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

    位于市中心的一个商业大厦顶层。

    一个身穿手工裁剪正装的男人正双手插袋站在窗边,性感薄唇紧紧的抿着,一眼不眨的看着几十层以外的楼顶。

    来往的人此时在他眼里只是各色的点,即使如此,他冷峻不禁的脸仍是目不转睛。

    敲门声响起,一刻,总裁室里出现一个同样面色严肃的男人,他径直来到窗户边,站在另一男人的身边,沉重的开口:“孩子已经带到别墅了。”

    好半晌。

    都没听到回应,就像他在自言自语。

    就在这里的空气差点降到最冰点的时候,双手插袋的男人才终于出声,“嗯。”

    孩子,终于带回来了。

    女人,我看你现在是否还能心狠。

    “孩子已经带回去了。”

    看着楼,面色稍好一些的男人有些无奈的看着楼,他希望那个身影一直不要来,永远不要。

    可是……

    但,如果她不来,这出戏又怎么唱呢?

    “嗯。”

    “赤璀,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子对琳达说不公平?”男子侧过头,眉头轻拧着,似真在为人打抱不平,但脸上却看不到一脸的不会,反而有些许不悦。

    明赤璀看着他,没有太多表情,只是勾起了唇扬起一个淡淡的笑。

    漆黑望不见底的黑眸突然与男子对视,目不转睛,那双幽深的眸时刻透着凉意,纵然是多年的好友,罗残还是觉得有些心虚。

    他移开了目光。

    此时,明赤璀冰冷的声音在这时响起,“我不管你们知道发生了哪些我不知道的事,过去的事我不会再计较,不过,这不代表以后我也会装聋作哑。”

    咚!

    罗残的心猛一跳,他隐藏的那么好,没想到,他还是知道了。

    看着他有些慌乱却又故作镇定的双眼,明赤璀更是订定了自己心中所想,心也瞬间一冷,语气变的琢磨不透,却又带着笃定,“你别忘了,那是我的女人!”

    当他因为调查康乐乐的所有过去时,无意间调查出那段在美国某个小洲发生的事,那段时间罗残以身体出问题为由休息了一个月的假,他以为他是真的累了想要休息,却不想,他在某个地方陪着他当时正令他去抓回来的女人和孩子。

    他被罗残给骗了,他承认,在刚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他真的很愤怒,非常的愤怒!

    只觉得那是一种深深的背叛,自己的女人,以及最好的兄弟。

    但最终,他还是理智了来,他现在需要做的不是去在乎以前的事,而是走好未来的每一步,那个女人给自己的伤害。

    仅管如此,但听到自己的好兄弟打着替儿时共同的伙伴叹不平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自己的愤怒,斜眼看着罗残,“何时起,你又重新关心起了她?”

    她,指的是琳达。

    在美国的时候,因为琳达的做法,罗残已经直接说了不会再接受琳达向他提的任何要求,言语中少不了对她那些行为的反感,现在他却……

    以前和现在,罗残自然知道明赤璀说的是什么,喉咙动了动,他并没有立即开口。

    “罗残,我们一辈子的兄弟,你最好别让我们因为一个女人发展成仇人。”

    “我知道。”

    他不想,可是感情的事,谁又能控制的了呢?

    “还有事?”他斜视着他,面容沉重。

    “欢欢已经到了,但她一直在哭闹,至于哭闹的原因你应该清楚,并且一直闹着要见你。”

    “见我?”

    沉稳的脸上多少有些诧异,照欢欢的性格来说,她一定会哭闹着找那个女人,怎么会找他?

    “她知道是你用强带走了她,哭闹的同时让你去和她谈判。”

    “谈判?”那么小的一个女孩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明赤璀一脸黑线,“让保姆好好看着她,我今晚会回去,在此之间,我要看到她能好好的睡觉。”

    “……”

    没妈在身边,怎么能好好睡?

    罗残想这样说,但他能说吗?

    “还有事?”

    显然,明赤璀已经非常不爽他呆在这里了。

    也罢。

    因为六年前的事,赤璀这段时间对他挺反感的,他还是不在这里惹他发火的好,罗残没再说什么开门离开。

    却不想,在楼遇上了他想见,却又在逃避的女人。

    楼上的明赤璀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瞳眸瞬间收紧,死死的看着几十层高楼的小点,既然渺小如沙子,他还是认出了她。

    呼吸骤然屏住,她会再次跟着罗残走吗?

    “罗残!”

    以为自己看错,但事实证明她没看过,那个与她擦肩而过没有停留的男人,她叫住他。

    十米外,他停住脚。

    康乐乐愤怒的冲过去,扯着嗓子就吼出来,“告诉我,你们现在又唱的哪一出?”

    一月前,是明家的人亲自说让她带着欢欢好好的生活,一辈子都不要去打扰明赤璀,如果因为孩子非要有接触,那么也直接找明宅的人就可以。

    还说明赤璀有自己的幸福的生活!

    ok,她和他不是一个世界,这一点她一直都知道。

    哪怕他在救了自己,她的心起了涟漪后他突然改变,她也接受,只要欢欢还在她身边就ok,可是一月后,突然出现带走孩子,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们有钱人就是出尔反尔吗?还是说,有钱人拿信用都是当个屁,放过也就算了?”

    “康乐乐?”

    罗残拧着眉,看着有些失去理智的康乐乐不断爆粗的康乐乐一脸愁容,这样的她,再站到赤璀面前,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

    知道他烦自己这样,人家可是有身份的人,她算什么啊!

    一昂头,康乐乐也是豁出去了,“算了,反正你和他是一体,只要他没答应我在你这里也问不出什么,我去找他!”

    “康乐乐!”罗残大声叫住已经转头向集团走去的女人。

    康乐乐不听,继续往前走。

    直到一刻,她落入一个宽大的怀抱,猛烈的一撞让她的头有些晕,反应不过来,直到被人拉着离开雷鸣集团。

    “你为什么拉我离开?”不远处商业步行街的某咖啡店里,康乐乐一脸黑的抓着面前的咖啡杯,死瞪着罗残。

    在她看来,这件事虽说是明赤璀的决定,但也得他同意不是?

    不然他为何会出现在她家门口带走孩子?

    罗残!

    那个曾经在她绝望的快要死去的时候,帮助了她的男人,那个她感激一辈子的男人,现在却是他亲自带走了她的孩子。

    可知,当初也是他给了她希望。

    将她的所有表情都看在眼里,罗残心中也是一阵苦涩,但他能如何?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样简单。

    “你说话啊,以前不是挺多话的吗?现在为什么沉默?”

    罗残的不语,只是让康乐乐越发的愤怒而已,她想了解这一切的办法,只有明赤璀罢了,可是他却拦着她!

    “你觉得这样闹去,结果是什么?”

    虽然很心痛,罗残还是一脸的平静,他告诉自己,不能再展露的更多,不然只会是害了康乐乐。

    “结果?”

    这两个字让康乐乐有片刻的发愣,随便反问,“我能有什么结果?最坏的结果不就是一辈子见不到欢欢吗?我知道明赤璀一定会这么做,我不想这样,我也知道斗不过他,我只恨当初再让我带着孩子离开的时候没有录音,不然我今天就多了一个筹码,算我笨,玩不过你们这种有钱人表里不一的嘴脸,我以为,只要是说了,那以后就会是如此,显然,我错了!”

    顾不得咖啡的温度,全数将它喝进肚里,哪怕是一片火辣的疼,她告诉自己,这些远不及心疼。

    “康乐乐,别冲动!”罗残从她手里夺那杯咖啡,并将面前的水递过去,“再怎样,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别假惺惺,你说一套做一套!”康乐乐真的是气极了,将温水杯推向罗残,直接起身,“我斗不过你们,但我也得去争取。”

    “等一。”

    罗残看着一脸愤怒的康乐乐,想说什么但也只是喉咙动了动,咽了原来的话,改了口,“不管怎样,不要冲动。现在的赤璀,已经不是以前的他,蛮恨,吵闹,这些在他面前都行不通……”

    当然,后面的话康乐乐并没有听进去,现在的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罗残和明赤璀是一起的,他说什么,就是想要让她自动放弃。

    ***

    “赤璀,伯母说我们订做的婚纱已经从法国空运过来,今天如果有时间的话就去试一,因为手工复杂,还有哪些不足的可以再送回去修改,那样的话,时间还很充裕。”琳达一副娇羞,身着淑女装的她坐在明赤璀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腰挺的十分直,坐姿很大度,一瞥一笑间风韵迷人,十足的大家小姐风范。

    从她进来的那刻起,她的视线就没有从眼前的男人身上离开过!

    她付出了这么多,等了这么久,终于,快要成为他的新娘。

    他认真批阅文件的模样,微有不悦蹙起的眉头,坏坏的勾唇,或者发怒前的拧眉和黑脸,一切的一切,她都爱的不可自拔。

    “婚纱?”

    </div>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