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不得自己现在的难受感,康乐乐猛的撑起来,“明赤璀,欢……”

    脑袋突然一阵晕眩,康乐乐没站稳,身子一软眼看就要倒地,却被眼疾手快的明赤璀扶住。

    好在如此,她没有摔去。

    从明赤璀厌恶的目光中,康乐乐也看到了自己的不欢迎,就像她厌恶讨厌他是一样的,康乐乐连忙从他怀里起来。

    “把欢欢还我!”

    现在她能对明赤璀说的也就只有这个!

    “还你?”

    没想到这个女人张嘴就是这个,明赤璀一脸嘲弄,“康乐乐,你以为这世界由你主宰吗?很多事情,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你什么意思。第一时间更新 ”

    闪过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明赤璀一定会提那天的事,康乐乐也觉得有些底气不足的模样。

    “你觉得我现在说的是什么呢?”他撑着伞,优雅的站在自己面前。

    感觉到此时的她与他正呆在同一把伞,康乐乐又退了出去,她宁愿淋雨。

    也正是因为这个动作,明赤璀的双眸更加的冷了。

    既然不愿意和他有任何关系,又为何呆在这里?

    康乐乐,你到底是欲擒故纵。

    还是真的想要和我撇清关系?

    深呼吸,康乐乐死死的握成拳头,因为她说过那些话,所以现在她没有一点底气!

    她也知道,在明赤璀面前,自己如何闹,也没有用。第一时间更新

    “欢欢现在怎么样?”

    一天没有和她呆在一起,而且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不知道欢欢有没有哭!那个外表看起来很坚强,实则却很胆小的孩子。

    她的欢欢啊!

    “你还知道问她好不好?”明赤璀满脸的怒气,就好像康乐乐犯了天大的错一样。

    以前和他对话,康乐乐并不知道还能像现在这样,总是话里有话。

    第一次,康乐乐觉得自己在明赤璀面前是说什么错,做什么也错!

    为了欢欢,她显得有点小心翼翼。

    “你什么意思?欢欢怎么了?”

    她的孩子她了解,今天就算没发现她,也不会出什么事,只是会因为害怕,想她而大哭大闹。第一时间更新

    虽然如此,她还是很担心欢欢啊!

    这么些年一直母女相依,她相信,就如欢欢此时想她一样,她也不顾一切的想要和她在一起。

    “欢欢怎么了?”明赤璀拧眉,并不直说。

    康乐乐急了,也听的没耐心了。

    “明赤璀,就算你对我有再多的不满,也请你告诉我,欢欢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可以吗?”

    “你关心她吗?”他一脸鄙夷,脸上没有一点温度。

    在他的眼神里,她甚至看到了责备。

    康乐乐气完全不打一处来,“那是我女儿,我不关心她,我关心谁!”

    “如果你对她好,关心她,你怎么忍心带着她在外面漂流多久?一想到我的女儿从小在那种杂乱的跆拳道馆和那些男人打交道长大,康乐乐,我就恨不得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

    “明赤璀,欢欢现在怎么样了。”

    ***

    “欢欢!”

    康乐乐一副湿漉漉的模样进去看见欢欢的时候,她正在罗残的怀里伤心大哭,一双本来很迷人的眼睛此时哭的十分红肿。

    “妈咪!”

    看到康乐乐,欢欢扭着腿想要离开罗残的怀抱来找自己。

    罗残将她放开,欢欢拔着腿儿就向康乐乐冲了过来,老远就张开手想要抱抱。

    “欢欢,现在不要抱妈咪,外面大雨了,妈咪刚进来的时候打湿了,等干了再抱。”康乐乐抓住欢欢的手,并不让她抱。

    但是欢欢怎么会嫌弃自家妈咪全身打湿呢?

    她不愿意,也不知道哪来的劲,非要抱康乐乐。

    “妈咪,你打湿了,欢欢抱紧你给我呼呼,你会感觉很暖和的。”

    就那样,康欢欢紧紧的抱住了康乐乐,似乎是怕她走掉,不让她移动一分。

    “欢欢,不要这样抱着你妈咪,你会感冒的。第一时间更新 ”明赤璀有点生硬的说着一个爹地该关心女儿的话。

    欢欢生气的扬起头,瞪了明赤璀一眼,继续抱紧康乐乐,“妈咪,很晚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

    对上欢欢期盼的目光,康乐乐只感觉无言以对。

    “欢欢现在因为看不见你正在别墅里哭,你现在可以进去,但前提是你要向孩子解释清一切,消除她对我的反感,还有,从此以后欢欢就会生活在这栋别墅,你要让她接受这个事实,当然,如果你不非要带她走,你可以试试,我不介意先强行让她适应这里的生活。”

    想着刚才在门外,明赤璀对自己说的这段话,康乐乐只得把刚说出来的话又给憋了回去。

    “欢欢,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哦,外面好大的雨,如果出去的话,就会淋的跟妈咪一样,整个落汤鸡。”

    “可是妈咪。”欢欢担心的扫向明赤璀,然后马上转头看着康乐乐,一脸的紧张,“妈咪,你说的是欢欢自己在这,还是你也要在这里和欢欢一起?”

    ……

    欢欢一直以来就比同龄的孩子思维敏捷,很快就从康乐乐的嘴里找到漏洞,并且直接问出最重要的信息。

    这个问题,康乐乐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本能的看向明赤璀。

    他已经明确的告诉过她,只要她敢用强的,那他一定会用强的,甚至会一辈子让她再也看不到欢欢。

    她清楚,他说到,就一定能办到。

    她赌不起。

    “欢欢,你告诉爹地,你想不想你妈咪在这里啊?”

    “想!”

    欢欢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而后努力瞪大小眼看着明赤璀,一脸严肃,“你不是我爹地,不要乱说!”

    “欢欢,我是爹地,我不允许你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明赤璀板着面孔,阴沉的可怕。

    那冷的犹如冰窖般的寒,康乐乐看了心里都有点发忤,何况是欢欢一个小孩子,眼看着她的眼泪瞬间就在眼框里打转了。

    康乐乐连忙将她抱在怀里,“我不是教过你要勇敢的吗?怎么能这样随随便便就流眼泪呢?”

    “妈咪,我没哭。”伸手将眼泪抹干,再次紧紧的抱着康乐乐,可怜的道:“妈咪,我再也不跟你叫着说要爹地了,欢欢只要和妈咪在一起,欢欢不要爹地了,欢欢不要和妈咪分开,不要……”

    “不会的,我们才不会分开的。”

    纵然眼圈有些发红,康乐乐也只能强忍着。

    看着欢欢伤心的眼泪,康乐乐恨极了自己,为什么那天要说那样的话!为什么不坚持到底,为什么最后还是软心要答应做鉴定。

    她对不起欢欢。

    “欢欢,如果你不相信爹地的话,你可以问问你妈咪,爹地说的是不是实话。第一时间更新 ”明赤璀盯紧康乐乐,眼里对她隐瞒了这么久的事而感到愤怒。

    康乐乐看的出来,他现在是有多么急切的想要欢欢叫他爹地,也正因为,他对自己的怒气才有那么大。

    欢欢也听懂了,一脸好奇的看着康乐乐,等待着她的答案。

    唉。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康乐乐知道已经不能改变。

    更何况,她真的从来就没有想让欢欢不认爹地的说法,以前不知道,只是因为那是一夜……她不知道该怎样向孩子解释,而且,双方没有感情,她更不可能因为怀孕而去找出这个人。

    “欢欢,他是你爹地哦,所以以后你不能这样对爹地讲话,你要像对妈咪一样对爹地,而且爹地也会对你非常好的。”

    “可是妈咪,可是……以前欢欢问你,你说不是啊!”

    “额。”

    这臭丫头,在这里还要摆她一道。

    康乐乐能感觉到头顶那如利箭一样射向自己的目光,尴尬的不行。

    “妈咪?”

    欢欢的世界里,还是不懂,为什么妈咪和爹地早就在一起,可不让她叫爹地。

    “嗯,因为当时妈咪在跟欢欢玩游戏,爹地想跟欢欢玩捉迷藏,想想不告诉欢欢,看看你能不能认出来。”

    “……妈咪。”欢欢忍不住翻起白眼,“你在哄小孩吗?”

    “对啊,你不就是小孩吗?”

    晕!

    明赤璀别提对他们母女转换太快的沟通有多无语了。

    一边的罗残也是差点听不去笑出来。

    “妈咪,那为什么刚才爹地说,只有欢欢自己在这里住,妈咪不在这里?老师不是说,爹地妈咪应该是在一起的吗?”

    “额……”

    康欢欢,你确定,你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吗?

    “妈咪,你说啊,怎么不说了!还有啊,妈咪,你的全身湿了,为什么爹地没有湿,老师不是说夫妻之间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的吗?”

    “罗残。”

    明赤璀突然出声,语气冰冷,很是严肃。

    “嗯?”

    “马上办理转学。”

    什么破学校,老师都教的什么东西!

    “好。”

    罗残答应来,立即着手去办这件事了。

    反而是康乐乐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叫住已经走向门口的罗残,“等一。”

    “怎么?”

    明赤璀不悦的盯着康乐乐,这个女人又想玩什么花样?

    “欢欢刚适应那里,为什么要给她转校,那样子只会让她没有安全感的。”而且,那个幼儿园很好啊,又不是平民幼儿园,她可是花了血本的。

    当时,这面这句,康乐乐没有说,毕竟在明赤璀眼里,不是贵族学校就不好。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