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身后突然窜出一个身影,康乐乐吓的立即回头,却被人大力的推向墙壁,死死的压住。

    一张轮廓分明毫无瑕疵的脸出现在的眼前,虽然此时的他满脸怒气,但也无法改变他此时的贵气,白色的礼服在他身上简直就是童话世界里走出來的白马王子。

    可惜。

    他的做法,真的和展现出來的形象无关。

    “明赤璀,放开我!”康乐乐猛的去推他。

    他不是在试礼服吗?不应该是和琳达正在看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放开你?”康乐乐的愤怒,只不过是让明赤璀觉得好笑罢了。

    他抬手,用手指勾起她的颚,轻声道:“你到底是让我放开你,还是巴不得我靠近呢?”

    他的脸,离自己越发的近。

    近到离谱。

    直到在眼前不断的放大,那双幽深的瞳眸就快要将自己吞噬一般,压抑的让康乐乐难受。

    “放开我!”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将他推开,深怕他又将自己拦住,康乐乐赶紧躲到一边。

    明赤璀站在原地,眼里的讽刺不减,“害怕?”

    “我怕你什么?”撇撇嘴,康乐乐收起视线,虽然她是真的有些怕,殊不知,她简单的动作,还是出卖了她此时的状态。

    “既然你怕我,又为何不顾脸面跟着我追了一路?”哪怕是知道原因,但他还是想要问出口。

    “明赤璀,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欢欢,她可以一辈子在他面前消失,她保证。

    明赤璀眯起双眼,将她的想法看透,“一切只是为了女儿,是吗?”

    “对!”康乐乐点头,事实也是如此,有什么不可以承认。

    “你对我接近,一切只是为了孩子,如果不是我把欢欢带走,是不是这辈子你都可以当我已经死掉?”

    一想到曾经听到的话,还有这月的真实情景,明赤璀只觉得心里藏着一团气,就像汽球,已经膨胀到某个顶点,稍一碰触,就会爆破。

    “不是!”对于这个问題,康乐乐不想回答,因为她已经答应过,“明赤璀,既然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顾颜面都要追你到这里,请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将欢欢抢去,你明明知道她是我的唯……”

    “别对我说什么她是你的女儿,你的唯一,她也是我的女儿,我有权力弥补她这几年失去的父爱,我更有资格带走她,因为你瞒着我几年,让我这个亲生父亲在她面前还不如你的qing人。”

    后面的两字,明赤璀咬重了语气。

    康乐乐呼吸一窒,她的qing人?

    “明赤璀,就算你想要羞辱我,也麻烦你说一些有根据的事。”

    “呵,一个从小的青梅竹马还不够,是不是因为他沒有钱,所以勾da上了罗残?康乐乐,我可真是瞎了眼,不然怎么沒有看出來在美国的时候,你就已经有这个心了呢?无论你作风怎样,我不管,但我要说的是,从现在起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我明赤璀的女儿,只能呆在我身边,跟着我姓,她的爸爸也只有我一个。”

    “明赤璀,你是不是神经病啊!”康乐乐想要忍,但还是忍不了的怒吼,“那是我的女儿,我和你一夜生的女儿,你根本就沒想过要这个女儿。你不让她去叫别人爸爸,难道我就能接受她去叫一个曾经伤害过她的女人妈妈吗?难道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欢欢再次被伤害吗?”

    “琳达就算做过许多错事,但她有一点比你强,她会承认自己的错误,会改过,不像你,虚伪的让人恶心。”

    恶心……

    这两个字从明赤璀那里听到,真的是太过讽刺。

    康乐乐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从婚纱店被人轰出去的,她只知道,狼狈的她透过窗户看到的是琳达胜利的目光,还有明赤璀无比冰冷的神情。

    ,,

    几天后的夜晚。

    蓝调酒吧!

    许久未曾踏入过这种地方的康乐乐,今天实在是忍无可忍的需要找发泄点了,位于角落的某个坐位上,她彻底的颓废了,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

    天知道,她桌上的酒不过是刚上而已,此时就已经被她喝去了一半。

    精致白皙的脸颊已经因为酒精的原因酡红不已,双眼也开始变的迷离,就连面前何时坐了一人也沒发现,直到酒杯被抢。

    “康乐乐,你要颓废到什么时候?”一道愤怒的尖叫打破此时诡异的气愤。

    江若晨看着喝成这样的康乐乐,心里只觉得一阵难受。

    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颊,酒杯被抢了,康乐乐才收回一点理智,用手将发放耳后,这才看着來人,以及她手中的酒杯。

    她沒回答,只是盯着江若晨杯中的酒,“把杯子给我吧。”

    此刻,只有买醉,估计会让她的心里好受一些。

    “你就打算这么颓废去?喝酒事情就能解决了?”江若晨真的快要气死了,这段时间打康乐乐的电话她也不接,帮她租的房子她也早就退了,前段时间她出差,一回來找她就沒人,找了一大圈,要不是昨晚被老爸逼着回家,她都不知道康乐乐已经回了康家。

    孩子被生父带走,康爸现在见不得康乐乐,直叫她滚,康母终日以泪洗面,她可是动用了全部的关系,才知道这女人今晚在这里买醉。

    以前的康乐乐是个何其自信霸道的女人啊,再看现在?双眼无神,沒有焦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用酒精麻痹自己。

    “如果你是我的好姐妹,就把酒杯给我。”

    她只想喝酒,只想喝酒。

    这几天的所有事加一起,她只觉得万分的难受,明赤璀真的好狠,不但不让她见到欢欢一面,她甚至不知道欢欢现在在哪个学校读书。

    自从那天后,她不但连雷鸣集团也进不去了,就连自己的家……呵呵,更让她感到崩溃的是,今天她接到了法院的传票,明赤璀要正式和她打官司,他要明确的告诉她。

    她不但要欢欢的抚养权,而且连孩子的探视权他也要拿到。

    因为自己和康乐乐的关系,自己找到了罗特助罗残,他也告诉了她事实,并让她这段时间尽可能的多陪陪康乐乐。

    “唉。”

    喟叹一声,江若晨痛心的道:“我也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有多大,如果当初我知道是这样,也不会让你去嫁给总……”

    “康乐乐,现在是不是让你喝酒,你才会觉得心里好受一些?”看到康乐乐眯紧的眼,江若晨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现在明赤璀这个字,或者是关系到他身份的字或词都不能提到,还是自己说冲动了。

    “如果你是我的好姐妹,今天就陪我喝两杯吧。”

    现在的她,真的只想好好喝一顿。

    “好,那就來吧!”

    江若晨不但将杯子递给了康乐乐,并且为两个倒满了酒,自己先一口而尽,交举着空酒杯在康乐乐面前摇晃,“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但我还是很后悔,如果不是我让你进公司,不让你去应聘,这一切可能就不会发生。”

    本來是好心,却办了坏事,想着康乐乐现在和欢欢都不能正常的相见,江若晨就觉得对不起康乐乐,眼泪止不住的往滴。

    再次为自己倒上酒,康乐乐倒是清醒了不少,斥道:“你要做什么,我是让你陪我喝,不是让你抢我酒喝。”

    她伸手想要夺过江若晨手里的酒杯,却被她躲道,并高呼,“康乐乐,就按你说的,我们今晚把所有的不快都化为酒一起肚吧!不管是你,还是我,都好好喝酒吧,把不愉快也吐出來。”

    “好!”

    本來心情也郁闷了,劝了两句沒用,康乐乐也就跟着喝了起來。

    酒过三旬,大脑也越发控制不了自己崩溃的缘由了。

    “若晨,你说明赤璀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欢欢是我的女儿,就算他要抢走,至少也要给我留探视权啊,可是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因为她给不了欢欢好的生活,因为她是一个作风不良的女人,竟然在一夜后……有了孩子,并且带着孩子独自跑到美国,给不了欢欢一个安稳的地方,从小就让欢欢生长在龙蛇混杂的跆拳道社,一个连自己父母都抛弃不管七年的女人,怎么能照顾好自己的女儿?

    这些理由,加上当初在明家说的话,明赤璀真的是将她打入了地狱,她拿着他的申请诉状去找过律师,她几乎跑遍了所有的律师事务所,对方一看资料,再看对象是明赤璀,纷纷摇头不肯接这个案子。

    “康小姐,我劝你这件事还是和明总载私协商吧,对不起,这个案子我们接不了。”

    “康小姐,你这个官司完全就沒法打啊,所有的证据都不在我们这边,而且还有你亲自开口的承诺,对不起。”

    “康小姐,对不起,请你另请高明,这个案子我们接不了。”

    “康小姐……”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