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放!”他依旧坚持他所坚持的。

    “我不会去……“

    叮!

    电梯铃在这时响起,门开了,外面好些个人,有上班的,有要去散步的老年人,而她和明赤璀保持着一前一后,因为被明赤璀侧压在墙壁上,她能看清外面的情况,而别人也能看清她的长相。

    他们这样相拥的姿势,真的好引人误会,外面的人犹豫了好一会儿没有进,估计是以为他们要出电梯。

    “放开!”

    康乐乐再次低吼,明赤璀完全就无视掉,微笑挂的大大的,“老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要不要……”

    要不要!

    这三个字,加上现在姿势,当看到等候的人都不好意思看去的画面,康乐乐真的是气血充脑。第一时间更新

    明赤璀这个混蛋,真的是脑袋有坑的!

    “放开……唔……”

    最终,电梯门关了。

    康乐乐再次被强吻了,然后电梯又从顶楼去了,然后,一次次的,电梯不停的上轮回,本来上班时间电梯就挤,而且总共就两部电梯,人又多,从一开始大家还能接受,到再次看到后的愤怒,以及那男人把所有问题都抛向她。

    让她承受所有的谴责时……

    “姑娘,你有架,或者是有什么不满的,和你老公回家再商量,可以吗?我们还赶着上班呢!”

    “就是啊,迟到十分钟扣的钱比上一天班还多,姑娘你就行行好,赶紧出电梯吧,可以吗?”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这里是公共场所,大家都还要上班,不要这么过份,可以吗?”

    如果是别的地方,康乐乐一定和他闹去,但毕竟这里是公共场所,她也不易,为何要为难别人呢!

    “放开我,我答应你!”

    一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康乐乐的家。

    “滚开,我有答应让你进来了吗?”康乐乐将明赤璀堵在外面,说什么也不愿意给他开门。

    但某贱男已经把一只卡在门缝中了,她怎么也把门关不上,不管她是不是拼了全部的力气去压门,明赤璀的脚好像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给了他机会打开房门自己冲了进来,并自己关上了门。

    康乐乐真的累的不行,也难得和他计较了。

    看着额头已开始冒汗,有些呼吸提不上来坐在沙发上休息的康乐乐,明赤璀的眉,拧了起来,幽深的眸更如千万里寒洞般,看不到底。

    刚才她并没有做什么很累的事,为什么,她会如此累?

    半年前,她生龙活虎,哪怕是替他挨了个子弹,都可以怕他拆穿身份自己咬牙取子弹,而且,第二天都能照常的开车,可是现在……

    “你怎么了!”他来到她身边,站在那里,居高临的看着她,眼里尽是审问。

    在她消失的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不然不可能她能这么虚弱。

    “怎么了?”他的问话,让康乐乐一阵冷笑,“你说我怎么了,如果不是你强强要进门,我至于这样吗?”

    “我说的是,你的身体!”他再次逼问。

    康乐乐心里一震,难道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他能一眼就看出她的身体有问题?

    呵呵,如果在以前,或许她就回答了,但现在,她不想再和以前有任何的挂勾,她只想要平静的生活。

    她淡淡的回,“我身体好着呢,能有什么问题!”

    “是吗?”他提高音量,明显不相信。

    “不然呢?”她侧头反问,眼里尽是鄙夷,“明赤璀,我早就说过,我和你之间我真的不希望有任何的次,麻烦你,赶紧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可以吗?桥归桥,路归路,大路朝天,我们各走一边!”

    “是你自己先闯进我世界的!”他径直坐在她的身边,语气非常的理所当然。

    康乐乐瞬间无语。

    如果他说的是昨天的应聘,康乐乐真的是……尴尬好无辜,她明明就不想的啊,只是为了混一月的伙食嘛。

    “昨天是个意外,你可以无视。”略想了一会儿,她这样说道。

    “意外?”

    他看也不看她,语气淡淡的,双眼瞅着他修长的手指,心不在焉的把玩着他手上的戒指,这样说着,“嗯,是挺意外的,我想如果不是那个叫江若晨给你号的话,估计你是不会去应聘的。”

    “你什么意思?”感觉到一丝危险,康乐乐变的严肃。

    “没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他再度将问题丢给她,康乐乐很无语,她和若晨明明就没正面交流过嘛应聘的时候,除了在大门外排队的时候,但那会儿人那么多,她就不信明赤璀能知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康乐乐当没听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有,麻烦你现在立刻,滚出我家!”

    “女人,你确定要一而再的对我用这种粗俗的语言?”明赤璀勾起唇,嘴角的笑一直擒着,就好像康乐乐刚才说的话是多么的让人开心似的。

    太了解他了!

    每当他这种看似开心的表情背后,一定有什么阴谋一样,反正如果她掉以轻心,自己就吃亏。

    长远打算,康乐乐不得不收回刚才的话,“好,你就当我没有说,那现在可不可以请你离开呢?明赤璀先生,我还要睡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欢欢呢?”

    他答非所问,干脆将她介绍的话从头无视了个遍。

    康乐乐很怒,“关你屁事。”

    “女人……”

    这次,他终于不悦的拧起了眉头,但是,头却不停的向她靠过来!

    “你要干嘛?”眼看就要贴近自己,康乐乐不得不将身子后移,但是他靠的越来越近,直到,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气息。

    康乐乐猛的推开他,迅速起身,坐到了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

    “明赤璀,你这个混蛋,你到底要做什么!”她好困,也好累,真的好想,好想睡觉啊!!

    “你不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什么?”

    这女人,显然是把他说过的话给无视了,一点警觉也没有。第一时间更新

    “我不想再说话,麻烦你赶紧离开,可以吗?我想睡觉!”她非常不爽,她可是打算今天休息最后一天的。

    他突然跑来她家,算什么?

    而且!!

    “明赤璀,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江若晨不可能告诉他,他却知道,难道,他又调查自己?

    想到这,康乐乐就觉得自己是脱光了站他面前一般,非常的不爽,“你又调查我?”

    “什么叫‘又?”他咬紧那个又字,反问。

    唉!

    心里喟叹一声,康乐乐终于承认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不管是斗嘴还是打架,均不是他的对手,既然这样,她惹不起,她躲,行了吧?

    “明赤璀,你不愿意离开是吧?”做好决定前,她最后一次提问。

    他看着她好一会儿,并没有立即说话。

    在她快要等不及的时候,他才缓缓说道:“我只需要,你给我一个结果,你什么时候去上班。”

    “我不会去那里上班的!”

    没有他在那里应聘上了,她自然去上,可是他居然是雷鸣集团的少东,她根本不可能去。

    最主要的,不知道为什么,康乐乐总觉得雷鸣集团,这四个字印象中,真的好深,但她却联系不起来,感觉好奇怪。

    “为什么?”他轻声反问。

    “因为有你,我不想看到你,不想和你有任何交集。”她直接回答。

    他再度陷入沉默,好一会儿后,才冰冷的开口,“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就在家睡觉吧,关于那个江若晨,我觉得有必要,把处理结果告诉你一。”

    “什么?”

    若晨,这混蛋,难道要拿若晨开刀?

    康乐乐的呼吸提了起来。

    心中一阵冷笑,明赤璀就知道,只要这样,这女人一百分百的在乎,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心里才不平衡,对于他的突然出现,她没有一丝的惊奇,反而是各种的不爽和厌恶。

    “我想她告诉过你,公司的要求是什么,她帮你要号的事,现在整个人事部都清楚了,按行程,今天她就会办理交接,以后,不再是雷鸣集团的员工。”

    “靠,明赤璀,你们公司没问题吧,神经病!”帮她拿个号怎么了,也不是帮她受贿什么的,也没有触犯法律,真的是以为自己是大公司就了不起啊,能恶心死人!

    “还有一点,你估计不知道!”他没理会她的愤怒,再次平平的开口。

    康乐乐的心也提了起来,“什么?”

    “只要是被雷鸣开除的员工,出去后,一般是进不了大公司的了!”

    “切,不进就不进,反正若晨家里有钱,你认为你有多了不起啊,真的是!那么变态的公司,她不呆也罢。”

    康乐乐心里觉得非常过意不去,但她也明白,这点小事难不倒若晨,更何况,若晨家里也不缺她上班。

    不管结局是怎样,至少在这过程中,她得摆出不再害怕的模样。

    半年前的事总在脑海里回想,她总会想起自己是怎么着他道的,只要自己开始害怕,那么她就完了。

    以后的日子,就准备在他的操控生活吧,她不想过那样的生活,一点也不想!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