安全, 她也会不顾一切的拼一翻。

    灵巧的躲开那男人的正面攻击,比力气她比不过,比心机,她一定比那个男人强,直接翻过桌子,拿着桌上的各类早餐不停的扔向那男人,其中一个餐盘被他躲避不急砸中了他的脑门。第一时间更新

    保镖的愤怒也是彻底的被激起,拿起桌边的椅子就向康乐乐冲了过来。

    “妈咪,小心!!”

    即使是被保姆带到另一边去的欢欢仍是吓的尖叫一声,本想提醒康乐乐,却让她一走神,一椅子,就那样重重的砸在自己后背上。

    扑啦一声,康乐乐只觉得自己的腰快要断了。

    “给我把他们母女抓住!”琳达在一边愤怒的叫吼着。

    说时迟那时快,在保镖上前要抓她的时候,康乐乐弓着身子,提着那男人的手,用尽吃奶的力,直接来了个过肩摔。

    本以为康乐乐受伤不能再动的保镖,被康乐乐这突然的一,大力的给甩到了地上,在跆拳社呆了那么久,康乐乐也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打铁要趁人,和人打架的时候也是,趁着占先机的时候,一定要灭了他的掘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康乐乐一直就是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你的性格,你惹犯我,超过忍耐界线,就别她!

    同样的提起桌边的椅子,在保镖正要爬起身的时候,对着他就是一顿猛打,直到听她的嚎嚎叫,康乐乐仍不满意的在他的命根子那里补上一脚,确定他是彻底的没有力气反抗后,康乐乐才扔手中被她打坏角的椅子。

    “妈咪!!!”

    突然,欢欢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转过头去,刚才打水的两个佣人,一人扶着琳达,一人抱着欢欢正向正门跑去。

    该死的!

    “琳达!!”妈吼一声,康乐乐快步的冲上去,在门口将他们堵住。

    此时的康乐乐,背上全是火辣辣的感觉,顶着全身的身体,以及她感觉快要断裂的腰身,还有刚才打斗时受的伤,全身哪哪都不舒服。

    琳达除了被踹了一脚后,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姿势,此时,被康乐乐堵住后,她竟然将双手伸去卡住欢欢的脖子,威胁道:

    “康乐乐,如果你敢再一步,信不信我掐死她!!”

    “琳达,我一直都在忍你,你真的要这样逼我吗?”康乐乐承认,现在的她,有了要杀琳达的心。第一时间更新

    她真的是被逼到不行。

    “呵呵,我逼你,是你在一步步的逼我,因为你,赤璀现在连见也不想见我了!”琳达不断的用劲。

    五岁的小孩啊,被一个大人卡着脖子,虽然没有用全力,但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

    md!

    愤骂一声,康乐乐捏着拳头就冲了过去,本来她对付一般的男人就不在话,刚才那两人是练家子,所以自己才会受伤。

    此时抱着欢欢的两人就是一般的男佣,根本就没有战斗力,一人一拳,两人就有点头晕眼花,康乐乐更是顺手抱过欢欢,见琳达的手还卡在欢欢脖子上,欢欢的一张脸被憋的通红,都有些泛白了。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啪啪——

    接连着两巴掌,康乐乐握紧拳头,直接打在琳达的脸上,她本是个娇生惯养的女人,哪能承受这样的力气?

    一秒,就已经被打的晕头转向的倒到地上了。

    “欢欢,你没事吧?”重得自由的欢欢因为能自由呼吸了,不停的咳嗽着,小脸也是红的吓人,眼泪更是不停的流着。

    一顿的抽气,好半会儿才缓过神来,“妈咪,我们离开好不好,欢欢好怕!”

    “嗯,我们今天就离开,但在此,妈咪需要做一件事!”

    “嗯!”

    真的是母子同心,此时的欢欢虽然真的非常难受,但她似乎明白康乐乐要做什么,重重的点了头,“妈咪,我在门口等你。”

    “嗯!”

    ***

    “你说什么?!”军区总部,某处传来一道低喝声。

    明赤璀正在会议中,罗残已经顾不得强行冲了进去,驮在明赤璀耳边,悄声说了些什么,明赤璀的脸色瞬变。

    甚至来不及说散会,明赤璀已经踹开座椅快步奔出了会议室,留满脸震惊的属们。

    会议室外,明赤璀连军装都来不及换,快步向军区大门走去,脸色沉的就好像能挤出水来。

    罗残也是在一边脸色难看的回应着,“我也是刚接到电话,琳达现在现在已经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康乐乐母女呢!”

    明赤璀的步子走的非常疾,脸上的表情也是很凝重,他甚至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是真的。

    “人讲,他们母女已经离开了别墅!”接到电话的时候,罗残也是震惊的不行,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事。

    而且,严重到琳达已经进了重症监护室。

    “找,赶紧给我派人找,一定把他们给我找出去!”听了罗残的话,明赤璀第一个反应便是找人。

    如果那是事实,他一定不会饶了他们!

    一个星期后。

    天空着倾盆大雨,豆大般的雨水不停打在地面的石子上,然后再反射出来弹跳起来,如同有人此时的状态,一上一。

    一栋十分豪华且如皇宫般的别墅里,二楼大厅的窗户边,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一口口的抽着雪茄,雪白的烟雾蔓延出来,慢慢的爬上落地窗户上,形成一道道水雾,渐渐的,他看不到外面豆大般,犹如心情的雨滴。

    此时,一个同样身材颀长的男人来到他身边,手中端着杯咖啡,浅浅的品了一口,这才轻声的说:“还是没有他们的消息。”

    窗边的男人没有回答,这似乎是意料之中的!

    这一幕,如同六年前的那个夜晚一般,自从离开后,他就算进行地毯似的搜寻也找不到人!

    还管是六年前,还是今天,他们离开的情景都是那么的相似,方式不但特别,而且还很羞辱人,他明赤璀活到这么大,唯独的两次失败都来自一段本来该出现,却突然出现的女人身上。

    或许在他觉得相像的时候,结局就注定了相似。

    好半晌。

    他才缓缓的开口:“已经全部找了吗?”

    “嗯,能找的全部找了,但都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他们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虽然罗残也有些不相信,但这是事实。

    他也很好奇,那两母女到底去了哪里,居然还有他们查不到的踪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