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忍明赤璀对她有一个解释,或者是能为她多想一些,但显然,她想错了。

    明赤璀根本就没有一点那样的想法,一切,他都觉得理所当然。

    真的,还是她做的不够狠吗?

    “赤璀,我们能好好谈谈吗?”

    她很清楚,赤璀不吃软,但她如果大声咆哮的话,绝对没有一丝丝的希望。

    “我会找个时间好好和你谈谈,但今天最重要的是拍卖会。”

    明赤璀这样说着,算是回答。

    “赤璀,等采访会的时候,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每一年,明夫人都会陪在明总裁身边恩爱的接受采访,今年他们没有来,这个责任该由她来,她陪着赤璀。

    她想,哪怕他不愿意,但碍于大局,他不会不同意吧?

    但事实还是出乎她意料,“不用了,那个位置,只有我太太才可以。”

    看着明赤璀与康乐乐一起离去的背影,琳达的面孔气的都有些扭曲,手指更是死死的掐着,都快掐出血了她也毫不在乎。

    明赤璀!!!

    只要能得到你,我会不顾一切。

    哪怕你说我心如蛇蝎!

    “女儿,你没事吧?”刚从休息室出来的林爸和林母,一进会场这里就看到琳达转过身强忍泪水离开的模样,林母瞬间上前就拥住琳达。

    琳达作势趴在林母身上就哭起来,“妈,我的心好痛啊!”

    “琳达,怎么了?”

    一向很宝贝女儿的林父,一见琳达哭成这样心都碎了,顾不得别人的异样眼光,一脸的焦急。

    “爸妈,我是真的想和赤璀在一起,可是赤璀说要和我解除婚约,他了别人,我真的不想解除婚约,这辈子,我真的只想做赤璀的新娘,爸妈,我该怎么办啊,呜呜……”

    “明赤璀在哪?!”

    林爸愤怒的咆哮出声,在大厅里分贝很大,引起了许多人的侧目,纷纷开始小声议论。

    “爸,不要进去,今天拍卖会最重要,而且赤璀他……”琳达再次趴在林母肩膀上,不停的抽泣着,看着起伏的背,林爸只觉得心里一阵刀搅的难受。

    “明赤璀他怎么了,说!!!”

    “赤璀他……他带了一个女的,就是因为她,赤璀才不要我陪在他身边,那个女人就是当初让赤璀迷了心窍的人,因为她,赤璀不顾一切的要和我解除婚约,我半年前的伤,也是因为她……”

    明家。

    在一处别墅区的最顶端,一栋占地极宽的复古式别墅里,宽大的能抵个一个足球场的大厅里,佣人们一排排的站着,大厅某处的昂贵沙发前坐着好些人。

    位于主位的一位年老者驻着拐杖,面色十分难看,陪在他身边坐着的一个是他的儿子,一个是他的儿媳妇,两人的表情都十分凝重。

    而在另一边的沙发上,有一个哭的十分伤心的女人,以及心疼她一脸愁容的父母,一边安慰她的同时,也在一这发泄愤怒的心声。

    “明老爷子,真的是对不住这个时候来找你,但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啊!”林父一脸的无奈,脸上的心痛也是那么明显。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里的三个男人,都做了父亲,当然能够理解。

    特别明老爷子还把琳达当自己的亲孙女疼爱的他,看见铁定的孙媳妇哭成这样,原因是自己的孙子,别提他呢多愧疚和愤怒了。

    手中的拐杖狠狠拍打了一地面,怒喝:“那个混小子呢?”

    “爸,打了电话了,赤璀说他暂时有点事,让我们稍微再等一等。”明夫人黄雪芳手中握着刚挂断的电话,一边担心的查看明老爷子的身体。

    另一边求助的看向自家的老公明轩华,老爷子一直都将琳达是孙女,他们也把琳达当一家人来对待,再加上老爷子欠林爷爷的,所以疼爱她自然要多一些,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不知道老爷子会怎么对赤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知子莫若母,虽然赤璀很少和他们交流,但从他的做法中也能看出他对琳达的排斥,很显然,他不想这段婚约。

    可是……

    唉。

    明母无奈的叹叹气,谁让他们这个家军人家庭出生?

    服从是第一的?

    更何况,在他们军人的眼里,只要是承诺过就得兑现,更何况那是救命之恩,只是她的儿子……

    明父见自己妻子眼中的担心,他很生气也很无奈,他搞不懂,这门婚约已经定了那么多年,为什么在这几年,赤璀的反弹心理才那么重,直到现在他也没有直接的说过他不可能娶琳达,只是告诉过大家,他不可能接受这门婚约。第一时间更新

    因为一直看到琳达在这个家里走动,赤璀也没什么表情,他们就当是理所当然了,赤璀只是不喜欢因为大人的命令而结婚,却没想到,按林父他们讲的,赤璀是真的心在别处。

    唉。

    明父和明母,除了叹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毕竟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老爷子说了算,赤璀当初也同意了的。

    看着沙发上哭的伤心欲决的琳达,黄母也真的是很无奈。

    琳达的母亲李静也是伤心的不行,看着琳达哭,眼圈也不自禁的红了,对着黄雪芳说道:“雪芳啊,你知道我们琳达的心全部在赤璀身上的,从小他们的婚约就定了来,从那个时候起琳达就知道,这一辈子,她的心里只能放赤璀,你说这么些年,她也一次恋爱没谈过,就等着赤璀,你说赤璀好不容易从军队出来了,心想接手家族事业了,也可以结婚了两个都老大不小的了,可是谁想到,赤璀他……”

    “老爷子,如果说赤璀的是个多好的女孩子,那我们也认了,毕竟感情的事不能乱来,可是赤璀他身边的那个是什么女孩子,也不知道在哪里和别人生了个孩子出来,独自带着一个六岁大的女儿,你说说,当年在美国的时候还把琳达打成那样,你说我不为琳达想,就以我们两家的交情,我林明海也不能忍受这样的事发生,是不是。”

    “你说什么?”

    林明海的话让正在恢复身体的明父明轩华也紧拧起了眉头。

    和赤璀在一起的女孩子,居然已为人母?

    明老爷子更是气到脸色铁青,嘴巴厥的老高,如果他千辛万苦培养出来的孙子就是为了给别人当后爸,那他宁愿不要这个孙子。

    见老爷子脸色不好,自家老公又刚出了车祸正在恢复期,也怕动怒影响身体,所以黄雪芳只有来挑大梁问问题,“林董,你刚才说,和赤璀在一起的女人,已经是一个六岁孩子的母亲了?”

    六岁孩子,那得多大了,那个女的?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今天琳达在会场看到赤璀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时才发现的,那女的半年前把琳达打的差点终身残废后,估计是怕担责任,消失了,直到今天琳达才知道赤璀竟然和她在一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半年前。

    当赤璀用私人机把琳达送回来时还是重伤昏迷,虽然已经在美国最好的医院医治了,但回国后情况还是非常危险,当时她足足昏迷了整整一个礼拜才出重症室。

    当时明家和林家一起去找那个罪魁祸首,但把整个美国翻一遍都找不到,以他们两家势力联手不可能找不到,但事实却是,真的没有找到伤害琳达的女人。

    却没想到,半年后,她再次出现在琳达面前。

    半年前已经消失的人,怎么可能半年后再出现在赤璀面前,而且,赤璀竟然还没有一点反应,还让她呆在自己身边。

    “琳达?”

    黄雪芳看着正在伤心哭泣的琳达,一脸的严肃,“把你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们,我们需要知道事实。”

    “嗯。”

    琳达大力的抽泣着,哽咽着回答,“爷爷,伯父伯母,其实到底怎么回事,我并不清楚。因为今天本来是我陪着赤璀去的,但是赤璀让秘书告诉我,赤璀已经有了女伴,然后我就陪着爸妈一起去了,本来想去找赤璀,却在会场外碰上赤璀和康乐乐,我问赤璀,今天要不要和他一起接受采访,赤璀也说不用我了,再然后……就是后面你们也知道的,赤璀和康乐乐一起接受完采访,然后赤璀就带着她离开了。”

    “孩子,不要哭,告诉爷爷,那个叫什么乐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明老爷子此时恨不能把他的孙子狠狠暴打一顿。

    “爷爷,那个康乐乐我也不了解,只知道她带个孩子,当初在美国的时候也是住在赤璀的别墅里,那会儿,我有吃醋的问赤璀,可是赤璀没有告诉我。后来,赤璀每天去上班后,她就用女主人的身份欺负我,她还会打架,她说她是学跆拳道的,有时候我不服气,她就让她女儿来骂我……呜呜……”

    “爷爷,我以为美国的恶梦已经过去了,可没想到,康乐乐她会追到这里来,呜……爷爷,有她在,赤璀肯定不要琳达了,呜……没有赤璀,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去死了得了。”

    琳达拼命的哭着,猛的站起身来,趁大家不备,拿起旁边的水果刀就要向自己的手腕割去。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