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乐,你就那么反感跟我在一起吗?”他瞪紧她,脸上的淡定再也装不了。

    他明赤璀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真的想要一个女人,他要她做她的妻子,他的心莫名的就在她身上,不管是半年前,还是现在,她居然都是一样的态度。

    “对,我反感和你在一起!”

    许多话不想再说,也无需再说,康乐乐气的直接起身,她在这里呆不去了,她要离开!!

    “今晚,你必须和我一起回去。”

    他低沉冰冷的嗓音在后面继续响起来,用的是笃定的语气,那感觉让康乐乐听出了,她不去也得去。

    他的霸道,不讲理,真的让她非常,非常的厌恶。

    侧过头,她怒视着他,低喝着,“我再说一次,不要把我扯进你的生活中,我不会和你去任何地方!”

    “呵呵,只要你有这个勇气走出这里,我相信,不管是媒体还是别人,一定会让你今后的日子别无安宁,你信吗?”

    “你又在威胁我?”

    明赤璀,你tm除了威胁还会别的吗?

    康乐乐心里真的很鄙视,也非常的愤怒,她不屑,但她承认,他的这些威胁,此时的她都无力反抗。

    没钱没势,就是这么的坑爹。

    “我这不是威胁,只是向你说明事实,你以里比谁都清楚,只不过你不愿意去想罢了,我说的对吗?”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能看穿自己的心,康乐乐又有了一种脱干净了站在他面前的感觉。没错,当他在媒体前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想要的平静生活没有了。

    或许,从一看到他的时候,她的平静生活已经没了。

    只是……

    当时的她,不愿意去想罢了。

    直到现在她也不想去想,只不过是该她面对了而已。

    “这些事情,一直都不是我自愿的,是你把我强行带到这里的,所以就算有什么事,也该是你去解决,凭什么拉上我?”

    “呵,女人,我们还能一起愉快的用餐吗?”

    这个女人,何时能不这么的倔强?

    “你觉得你都这样了,我还能和你一起愉快的用餐吗?”康乐乐皮笑肉不笑。

    md.

    她真的是肠子都毁青了,早知道当初不要欢欢了,免得她强冲上前被抓回去,现在惹的一屁股的事……

    问题该死的欢欢还想让他做自己的爹地,还说什么他就是自己的爹地,和她梦中的爹地一样,真的感觉好喷血。

    “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就不能安然的接受吗?与其在那里生我的气饿着肚子,还不如吃饱了再慢慢和我吵,你心里也清楚这件事无法改变了,这样闹着有意思吗?”

    “没意思!”

    康乐乐十分不爽的说着这个她不想承认的事实。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的确这件事不管她再怎样发火已经不能改变了。

    “对嘛。”明赤璀为康乐乐终于醒悟而感到开心,一脸的笑意,“现在我和你,还有欢欢欢都在一条船上,只有我才能帮你们度过这个上坎,你现在不但不讨好我,反而还冲我大声咆哮,我想也只有我才有这么好的脾气。”

    “……贼喊抓贼!”

    康乐乐非常不爽的怒瞪了明赤璀一眼,然后将视线放到面前的食物上,明赤璀千错万错,说的有一点没错,现在她就算再生气也改变不了一点事实。第一时间更新

    与其这样,她还不如照明赤璀说的吃的饱一些。

    什么暴风雨啥的,要来就来吧,天塌来还有明赤璀顶着,如果他不顶,她跑掉不就是了嘛。

    这样想着,康乐乐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一些,开始拿着筷子夹东西吃。

    见状,明赤璀一脸微笑,将刚才递给康乐乐的虾饼再次送了上眼,康乐乐瞪了一眼,随手抓起一块,全数塞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着。

    对于明赤璀来说,看到这种吃相的人,眉头不自觉的就拧了起来。第一时间更新

    淡睨了他一肯,康乐乐用着口龄不清的语气鄙夷道:“收起你那让人反感的眼神,老娘现在已经很烦了,如果嫌我吃相不好,麻烦你换桌。”

    “亲,貌似这桌是我点的菜?”明赤璀哑然失笑,对康乐乐的无赖感到有趣。

    暴风雨。

    当真的有的时候,来的太快了。

    康乐乐还没吃上几口,饭桌前已经站了三个人,为首的一个是罗残,后面的两个,康乐乐不认识,但能猜出,应该是明赤璀家里的人吧。

    从远处就看到他们两人一起和谐的吃着晚餐,赤璀脸上淡淡的笑意,还有一脸幸福看向康乐乐的目光,一切的一切都如针扎般刺进自己的心,那样的生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本来也知道,他们才该是一对,可不知为何,自己却沦陷了进去?

    “你怎么来了。”

    对于罗残的出现,明赤璀多少还是有些惊讶的,不过想想,以老爷子的性格,会叫罗残来解决这件事情也不是不无可能。

    “赤璀啊,有件事,你该清楚,我也是不愿意过来的……”

    罗残也很无奈,这种事,他在中间真的是不好做啊,可以说是得力不讨好,而且这个事真的太乱了。

    “少爷,老爷子很生气,已经派人找了你半天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罗残身后,一个步入老年的男人有些无奈,却也恭敬的看向明赤璀。

    他是明家现任管家向叔,他们一家三代都在明家做事,以前他爸是明家的管家,现在退休了就是他,相当于是看着明赤璀长大的。

    同时一直伺候老爷子,也是怕他身体出问题,也正是因为这么些年,所以对他突然的说话,明赤璀也没有生气,只是轻轻启唇,“向叔,你带着你先回去吧,我呆会儿就回。”

    “可是,少爷……”

    向叔想说让明赤璀和他一起回去的,因为老爷子已经等的很急,但对上明赤璀冰冷的眼神时,还是应了来,“是,那我们先回去了,少爷你吃好了还是回去一趟吧,老爷子他……”

    “向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向叔的话,被明赤璀打断,并反问,“你是只听老爷子的话吗?”

    “……”

    向叔离开了。

    罗残还站在旁边,明赤璀指了指康乐乐身边的坐位,“难道你不认识她了?”

    “认识。”

    罗残看了康乐乐一眼,眼神淡淡。

    康乐乐也微微一笑,边坐到里边的位置上,边回答:“当然认识了。”

    坐上后,因为桌上的饭菜足够四五个人吃的,所以罗残没有叫新的,只是端着碗米饭,闷着头不停的吃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反倒是明赤璀用一种疑惑的目光看他,“你这次回来,怎么有些不一样?”

    “嗯,有吗?”

    罗残吞了一口米饭,略思考了一,“我觉得还好啊,没什么变化啊!”

    “是吗?”明赤璀不相信,看着康乐乐,“你觉得呢?”

    “咳咳……”

    罗残有些不自然,康乐乐怎么不知道呢!

    心里藏着东西谁还能自然啊,明赤璀突然的问话让康乐乐有些没反应过来的呛了两口,反应过来才不爽的抱怨,“明赤璀,你没问题吧!你们两个是亲密伙伴,罗残变没变,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就是啊赤璀,你看你这是怎么了,我和康乐乐好歹也有大半年没见了吧?你问她,我变没变,就算找理由和她说话,也不至于这样吧?”

    “是吗?”

    明赤璀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走,虽然笑着,但却让康乐乐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不知道说什么,她只能埋头专心的吃着东西。

    好在,明赤璀在看了一会儿后,终于是换了视线了,“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明家啊。”

    想想自己去明家的情景,罗残都顾不得吃东西了,严肃的看着明赤璀,“我估计今晚你回去情况不容乐观啊!”

    “怎么个不乐观法?”

    罗残的话,也让康乐乐的心提了起来,虽然她很被动,但这件事情怎么说也关系到她。

    “你没听向叔说吗?老爷子已经气到就差自己亲自过来抓你了,那模样,气的脸色铁青,我都怕他的身体出问题,伯父伯母更是,脸色十分难看,琳达不停的抽泣着,林伯父更是气的坐也坐不住,不停的在家里来回走动,那气氛……”

    罗残并没有把话说完,但从他的话中能想象的出明家此时的气氛,已经这么冷空气了,明赤璀竟然还不急,还在这里吃东西。

    听后,康乐乐都没心情吃去了。

    明赤璀的眉也一直蹙着,不知道是因为担心老爷子,还是为了接来要面对的。

    见时间也差不多了,罗残再次提醒,“赤璀,今晚你还是回去把这件事处理了吧,老爷子最近的身体你也知道,他……”

    “好了,我知道了,这些官方的话你就不用说了。”

    从开始现在,他已经听太多了,不想再听了。

    罗残也没继续讲,他知道,明赤璀知道怎么处理。

    餐厅的洗手间内。

    男女洗手间分别在左右两边,但洗手台却在两个洗手间的中间,康乐乐去完洗手间出来,在洗手台那里碰上了刚进来的罗残。有些尴尬的冲他笑笑,康乐乐准备直接出去。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