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乐乐,等你醒过来,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去感谢一他们家吧!听说明赤璀那孩子的情况不容乐观,这两天时间了好多次病危通知了。”

    母亲黄芳的话还在继续,康乐乐却只觉得脑袋翁翁作响,明赤璀会救欢欢她还能接受,可是他却……舍命救自己?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的好乱!

    ***

    一晃又是两天过去,本来康乐乐早在之前就想去看看明赤璀的,毕竟他们同一层的vip病房,可是母亲却一直用各种理由拦着。

    前两天还在打点滴,她没有办法,也没有十足的理由床,可今天她已经可以出院了,想要去看明赤璀,黄芳却还是死死的拦住她。

    这行为和前几日让她主动去看明赤璀的做法大相径庭。

    “妈,你怎么了,前几日说让我去他的人是你,但后面又一直拦着我,现在我能出院了要去,你也不让我去看,这是为什么啊!”

    黄母奇怪的做法让康乐乐很无解,不得不去想这两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妈,是不是有发生我不知道的事,但是你却不告诉我?”

    讲到此,康乐乐要出去的想法更加深,顾不得康母还在自己面前就想越过她出去,可是右手却被紧紧抓住,“乐乐,你听妈讲,他现在真的要好一些了,你就算要去看也得等他出院了之后再去看吧!何况我和你爸已经去看过了,医生也说了你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这段时间还是该好好休养啊!”

    “妈?”

    康乐乐拧起眉头,她不让自己去看,她的心里越是好奇。

    到底是怎么了?

    “乐乐,难道你现在连妈妈说的话都不信了吗?他已经出了重症室,昨天出的,现在转到了观察室每天有人陪着,他一定会没事的,就算要去看他也得先回家休养几日再说。”

    “妈,他现在醒了,我不是更访去看吗?”

    转病房了就不让她去看了,这是什么逻辑?

    “乐乐,听妈说,今天我们先回家,你爸去接欢欢了,改天妈你过来,等你身体好一些。”

    “妈!”越来越感觉黄芳话里有话,康乐乐的原来的询问也变的严肃了起来,“我不知道你现在顾忌的是什么,爸爸能接欢欢我觉得非常开心,至少爸爸会慢慢接受我和欢欢了,可是今天我要去看明赤璀,必须去看,这与我身体怎样无关,就像你说的,如果不是他,我和欢欢的现在估计已经不在了,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一定会去看的。”

    “可是……”

    想着那个病房的情景,黄芳就觉得一阵难过。

    身为母亲,她只想让自己女儿开开心心,不希望她有一点点的受伤。

    并不知道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的黄母,在这件事后,只认为两个年轻人是有感情的,昨天前,她是这么认为的,可当她带着欢欢去了另一边后,她懂了。

    对于那样的情况,她不希望女儿去受伤。

    同时,她也清楚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性格,在她坚定的目光中,黄芳终于还是败阵来。

    “好,你去看吧,我正好把东西收拾好,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走了。”

    “嗯。”

    顶单独的一个vip病房里。

    康乐乐也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妈妈先是让她来,后面又无论如何也不让她来的原因了。

    病房里。

    明赤璀身上戴着仪器的躺着,面色苍白,却也有了一点气色,正如妈妈说的那样,他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恢复只是时间问题了。

    他睡着,但他的右手却被人紧紧握着,他的病床边,坐着一个纤瘦的背影,即使没有正面,康乐乐也认识她。

    琳达。

    他的未婚妻。

    是啊!

    不管他是不是救了她,不管她现在的心是如何。

    她和他之间,中间隔着的鸿沟似乎不止这一点,他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

    “康小姐。”

    正欲转身离开,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人叫住。

    康乐乐有些讶异,怔怔的忘了答应。

    来人却不在乎,平静的道:“有时间吗?我们谈一谈。”

    “嗯。”

    ***

    一晃一月过去,康乐乐的身子也养的差不多了,她退掉了原来若晨帮她租的房子,和欢欢搬回了家,为了能方便照顾欢欢,再加上父母的店里很忙。

    康乐乐没有再去找工作,而是和欢欢一起回到了家。

    虽然爸爸对她的事还是有些隔应,不过康乐乐也在相处中听取黄芳的办法终于有了对付爸爸的招数,她不讨爸爸喜欢,不代表她那个会装萌扮可爱的女儿还搞不定那个古板的爷爷。

    这不,康乐乐刚收拾好客人吃完东西的餐桌,母亲黄芳就一脸笑意的从外小跑进来。

    还以为她中奖了,康乐乐一阵无奈,“妈,我们明天是不是就可以去住别墅啦?”

    “什么?”

    刚买菜的回来的黄芳莫名其妙的康乐乐这么一问,发蒙的忘了反应。

    康乐乐笑道:“你买个菜都能笑的这么开心,是不是我爸买的双色球高中了?”

    “有你这么跟妈说话的吗?”

    被女儿取笑了,但是黄芳还是非常开心,把菜放到桌上,去拿了个篮子回来,见势康乐乐也坐到另一边和她一起摘菜,黄芳这才止不住笑意的讲道:

    “刚才回来,你猜我看到了什么?”黄母一脸神秘。

    康乐乐听的感了兴趣,“你碰着什么了?是有人掉钱,还是碰上你最喜欢的周润发了?”

    “死孩子,有这么说你妈的吗?”康母本想训斥康乐乐,但脸上的笑却出卖了她此刻的真心。

    康乐乐不再沉默,打算让黄芳笑过了再说。

    笑了一会儿,黄芳终于是缓过来一点,看着康乐乐,一脸神采翼翼,“刚买菜回来,碰上你爸啦!”

    “哦。”

    康乐乐一脸无兴趣,爸爸每天都会自己去转悠,碰上爸爸好正常,不知道妈妈为什么那么开心的样子。

    “你猜我碰到你爸的时候他在干嘛?”康母仍吊着康乐乐的兴趣,想让康乐乐心急,可当事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恰好此时有客人来,康乐乐一副受不了黄芳的样,赶紧起身去替客人煮面条了,没人陪康母了,她的话还憋着,气的她牙痒痒。

    等康乐乐煮好面条再回来的时候,不待她开口问,康母已经自己忍不住了。

    “乐乐,我跟你说过,你爸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还不信!”

    “……”

    康乐乐无语的看着自家妈咪,这句话母亲大人跟她讲了好几次了,但她并不这样觉得,至少爸爸对她什么态度,她清楚。

    “唉,其实我也不信,但刚才买菜回来,看到你爸竟然和一个小孩在玩,而且很是开心,那模样,绝对是我们不曾看过的,简直就和老顽童一样。”

    “哦。”

    康乐乐反应淡淡,这段时间呆在自己家里,爸爸虽然没有对欢欢像对她一样不耐烦,但也绝对没有那种慈爱外公模样,听到母亲这样讲,康乐乐只觉得对不住欢欢,她没有本事让自己爸爸喜欢欢欢。

    “你怎么不开心,难道不感兴趣那个小孩是谁?”知道要老头接受欢欢,是乐乐现在最大的心愿,所以康母才这样跟她卖关子。

    康乐乐折着菜,仍有些漫不经心,“唉,妈,你直接说吧,不要老在我伤口上撒盐。”

    “死丫头,你觉得如果你爸对别人家的小孩那么好,我会笑的这么开心吗?”康母戳了康乐乐额头一。

    “呃。”

    再笨的人,此刻也反应过来了。

    康乐乐一脸的震惊,难道在公园的是爸爸和欢欢?

    “快去看看吧,你爸并不像表面的那么冷漠的,他是很疼你和孩子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而且他觉得如果自己先软来的话,会没面子,古板一辈子了,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嗯。”

    说不出现在是什么情形,总之康乐乐很开心,特别是自己刚冲出去没多远就看到爸爸抱着欢欢向家里走的情形,心里一暖。

    “爸。”走近了,她的眼圈才红了。

    做梦都在想爸爸能够接受她和欢欢,却没想到爸爸其实是具真的接受了,如妈妈所说,他觉得没面子才会当不接受的。没想到,私里,爸爸这么疼欢欢。

    康爸原本还笑着的脸瞬间僵住,轻咳一声,然后将欢欢放到地上,黑着脸瞪了康乐乐一眼,“天天在家呆着也不知道去接孩子,你这个妈怎么当的!”

    “……欢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没到放学时间吧?”康乐乐一阵抽搐,明明现在才中午过一点嘛,爸爸是抽风了吗?

    “对啊妈咪,外公他说要带欢欢去玩,然后带着欢欢去和老师请假,然后和欢欢玩了好久,还给我买了很多好吃的哦。”

    某女一脸的开心,因为她的手上还拿着零食,小背包也是满满的,打开一看,全书包的零食。

    “康欢欢,我跟你说过什么?”

    “……妈咪。”

    糟了,自己一激动全告诉妈咪了。

    外公说了买东西给她吃的事情不能告诉妈咪,不然妈咪不让。

    “别一犯了错就做那副可怜惜惜的表情,你这样能哄住别人,但别忘了,我可是生你养你的妈!”

    </div>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