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世界之大,只要有心,总归是查不到的。”又吸了一口雪茄,窗边的男人轻吐了一口连自己也不知道的苦涩。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两次的失去,或许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让他一眼就想抱在怀里的冲动了。

    他想要圈养起来的女人,为什么,到头来都会离开?

    如果不是琳达的伤,真实存在,他真的会觉得这就是一场梦,如同六年前一般。

    看着明赤璀脸上的苦涩,罗残的心里说不出的异样,“赤璀,你真的一点也不关心琳达吗?”

    一个礼拜,琳达在重症里面呆了五天,直到第六天才转到普通病房,第七天就被接回了别墅,让私人医生照料,除了最初的一天,他去看过她,七天过去了,明赤璀再也没有踏进琳达的病房,就算现在按老爷子的吩咐,把人接回别墅了,他还是没有进去看过一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难道,这么短时间的相处,赤璀已经完全的容不琳达了吗?

    即使,那天的事情发生,他仍忘不了他们母女吗?

    还是,他所谓的不放过,其实是在乎?

    “你觉得,我该要怎样关心呢?”明赤璀,不答,反问。

    语气真的好淡,好淡。

    虽然知道琳达做了许多过份的事情,但明赤璀如此冰冷的语气还是让罗残觉得惊讶,“赤璀,不管怎么说,康乐乐他们母女已经离开了!而且是彻底的消失在了我们的世界,应该说,他们只是回到了他们的空间生活,不管你能不能原谅琳达,但你不得不承认,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琳达的伤治好,然后……”

    “然后如老爷子说的那样,赶紧回国举行婚礼,是吗?”明赤璀侧过头,冰冷的看着罗残,眼里的精光几乎能将罗残扫视完。

    罗残有些心虚的低头,“我承认,我以为你会有这样的想法,不是来自你自身意愿,而是因为老爷子。”

    “我还是那句话,所以,不要让我再听到从你嘴里说出这么不了解我的话。”

    “如果找到他们,你预备怎么办?”知道明赤璀不太想面对这个话题,但罗残还是将问题摆在台央了。

    康乐乐离开时把琳达狠狠打了一顿,导致她肋骨受伤差点造成残疾的事琳达的父母,以及明家的所有长辈都知道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老爷子才发怒,说不论怎样都要找到手的人,并且命令明赤璀将琳达接回别墅疗养,如果不是赤璀这边还有点事没有处理好,老爷子都差点让他用专机回国了。第一时间更新

    明赤璀令找的事有在进行,但具体进展却是一直瞒着老爷子他们的,他的私人,他懂,罗残也懂。

    只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后,他和康乐乐之间可以说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即使,本来一直也是他自己的意思。

    估计到现在,赤璀都不敢相信,一直隐忍着的康乐乐为什么能在离开的时候对琳达那么重的手,将她暴打了一顿,就人的描述,康乐乐还残忍的将琳达踹到桌上猛力撞了一,见她受伤不但不管,反而打倒她的保镖,冲进厨房合了几桶水给琳达泼了上去,以至于琳达当场晕了过去。

    在场的佣人们更是均是不同程度受伤,事必,康乐乐又打伤了门卫带着康欢欢逃离,消失的无影无踪,距离的为什么打起来,也只有等琳达醒来后才知道。

    那天的事,到现在想想,罗残仍是不敢相信,据他的了解,康乐乐不像是会是那样的人,可琳达的伤又实实在在的存在。

    如果真的找到康乐乐,赤璀就算有私心也不可能带回明家,发生了这件事后,回国后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明林两家的联姻。

    “她什么时候可以醒来?”明赤璀突然开口主动问起关于琳达的情况。

    就算他再不想提,有些事,终是需要他出面才行。

    “医生说不出意外,午的时候应该会醒来。”

    “嗯,调查的事情,你看着办吧,和老爷子相处,你比我还清楚,多的我就不说了。”狠狠的吸了最后口雪茄,他掐掉烟,有些低沉的将烟头弄灭,扔掉。

    “赤璀!”看着他离去的背景,罗残还是忍不住叫住他。

    明赤璀回头,平静的盯着罗残。

    “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但这件事上,琳达毕竟是受害者,你不要给她二次伤害了,她的身体,真的不能承受了。”

    明赤璀没有说话,径直上了楼。

    唉。

    喂叹一声,罗残只得看着明赤璀的背影消失后转身离开别墅,他还有一系列的事要处理。

    其实他知道,在赤璀的心里,虽然对琳达失望,但这么多年当做妹妹的情谊也不可能说掉就掉,只是他的性子,不可能因为琳达的撒娇而妥协,原则性太强。第一时间更新

    明赤璀就那样坐在琳达的床边,静静的等着,直到快傍晚的时候,她醒过来。

    “赤璀……”

    睁眼的那刻,看到床边的人,琳达终是止不住自己的眼泪哭了出来,因为太过伤心,她的身体不停的抽咽着。

    明赤璀被她抱着,本想轻轻的放开她,但最终还是没有,安慰的拍了拍琳达的肩膀,以示安慰。

    感受到他的心意,琳达哭的更伤心了,“赤璀,我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好了,现在没事了。”他低着嗓音安慰,时间好像又回到了当初读书的时候,她有时候总会摔伤或者伤心,他都是这么温柔的安慰自己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琳达不断的贴向他的胸口,只有这个宽阔的胸膛,才能让她安心,“赤璀,我知道,以前我对康乐乐母女做了些极端的事,可是后面我真的有努力在改,我知道欢欢还是怕我,我都尽量不和他们碰面,可是那天……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她说她要离开这里,我正在吃早餐,我就站起身问她为什么,欢欢就说我是坏阿姨,我就告诉欢欢,小孩子不能那样,仅是这样而已,欢欢不知为何就哭了,康乐乐就一脚把我踹到桌上,然后……”

    说到这里,琳达哭的极其的伤心,身子也是不停的抽泣颤抖,“后面,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只听她说,反正要离开这里了,要把心里的怒气全部发泄出来!我知道,以前是我的错,她打我一顿我可以接受,只是没想到,她可以手那么狠,直到我晕倒前求她,她都没有停手,还去厨房打冷水出来泼我。第一时间更新 ”

    “赤璀,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向她道歉了!我那天晚上真的是被气到不行,我感觉失去理智了,我也努力的有改变,让自己平静,可是……呵呵,就算是报应吧,最终我对别人做过的事,现在都偿还了,赤璀,现在,你可以原谅我了吗?”

    琳达泪眼婆裟的抬头与明赤璀,双眼通红的她,显然哭成了泪人,全然不顾自己还有伤在身。

    琳达的话和人的话完全一致,但不知为何,明赤璀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只可惜,他们母女已经消失了。

    不管怎么说,琳达现在的确是有伤在身,他也相信,这是康乐乐的节作,那女人是跆拳道高手,打人的手法一看便能看出来。

    只是具体原因,是不是真的如琳达和佣人所说,还待听取康乐乐的话,可是那个女人却在将他们打了一顿后彻底的消失,这似乎坐实了这件事。

    “好了,现在没事了,你好好休息,我让厨师给你熬一些清淡养身体的粥,睡醒了就给你喝。”明赤璀的声音很小,生怕说大了会伤着琳达一样。

    不管怎样,他们从小一起青梅竹马长大,他还是关心琳达。

    虽然平时琳达以死相逼的时候,他总是表现的很冷淡,但那毕竟是她在挑战自己的极限,这次的事,的确她是被康乐乐打的,无论怎样,她是受害者,他自然不会用以前的冷态度处理。

    琳达只当这是明赤璀回心转意的前兆,毕竟康乐乐母女已经离开,她此时只恨当时没有早一些采取手段。

    想要得到明赤璀,似乎装可怜扮无辜,真的没用!

    他一直忽略了一点,现在的赤璀是那么的优秀,霸道,高高在上,他已经不是读书时候那个会随时宠着她的赤璀了,所以她再用以前的姿态和他相处时,他一定不会对她感冒。

    她更贴近了一分,语气也更加的温柔,“赤璀,谢谢你能在这里陪我,我真的很开心!”

    “嗯,好好睡一觉,醒来后就会好了,你现在身子很虚,不要动不动就哭,这样会留后贵症的。”明赤璀主动替琳达抽了一张纸巾。

    本来琳达想去接的,伸刚抬起来,疼痛却让她柳眉一拧,明赤璀自然看在眼里,主动替她擦拭眼泪。

    这一幕,是琳达不知道盼望了多久的一幕。

    幸福的微笑,一直挂在嘴角。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