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少爷,我会补救这个局面,请您处罚。”

    “昨天你是怎么处罚那几个同事的,今天就在自己身上实行吧,你的楼层就改为这顶楼吧!”

    叶青有些惊讶,但还是没有异议的答应来,“是!”

    “你跟了我爸也那么久了,知道怎么做了吧?”明赤璀再次开口,语气冰冷,却有股不容拒绝的霸气。

    唉。

    如果说老董事长气场强大,但偶尔有一丝体谅外,那么少爷则是强大的让你在他面前,不敢有一丝的忪懈,就好像明明一件事,如果尽力可以办好,老董事长或许知道,但会体谅一些,但少爷却会用他犀利的眼神让你认真对待。

    并且用一双能够看穿你的目光,让你不敢在他面前撒谎,同时,也让你特别有挑战力,会心想,必须要把这件事做好。

    “是,我会办好的。”

    叶青自认已经被老董事长**的非常优秀了,但跟了少爷后,她还是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节奏,并且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这种感觉,真是……

    总裁楼的窗户前,明赤璀拿着望远镜,静静的看着楼,没会儿,果然看到了个纤细高挑的身影出现,不过她并没有进雷鸣,当然,她了进不来,除非是以新上任的助理身份,他知道,骄傲的她,一定不会那样。

    康乐乐就站在雷鸣集团外面,坐在昨天的那个水池边,现在还早,如果若晨真的是还在上班,那再等近三个小时就可以见她出来了。

    她不知道明赤璀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以她对明赤璀的了解,他一般不可能用这种情况来骗人,因为他不屑,或者是他们身份的象征吧,做什么事,他都是光明正大的,即使有时候他做的事,让她觉得非常的自私和反感。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随便阴阴的天空已经慢慢被阳光笼罩,还好,冬日的太阳总是很暖和,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晒过这种温暖的阳光了,康乐乐虽然有些异样的坐在水池边,但至少她还有阳光可以依靠一会儿。

    约莫一个小时出去了,从雷鸣集团走出来的纤细身影让她的眸骤然瞪紧。

    江若晨!

    明赤璀说的果然没错,若晨真的因为帮她而被开除了。只见她抱着一个纸箱,里面装着的是她自己的行当,在她身后,有几个人事部的同事在送她,依依不舍的顺序拥抱她。

    再看若晨,笑着和他们拥抱完后,在转身刹那,脸上的落寞和伤心表情。

    她记得,在美国的时候,若晨每次和自己视频或者通电话,她都会跟她讲好多上班的趣事,讲她的公司,在她的心里,能呆在雷鸣集团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吧!

    她突然觉得好愧疚,这件事,连明赤璀都知道,可是她却一直忽略了这一点。

    “若晨……”康乐乐喃喃出声,并起身,向江若晨走去。

    忽然。

    一辆越野车突然停在不远处,一刻从车上出来一中年男子,他径直向若晨走去。

    那个背影,既然几年没见,但她仍一眼认出来了,那是若晨的爷爷,江叔叔,因为两家认识,康乐乐只好躲在水池那里,但能清楚他们之间的对话。

    “爸,你怎么来了?”显然,江若晨对于父亲的出现很意外。

    “你说我怎么来了?”侧面看去,能清楚的看到江爸脸上的不悦,说的话也带着怒气。

    直到此时,康乐乐才真的去想明赤璀说的话,原来,这一切,是真的!

    “爸,你是来和我一起吃中午饭的吗?不过我还没班,你等一好吗?我还要先去上班!”江若晨抱着纸箱就要返回公司,却被江爸抓住。

    “你上司已经打电话给我了,让我来接你回家,说你被开除了!”

    “……”

    江若晨震惊在原地,以前同事们离开,公司也不见得会给父母打电话啊,她觉得好奇怪,同时也非常震惊。

    “爸……”

    “好了,别说了,跟我回家。”江爸作势要去接若晨的纸箱,却被她躲开。

    “爸,如果你来接我回去,只为了让我去相亲,接受你们的安排就这样过掉余生,我怎样也不会同意的!”

    果然,若晨也在经历着自己当初的悲哀啊。

    她以为,只有自己那个古板的家庭才会那样,没想到富人也有这样的悲哀。

    江爸愤怒的冲江若晨咆哮,“有你这样跟自己的爸爸说话的吗?你没工作了,我来接你回家,你就这语气对我说话?”

    “爸,我知道你关心我!但你敢保证,我跟你回家后你和妈不会让我去相亲吗?我真的对父母包办的婚姻很反感,我要找我自己爱的男人,我不喜欢你们介绍一个就要订婚!”

    “你都没工作了,还有资格跟我说这个吗?小刘家的条件那么好,与我们家也是门当户对,我和你妈都是为了你好,比你在这里给人打工的强吧?”

    “爸,我的坚持是我要靠我自己,我要工作!我不要回家做一个成天只知道打扮自己,花着老公钱的女人,你明白吗?”江若晨拼命的想要改变江爸的思想,显然,她错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因为在老一辈的心里,现在的小孩不懂事,说什么要**,真的等到因为柴米油盐发愁的时候才会体谅当初父母的坚持。

    所以,江爸就如同当初的康乐乐父母一样,无论怎样都要让她听自己的。

    “不要再跟我说那些没用的,现在,立刻,上车,跟我回家!!”

    “不……”

    最终,江若晨还是跟着江爸走了。

    那是自己的爸爸,无论怎样,她也逃不掉。

    这一刻,康乐乐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不自觉的仰头看着雷鸣的最顶楼,不知为何,她总感觉明赤璀现在在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她百分之两百的肯定,若晨这样,一定是明赤璀的安排。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包括她被开除,江爸居然知道,这一定,一这是明赤璀搞的鬼!

    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坚持,而害了若晨。

    他们母女,真的已经欠若晨太多,太多。

    康乐乐愤怒的向雷鸣集团冲进去,却被门卫拦在门口,“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有,我要找你们少爷。”因为若晨的事,康乐乐只觉得满腔愤怒,回答门卫的话时也是带着怒气,门卫先是很有礼貌,但听到说没有预约,语气还这么冲时,有些不悦的拧紧眉,但为了不出意外,他们还是努力的保持着镇静。

    “那请问,你有身份证明吗?”

    “见你们少爷还需要身份证明吗?国家总统也没这么重要的程序吧,让开,我要进去!”康乐乐火大死了,巴不得现在就看到明赤璀,直接甩他两巴掌解气。

    “不好意思,小姐,如果没有预约是不能进我们公司的,而且,就算我们放你进去,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到我们少爷的,少爷虽然比不上国家总统,但公司有公司的规定,每天在这里要见总裁的人排长队,我们总不能是个人就放。”

    “放开,我要见明赤璀!”康乐乐拼命就要往里冲,但被门卫无情的拦住,并喝斥着:

    “小姐,请你冷静一点,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们只能把你推出去,或者是报警处理。”

    “靠,什么玩意儿,还报警??”

    门卫的话,就像是二次伤害,总之就是让康乐乐非常的愤怒,脸色更是难堪到极点,步子刚移动了一点,就真的是被两个五大三粗穿工作装的男人给架出去,粗暴的放开。

    “小姐,请你安份一点,如果要见总裁,请先预约,或者说,你可以找个领导,能确定你的身份,那样我们才能放行。”

    身份?

    这两个字让康乐乐一愣,一个想法闪过,昨天她有应聘过,如果她这样说,人事部的人,应该知道吧?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不就等于自己承认身份了吗?

    如果不这样,她说不定今天都不能见到明赤璀,也就是说,如果他不来联系自己,不要说今天了,可能今后都没希望了,那若晨……

    不,她不能这么自私。

    虽然她真的很讨厌和明赤璀接触,真的,真的,非常讨厌!

    若晨为了她,也可以什么都不顾帮那么多,她怎么可能这么自私的只因为往事而害了若晨?

    康乐乐再次来到大门口,虽然再度被拦,并且门卫已经作势想要将她再度扔出去了,康乐乐还是在这种情况摆出非常高傲的模样,冰冷的道:“我昨天有应聘成功你们少爷的助理,我叫康乐乐,你可以让人去问人事部,我今天午开始上班的,如果你们不让我进去,到时候怪罪来,别说我嘴上不留情!”

    “……”

    门卫们有些无语,明显的不相信,但也不能一口否定,毕竟昨天是真的应聘了一个助理,今天也没见进来,如果真是呢?

    其中一个门卫拦着她,另一个则是去报告了。

    约五分钟左右,那个门卫出来了,语气也变的友善了起来,“不好意思康小姐,因为刚才你没说预约,也没表明身份,所以我们只能公事公办,还望你不要介意。”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