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达,你做什么!”

    林父就在琳达身边,看到这一幕,吓的立即夺过她的刀,琳达的手搭在沙发上,手腕上一道道的刀疤看的十分清楚。

    那双白皙纤细的手上全是当初割腕时留的伤痕,看起来真是触目惊心,这让从没看过她伤口的明大爷子大怒。

    气的站立了起来,混身颤抖,“去,把那臭小子给我找回来,绑也给我绑回来,快去!!!!”

    “是!”

    管家原本想要告诉老爷子,少爷刚打电话说了马上就回来的,见老爷子发这么大的火,他都不敢再说,立马出去再加派人手去请少爷回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把罗残给我叫来!”老爷子再命令。

    罗残从小就和琳达他们玩在一起,虽说罗残家里比不上明家,但也是富豪家庭,最近刚回国,有些事,问他比较清楚。

    “女儿啊,你不要这样,如果你走了,你叫爸妈怎么活啊!我们就你一个女儿啊,我可怜的女儿……”林母将琳达抱在怀里,深怕她再想不通,哭的稀里哗啦。

    “明老爷子啊,这件事,我们不求什么,只希望赤璀能给个说法啊。到底这婚约是要还是不要,一次性说清楚,我们琳达已经从鬼门关捡回来几次的人了,我和明海再也无法承受琳达自杀了。”

    林母这样说,无非就是要让老爷子他们想起来半年前琳达自杀了几次的事,看到他们的脸色明显一变,林母又再继续哭诉道:

    “我们也知道,感情这种事不能勉强,谁叫我们琳达命苦,从小到大只将赤璀当做今生的唯一,一直苦苦守候,等待,谁知道长大后的赤璀不爱琳达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个我们也能接受,可是再怎样两家也是世交,赤璀怎么可以这样,在美国的时候,看着琳达自杀,不但不去医院看望琳达,还将所有的错归在琳达身上,只为了那个女的,就这样,我们琳达回国后还围在赤璀的身边,天天呆在明家的时候比我们家都还多,老爷子,琳达的真心,我想你们也看的到,赤璀这样伤她,对吗?”

    “老爷子,我知道这些事你们也不能掌控,我们毕竟是大人,孩子的事也该由他们来办,可是这门婚约是老爷子你,和我过世的父亲订的,现在赤璀已经这样了,还要不要,你们给个明话,我们攀不上明赤璀,也不想再攀了,我只想我们琳达能好好的生活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好了,都不要再说了,琳达是我明家的媳妇这是早就定来的事实,谁也不能改变,关于赤璀那里,等我会让他给个说法的,现在大家都静坐着等吧!”

    “琳达。”

    明老爷子严肃的看着她,无奈却也威严十足的说:“感情是自己争取的,并不是每个男的都吃软的,生命不是你自己的,一段感情就算失败你也不能用生命去赔,你那样做,最先对不起的就是你的父母,他们这么辛苦的养育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是,爷爷……呜……我知道错了。”

    琳达仍旧在哭泣,不过声音比起之前的好少上了许多。

    她在慢慢的收起眼泪。

    明老爷子见状便不再说,坐回了沙发上,一切,还是等明赤璀回来再说吧!

    看到明老爷子这样,琳达悄悄的勾起一个怪异的笑容,哼,她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康乐乐,跟我斗,你还差的远呢!

    另一边。

    城的中某家泰国餐厅内。

    已经换休闲装的康乐乐以及明赤璀,坐在窗户边的位置上,大眼瞪小眼,服务生正不停的往上一盘一盘的送着点好的食物。

    食物,一直是康乐乐的弱点。

    谁叫她是十足的吃货呢?

    不知明赤璀是不是故意的,知道她喜欢吃这种酸辣的东西,故意带她来这里,让她的怒气也莫名的消了一半半。

    为了骨气,康乐乐还是忍着没有动嘴。

    明赤璀也不急,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在别人眼中,他们两个俨然是一副情侣,可真实情况,却是出乎人意料。

    “不要生气了,来先吃点东西吧!”

    破天荒的,明赤璀在坐了一会儿后,竟然主动开口,并且将面前一盘先上的餐前甜点送了上来,虾饼啊!

    她的最爱啊!!!

    唔,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只要零花钱存够了,她就会和江若晨一起去好好吃一顿的。

    可自从有了欢欢,唉,可怜的她们母子,很少很少吃好的,更别提是这种高消费的泰国餐了,也许这在富人眼前还是低档的了,但对于他们这种生活在底层的人,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美食在前,康乐乐就要沦陷了,但一想到明赤璀做的事,她还是板起脸庞,将盘子又推了出来。

    “明赤璀,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傻子?没有经过我同意就那样说,现在随便点点东西就想哄住我?你是觉得我很穷吃不起这种东西,还是觉得我真的价值真的就这么渺小?”

    “你说你渺小,是因为嫌我明赤璀妻子这个位置看不上眼吗?”明赤璀耐着性子,温柔的吐着句子,含情脉脉的说着话。

    那感觉,就像刚才他对着媒体说她是他的未婚妻,他们会在今年内结婚一样的温柔,一样的深情。

    可是……

    “呸!”

    康乐乐狠碎了,一脸不屑的瞪着明赤璀。

    这个粗俗的动作当然是惹怒了明大总裁啊,只见他明朗的五官瞬间就沉了脸色,右手放在唇间,似在隐忍,静静的看着康乐乐。第一时间更新

    她知道,明赤璀生气了,可是那又怎样呢?

    如果她没猜错,她的平静生活已经破碎了吧!

    不然为何,明赤璀刚才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就连欢欢他都是让若晨去接,并且还告诉若晨一直陪到他们回去为止,还说让若晨带欢欢去各种玩,各种吃,那意思是很晚?

    而且,她根本就没有同意过!

    所以,就像她刚才粗暴的碎一口一样,他不体会她的感受,她易如此。

    “你不开心了是吧?”康乐乐笑着反问。

    明赤璀沉默,并不理。

    康乐乐自当没看到,继续讲道:“你现在不高兴了是吧?因为我的做法。”

    “……”

    明赤璀依旧沉默。

    “明赤璀,有时候我真的很反感你的一些霸道的做法,我也是一个人,我有自己的思想。我现在是拿你没办法没错,但你就不能学着去考虑一别人的感受吗?”

    感受?

    明赤璀被这两个怔住了。

    从小到大,他似乎并没有谈过恋爱?

    他身边的女人们也不过只是用来发泄罢了,一直以来在他身边的女人,全是抱着要嫁给他,却是因为明家的地位和金钱来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长大后,他又去了军队,起初一直在培训,而且从小到大自在云端的生活,身边跟着全是佣人或者属的生活,一路走过来,他除了知道和兄弟相处,说真的,还真不会去体谅女人的感受。

    哪怕他看定了康乐乐是他这辈子的妻子,直到现在,他也只是认定,并不知道真正要怎么去相处,就如她所说,他真的很霸道。

    只要是他想要的,他一定不会让她逃走。

    所以……

    哪怕知道他那样做,康乐乐会反感自己,他还是会那样。

    只因为,如果他不那样,康乐乐就会消失在他的世界。

    所以,他宁愿让她讨厌他,也不要让她再离开自己的世界。

    “你有告诉我你的想法,我非得要按你的做,才叫体谅一个人?”他对这样很不屑,他是男人,并不是女人。

    女人可以无脑,但他明赤璀绝对做不到那样。

    他习惯了控制一切的事情。

    康乐乐当然知道他的霸道,听到他的话,差点没直接气吐血来,无语的翻翻眼,“明赤璀,这顿饭,我是和你吃不去了,可以请问你,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

    他爽快的两字让她微一愣,随便拿起包包就闪人。

    “我说的可以,是你只可以跟我走!”

    “明赤璀,你……”

    “我干什么?”他抬头,将她怒指他的手压了去,冷静道:“康乐乐,你应该清楚,到现在了,你就算想要回去过你普通人的生活也不可能了,所以,为何不面对现实呢?”

    他指的是今晚在会场被琳达一家看到,会后,他在媒体采访前大声宣布她才是他未婚妻的事,还说他们要结婚的事。

    以他的影响力来说,没错,呵呵,她的确再也回不去普通人的生活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那么的恨他。

    “明赤璀,你知道,我折腾不起,我想要的是平静的生活。”康乐乐努力的隐忍着想要在餐厅就对明赤璀一次失心疯大骂的冲动。

    她真的受不了,明赤璀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在她毫无准备,没有问过她的情况,他就那样做?

    “跟着我,你不会有平静生活。”他淡淡的开心,自信满满,“但你和欢欢的安全,我会负责到底!”

    “呵。”康乐乐一阵冷笑,“明赤璀,你做什么事之间有没有问过我?这是感情的事,你什么事都可以威胁,难道我的心没在你身上,你也要威胁我的心必须在你身上吗?如果是那样,麻烦你,直接把我心挖去吧!”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