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他毫不在意的轻笑,心情似乎很好,一副取笑的姿态看着康乐乐,讥笑着,“还有一点,你估计不知道,你的好朋友江若晨,这段时间正和家里闹**,她要用自己的实力向她的父亲证明,自己就算找一个平凡的男人,两人也能幸福的过一生,而不是回家接受家里给她的安排,当然,你可以视作她可以不需要这份工作,但结局是,她得回家听他父母的,不停的相亲,以至于最后,可能毫无感情的就结婚。”

    “……”

    康乐乐承认,在听到这段话的时候,她真的非常的震惊,她回国也几天了,为什么江若晨并没有对自己讲这一点?

    照明赤璀的意思来看,那是不是帮他们做的这些所有的事,都是若晨自己的积蓄?

    她自己要供房,又要供车,还得供穿,虽然她承诺那些钱是借给自己的,但她也说了,期限各种不限,虽然说去雷鸣,她打的是帮她拍照片为由,但实际,她也清楚,若晨比谁都希望她能应聘成功,因为那样,她和欢欢的未来,以及和父母的关系也迎刃而解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也总算了解,为何若晨对她说,只要有一份高工资,条件好的工作,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但明赤璀说的话,意思是说,他们要炒掉江若晨?

    她更好奇,她不知道的事,为何明赤璀知道,康乐乐很是怀疑,若晨的父母很宠爱她的,应该不可能是明赤璀说的那样啊。

    似乎能看透她的心思,明赤璀轻笑道:“如果不信,你大可以打电话找你的朋友,看看她是不是正在办交接,我想她一定很震惊,为什么昨天的事上司会知道!当然,为了不让你担心,她一定不会说。”

    话说到这步,康乐乐也没理由再怀疑了。

    因为,她相信,明赤璀就算有私心,但也不至于找理由来骗他。

    “明赤璀,你到底想怎样?若晨她是无辜的!”她敢肯定,若晨如果丢工作,一定是明赤璀的意思。

    “你似乎搞错了一件事,这件事似乎与我无关?”他无辜的耸耸肩,“你应该去求她的直接上司,而不是在这里和我浪费时间,并且,你应该感谢我,将这些事实告诉你。”

    “明赤璀,你调查我还不够,连江若晨也一并调查?你不觉得你这种行为,真的让人恶心吗?”

    仗着自己有钱有势,就净做这种让人反感的事!!

    以前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调查她也就算了,为何连若晨也一样,并且还拿来这里刺激她?

    “康乐乐,有时候我真不知道是说你天真,还是该骂你愚蠢,还是该说你真的很聪明。”

    “……你想说什么!”

    一句话里有褒有贬,可她真不敢确定,明赤璀有褒她的意思。

    “你觉得,以我的身份,我会去在意一个小小部门经理的故事?或者说,除了你之外,我又为何要大费周章的去过问别人的事呢?”

    “因为你可以用她的事来威胁我去上班!”

    虽然不想承认这件事,但康乐乐也只得说出来了,因为明赤璀一直以来,目的表现的是那么的明显,就像以为,为了能让她在别墅,不让她离开,他可以十分光明正大的找各种光明正大的理由,虽然那些理由,有时候真的让人无法接受。

    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成了不能反驳的事实。

    “所以我说你聪明。”

    “……”

    果然如此。

    “明赤璀,你的理由还能再幼稚一点吗?”康乐乐恨的咬牙切齿,自己没权没势就是这么悲哀,被人家这样随便捏着玩。

    “或者,我去幼儿园把欢欢接到我家,更好一点?”他笑着反问她。

    这句话,却让康乐乐彻底的愤怒起来,操起面前的水果盘就向他扔过去,“你敢,混蛋!”

    轻松的将水果盘接,他淡笑,“女人,这世界上还没有我明赤璀不敢的事!而且,提醒你一,别忘了我以前的身份,不要想着偷袭,或者是扔东西这么幼稚的事情,现在是八点半,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考虑,如果过了,那么你会看到你好朋友伤心的坐雷鸣集团出去的画面,甚至是可以看到她立即被自己的父亲接回家相亲的情景,你……”

    “不用说了,我不会答应的,明赤璀,我就不信你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她不信,明赤璀的话真的就那么灵!

    若晨会从雷鸣集团被开除,她不敢怀疑,毕竟那是明赤璀的一句话!如果到时候真的被开了,如果江父真的把若晨拉去相亲,并且控制了她的自由,那么她再答应明赤璀也不迟。

    现在,她绝对不会答应的!

    “好,但你要想清楚,我给你的时间只在九点以前,超过后,你再来找我,绝不会是让你来上班那么简单!”

    “你可以走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就不信,明赤璀还连江家父母的心思都知道?

    他再能干,总比不上人家亲生的强吧?

    这次,明赤璀真的没有和她再罗嗦。

    反而是说走就走。

    康乐乐也松了口气,本来打算继续睡觉的,但想到他的话,她给江若晨打了个电话过去。

    听着电话通了的嘟嘟声,对方却一直没有接听,康乐乐的心提了起来,难道若晨现在真的被开除了,在做交接?

    第一次打,对方没接。

    第二次,也没接。

    第三次……

    直到第n次。

    “喂?”若晨的声音听起来很清脆,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康乐乐悬着的心,也终于是落一半,“你在干嘛呢?”

    “我现在在上班啊,还能干嘛!”那头的江若晨语气仍是那么平静。

    明明很正常,但不知为何,康乐乐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哦,我不去那里上班,没事的吧?”康乐乐再开口。

    “没事,随便你嘛,不来也可以。”若晨这样答着。

    “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

    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康乐乐只听到江若晨那边正不停敲打键盘的声音,似乎很忙,她又有些疑惑,照理说,如果若晨还在里面上班,她不可能在听到她说不去后一点反应也没有啊。

    但如果真的被开除了,她为何一副很忙的样?

    “若晨啊,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

    “……”沉默。

    “乐乐,我现在很忙,午给你打电话,好吗?”

    嘟嘟!

    明明是问句,但却没听到自己的回答,她已经挂断了。

    雷鸣集团。第一时间更新

    六十六楼总裁室的窗户前,秘书长叶青很无奈的拿着一个东西走进总裁室,“少爷,这是你要的望远镜。”

    正在忙着安排行程的好突然接到少爷的命令,让亲自去全他买一个望远镜,这可郁闷了叶青,这大白天,也不是打仗,要望远镜做什么……

    而且还是要那种天文望远镜型的,虽然说冬天的气候不是烈日高挂,至少这大白的也没有星星吧,一向淡定的叶大首席秘书也彻底的凌乱了。

    比起她的惊讶,明赤璀却是相当的淡定啊,一边批阅着文件,头也没抬一就轻哼一声算回答,“嗯。”

    “少爷。”

    叶青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去,而是恭敬的站在面前,似乎有事情要汇报,明赤璀也终于是从一堆的文件中抬起头,“嗯?”

    “董事长和老爷子,还有您的未婚妻今天会回国,董事长已经叫秘书通知过了,让您今晚回家吃饭。”

    “告诉他再定,今天的行程很满。”

    “少爷……”

    一向淡定的叶青很为难,秀眉轻拧着,一副做错事的样。

    明赤璀是何许人也,自然一看便知。

    “叶青,你也跟我一段时间了,应该清楚,我最讨厌什么样的属。”他的声音平淡无奇,却给人一种呆在冰窖里的寒冷感觉,此时的叶青就觉得寒气逼人,能渗入心肺。

    她本是董事长的秘书,公司原来也是董事长负责,但前段时间董事长在一次出询的过程中遇上山崩,好不容易捡了条命,雷鸣集团陷入层层危机的时候,少爷正好因为手伤从部队上留职回家来拯救大局。

    在董事长养伤的这半年里,她一直跟着少爷,也清楚他雷厉风行的性格,对属,他的第一个要求就是不问,不听,不讲。

    三不政策,不要过问与自己职位不相关的事。不要去听不该听的话,不要去讲自己没有征求过同意的事。

    显然……

    叶青今天就犯了这样的错。

    因为昨天少爷叫她改掉今天所有的行程,所以董事长打来电话问行程时,她便说了,本想也没什么,她原本以为少爷取消行程就是为了今天和董事长他们在一起。

    可现实,好像不是这样的……

    “对不起,少爷!”

    九十度鞠躬,此时的她,除了能认错,也不能做其他的。

    明赤璀合眸,冰冷的道:“如果这公司每人犯了错,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问题,那这公司还需要管理制度做什么,还要花高工资请你们来做什么?农民工都可以任来。”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