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康乐乐?”

    独自走在离家不远,已经渐变的陌生的道上,康乐乐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叫声。

    停来,身后居然是华强,今天的他并没有像那天一样头上打着发蜡,也没有西装革履,穿着身简单的便装,整个人也显得年轻不少。

    他家很早的时候就搬走了,在这里看到华强,康乐乐多少还是有点震惊的,想要开口,不过她并没说话,因为一张嘴就想起了爸爸刚才对她的怒骂。

    如果不是华……

    华强一见康乐乐红肿着眼眶就知道怎么回事,心里被满满的愧疚占满,他快步走向康乐乐,“你怎么了?”

    “没事。”

    虽然以前的事已经发生了,恨谁也没用了。

    仅管想通了,但她还是不愿意多谈。

    她想走,华强却将她拉住,“乐乐,如果是因为六年前的事,我向你道歉。”华强一脸的真诚,但康乐乐却没有一点点的感受。

    她甩开华强的手,冰冷道:“你觉得道歉有用吗?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改变吗?”

    六年近七年的时间,她已为人母。

    她最好的青春年华,就在重遇华强的那一天什么也没有了。

    与其说恨明赤璀,还不如说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华强。

    “对于以前的事,我真的感到很抱歉,我现在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新闻华强也看了,他也想象的到康伯父看到后会是什么样,所以这两天才在这边转悠,就是怕康伯父把康乐乐叫回来训斥。

    今天看到康伯父自己,他以为并没有叫康乐乐过来,所以正想着溜达一就回去了,却没想到半路碰上康乐乐。

    “帮忙?”

    这两个字,真的让康乐乐很无语。

    “华强,你觉得我现在需要你帮什么忙?我还有什么忙可以让你帮?”她都已经这样了,似乎不用麻烦到别人了吧?

    “乐乐,我……”

    “呦,乐乐回来了啊。”此时,几个奶奶级别的街坊去买菜回来,好多年没见康乐乐,见到她都惊呼。

    因为好些都变了,她都已经忘了称呼,康乐乐只得笑笑,“是啊。”

    “乐乐啊,你真是命好啊!找了个那么有钱的男人,照我说啊,你就得帮忙一我们街坊四邻,让我们也发家致富起来。”

    “就是啊,你都这么有钱了,怎么还让父母起早贪黑的去开面馆啊,多辛苦!”

    “乐乐,从小到大你就是一个听话的好女孩子,你现在长大了可不能嫁个有钱的就把含辛如苦把你带大的父母给忘了啊,可不能嫌弃你有一个平民的父母。”

    伴着声声教导,议论声渐渐远去,康乐乐脸上僵硬的笑容再也挂不住,脸色一片惨白,她也终于亲身的体验了,为什么爸爸反应那么强烈了。

    成天呆在这样的环境里,人家的议论,还有这种所谓的祝福,羡慕的话语,爸爸只能将这些话全部吞去,因为他生为父亲,对自己的一切事情也不知道。

    这一刻,康乐乐只觉得自己不孝。

    她只顾着自己和欢欢的生活,而忘了她的所做所为,给自己的父母带来了什么。

    “乐乐?”

    看康乐乐呆愣,以为她被那些话伤着了,一脸的抱歉,“我真的很想弥补我以前的不懂事,如果不是我当初被骗赌博,我真的是走投无路才……”

    华强向康乐乐说着她已经证明的理由,她也清楚,当初华强的确是被人骗了欠巨款,虽然说一百万不多,但对于他们这种家庭来说,却是个大数目,更何况是赌博,本来是想把她作为条件给那高利贷的老大消费一晚就诋债,最终华强还是顾念旧情,迫不得已临时换了包,将她送到被朋友故意算计送到酒店套房的明赤璀房间。

    这也就有了康乐乐并没有被那**的人玷污,但她却阴差阳错的丢了第一次,当然,华强在明赤璀的朋友面前拿到了一份额外的报酬。

    这也是前些日子华强才告诉他的,但他但不确定那些人是不是明赤璀的朋友,他也不知道那晚上的男人是谁,只是后面因为担心她,想要去找她,才听到别人议论雷鸣集团。

    无论怎样,那也已经是过去式。

    何况,还在美国的时候,她就已经原谅华强了,包括欢欢在都十分的喜欢华强。

    “我已经说了,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不想再提了!你也不要老提我的伤疤,本来我不恨你的,如果你这样的话,我可不保证会不会恨你。”

    “晕,康乐乐,我已经说了无论你想要怎样我都答应你,对于以前我真的感到抱歉,我……”

    “打住!”

    康乐乐喝斥华强,“你要说我几百遍,不要再去提我不喜欢听的了。”

    “好,那你可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伯父接受你?”

    “你怎么知道……”

    本想问他怎么知道,不过转念一想,就按两家大人的关系,他不知道都难。

    康乐乐合了合眸,无奈道:“不用了,这件事只能让时间去淡化爸爸,时间久了,他努气自然也就消了。”

    “乐……”

    “妈咪!”

    一道稚嫩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康乐乐回头,一个胖乎乎的小家们正向自己跑过来,双眼通红。

    不一会,有个呜咽的声音在小腹那里传了出来,“妈咪,你是不是不要欢欢了?”

    “额。”

    欢欢不应该还在明家吗?

    怎么会在这里找到她?

    侧过头去,康乐乐看到了一脸阴沉可怕的明赤璀。

    “没有,欢欢,妈咪本来说今晚去看你的。”想将欢欢抱起来,但康乐乐却因为生病的关系,全身无力,只能放弃。

    见状,一边的华强将欢欢抱起来,“欢欢,你想我了吗?”

    以前在美国的时候,华强开始也爱赌,追他找了几圈后,本来是要找他算帐,可不知为什么欢欢这个臭丫头竟然和华强玩在一起,真是气的她牙痒痒。

    虽然有段时间没见,但欢欢的记忆力惊人,还是认出了华强。

    “强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来找妈咪的吗?”

    某小妞的眼还是红肿肿的,脸上好多未干的泪珠,看起来十分让人心疼,即使是已经看到康乐乐,但眼里的害怕还是那般明显。

    从生来就一直呆在自己身边,在美国的时候就算是上班也会将她带在一起,现在突然离开她几天,康欢欢自然很害怕。

    华强知道康乐乐很想抱欢欢,但身体没力气,便笑着将欢欢更贴近了康乐乐一点,“对啊,叔叔来找你妈咪啊,你妈咪告诉叔叔,他可想你了。”

    “真的吗?”欢欢瞬间扯开笑容,转头看着康乐乐,“妈咪,强叔叔说的对吗?你是真的很想欢欢吗?”

    “臭丫头,说的什么话,我不想你,去想谁?”虽然很想对康欢欢温柔,但她发现,不是他们母女间的交流发式。

    欢欢见到自家妈咪后,心里的担心害怕也消失了不少,现在看着妈咪对自己笑,更是开心不已。

    “妈咪,以前你告诉欢欢说你想叔叔的,你是不是想他了,所以重色轻女把欢欢抛来看强叔叔了啊?”

    “康欢欢!”

    康乐乐的脸直接黑了去。

    华强则是愣在那里,有点异样的看康乐乐。

    “嘻嘻,妈咪,如果你喜欢叔叔的话,要跟欢欢说哦,欢欢要当小花童。”

    这死小孩,真是不知死活。

    康乐乐就站在那里都能感觉到身后传来的锋利目光,连忙打断欢欢,“你说什么呢,赶紧从你叔叔怀里来,我们要走了。”

    本来很正常一句话,却被某人误会。

    “怎么,前两天还哭着求我全你探视权,今天有了男人就不顾自己的女儿要和人家约会了?”

    抬头。

    对上的是明赤璀那毫不掩饰的鄙夷目光,他的视线扫向华强,眼里全是蔑视,在他的世界里,只要不是和他一个档次的人,他都如此高傲的用这目光。

    华强也不是个软弱的人,接受到他的目光,心中也是愤怒的不行,但她看了眼康乐乐,不想让她为难,还是忍了来。

    康乐乐直接无视掉明赤璀,笑看着欢欢,“丫头,让叔叔带你去一边玩,等妈咪叫你。”

    “好。”

    欢欢一口答应,不过几秒后张嘴补充道:“妈咪,等你不会又把我扔给爹地就不见了吧?”

    小眼可怜惜惜,康乐乐闪过愧疚。

    “不会,今天妈咪会陪你的。”

    想想真是可悲,她的女儿,她从来没想过,有那么一天自己想要见女儿都得按着时间计算。

    “明赤璀,这周末,是你自己说的让我不要找孩子,不是吗?”

    如果不是他,她早就将欢欢带在身边,现在孩子已经见过外公外婆了,至于到了这里都不敢进去见吗?

    “呵。”

    明赤璀带着嘲笑,靠近康乐乐,“你所谓的视孩子如命,就是在她不熟悉环境的情况让她独自在明家呆了两天,我是不允许你去看她,但你就真的一个电话也不打,就这样,你还说你爱她?”

    “随便你怎么说!”

    她能告诉他,自己重感冒,然后被父亲教训一顿,然后晕了吗?

    “康乐乐,看来这个女儿对你也不过如此,从今以后,你还是不要去看她了!”明赤璀迈步向远处玩耍的欢欢走去。

    </div>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