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他开口。

    “你瘦了。”

    离开时,她比现在还要胖一些,半年不见,她似乎瘦了一圈。

    他的眼里,蕴起了心疼,不过被他快速的隐藏了起来,以至于她抬头时并未见。

    她扬起抹苦笑,无奈道:“可能是刚回来不久,还没有习惯家乡的一切吧!”

    “嗯,那这段时间好好补一补,你现在瘦的一阵风都能把你吹开一样。”男人轻声细语的劝着,满是温柔。

    或许,这在以前,康乐乐会不习惯,但现在,她似乎没多大反应。

    “再说吧。”她浅浅的回答。

    男人听后只是理解的点点头,并没有再说话,反而是一边的小鬼吃东西把嘴巴塞的鼓鼓的,引起他的笑声。

    “欢欢,吃东西不要那么急,慢慢吃,没人和你抢的!如果吃不饱的话,我再给你点。”男人递过去一张纸巾。

    欢欢接过去,不过并没有擦嘴巴,而是继续大吃,含糊不清的道:“残叔叔,欢欢好久没和你一起吃东西了,所以欢欢很开心,就要多吃一些。”

    说完,埋头继续苦吃。

    “是吗?”罗残摸了摸欢欢的头,宠溺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多吃一点,如果你愿意,我们天天一起吃吧。”

    “真的吗?”欢欢一脸神采翼翼。

    天天吃好吃的耶?

    哈,那可是她期待的哦。

    “当然是真的啊,只要你愿意!”

    “好耶,好……”

    一侧头,对上的却是自家母样冰冷的目光,欢欢知错的将头低了结,连忙补救着,“叔叔,好吃的要偶尔吃一次才能够回味。”

    “好。”

    罗残又怎会没看到康乐乐的表情呢,不过他并没有拆穿,配合的笑笑。

    估计是以为只有一次吧,天生吃货的康欢欢又开始埋头苦吃了,康乐乐仍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吞着东西,罗残看在眼里,最终还是再次开口询问。

    “你回来多久了?”

    “这个还用问吗?”康乐乐抬头看了他一眼,无语道:“你既然都知道欢欢在哪里了,这点小事,你当然也很清楚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明赤璀在一起的人都喜欢用这种调查人的方式,总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的身家已经被他们调查了个遍。

    而她呢?

    却是一无所知,这种感觉,可真是不爽啊。

    “抱歉。”

    罗残没有否认,算默认了来吧。

    他的确回来之前有找人调查过,因为他知道,如果不用这个方法,有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康乐乐母第一时间更新

    这个女人,太倔强。

    “算了,调查就调查吧,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早就习惯了。”

    不知道是开心还是不开心,还是说她真的习惯了,康乐乐说完这句话后反而觉得有些释然,用勺子舀了一口米饭,全部塞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

    这感觉,就像那次罗残带他们去吃东西一样。

    “你回来也有好多天了,工作找好了吗?”罗残再问。

    康乐乐再次抬头盯着他,脸上已经出现不悦。

    罗残不解,不过随即反应过来,连连摊手回应,“我只不过是调查了你和欢欢的落脚处,自于你的工作,我可是没有去查,就连你们的落脚处,我调查也是因为自从你离开后就消失不见了,所以……”

    “哦。”

    康乐乐点点头,本来还对他没有调查自己工作而感到有些开心,不过随即想到她的工作,干脆直接脱口而出。

    “调查不调查也一样了,反正以后也会经常遇见。”

    “嗯?”

    这答案,让罗残有些震惊。

    心里有个影子,但他不想去相信。

    “你这次回国是为什么?”康乐乐没有回答,而是反问罗残。

    罗残心里的想法更明显了,但他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和赤璀一样,早在半年前就退了,我前面是在美国处理明董事长车祸的调查事情,现在回国,是处理公司的事情。”

    “是在雷鸣集团吧?”康乐乐接话。

    “嗯。”

    罗残点点头,他的期望,也在这刻完全消失。

    康乐乐根本就对国内的东西不清楚,更何况雷鸣集团,她能如此清楚的说出来,加上刚才的话,只有一个结果,康乐乐要上班的地方就是雷鸣集团。

    “嗯,所以我说,以后我们会经常见面的!”

    最后一丝的希望,也就在这里打破。

    罗残微愣了一会儿,缓和一后,平静的道:“你应聘的是哪个位置?”

    “明赤璀的助理!”

    哪里是她应聘的,分明就是被威胁去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唉!

    只不过,这其中的原因,她没必要讲出来,而且也没意义。

    罗残的眉,终于还是不悦的拧了起来,语气也有些斥责,“半年前,你拒绝了我对你的帮助,理由是什么?”

    半年前……

    那天,受重伤的她在打了琳达报仇后带着康欢欢逃走,只想要离开,却不想被琳达派出来打手追了好远好远,拼了老命她才摆脱掉,但整个人完全可以用奄奄一息来形容。

    她甚至不知道在哪里,自己带着欢欢就晕了过去,她记得,她和欢欢被追的跑到一处河边,她以为她和欢欢的命就在这此了结,还好,他们最终一处草让他们成功的逃脱了。

    可是她却晕倒在了河边,再醒来时在一个私人的地诊所,然后,她被人带到一处村子里修养,每天有人侍候,直到她的意识清楚,能够慢慢的床后,那人才离开。

    她甚至不知道是谁救了她,欢欢也不说,直到有一天,欢欢以为她睡着了,偷偷的跑出去叫了那个救他们的恩人。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罗残。

    他那天,本来只是想要去悄悄看一,然后就离开的,却不想被康乐乐知道了,并且还带病站在他面前,就算他想要隐瞒,也没有办法。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后来,康乐乐才知道,原来明赤璀有派人找自己,因为伤重而且地方远,他便没回去通报,而且老爷子也了死命令,事情似乎有些误会,总之就是罗残当时是打算等康乐乐醒来后再告诉赤璀的,但没想到康乐乐见到他的第一句话不是感谢他,而是让他就这样当做不知道,不要告诉任何人,她只想带着欢欢好好生活。

    见她伤的重,需要静养,罗残好些事情没有问她,那段时间他经常过去照顾他们,所以欢欢和他的感情也非常好。

    有一次,他不得不回部队处理事情,正准备告诉明赤璀的时候,却收到消息,她已经带着女儿连夜离开。

    这后面,虽然有查到她的消息,但他还是按她的请求,给她一个平静的生活,直到现在,他没有说。

    只是,他没想到,她所谓的平静生活,却是在半年前,又自己跑到明赤璀眼前。

    “我想带着欢欢离开那个不属于我们的世界,然后好好生活,所以我求你,不要告诉明赤璀我们的消息。”

    想着当时离开时留的信件内容,康乐乐也觉得万分讽刺。

    她自己期望的,可是现在她却……

    “原来你还记得。”罗残的脸色很难看,估计是期望越高,失望也就越高吧。

    特别她很清楚,原来在美国的时候她们母女就经历了那些,现在为国,如果再进入那个世界……

    “抱歉,还有谢谢你。”

    谢谢你,三个字。

    她一直没有冲他说出口,当时不知道该要怎么说,也没有机会去说。

    现在,她终于说出来的。

    “谢谢?”这两个字让他拧紧眉头,“你们现在平静的生活,你不要了?你知道去雷鸣集团上班,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你不是别人,你不能只做一个普通的员工。”

    赤璀这半年来一直没有放弃对她的寻找,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要定了这个女人。

    然而,赤璀身后的家庭。

    还有他的未婚妻……

    “我知道。”

    纵然前面有重重关卡,她也不能自私的不管若晨,更何况,有些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今天,琳达见到我了。”

    略想了一会儿,康乐乐还是决定说出这件事,毕竟罗残早晚也会知道,更何况,她现在真的找不到人说一些心事了。

    “你有什么要说的?”

    琳达去了,很多事情就代表着不能全身而退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残真的不希望她再进入那个圈子,毕竟琳达的性格,他十分了解。

    按权势来说,康乐乐是真的斗不过琳达。

    虽然他和赤璀会保护她,可是……

    他们是男人,总有因为事业很忙的时候,如果正是那时间出了问题,那么该要怎么办呢?

    更何况,琳达在明家的地位,可以说,和微安有的一拼,甚至还超过了微安。

    “如果你能让明赤璀改变主意,我就不会去!”

    其实这句话能算玩笑,也能说康乐乐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期待,毕竟罗残在明赤璀那里可不是一个属那么简单。

    有时候他的一句话,讲难听一点,比明赤璀的爸爸讲的还管用。

    不过,罗残却没有给她希望的机会,直接反应她,“你认为以赤璀的性格,你已经让他看见了,他会让你再次溜走?”

    “……”

    这是事实,康乐乐无言以对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