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董,这个有规定,我们真的不能透露客人的姓名。而且我们也为您重新安排了一个新的休息室,请林董去那个休息室可以吗?”叶青站在林董的面前,尽一切可能的挡着他的路,但显然,正在气头上的林董显然听不进。

    就连一边的林夫人也是愤怒的直接指责叶青,“你这个秘书怎么回事,还说是赤璀的顶级秘书,你不知道我们是赤璀的岳父岳母吗?这个拍卖会又是雷鸣在主办,我们两家是世交,你竟然敢把休息室给了别人,你不知道只有这个休息室离会场近吗?每一年都是我和明夫人在这里休息的,今年林夫人不在,你就把休息室给了别人,你还想不想在雷鸣做去了?”

    “林夫人,今天这个休息室已经给了重要的客人了,就如你所说,你们两家是世交,雷鸣集团的贵客,你们能体谅一我们的难处,不要进去了吗?打扰到他们我无法交差啊。第一时间更新 ”

    叶青真的是好话都说尽了,她也清楚,自己这个说词真的有些说不过去,毕竟如果有贵客的话,可以去别的休息室嘛,为何要来这个休息室。

    毕竟这是明家的私人休息室,只不过每一年都是林夫人陪着明夫人一起在这里面,这次明夫人没来,林夫人又在别的休息室呆了一会儿感觉不适应,非要回这个休息室。

    这一幕太出乎意料了,真的让她措手不及。第一时间更新

    叶青又怎么会知道,林董和夫人一定要来这里,是因为听到消息说明赤璀带着一个女的来了这个休息室,也正是因为这个女的,赤璀不让琳达以未婚妻的身份出现,这让他们还能淡定吗?

    以前在美国的时候因为别的女人,害的琳达自杀了几次他们也都算了,可是现在已经回国了,他们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在眼皮底发生呢!

    林董事长心一横想要推开叶青进去,但叶青伸开双开,“林董,如果你非要进去的话,就从我身上踩过去吧!”

    叶青也是一咬牙,这件事明显是她办事不利,再让林董他们理去,这件事如果闹到会场去,那她真的是……用生命也赔偿不起啊。

    “让开!”

    林董大喝,一张脸涨的通红,手都扬起来了,看样好像叶青如果再不让,他都能打人了。

    叶青心一铁,“对不起林董,虽然我不能阻止你,但我至少要尽到我的职责!”

    “你!!!!”

    林董气到不行,想要动手,但如果他动了,但他的身份地位却让他丢不起打女人的脸。

    叶青也是看到了这点,冷静的道:“林董,你最好想清楚,你今天大可以从我身上踩过去,但恐怕以后你的名声就再也恢复不过来的了吧。而且,今天这个事传出去,我想,最先怀疑您人品的一定会是明家吧,他们肯定会想,明家联姻的人是什么样,而且,这样子也能直接影响到琳达小姐,你这一巴掌打来,琳达小姐要怎样面对我们总裁?”

    “毕竟,今天这个客人是我们总裁令了在这里休息的,你这样冒失的冲进去,然后再把那个客人请出来吗?”

    “明海,这丫头说的不错,这样子不但会影响到我们家,还会连累琳达,这样值不得。”一边的林夫人也软了态度。

    在哪里休息都一样,主要不影响两家联姻就行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身在这个圈子,他们清楚的知道,什么世交不世交的,商界就是这么现实,只要你毁了人家的声誉,就算有恩又怎样呢?

    走道上的声音越来越小,虽然伴着骂声,最终人还是走了。

    康乐乐其实已经化完了,经过特别处理后,她原本的伤痕看出不出来一点点,并且与皮肤完全融合,设计师们听着外面声音,大气也不敢出一,直到他们离开,也不敢动一。

    这里谁惹的起明赤璀啊,小一点工作不保,大一点,这辈子都别想有工作了,他们走后,她们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康乐乐就在自己化妆的那里,也不动,只是双眼盯着明赤璀。

    她也好奇,同里心里一阵阵的冷意泛起,到底他是怎么想的,在这种家族的压力,还要带她出来。

    如果琳达一说美国的事,估计不止她,就连明赤璀也很麻烦吧!

    她不在乎明赤璀会怎样,因为他一定有办法,她在乎的是,她和欢欢无辜的卷入这纷争后,她们何去何从?

    “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刚才没有出去制止林董他们?”

    去到会场的电梯里,明赤璀主动开口打破了沉默,虽然她有好奇,但最多的是对他的鄙夷,看到秘书在外面,都那样了,他居然没有一点想要出去的打算。

    她真的很担心林董在刚才真的会打叶青。

    “如果林董真的打了叶青,你会不会感到愧疚?”

    他明明可以出去阻止一切,但他没有,只是让叶青自己解决,他明明可以让这一幕不要发生,但他却执意带她来这个拍卖会。

    “今天会有这样的局面发生,是因为她处理不当,这世界上不是每个人犯了错误都能被原谅的,重要的是知错就改,自己知道做错在哪里,怎样补救,我不像你到处都是同情心,就比如叶青,她现在只会觉得自己没有做好,而不是怪我没有出去帮她,这就是社会,这就是生活。”

    明赤璀鄙夷的看着康乐乐,“孩子都那么大了,还在讲着所谓的同情心,义气,永远搞不懂自己在什么位置,你这些年都白活了,还自认为自己活的很好!”

    “明赤璀,我不过就是说说,你有必要这样冷嘲热讽的吗?”

    “呵呵。”明赤璀低头盯着康乐乐气呼呼的脸,扬把讥笑,“女人,首先其他是次要的,麻烦你弄清楚,你现在的身份是我明赤璀的助手,而这个身份你扔不到,那麻烦你不要只当花瓶,成天跟我耍小姓子,你要明白,你跟我堵不起,不管因为什么!”

    “神经病!”

    看着他大步流星的走出去,康乐乐只想上去踹他两脚!

    真的,什么男人?

    她哪里有不清楚自己的位置?

    不过就是性子直,很不服气罢了,至于那样吗?

    慈善拍卖会。

    这是一个富人爱玩的游戏,等到钱赚多了,要从公司里抽出一部分的钱来搞慈善,是为了名声,也是贡献。

    今晚的主题是以爱护动物为主题,由各个来参与拍卖的老总或其夫人拿出自己最喜爱的一个产品,用拍卖的形式来为困难用户提供一些捐款。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个项目是由雷鸣集团主创的,所以作为主创者的总裁明赤璀,今天晚拍卖的是自己珍藏的古董,而作为他的女伴,康乐乐什么也不清楚,一进门人家就问她今天准备的是什么,她完全答不上来被送上的鄙夷目光。

    康乐乐真的不知道该要怎么去形容此时的感觉,人家对明赤璀倒是非常的尊敬,反而是她,一脸的鄙夷。

    起初她还不明白具体是因为什么,当进门看到迎面而来的人时,她终于明白。

    精心打扮的琳达一身白色拖地长裙向明赤璀走了过来,原本脸上带着迷人微笑的,却在看到落后几步的康乐乐时,脸色瞬变。

    目光更是放在康乐乐的裙子,以及她脖子上的项链。

    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是康乐乐这个女人!

    为什么,她会戴那条项链,为什么!

    琳达的目光让康乐乐非常不适,想要躲开,但她无处可去,而她的脾气也无法让她躲到明赤璀的身后,只能那样直接的和她视线碰上。

    忽然,一只大手握住了自己冰冷的手。

    康乐乐抬头,对上的是明赤璀温暖的笑。

    不知为何,康乐乐的心里也一暖,或许在这时候,她真的需要一双温暖的大手吧。

    与此同时,琳达脸上的笑再也撑不住,估计是为了顾忌颜面吧,她并没有立即就发飙,而是楚楚可怜的努力扯出微笑,“赤璀,你来啦?”

    “嗯。”

    明赤璀淡淡的哼一声,牵着康乐乐,一步步的向会场走去。

    “赤璀……”

    琳达在身后叫住明赤璀,然后视线落在康乐乐身上,“你说有女伴,就是她吗?”

    “嗯。”

    明赤璀继续点点头,康乐乐也不知道明赤璀是不想和琳达说话还是他在摆酷,但她明白,这种情形,她插不上嘴,也不适合呆在这里。

    她想要离开,可是明赤璀却紧紧的拉住了她。

    这个举动,真的是让琳达大受打击,当着这么多的人,大家都知道她是明家的未婚妻,未来的女主人,可是明赤璀今天却公然的带着别的女人进来,让她还有林家的面子往哪搁?

    明赤璀,就算你不在乎我,至少也在乎一两家的名声吗?

    “赤璀,今天我爸妈也有来,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难道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明赤璀很镇静,正眼看着琳达。

    有些事情,也该是结局的时候了。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顾明林两家的名声不顾,只为了这个女人?”琳达脸上的笑快要遮不住了。

    她一直再忍。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