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妈咪……”

    此时的欢欢还没搞懂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害怕,但却又看到妈咪和外公他们在不远处,强忍着没有口头出来。

    仅管如此,她的声音仍像刀一样割着康乐乐。

    “康小姐,你要搞清楚,我们总裁是通知你签,不是询问你的答案!他说,你不签也可以,要闹也可以,除非你想看到孩子成为大人战斗的工具,你想看到孩子终日以泪洗面,慢慢失去现在的天真活泼,那你就尽可能的和他闹,你们可以去请律师,或者自己去上访,只要是你能想到,能做的,都可以去,前提是你不顾孩子的感受。”

    “我……”

    康乐乐真的想要大声咆哮,但她不敢,因为她真的不能再让欢欢不停的哭。

    她仍记得以前欢欢在明家的时候,前面没有她的陪伴,欢欢哭的肝肠寸断,好些时候,因为痛哭,脸色涨的通红,有的时候还变的乌青。

    明赤璀可以为了孩子不顾欢欢,她不能!

    “我可以和他谈谈吗?”

    用强的她不行,那至少谈一谈,他不会那么狠心吧?

    “总裁说了,你只需要想办法降低孩子对他的排斥,以及保证她的安全感,其余的不用管,更没必要去找他,因为你……”

    罗残本来的面容很认真,也很冷漠,但后面的话他还是没说出来。

    康乐乐却听懂了。

    “呵,也就是说,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只要是他明赤璀的决定,我都只有遵守,是吗?”

    “康小姐,这场游戏是你自己打破规则的!总裁说,多给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给你们相处,已经是他仁至义尽了。( 平南文学)”

    呵呵。

    原来,这个月,不是他认同,而是为了这后面他能理直气状。

    呵……抬眼看着欢欢,她张着双手,一脸渴望的看着自己,估计现在的阵势也吓着她了吧!

    明赤璀,你这又是何苦呢?

    你只要想要孩子,可以有千百个,为什么偏偏要我的欢欢!

    “乐乐,这是怎么回事?”康母追出来,看到他们抱着欢欢,急的就要过去抱孩子,不过和康乐乐一样,被拦来。

    “你们是谁?为什么抱着我外孙女,把孩子还我?”

    “康小姐,记得你现在该做的,你是不是该和孩子说些什么?”

    罗残看了眼周边的人群,以及激动的康家父母,最后目光落在康乐乐身上。

    天知道,当康乐乐对欢欢说自己要去工作一段时间,然后让欢欢和爹地在一起的时候,欢欢那天真善良的笑容,她的每个笑声,就像一个尖刀,划着自己的心脏。

    她不知道,如果一段时间后,欢欢会不会渐渐的习惯了新家。

    还是她呆不了一个月,就会天天哭闹着要自己。

    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一直被拉住不能前行的康家父母也终得自由,康父直接冲到康乐乐面前,扬起手就是一巴掌。

    只听‘啪’一声脆响。

    本来就强撑的康乐乐就那样被康父煽倒在地,“你这个不孝女,对不起我们也就算了,现在你亲自把你的亲生女儿给推出去,你生她来就是为了赚一笔可观的费用吗?”

    “她爸,你这是在说什么啊,孩子是当妈的心头肉,你没看我们乐乐多痛苦吗?你怎么还可以雪上加霜啊!”康母怒斥一声,赶紧冲上去将康乐乐扶起来。

    “孩子,你没事吧?”康母强忍着泪水把康乐乐拉起来,人家的女儿就可以幸福平安的过一生,为什么她家乐乐要这么困难啊。

    “妈,我没事。”

    强忍着被摔伤的膝盖,康乐乐从地上起来,顾不得康爸的责骂迈步要离开,但康爸怎么可能就让她离开,一直以为康爸就非常反感她这些年来做的事,以及突然就多出了一个女儿。

    他不容易接近了这个外孙女,现在却又被人抢走,更可气的是,他并没有看到康乐乐有多大的决心想要去抢孩子。

    一想到这个可怜的外孙女,康爸就忍不住自己的怒气,顾不上她已经摔伤,扯着她的耳朵就是一顿咆哮,“我康家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不孝女?你也太不良心了!”

    “爸!”

    正伤心的她,需要的是安慰,可是爸爸却……康乐乐一脸的伤心。

    “别叫我,你不配这个称呼!”康爸侧过头去,满脸都是愤怒的反感,用他的思维来说,康乐乐如果想要,孩子是一定会跟着她的。

    现在这情况,除非她……

    “虽然我们家不是大富大贵的,但也不至于穷到连一个孩子也养不活,荣华富贵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你非要把你的女儿卖了,你才心满意足?”

    “老头子,你不要再说了!”

    康母真的好痛苦,一边是自己的女儿,一边是自己丈夫,女儿不是这样的人,可是老公却一直要盖这样的帽子给乐乐。

    她的心好痛。

    上前去阻拦,却没有让康父改变一点将愤怒全部发泄到康乐乐身上的做法。

    “我们康家这么几代,这么些年,本本分分做人,你看看这一转,有谁说我们不好的?”康父死死的瞪着康乐乐,心里已经认定了这件事。

    围观的人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围在原地,甚至比刚才明赤璀还在这里的时候还要多。

    康父觉得面子过不过,想他这么些年的低调处事,现在走到哪都被人指点着说自己的女儿嫁豪门,他们康家算是熬到头了,毕竟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孩子都有了……

    一想到这些,让他这个古板而传统的家庭,实在是不能忍受。

    现在康乐乐还当众让别人带走自己女儿,这不是摆着以前他向别人解释的话没用吗?

    哪怕康乐乐现在的表情很痛苦,康父也控制不了自己。

    再度伸手,迅速的揪着康乐乐的耳朵,怒吼:“都说虎毒不食子,你呢?那可是你的女儿,你自己的亲身女儿,你看看你做的,难道就为了你自己的富贵梦,把你的孩子就这么给别人了吗?”

    “乐乐爸,我们乐乐不是这样的人,你放开她啊!”同样是母亲,康母就知道康乐乐现在的心是有多痛,所以不顾一切的要去拦康爸。

    “你走开,如果不是你,你这个女儿不会这样,看看她都能什么样了,还是你这个败家娘们,以前一直想要康乐乐找一个有钱的男人嫁了,还说那样她生活好,现在可以了吧?为了能进豪门,都快给人做代孕了,我们康家”

    “爸,你说够了吗?”给了康父一个怨恨的目光,康乐乐并没有收起接来的话,而是平淡的往说,“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是我爸,给了我生命,想怎样侮辱我是你的权力,我不和你计较,也不会多和你说什么,但有一点我不允许你说,我生欢欢是因为我爱她,绝不是因为钱,你可以不承认我,不承认欢欢,但你不能说这些侮辱人的话!”

    “你做的这些事,还不让我说了?”康父也是一个极度要面子的人,当众被自家女儿说成这样,心里自然堵的慌,扯着嗓子就吼道:“你做的这些破事,还不允许我这个当爸的说了?今天你什么也不说就把孩子放走,难道我说错了吗?不是因为钱,你能如此?”

    “爸,我真不知道这样去,我还能不能自然的叫出这个我本该称呼的字眼。”

    给了康爸一个失望的目光,拖着疼痛的身体,康乐乐一步步的离开这个家。

    康母瞪了康父一眼,忍不住斥道:“老顽固,我就没见过世上有这样嘲讽自己女儿的父亲,她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乐乐,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因为快走,康乐乐走了好远一截,康母好不容易才追上她,当初已经让女儿离开一次,年龄越来越大的康母怎样也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再次被逼走。

    所以她一路奔跑过来,只为留康乐乐。

    “妈?”

    母亲很疼自己,但她一直是以父亲的意见来主的,爸爸现在那么厌恶她,照理说,母亲这一次也该呆在父亲身边,可她追出来了。

    看着唯一的女儿,康母的泪,还是目不住的流出来,一脸的毁恨,“乐乐啊,都怪妈妈,如果当初不答应你爸让你去相亲的话,今天你也不会过这种生活,更不可能女儿被带走了你连反对的机会也没有。”

    “妈,你在说什么!”虽然震惊母亲说的话,康乐乐还是感动的将母亲揽在怀里,轻声安慰,“我没事的妈,欢欢在她爸爸那边也会过的非常愉快的,可能比我们这边还要愉快一些。”

    “真的吗?”

    知子莫若母啊,毕竟是十月怀胎,就算康乐乐努力保持笑容,但康母还是明白,她的心在滴血。

    “嗯。”

    康乐乐重重的点点头,其实她不想承认,因为坚强真的好累,此时的她好想趴在母亲怀里痛哭一场,她的命,为何要这样。

    “乐乐,你不要生你爸爸的气,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他说的是不想要你这个女儿,其实你在美国的时候,他偷偷的看着你的照片掉眼泪,他没坏意,只是这一辈子要强惯了,加上你又不像我这样顺着他,他才怒极攻心了。”

    “妈……”康乐乐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忍了来,换了语气,“你放心,我也就那说一说,爸爸是什么个性的我不知道吗?你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一。”

    </div>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