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明赤璀一如既往的面瘫的模样,仗着自己长的高,简直就是用鼻子看人。

    “神经。”

    小声的嘀咕两句,康乐乐想的是这么贵的牛排,至少也要让她吃完再来啊!

    罗残是何许人也,看了眼故意低着头的康乐乐再加上琳达他们,一目了然,心里一痛,面上却是淡淡的笑着,“好巧。”

    “是啊,好巧,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和我们说一,不然我们就在一桌吃了。”琳达再道。

    “呵呵,没事的!我也不知道你们在这里,何况,你们两个的约会,我们怎么好意思去打扰呢?”罗残恢复了在美国时初见他的轻松笑。

    这种笑,是那种非常随意的,似乎什么也不在乎,但却精在其中。

    “残,看你说的,虽然我和赤璀要结婚了,可你还是我们共同的好朋友啊,一起吃个饭也没什么,何况乐乐小姐还是欢欢的妈妈,大家都是熟人,没必要那么见外啦。”

    欢欢!

    这两个敏感的字眼啊,康乐乐猛的抬头看着琳达,她……为什么现在能这么平静的说出欢欢。

    难道她已经忘了几年前差点害死了欢欢吗?

    琳达被康乐乐一瞪,不知所措的揉了揉手,小声道:“对不起乐乐小姐,以前我做了一些过激的事,伤害到你和欢欢,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一定会把欢欢当自己的亲生女……”

    “停!”

    话还没说完,就被康乐乐打断,面色阴沉,“琳达小姐,你不需要对以前的事道歉,毕竟那已经是过去,而且你当初的担心根就是多余。我和某些人真的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如果非要说关系,估计也就是有欢欢的那一晚他提供了几颗东西而已,所以,还请你不要误会,以前,现在。”

    “额。”

    琳达僵在原地,无措的看向明赤璀。

    康乐乐口中的某人,明显就是讲的明赤璀,现在无论她说什么都有可能说错,还不如将话题抛给明赤璀来的实在。

    “琳达。”明赤璀冰冷开口,十分严肃。

    琳达也一副小心翼翼的点头,“赤璀。”

    “记住,欢欢是一个没有亲生母亲的孩子,以后你就是她的继母,你要教会她懂的第一条就是,她的人生当中,生母并没有付出什么,只是毫无感情的生了她来换取一大笔钱罢了,我不希望一个不配成为孩子母亲的名字出现在欢欢的生活当中。”

    很显然,明赤璀这句话是说给康乐乐听的。

    啪!

    猛地一,康乐乐摔刀叉猛的站起来,怒瞪明赤璀,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她生欢欢,只是为了换钱?

    明赤璀,你还能再混蛋一点吗?

    “乐乐,冷静一点。”罗残伸手去拉康乐乐,明赤璀将这幕看在眼里。

    心中早已激起千层浪,她不顾一切的离开他,原来只是想要投入罗残的怀抱!

    即使是现在他带走了女儿,她还能有心思在这里谈情说爱?

    女人!

    我们就来看看,谁能狠的过对方。

    “琳达,时间快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该去照婚纱了?”

    明赤璀话锋突然一转,显然让在场的几人都反应不过来,即使心中万般疑惑,琳达只知道一点,他是在对自己!

    他要和自己去试婚纱,她就快要成为他的妻子。

    “嗯是啊,开的慢一些的话,过去应该就差不多了。”

    “走吧。”

    明赤璀迈步离开,琳达赶紧追了上去。

    “等一!”

    话还没说清楚,康乐乐怎么可能让他们走,立即追了出去,并在几步之外拦住他们。

    “康乐乐?”琳达震惊。

    “明赤璀,把你刚才的话说清楚,什么叫我十月怀胎生的女儿只是为了卖给你?”

    因为孩子,她连自己的青春年华都没过过,临产前都还在打着工,她承认她和欢欢以前是没有富裕的生活,但至少她没有一点想用欢欢来换钱的想法。

    “让开。”明赤璀一脸嫌恶,好似康乐乐是垃圾。

    她自当没看见,继续逼问,“请把你的话说清楚!”

    他可以侮辱她,但他不能侮辱她对欢欢的感情。

    “我、说、让、开!”他板起面孔,一字一句的咬牙切齿。

    “我、不、让!”她也是倔强的人儿。

    “罗残。”

    明赤璀突然侧头,看着紧跟上来的身影。

    罗残没说话,但面色很沉重,他站在康乐乐身边。

    明赤璀的声音更加的冷,“既然你有心要保护她,就不知道她现在这样拦着我会有怎样的结局吗?”

    冰冷的,霸气的!

    当他从自己身边就那样直接迈走的时候,康乐乐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这一刻,她忽然觉得有些不适。( 平南文学)

    明赤璀从头到尾,眼里的冰凉,让她觉得好不适应。以前的他虽然冰冷,但至少对她是有温度的,为什么一个月,他改变了那么多?

    为什么再见时,她觉得在他面前每说一个字都是那么的困难?

    “我说过了,现在的赤璀已经不是以前了,他很讨厌别人质问他,如果你还想得到欢欢,能做的就是像琳达这样,轻言细语。”

    罗残站在康乐乐面前,如颗大树般正用他的枝叶替她挡住天空中飘荡来的雨水,康乐乐有些无力的靠在她的怀里。

    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但又不是特别清楚。

    好半晌,她才哑着声音道:“他到底为什么在说了不要孩子后,现在又霸道的抢走了欢欢?他到底有没有想过,一个孩子对于母样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还是那句话。”

    ***

    康乐乐整个午就像个傻瓜一样,站在明赤璀他们试婚纱的地方,呆呆的看着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还有造型师给的建议。

    她明明不爱明赤璀,可是看到琳达穿着洁白的婚纱出现时,她的心突然揪着疼,那种感觉,真的快要窒息。

    明赤璀进去试礼服了,为了不让这种感觉待续,她将自己紧紧的缩在一个角落旁,尽量不去看他们两人。

    爱时,你感觉不到。

    离开时,即使有感,已晚。

    脑海中突然浮现这两句话,康乐乐无奈一叹。

    或许在他舍命救她和欢欢的时候,那个奋不顾身的身影已经埋藏在她心底,只是这一切太迟了。

    他们之间,一直是在选择,如果在女儿和他之间必须选一个,那答案是肯定的,她只要欢欢。

    “心里难受了?”一道鄙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抬起头,是穿戴好婚纱首饰的琳达,无可厚非,现在的她真的美丽极了,如果不是知道她以前的行为,康乐乐一定会觉得她是女神,美的不可方物,挑不出一点瑕疵的地方。

    就是这样美丽高贵的琳达,曾经却做了让人不能理解的疯狂事,在她的鄙夷中,康乐乐回过神,淡淡抿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呵。”

    琳达轻轻一笑,脸上并没有当初和她对话时的狰狞,而是平静的像湖水,虽然她的声音出卖了她此时的状态。

    “康乐乐,你始终相信一点,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要讲究门当护对的。哪怕你为他生了女儿,但你仍进不了明家的大门。”

    “琳达小姐,我想你应该清楚,比起进明家的大门,我更想要我的女儿陪在我身边。”

    原来,琳达在明赤璀面前的温柔只是伪装的啊!

    她并没有改变,只是因为明赤璀厌恶她在他面前闹腾,所以改变了战略,呵呵,想来琳达还是聪明,只是自己太笨。

    明赤璀越讨厌什么,她就越要做什么,所以明赤璀才不会对她留情面,带走欢欢的时候毫无商量可言。

    她何时如此卑微过?

    自从认识了明赤璀,她没有高姿态的时候。

    然,她的话,琳达却一字未信。

    “呵。”讽刺一笑,琳达盯着康乐乐,冷哼着,“你这种欲擒故纵的戏码,你认为赤璀他还会接受吗?做人真的不能太贪心了,既然收了那一笔钱就不该再想着用孩子当筹码继续在赤璀身上要钱,我想那笔钱也不用你省吃俭用也能用到半辈子吧?还是说,你想要一笔可以能像我一样能过完一生奢侈的钱?”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什么钱!

    他们口口声声的说着钱,到底是什么钱,她怎么不知道?

    “林小姐,明先生出来了,请过来看一。”工作人员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也打断了这里低气压的对话。

    “好。”

    “康乐乐,如果你识趣的话就知难而退,不要得寸进尺的想得到更多。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敢保证,你不但连现有的钱也没有,估计连见你女儿的机会也不会有了,残应该告诉过你,赤璀最讨厌的死缠烂打的女人。”

    死缠烂打?

    呸。

    她也没赖着让他娶自己,她也没收他一分钱,凭什么他们能说出这样的话。

    她做为母亲,想要和孩子在一起,难道有错吗?

    不行,她要整理一自己的思绪。

    她要好好的理理,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康乐乐冲进洗手间,不停的用冷水冲洗着自己,试图让自己变的清醒,不过一个月而已,她也没有昏迷,也没有失去记忆,为什么他们说的话,她却听不懂?

    </div>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