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你不是成天在别墅里寂寞吗?我去把我女儿接过来陪你说说话逗逗你开心啊,我那女儿很可爱的。”

    “混帐,你要敢让那丫头进这别墅的门,我打断你的腿!”

    “老头,你舍得吗?”

    “老头,你要搞清楚哦,那个女孩真的是我的女儿哦。”

    深知明老爷子的软肋,明赤璀不断的在这件事上刺激着他,虽然那孩子不是他的。

    “该死的,那个时候你没有女人,怎么可能有个女儿!!”

    明老爷子也想相信自己是有曾孙了,那样他就算哪天突然死去也安心啊,可是五六年前的明赤璀,他再清楚不过了。

    怎么可能,那个女孩是他的。

    明赤璀却不以为然,“老爷子,那可不一定哦,难道我有女人我还得立刻就向你汇报吗?”讲到这里,明赤璀给了老爷子一个暧昧的微笑,“电视里不是常常这样演吗?某个高富帅一夜醉酒,然后在某个酒店和一个女的发生了一夜那什么,然后几年后,他突然被告知已经是父亲了,所以老爷子,那个女儿就是我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前几年,哪里来的女人,除了六……明天把那个小孩给我带过来。”老爷子原来很愤怒且自信,但话锋却在中途一转,神情也不再那么自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而此时,明赤璀的心,也莫名的沉了一。

    他动了动喉咙,并没有说话。

    老爷子以为他不想带过来,声音又严肃了,“把孩子给我带过来,如果真的是六年前那一晚的种,我也就认了!如果不是,不管是她还是她妈,这一辈子都不要进我明家!”

    “老头子!”明赤璀拧紧眉,很不满老爷子这武断,“不管是与不是,只要是我认定的,在这件事上,哪怕是爷爷也必须妥协。”

    明赤璀上去了,康乐乐才知道什么叫如坐针毡,因为对面一男一女将自己盯的死死的,两人分别是明赤璀的父母。第一时间更新

    或许是常年在商场打拼,明父那双眼布满了商人的尖锐以及洞悉能力,就好像要透过她看向心灵一样,虽然他面无表情,但康乐乐能感觉到他的不悦。

    相比起他审视的目光,明母的就要稍微好一些,照样在审视,不过却多了一份观察,虽然她的脸上也是面无表情。

    反正这种豪门夫人的眼里,自己就是一个怎样都配不上他儿子的人,康乐乐自己没经历过,但电视里面也看过那么多次,她自然也不会抱希望。

    人家不爱,她也不会强求,审视就审视你们的呗,她也没犯错,直接睁着两个眼珠和他们对视。

    对于康乐乐突然抬起的正眼,明华轩很震惊,虽然他面上没有表露出来。

    从她的眼的,他看不到她一点其他的目光,可以说很干净,这样的目光照理说要么就是单纯到什么也不懂的女人会做出来,要么就是极度善于伪装的人才能做出来。

    很显然,康乐乐已经有孩子了,自然不会是前者,只不过如果是后者,她居然敢这样直视他和夫人的目光。

    是说这女人很勇敢呢,还是该说她很胆大,或许有些太自以为是?

    想到刚才赤璀那么温柔的待她,很显然,她有自己的一套,为此,明华轩忍耐的面无表情也冷了几分。

    反倒是一边的明夫人坐不住了,现在的她对于眼前这个一身平凡装备却显得干净漂亮的女孩一阵疑惑,“你叫康乐乐,是吧?”

    明母的声音很平淡,脸上也是面无表情,不过不知为何,康乐乐却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她轻轻勾扯着礼貌的笑容,“对,我叫康乐乐。”

    “嗯,康乐乐小姐,你好像很自信。”

    如果是别的女人能跟赤璀在一起,并且已经来到明家,不可能不献好的讨好,至少关于称呼是很到位的,但是眼前虽然很礼貌,但却没有一点要称呼他们的意思。第一时间更新

    “我不自信。”康乐乐这样回答着,其实她并不清楚,明夫人指的是哪一点。

    “呵,康小姐,你知道你给人的感觉就是很自信吗?”明夫人再问。

    听不懂,也不想这样装迷糊,康乐乐干脆直接一点,“明夫人,请问你说的我自信,是指什么?”

    “刚才我看到赤璀好像变了一个人,他不再是人前高高在上的明赤璀,反而在你身上,我似乎看到了理所当然,是不是因为赤璀比较爱你多一些,所以你觉得自信?”

    原来是这样。

    明赤璀对自己的好,仅限于今天在明家吧,其中缘由也只有自己知道,呵呵。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反正康乐乐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就算明赤璀答应,明家这里她也过不了的,更何况,她并不觉得明夫人说这个是因为欣赏自己。

    合了眼,康乐乐无淡无奇的回,“明夫人,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我要对你们说的是,我清楚自己的身份,我配不上明赤璀,我和他就不在一个世界。对于这些道理我很清楚,我也不可能去想和明赤璀在一起的事,所以明夫人,明先生,这个问题你们不用担心,也不用刻意提醒我。”

    说完这段话,康乐乐并没有仔细去看明夫人他们的异样目光,接着再道:“至于刚才明夫人说的我自信,我并没有自信,我甚至非常清楚我不能明赤璀,因为我和他不可能,在你们看来,或者一无所有的我能嫁进明家是修来三生的福气,其实恰恰相反,与其嫁到富豪家庭没有自由,我宁愿带着我女儿着一贫如洗的生活,我们没有金钱,至少有开心,有自由,这些就够了。第一时间更新 ”

    “康小姐,照你这样说,你应该是对自己的身份很清楚的啊,那为什么你今晚会出现在这里?”

    明父的语气很冷,并不像明夫人那样多少还有给康乐乐留点面子,毕竟是长辈,康乐乐总不能对他们二老直接说她来这里是因为明赤璀逼迫自己来的。第一时间更新

    刚好,明父审视的目光又让她觉得非常的不舒服,她干脆将头侧开,没有去回答这个问题。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这模样在明家父母面前就成了心高气傲,一心抓住了明赤璀现在心在她身上,所以她当资本了。

    明母本来还忍着的脸色,也立刻变的难看起来,说话的语调更是冷冰冰,“康小姐,既然如此,你还呆在这里坐什么?我们这种小庙容不你这尊大神,还是请你离开吧。”

    我去。

    没想到看起来挺温和的明母竟然能说出这么狗血的话,真的是让人大开眼界啊,康乐乐也是特别的无语,不是她愿意来这里的好吗?

    罢了。第一时间更新

    反正也不会被讨喜的,她也没有寄希望,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康乐乐在明夫人的话后直接就站起身来。

    既然是明夫人叫她离开的,那她就算离开了明赤璀也找不到一点理由来说她了吧?

    “明夫人,我可以离开,但离开前我有一段话要说。在整个明赤璀自己编出来的故事中,我并没有答应他,我也不爱他,我更没有想要嫁给他,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嫁给明赤璀,如果可以,我请求你们,让你们的儿子不要用自己的手段权势去逼迫我做一些我根本就不愿意的事。”

    有没有比现在更震惊的?

    就算是明父和明夫人这种见过大场面的也被康乐乐说的震惊的眼眸都瞪圆了,他们的儿子,竟然会威胁一个不愿意的女人做她的女朋友?

    甚至是老婆?

    既然已经打算说了,康乐乐也没准备不说完的道理,在他们震惊的双眸中,继续淡定的说着在明夫人他们眼里雷人的话。

    “我对明赤璀没有一点的感觉,我不爱他,也不想嫁给他,今天来这里全是被他要挟来的,我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只要明赤璀玩一手段别说我丢工作,估计连温饱都能问题了,你们不用提醒我配不上明赤璀,我根本就没想去配,如你们所说,我只想跟我女儿好好的生活,仅此而已,还麻烦你们二位,能管好自己的儿子,不要让他再出现在我面前,我惹不起他这个超级大少爷,大总裁。”

    转身,自信的向门口走去。

    这些话一次性说出来,心里真是爽啊,也不用受气。

    最重要的是,她这样说了,现在不止是明老爷子不同意了吧?现在估计除了明赤璀外,明家上的都不会接受她了。

    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只不过,笑容却在转身的瞬间僵在原地,只因罗残不知何时进来了,此刻正与她面对面,估计刚才的话,他也听到了。

    康乐乐记得,就在今天的晚上,在餐厅的洗手台那里,面对罗残的质问,她还一副倔强骄傲承认的模样,现在对着明赤璀的父母,她却说的是另外的。

    对上罗残异样的目光,康乐乐第一次有了做贼的感觉,她收了收心里的尴尬,抬步,想要越过他离开。

    “站住。”

    身后,明父冰冷的声音响起,没有看到表情,但康乐乐被他的寒气吓了一跳,不禁暗自嘟哝,难道明父听不得她实话实说?

    “明先生,请问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康乐乐给了明父一个特别平静的笑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