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听到琳达无法止住的开心言语,明赤璀从文件堆里抬起头,蹙着眉头,他似乎忘了这件事,或者说,他根本就没记得有这件事?

    “嗯,是啊。”

    琳达原本开心的话迅速的收了起来,屏紧呼吸,一副小心翼翼的开口,“赤璀,如果你今天没时间的话,我自己去试就可以了,等到你合适了,我再叫人把礼服给你送过来,你看行吗?”

    她真的不能再让这次机会流掉。

    既然以前赤璀觉得她的做法太偏激了,那么现在她就改变一自己。

    低声气,并不是不可以。

    “什么时候?”他看着她,语气淡淡。

    琳达也没想到明赤璀会这样问,整个人一呆,随即反应过来,一脸的开心,“午两点。”

    “嗯。”

    得到明赤璀的再度点头,琳达说不出的开心,想要邀他一起吃午餐,但又怕他反感,还是控制住了。

    “那好,赤璀,两点的时候我在楼等你可以吗?”

    “楼?”

    明赤璀再次抬头,并径直起身,“既然来了,就在这里等我吧,也中午了,去吃午餐。”

    康乐乐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牵着手的两人,琳达一副幸福的微笑,两人正向门外一步步走来,一看时间,才知道已经中午。

    看着幸福的他们,康乐乐只有一个想法,既然你们如此的幸福,为什么还要抢她的欢欢?

    昨天罗残的话浮现在脑海,他说的没错,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任何资本去在明赤璀面前大吼大叫,毕竟当初说要把欢欢给他的是自己,而且明老爷子来找她的事,她也没有录音,更没有一点凭证,何况以明赤璀的手段来看,只要是他不认同的,大可以全然不在乎,自己就算抓住这点也没用。

    呼吸,变的很艰难。

    有些事,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

    她刻意的侧开眸,不去看他们的恩爱画面,想要午来,但想到这次上来并不容易,怎么可以放弃这次机会?

    她鼓足勇气,将他们堵在门口,“明赤璀,我们可以谈谈吗?”

    对,她的语气近乎请求。

    明赤璀的眼在康乐乐身上晃了一,随即转走。

    见状,琳达聪明的露出笑容,“康乐乐,我和赤璀正准备去吃午饭,你有什么事吗?”

    “嗯,有点事。”

    虽然不习惯琳达佯装的熟络,但康乐乐还是只有乖乖回答的份。

    明赤璀仍是没有开口,视线却是若有若无的停留在琳达身上,琳达自然感觉的到,幸福的微笑由心而出。

    主动挽着明赤璀,笑的十分温柔,“这样吧,乐乐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去吃午餐吧,因为午我们还有一点事要出去,如果方便的话,可以一边吃一边聊的。”

    “我……”

    正准备拒绝,明赤璀却没有一点停留,抬腿就离开。

    琳达只得无奈的跟上去。

    康乐乐一急,连忙追上去说,“正好我饿了,一起吧!”

    她已经等不了明天了,万一等到明天来找明赤璀,他却不见自己怎么办?

    那她的欢欢要怎么办?

    那种感觉非常的不好,自己打个车,然后跟在他们的名牌车后面,一路上为了怕跟丢,不断的用言语催促司机快些,害的司机都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盯着他。( 平南文学)

    “姑娘,你知道前面那辆车有多贵吗?别说性能完全没法比,我追不上!就算追上了,我也不敢开的近啊,这一撞上把我整个人赔进去也赔不了啊。”

    “……那师傅,麻烦你不要跟丢就行了。”

    对于明赤璀那贵的要死的跑车,康乐乐也只有这样说了。

    即使这样,司机也没打算让她耳根子清静,“姑娘,你说你这样就不行了。虽说现在的漂亮女孩都想找一个有靠山的男人,但也不能一想那么高的吧,前面那辆车里的人,你知不知道是谁?”

    废话!

    老娘继续让你追,能不知道他是谁吗?

    要不是让他开车载自己,康乐乐真是想发火,掏钱坐个钱,有没有那么麻烦?

    康乐乐不理,那司机仍在喋喋不休。

    “他呆是明家的继承人,雷鸣集团的现在总裁,身价最少已百亿来计算,姑娘,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前段时间不是说他有未婚妻吗?就算想要嫁……”

    “你只要再多说一句,我立马投诉你,各种举报你,就算最后不能成立,我也会害的你天天跑不车,你信不信?”

    自己心情本来就很不爽了,坐个出租车还能这么憋屈。

    那师傅本来也是好心,以为康乐乐会慢慢走偏提醒她,谁知道遇上这个么不知足的,司机也是个暴脾气,见自己的说别人不但听不进,还这样说他,简直就是好心没好报,脚上油门一踩,康乐乐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追上落后一大截的距离。

    直到车,康乐乐都用一种极度诡异的目光看着那司机,她很后悔,非常后悔!

    她后悔没有早一点发火,如果早一点,是不是早就到了呢?

    等她到时。

    明赤璀和琳达已经坐在位置上并点好了东西,琳达坐在明赤璀对话,一直微笑着,那模样,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

    人家在约会,康乐乐自然是不会过去打扰啦,找了一个不远不近,能看到他们一举一动的地方坐来。

    “小姐,请问你需要点些什么?”

    可能是见她好几分钟了都没反应,一边的服务生走了上来,康乐乐的思绪也坐明赤璀他们那桌收回来,尴尬的笑笑,“呵呵,我先看看。”

    “小姐,我们这里最招排的是牛排,你需要来一份吗?”

    “牛排……”

    突然,前方出现声响,康乐乐抬头,明赤璀正起身,想也不想的跟着起身追出去。

    “哎,小姐,你确定是要牛排吗?”

    “对!”

    明明还在眼前,可是追出去,却不见明赤璀的人影,不知道跑到哪里了。

    再回坐位时,明赤璀已经坐到了原地,康乐乐很不满的向他瞪过去,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瞟了自己一眼,却是嘲讽的目光。

    回到餐桌,她的桌上已经放好了一份冒着热气的牛排,康乐乐的脑膜翁翁作响,顾不得正事,赶紧回到正位上拿出菜单一阵翻。

    她刚才不是没有点牛排吗?

    为什么桌上会上一份?

    真的是……

    三千六!!!

    惊喜价!!!!

    看着餐盘里那巴掌大块的牛排,三千六?

    康乐乐的嘴角止不住的一阵狂抽,这还真是够惊喜的,三千六啊……别说她现在没拿钱钱,就算是拿钱包了,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啊。

    “服务员……”

    康乐乐弱弱的招了招手叫来了服务员,显然,结果并不向她想的那么理想,别说服务生不同意她退牛排了,就连她提出的自己没带钱包也给否决了。

    康乐乐承认,她一时疏忽大意了。

    本来以为明赤璀走了去追他,却没想到一着急意外的点了食物,她只是出来找明赤璀的,当然只是带一点零钱就够了,况且她刚才打车了。

    抬头,她看到其他的两人正吃的起劲极了,以前明赤璀对琳达没有好言语的,可是现在,他好像很高兴,不断的和琳达谈笑着。

    呵呵。

    讲半天,她就是个大傻子。

    她和欢欢都是大伤子罢了。

    铃铃铃——

    恰在此时,电话响了,康乐乐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立刻接起来。

    “乐乐。”

    罗残有些焦急的冲进西餐厅,按照康乐乐给他的座位径直走了过来,因为焦急,外加上他是正对康乐乐而坐,背对康乐乐的正前方,所以他并没有看到另一处的人。

    此刻在他脸上的,是最真实的神情。

    他不知道,康乐乐自然知道啊,本想告诉他明赤璀在这里,但转念一想,他们两个那么熟,他在哪,他自然是知道。

    他都不在乎,那她又何必单独提醒。

    “真是不好意思,我……忘了带钱包。”她没想到罗残会主动给她打电话问在哪,自己也不是矫情的人,她现在的确是没钱,所以罗残在问自己在哪时,她就直接说了,并且讲了自己点了份牛排没钱付帐。

    “你是忘了带钱包?”罗残有点疑惑。

    这里可是市中心的豪华地段,来这里吃个东西没有小几千是吃不来的,按康乐乐的性格,她不可能来这种地方啊。

    从他的眼里,康乐乐展现出了自己的不服输,昂着头,一脸无语,“怎么,你是瞧不起我在这里吃东西吗?还是觉得我不配啊!”

    “乐乐。”罗残皱起眉头。

    她知道,他并没有这个意思的。

    “好了,我向你道歉,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故意这样的。”不管怎样,罗残肯来帮助她,她已经非常开心了,“反正今天算我欠你的,等我出去一定还你钱,现在还早,你也应该没有吃早餐吧,点一个吧,我们一起吃。”

    “你今天怎么这么大方?”

    “……罗残。”

    说这话,就好像她康乐乐多小气一样。

    “残,你怎么会在这里?”

    本来愉快的吃着东西,可是桌边突然出现两个人影,就算是想无视,此时也不行,琳达正挽着明赤璀站在桌边。

    琳达有些惊讶罗残的出现,对于自己嘛,她倒是很平静。

    </div>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