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被拒绝几天的情形,康乐乐已经沒有一点点想要挣扎的心了,他们说的沒错,就明赤璀出來的种种证据來看,她真的是一点机会沒有。

    她后悔!

    她真的好后悔回国來,她的欢欢啊……

    “康乐乐,我说你就是笨,早的时候就告诉过你,不要去和明赤璀对抗!你不知道他们那种身份的人一直都站在顶端吗?最受不了的就是被别人踩在脚底,你不但不顺着他,反而跟他呛着來,你说他怎么还会让你看欢欢。”

    “就因为我管不住自己的脾气,我就一辈子看不到欢欢了吗?”

    如果是因为别的,或者她还能接受,但若晨现在的说的理由她完全不能接受,气的她提起酒瓶就往喉咙里灌。

    见状,江若晨也拿起一瓶酒灌了起來,还一边咕嘟的说着:“现在你不要想那么多,今晚回去后先好好睡一觉,然后再去求明赤璀,说不定他看你态度好了,看在欢欢的面上会撤诉的。”

    “撤诉?”

    这两个字,出在别人的身上她或许还能理解,可是明赤璀,他现在那么的厌恶自己。

    “对,再怎样你也是欢欢的母亲,我想明赤璀也不希望以前欢欢长大了知道母女不能相见都是爸爸的行为而恨他。”

    “对!”

    江若晨总算说了一句让康乐乐也觉得赞成的话,欢欢又不是傻瓜,她在这里着急的同时,想必她也一定会闹着要她吧?

    毕竟他们母女的感情要比一般的女人深了不知多少倍,也更加了解对方,这点,就算是后妈也无法改变的。

    “所以,好好喝酒吧,我这次也豁出去了!我不要我的干女儿在明赤璀那里。”

    “对,明赤璀那个混蛋,他有什么资格抢走我的欢欢,我的女儿,那是我的女儿!”

    “唔,还有三瓶快喝吧,喝了我们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再來。”酒量不太行的江若晨在硬撑着喝了一瓶啤酒后感觉自己眼前都迷糊了,本來很霸道的一段话,被她说出來就变了味。

    而那个‘家’触动了康乐乐的某根神经。

    只见她一愣,然后突然趴在床上大哭起來。

    呜哇,,

    如果不是周边的音乐震耳欲聋,估计康乐乐这一崩溃大哭已经吸引了周边所有人的目光。

    本來昏昏沉沉的江若晨也被她哭的一愣愣的,喃喃道:“我说你哭什么,我们不是已经想好了解决办法吗?在总裁面前装装可怜也沒什么嘛为了欢欢。”

    “呜……你知道屁啊,老娘是在说我的家,我沒有家了!”

    想起这几天她的生活,真的是悲哀,只要一回家爸爸看到准把她轰出去,只对她提了一个要求,如果不把欢欢带回去,那她一辈子就不要进那个家门了,他们也当沒她这个女儿。

    想想也可怜,如果不是母亲偷偷的帮她,让她在店里那个隔断间里睡觉,她连个安身地也沒有,就这样每天还得在父亲來店里前跑到远处去躲着,等他去店里了,她又回家睡觉收拾,然后再离开。

    “你沒家啦?”江若晨扑闪扑闪着大眼,一阵迷惑,“虽然伯父沒原谅你,可不也让你住家里了吗?这种事只能是慢慢來,你不要急嘛!”

    “我急什么,唉,我现在的日子真的太可悲了!亲生的爸成天嚷着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我自己的女儿又见不到,夹着我妈在中间,三天两头因为我的事流眼泪,真不知道我这辈子活着有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的悲哀。”

    “康乐乐,你读书的时候不是打不死的小强吗?就这么点小事就把你打垮了?我瞧不起你!!”

    ……

    “老大,是不是那桌的那两人啊。”

    酒吧的门口,有两个戴着墨镜身穿黑西装的男人齐齐看向角落的某一桌,说话的这人手里拿着照片,视线在两人身上來回转动,一点的疑惑。

    “老大,那两个人的头发都有些凌乱了,隔的这么远,也看不出來到底谁是谁啊?这可怎么办,还是说两个一起……啊!疼!”

    话还沒说完,头顶已被赏了一个爆粟。

    “你说的是屁话,你把两个放一起试试,还想不想要命了?”

    翌日。

    咔嚓,咔嚓……

    梦中,康乐乐好像听到了咔嚓咔嚓按快门的声音,沒看到人,却感觉好多人围在自己身边一样,虽是在梦中,但她仍觉得非常的不爽,因为她好困,头好痛。

    那种痛,感觉就像要爆炸掉一样,难受的快要死去。

    “诶,快看,都这个时候了,亏她还睡的那么香。”

    “是啊,早就有传闻说她是有意接受明总裁,现在看來果然如此啊,背着明总裁在这里偷人也可以这么高调,还睡的那么香。”

    “就是,这个叫康乐乐的女人,看來还真是不简单啊……”

    议论声此起彼伏,一波接一波,按快门的声音也越发的大,康乐乐也意识到了哪里不对,但头痛欲裂的她只想再躺一会儿。

    侧了侧嘴,当做沒这回事,继续睡。

    而此时,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熟睡的男子,可能是沒有康乐乐睡的那么死,男子蹙了蹙眉,缓缓的睁开了眼。

    “呃!”

    眼前的一幕,吓的他睡意全无。

    “快拍,快拍,这个才是康乐乐的真实男友,传闻她接近明总是为了赚钱,然后和她的穷男友私奔,看來就是他了,快拍。”

    “对,快拍,找好角度,拍好了我们这个月就不愁沒有高额奖金了!”

    “你们是谁啊!!”

    一觉醒來,莫名其妙的面前多了这么多的人不说,还不停的拍着照,按着快门,光束闪的男子差点睁不开眼,沒床就大声怒吼出声。

    不过他的吼声并沒有得到回应,人家还是该拍就拍,按换角度换角度。

    “你们是谁啊,在我房间做什……”男子拿着身上的长浴巾正准备床,却发现扯不动,扭过头去,双眸瞪到极限。

    一秒,他果断的回到了原來的位置,紧紧的用浴巾盖住自己的身体。

    此时,快门键按的更快了。

    “快点,快点拍,多劲爆啊,明总裁宣布的真正的爱人和别的男人在酒店,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穿衣服,只用浴巾盖住身体,恩爱程度可见一斑。”

    “乐乐!”

    男人开始推身边的女人,叫喊声在人们看來也是那么的亲密,“乐乐,快醒醒,快醒醒。”

    “呜……我困。”

    以为是欢欢比自己早醒了來叫自己,康乐乐嘟囔一声,翻个身,继续睡。

    灯光闪的更快了。

    “乐乐,快起來,出事了!”男人提高分贝,一脸愁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昨晚只是和同事小聚,怎么会和康乐乐在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上,而且怎么会吸引來了这么一大批媒体。

    甚至是……

    他都不敢低头,因为稍稍一动,就能看到彼此的……身体。

    “欢欢,别闹了,让我再睡……”

    “康乐乐,快起來,出事了,我是华强!!”

    无奈之,华强只有人在伏在康乐乐的耳朵低吼,这一吼,就算再困,也该醒了。

    康乐乐睁着双眼,无辜的看了看身边的华强,发现他赤着身体,顺势往,她看到了一块白白的浴巾辣在他的某处,从他的大腿一直到脚心,全赤着。

    再回來看自己,情况和华强是一模一样的,也就是说,他们两个现在可以彼此看到对方的身体,而他们唯一的遮盖物,也只限于这块大大的双人浴巾。

    啊!!!!!

    尖叫,是许多人的本能,可是康乐乐尖叫的同时毫无感觉的去掀浴巾,说时迟,那时快,华强在最关键的时候一把将浴巾裹在康乐乐的身上缠了一圈,迅速回身躲在康乐乐的身后,拖过一个浴角将自己的重要部位挡住。

    “乐乐,别再叫了,现在我们只能冷静來,否则我们这副模样一定会见报的。”华强用只有两人才听到的声音提醒康乐乐现在的情形。

    就算再惊讶,反应不过來,康乐乐也多少明白了现在的一幕,如果是平时,她早就发火了,可是昨晚个字宿醉后她的头快要爆炸了,人也沒有一点精神,说的话也沒有那么中气十足。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康小姐,请问你有沒有什么要向我们解释的。”忽然,一个手拿话筒的女人上前來,将话筒对着康乐乐。

    从她的工作牌上,康乐乐看到她是娱风天地的记者,娱风天地,一个专门报导各路明星八卦的地方。

    康乐乐很无言,喝个酒而已,她难道还成了明星了?

    “不好意思,我不觉得我有意务向你们解释什么,还有,如果我沒说错的话,这个酒店不是你们订的房间吧?你们一群人抗着大大小小的机器在这里对我一阵乱拍,是不是也太不尊重人了,至少我还沒同意吧?”

    “康小姐,我们接到报料说你背着明总裁在这个房间密会男友,而且我们來的时候是沒有关门的,报料人说,是康小姐主动把门打开的,身为媒体行业捕捉任何一个有意义的话題是我们的责任与工作。”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