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你非要这样,现在好多人看到有趣的都放上,你现在回来伯父伯母还不知道吧?你这样闹……”

    “看什么看,没看过小两口吵架啊,你们真有意思,没事哪凉快哪呆着吧,看别人做什么!”

    “……”

    不知是康乐乐太粗暴还是因为大家看够了,总之在她吼了之后人群渐渐散去,而华强的耳朵则是被康乐乐紧紧的揪了起来。

    “疼,乐乐,疼……”

    “你还知道疼?华强,你这个混蛋,从小我们是青梅竹马玩在一起,是吧?”一想到小时候华强对自己的爱护,康乐乐就气不过。

    她曾经最相信的人,最后竟然是害她一生的人。

    “是。”对于这件事,华强也是十分愧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那你告诉我,那次的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对象是我!我到底是怎样惹你嫌了,就算你不想娶我,也不至于把我卖给别人吧?”

    “乐乐……”

    “别叫的我那么恶心,你就只需要告诉我,和我上床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

    傍晚的时候。

    天空起了绵绵细雨,冬日的天总是黑的特别的快,不过七点的样子,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去,康乐乐晚饭也没吃就呆傻傻的站在别墅外面。

    从天晴到雨,从干净到现在的狼狈。

    她的声音已经叫到沙哑,可是里面没一个人回应,她知道明赤璀将欢欢带到他自己的别墅,就是知道会有这样一幕,所以无论她怎么闹,他在里面也没反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知道,他正看着外面的一切。

    真的好累,好饿。

    雨,一滴滴的打在自己心头。

    即使康乐乐已经尽可能的将自己卷缩起来,好受雨水的袭击,可最终,她还是被倾盆大雨淋的头痛欲裂,就像要倒去一样。

    她渐渐无力的拍打着大门,声音也越发的无力。

    明赤璀那个混蛋!

    她的欢欢……

    二楼。

    某个房间的窗户前。

    明赤璀正眉头紧锁的看着大门的方向,那个女人在那里多久,他就站在那里有多久!他看着她从精力充沛,再到现在的无力。

    听着她破口大骂,到现在几乎不能再扯着嗓子吼。

    虽然双手抱胸,面上看起来一切正常,但只有他知,他的腰就快要被自己捏的爆炸。

    愤怒,还有爱,当两者集为一体的时候,他无法权衡。

    他的身边,突然出现一人,脸色也是十分难看,看着门口的人影时,心脏就快要停止,疼的他无法忍耐。

    抬头再看身边的人,他又何尝不心疼呢?

    “外面那么大的雨,你就打算让她一直呆在那里吗?”罗残的声音没了平时的嬉笑,多了心疼,还有不忍,声音也有些沙哑。

    如果当初,她肯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今天或许就不会这样。

    “她喜欢在那发疯,就让她在那吧!”明赤璀的语气淡淡,边说着边转身向里走,不再看大门口。

    面色平淡的他,实则紧拧着眉头,瞳孔里隐藏着层层怒气。

    “赤璀,你应该知道,她的身体在不如前。”罗残跟上去,提醒明赤璀。

    “你知道?”

    明赤璀回头,紧盯罗残,没有再说,但眼里的审视就像把刀,能将罗残割成千万片。

    “嗯。”

    罗残的面色一沉,严肃的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半年前和琳达间的事,或者是因为当初那一枪,这次我发现康乐乐的精神大不如前,如果这样一直在雨里呆着,她可能坚持不去。”

    “你想说什么?”

    自己的女人,从别的男人嘴里听到担心的话语,明赤璀的心里堵的慌。

    虽然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兄弟。

    “ok。”罗残摆摆手,无奈的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提醒你,就算你想惩罚她最好不要用这样的方法,现在你刚知道欢欢的是你的孩子,如果没有康乐乐,估计欢欢很难会接受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没听到她说,她十分希望我做她的爹地?”

    他想,没有那个欺骗他的女人,欢欢一样能叫他爹地。

    “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还有赤璀,到底要怎样对待欢欢,还有她康乐乐,你心里已有打算,我只是提醒你,就算再愤怒也要为孩子着想,小孩的心灵很脆弱,千万不要让她的心灵蒙上阴影,更何况欢欢和康乐乐可以说,他们是生死相依走到今天的,感情自然不会和一般的母女一样。”

    扣扣扣。

    敲门声响起,吸引了两人的目光,也停止了此时的对话。

    一个佣人慌张的跑进来,一脸的着急,“少爷,欢欢本来还好好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不停的哭闹,怎么哄他都不行,一直哭着叫妈咪,我们实在是拿她没办法了,欢欢哭的啜嗓子都哑了。”

    “孩子现在在哪。”

    明赤璀面色一紧,罗残脸色也是一变。

    “欢欢在大厅,自己哭闹着要回家找妈咪,我们叫人拦着,哄着,都没用,她执意要自己去开门离开,少爷你……”

    话还没说话,明赤璀已经快步踏了出去。

    而罗残也是紧跟其后。

    大厅里。

    欢欢哭的厉害,一张本来白嫩的小脸涨的通红,萌而温暖的声音也因为哭泣变的沙哑的不行。

    “欢欢。”

    明赤璀赶紧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谁想,欢欢却将他推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明赤璀脸色一暗。

    “坏叔叔,欢欢不要喜欢你了。”欢欢不信宾推着明赤璀,一脸的眼泪,很抗拒明赤璀的碰触。

    “欢欢,我不是叔叔,我是爹地。”

    被自己女儿推开的感觉,真的是不美丽。

    明赤璀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咬牙切齿的感觉,都是因为康乐乐那个女人!!

    “你不是我爹地,你才不是,我才不要让你做我爹地!”

    “……”

    明赤璀的脸彻底的黑了。

    一直以来,他和欢欢的相处模式,仅限于欢欢从一开始就喜欢他。她现在讨厌他了,他还不知道怎么去相处。

    只是意识的想要把事实加在欢欢身上,“我再说一次,我是你的爹地,不是你叔叔。”

    “坏叔叔,欢欢再也不要喜欢你了,唔,我要妈咪,我要妈咪!!”

    欢欢撒腿就跑,明赤璀赶紧伸手去抓住欢欢,语气十分冰冷,“你妈咪不会来了,以后你都只能住在这里。”

    “嘤嘤……我要妈咪,我要妈咪!”

    “坏蛋,不要碰我,我不要和你一起生活,我要跟妈咪在一起,我讨厌你,你伤害我妈咪。”

    “你说什么?”

    这样的话,明赤璀很迷惑,居然会从一个小孩子嘴里讲出来。

    “坏人,你把我妈咪赶走了!”

    欢欢哭着拼命的挣扎,就想逃离明赤璀的禁锢,小孩子就是这么的单纯,知道自己最在乎的是什么,不论是谁,只要伤害到她在乎的人,都是不行的。第一时间更新

    “谁跟她说了些什么?”

    一个小女孩,就算是哭闹找妈咪,也不可能会这样。

    明赤璀的眼,冰冷的扫过在场的佣人,那目光,锋利的就像尖刀一样,就像能将在场的人生生割肉来的感觉一样。

    “少爷……”

    其中一个年龄稍微大一点的佣人走上前来,一副小心翼翼,“我见孩子哭,没忍住,所以就说了一她妈妈不会来了之类的,以后她就要住这里……”

    “管家,给她多结半年的工资。”

    “是。”

    虽然已经是老佣人了,很舍不得,如果是平时的话都会求情,可是今天是对少爷的女儿说了这样的话,就算再想求情也没办法了。第一时间更新

    那佣人更是知道明赤璀是什么个性的人,说了,绝对不会收回,只得一脸后悔的转身离开。

    “欢欢,听爹地说,爹地没有让你妈咪不来。”明赤璀蹲去,尽量的和欢欢保持一样的高度,语调也尽量放的很温柔,他不知道具体该要怎么和孩子相处,但他不想因为这个件,还在开始,孩子就反感他。

    欢欢听了明赤璀的解释,反应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仍带着哭音,“那我要去找妈咪,我要和妈咪在一起。”

    “……”

    欢欢一句话,让努力调整好心态要哄她的明赤璀瞬间就崩塌了,怒气,蕴满他全身。

    都是因为那个女人,让欢欢的世界里,并没有爹地的存在,意识也只是想要和她呆在一起!

    想着这几年,他就像个傻瓜一样被瞒在骨里,对自己有个女儿毫不知情,而且在美国的时候,他竟然还差点听上头的安排,将自己的女儿送进部队去调查。

    差点……

    就差那么一点,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欢欢不得恨死了自己?

    见他脸色难堪,一边的罗残也蹲身子,向欢欢伸出双手,温柔道:“不要哭哦欢欢,让叔叔抱抱。”

    “残叔叔,我要妈咪,我要妈咪,呜呜……”欢欢哭着投入罗残的怀抱,因为相信他,所以说话也大胆了起来,直指着明赤璀,“残叔叔,你带欢欢去找妈咪好吗?欢欢不想要和这个坏蛋在一起。”

    坏蛋!

    别提明赤璀听到这两个字是什么感觉了。

    说他坏蛋的,居然是他的女儿!

    “欢欢,我再告诉你一次,我是你爹地,你不能那样说!”

    明赤璀有点急,想要抱回欢欢纠正她的思想,结果适得其反,欢欢拼命的往罗残怀里躲,“叔叔,救我,救我,不要让这个坏蛋叔叔抓住我。”

    “欢欢!”明赤璀低喝。

    估计是他脸色太过严肃和阴沉,欢欢吓的崩溃大哭,那撕吼的模样,真的让人很心疼。

    罗残将她抱起来,看了明赤璀一眼,有点无奈,“她是小孩子,你要用哄的,不是这样逼她,你这样只会让她和你的距离越来越远。”

    “远?”

    自己的女儿讨厌自己,他难道没有看见吗?

    如果不是康乐乐,今天这一幕,至于会这样吗?

    “孩子这么小,是需要母亲的时候,不管你和康乐乐间有什么矛盾,自少现在你应该把孩子放在第一位。”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只要能让欢欢不再讨厌他,他可以尝试。

    “解铃还需系铃人。”

    ***

    雨越正越大,康乐乐只觉得头越来越疼,感觉就像要爆掉一般的难受。

    她蹲在角落,冷的刺骨的雨水每一次打在她身上,她都觉得如冰块砸来,冻的太难受。

    眼前的视线也越来越迷糊,她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去了。

    忽然!

    她被一个黑影盖住,本能的抬起头去,对上的是明赤璀那暴怒的面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