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想要教训她一顿的,但一看到她如此自信的眼神,明父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是因为他看到这个笑容就觉得她对自己儿子没有企图了,而是因为看到她的理所当然,他会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别的女人身上没有的霸气。

    他不知道,赤璀是不是因为这一点欣赏上了这个女孩,但明父知道的是,原本想的侮辱她的话,却临时改了口。

    “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对赤璀不上心。”

    虾米?

    明赤璀能问出这个康乐乐都会有些震惊好吗?

    更何况是明赤璀的老头,从头到尾就一副冷冷酷酷且严肃的步入老年的男人,他这个问话,让康乐乐愣了一,主要是没有反应过来居然会是这样的问题。

    康乐乐沉默了一会儿,在想要怎样回答,她才能尽快的离开这里。

    这里,明母却开口了。

    她的视线落在罗残身上,给出了一个慈爱的笑容,“小残,别在那里站着了,过来坐吧!”

    小残……

    康乐乐被这叫法雷的外嬾里焦的,试想,他们认识的时候罗残可是部队里威风凛凛的长官,现在呢?虽然他还是很有身份吧,可是被明赤璀的妈妈叫出来,怎么这名字就这么诡异呢?

    脸上的笑,那是无法遮挡的,本来也没多大一会儿,可还是被明母发现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康小姐,你认识小残吗?”

    ……一句话,让康乐乐从愉快的心情中回复过来,她不知道在这里该不该说认识,且沉默了一会儿。

    “伯母,你忘了,她在美国出现过吗?”罗残用看似轻松的语调为康乐乐搞定了她的纠结。

    她轻声附和,“他说的对,呵呵。”

    “哦。”

    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的明母这次彻底的认了,连罗残都认了,她怎么可能还去抱希望和赤璀有关系的女人不是眼前这个。

    如果是那样,赤璀就有可能是兴趣,但事实好像不是如此。

    “小残,来坐,伯母问你一点事。第一时间更新 ”明夫人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罗残点头坐,接着,明夫人的视线就落在自己身上了。

    与给罗残的温柔相比,明夫人看自己的时候,面色就十分严肃了,“小残,现在爷爷叫赤璀上书房谈事了,你能告诉伯母,赤璀在美国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

    这次是换罗残无语了。

    “不好意思,我想这些问题我不在场的时候会比较好一些,这么晚了我该回家了,我女儿得有我陪着才睡的着,我就先走了。”

    就像罗残帮自己一样,虽然知道他不需要,但康乐乐还是插进话,的确她也想离开了,在这里呆着特别没有意有意义。

    第一时间更新

    她与别人生的女儿,自从听琳达讲到后,就像一根刺一直卡在明夫人和明父的心里出不了气,不管是谁,哪一个父母也不能理解,自己的儿子竟然找了一个有孩子的女人。

    而且,那个儿子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

    见他们脸色难看,并没有回答自己,康乐乐也不会自找难堪,转过身就要离开,不过楼梯上却传来声响。

    本能的抬头去看,竟然是明赤璀来了,明老爷子并没有和他一起,不知道是被他气到病倒,还是明赤璀妥协了。

    看他平静的表情,康乐乐自当他是妥协了吧,反正也无所谓,继续抬步大步向前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亲爱的,虽然我腿长,你不用故意等我,但我会追的辛苦的,何况还没有给爸妈道别呢,等一吧!”

    操!

    这是康乐乐听后的第一个感觉。

    她才不理明赤璀那个神经病呢,拔腿就跑。

    哪知,身后有道疾风闪过,再然后,她的手就被抓住了,对上的是一张很完美,却也十分欠揍的笑容,“亲爱的,人家都说了,还没有和爸妈告别,你不能就这么走了,那是不尊重大人的。”

    “明赤璀,你是不是有病啊?”

    康乐乐咬牙切齿的用只有两个人听的到的分贝质问。

    “你最好按我说的做,否则,我明天把你女儿带到这里来!”

    “……”

    女儿,永远是康乐乐的软肋啊,而明赤璀毫不在乎用这个软肋一次次的来让康乐乐走进他的陷阱。第一时间更新

    最终,康乐乐被他带着,不但去给明夫人和明父告别,还陪着他演了一出恩爱戏码,当然,她一直没有动作,全是明赤璀自己在那里乱嚎乱表演。

    以为他表演一就算了,当着她父母说要送她也就算了,可是没想到,他不但真的送了他,而且还一路跟着康乐乐,要去她家。

    “明赤璀,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让一个男人去她们两母女的家?

    她没病吧?

    还是该说,明赤璀脑子出问题了?

    “亲爱的,我已经跟我父母说了,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正式和你同居了!”豪华座驾里,因为她不同意她去他家,就将车门反锁,不让她出去的男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此时,就在此时!

    就在做了这一系列让人愤怒的事后,竟然还能扯着嘴角笑的十分可爱,故意装无辜的臭男人,还能对康乐乐说出这样的话。

    瞪着他,康乐乐只恨自己打不过他,不然一定拿把刀就能把他杀了!

    “明赤璀,这种玩笑并不好笑。”

    “我并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认真的。”他的笑容,不再像刚才那么夸张,但却给她一种玩笑的意味。

    不管是半年前,还是现在,对他的霸道,还有偶尔露出的无赖性格,真的是忍无可忍了,康乐乐就差崩溃尖叫了。

    “明赤璀,你tm要是再这样,我tm就……唔唔……”湿热霸道的吻落,死死封住她后面的话。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康乐乐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刻推开他,“明赤璀,你t……”话讲到一半,看到明赤璀别样的眼神,立刻换了形容词,“你真的是流氓吗?你是三烂没错吧,没错吧?”

    “女人,你这样的形容词,我真的不喜欢。”

    他拧着眉,收起笑容,冰冷道:“但凡你能正视我的问题,我也不至于这样。”

    “我正视你什么问题!”

    讲到这个,康乐乐就来气,什么时候,他做什么问过她了?

    “在我说了要得到你以后,你却打伤了琳达,然后带着欢欢离开我的视线,这半年,让我找的好辛苦。”他盯紧她,面容严肃。

    “呵呵。”

    除了这讥笑的两字,她还能再说什么?

    “认真一点!”明赤璀掰住她的头,逼她正视她,“告诉我,半年前,为什么离开我!”

    “我本来就不属于那里!”

    半年前,如果不是罗残,她估计早就死在美国街头,而欢欢……她不敢想象,当时如果没有罗残,她和欢欢会怎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为什么会那么狼狈,为什么她和欢欢差点死于异乡……这一切,归根结底,拜明赤璀所赐,如果不是他,她们母女怎么可能这样。

    她的身体,又怎么可能是现在这样。

    虽然说,半年前和琳达的那件事,明赤璀不知道,但……

    想到这些,康乐乐的脸神情里便有了怨恨。

    虽然她很快收回,但明赤璀还是捕捉到了,心里莫名紧张一,如果他没看错,康乐乐的怨恨是对他吧!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告诉我,半年前,你为什么突然和琳达打了起来,然后带着欢欢从此消失,让我的人找不到?”明赤璀很严肃的看着康乐乐,目不转睛,他不要逃掉康乐乐的每一个神情。

    问的突然,且他的话中带有指责,想着半年前,本就憋不住火的康乐乐瞬间脸就沉了来,“对,我就是打了你心爱的未婚妻,然后跑掉了,怎么样!”

    “小野猫,我很平静的在问你,所以你不该对我有情绪。”没曾想,一句话还惹怒她了,而且她的感觉,好像很排斥他问。

    “明赤璀,现在很晚了,我没有时间在这里回忆过去的事!如果你是要为你的未婚妻报仇,那你大可以来,如果还没想好,请让我先回家,我不能让孩子这么晚了自己在家。”

    “你的好朋友现在一定在你家,有人陪着孩子,这不是你慌着离开的理由!”看透康乐乐的心,明赤璀不会再让她逃避。

    有些事情,他必须要尽快的知道答案。

    这个女人,半年前一定发生了些他不知道的事,不然她不可能突然就消失,或者说,半年后见到他居然会那么排斥。

    “明赤璀,你觉得过去的事提起来还有意思吗?”

    “别人的没意思,可是你的我就觉得有意思!”

    明赤璀认真的看着康乐乐,用他的严肃向康乐乐说明,他必须要知道半年前的事,康乐乐怒瞪着明赤璀,看着天黑的窗外,无言的道:“我就想问你,你想折腾我到什么时候?”

    “我这是在折腾你?”他只是想要知道半年前的事,想要更加的了解她一些。

    他不想错过,她过去的一点一滴。

    “难道不是吗?”康乐乐回头,此时的她是一种憋了许多的怒气,最终却不知道怎样讲出来的感觉,不管是眼神,还是语气,都已经冷到一种程度,“半年前,你明知道我们已经不是你要找的人,可是你却不让我们离开,现在,你明知道很晚了,欢欢在家会害怕!对,你是叫了若晨去陪她,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那么小的女孩,夜深了,她只会想妈妈,那是别人无法代替的,你明白吗?”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