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姐,你既然已经为明总裁生了女儿,为什么现在还要不甘寂寞的出來会男人,你这样做是不是对明总裁不公平,对你的女儿是不是也沒榜样可言?”

    “康小姐,你这么做有沒有考虑过明总裁的感受?有沒有考虑过女儿的感受?”

    “康小姐,外界一直传闻你让女儿认明总裁只是为了要一大笔钱,就消息称,明总裁也付了你一笔该得的报酬,可为什么你现在还如此贪心,竟然在眼皮子底和你自己的正牌男友在这里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呢?”

    “闭嘴!”

    华强实在是听不去的怒吼出声,“你们算什么东西,什么叫见不得人的事!我和乐乐之间什么事也沒有,昨天我们不在一起,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才这样的,你们这种记者,沒事就喜欢颠倒黑白,就不怕遭报应吗?”

    “这位先生,你难道不知道康小姐已经是孩子的母亲?或者说,你是知道康小姐是明总裁孩子的父亲,你还要这样和康小姐保持不正当的关系,是你不怕明总裁,还是觉得明总裁很傻,花着钱,不但养着一个红杏出墙的女人,还得连你也一并养了?”

    “md,我真是受不了你这张贱嘴,你还能再编的再混蛋一些吗?”

    自己被侮辱也就算了,连康乐乐也要骂在一起,华强忍无可忍,愤骂两声直接坐床上站起來,那些女记者们吓的花言失色。( 平南文学)

    “啊,耍流氓了!”

    “耍你m……”

    “华强,不用和他们吵,先把衣服穿上吧!”裹着浴巾,康乐乐看到一边散落的衣服,替华强拿了起來。

    因为刚才那些女记者吓的全部捂上了眼睛,华强转过身背过大家快速的衣服穿上。

    像康乐乐给她拿衣服一样,他也在地上捡起康乐乐的所有衣裳,“你去浴室换一吧。”

    “嗯。”

    眼前的一切,康乐乐也算是明白了。

    冲动,已经沒用了。

    特别是在去向浴室的时候,看到客厅的电视里正直播的新闻,康乐乐只想笑,那则新闻,不正是她们这里的一切吗?

    呵呵。

    这,她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

    嘭!

    一个遥控哭狠狠砸向液晶电视的声音,只听哗的一声,昂贵的电视机屏幕上出现一个大洞。

    诺大的声响将秘书给吓了进來。

    “总裁?”

    上班的时候还好好的,为什么这才一会儿,总裁就发了这么大的火。

    屏幕虽然被砸坏了,但声音却还能清晰的听到。

    “唉,真的是一对狗男女啊,这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样的人!明明就已经有了明总裁的孩子,前些日子还高调出现,今天就被别人指出和人家开fang睡觉,赤着身体共同用一条浴巾,就这样还解释说是朋友,可想而知两人的实际身份哈。”

    “就是,一边用女儿缠着明总裁,一边在这里养小白脸,说着也是搞笑,这个康小姐还真是不聪明的举动,明总裁那么有钱有势的,她不但不珍惜,还要背着明总裁做这种事。

    “总裁……”

    叶青脸色也有些难看,毕竟她也认识康乐乐,知道她并不是新闻里讲的那样,可现在的情况却不容许她说,毕竟对方是总裁曾经在乎的女人。

    只是今天早晨有一个董事会,如果董事长他们來看到这办公室的情景,那可如何是好?

    “滚!”

    头也不抬,明赤璀直接喝斥叶青,分贝高的吓人,就连外面的秘书们都听到,一个个未避免自己无顾遭殃都将头死死的埋在电脑前,乖乖的工作。

    “是。”即使跟着老董事长好些年,但她还是很惧总裁。

    总裁的作风和老董事比起來更加的狂野霸气一些,当然,也更突然情绪化一些,主要这个情绪化的时候一般都是因为感情,所以她就算想要说些什么,也只能隐忍着,不然后果绝对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把罗残给我叫來。”走到门口,听到吩咐。

    “是。”想要提醒总裁董事会的事也只得哽去,暂且不提。

    一个小时后。

    某郊区一条偏僻的马路上,两个疲惫不堪的人慢悠悠的走着,额前的发已被汗水打湿贴在脸上,满脸的汗水如同夏天一般,天知道,现在已入冬,本该是冷的要死的天。

    可知,他们两人走了多远的路才能是现在这样满头大汗。

    一处草坪上,男人伸手拉住女人,制止她再继续往前走。

    “乐乐,就在这里吧,再走去等我们都找不到那是什么地方了,何况记者也已经被我们甩开了,这么偏僻,不可能再追过來了。”

    从市中心到这里,少说也要一个小时,天知道那群记者是有多么的缠人,直到十分钟前才将他们甩开,如果不是他们不熟悉这里的路,不敢开进來,说不定到现在他们两人还是疯狂的奔跑。

    环顾了四周,见沒人,也沒车子,康乐乐才放心的停來,“那坐着休息一吧!”

    “好。”

    正准备坐,康乐乐却意识到华强还拉着自己的手,瞪了他一眼,华强立马拿开,“对不起,意识。”

    “以后不要这种意识。”

    这一路,因为她跑的够呛,华强也扶了她好几次,也不知道那群记者要怎么写。

    “嗯。”华强轻轻点点头,却掩饰不住心里的失落。

    其实康乐乐知道华强并沒有什么意思,毕竟两人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伙伴,这种关怀的举动如果换成她,她也会,毕竟是光明正大。

    可是现在这个节骨眼,那群记者……

    想要解释,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有些事本來也该狠心,康乐乐想到酒店的一幕,拧着眉头看华强,“你还记得,昨天晚上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吗?”

    讲起这个,康乐乐很是尴尬,毕竟今天起來他们两个……两个都喝醉了,刚才因为有记者在,容不得他们去想那么多,可是现在不一样,这件事,也是他们该面对的。

    “我只记得昨晚我和同事一起喝酒,期间喝了不少的酒,至于最后我就不知道了,再醒來……”

    后面的话华强沒有再说,康乐乐也将头一侧,后面的事他们两个都知道,全国的人估计现在也知道了。

    华强的声音哑了哑,然后突然提高音量,“乐乐,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会对你负责!”

    “负责?”

    这两个字,让康乐乐一脸黑线。

    “华强,你用脑袋想一想,我和你怎么会在一起肯定是阴谋,至于是谁这样,我并不清楚,退一万步讲,就当是巧合好了,你觉得如果我们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的话,我们两个都会沒有一点感觉吗?”

    “……”康乐乐说的对,华强无言以对。

    昨晚的事,他是真的一点感觉也沒有,就像康乐乐说的那样,真的有发生什么,他们都是成年人了,怎么可能一点也沒有感觉呢?

    只是……

    即使是这样,他也想要对她说,他想要对她负责。

    康乐乐继续道:“我相信我们昨天什么事也沒发生,我问你,只是想你仔细的想一想,有沒有蹊跷的地方,我不信我们两个平白无故就会躺在一起,你或许忘了一点,地上的衣服扔的是那么的整齐,两个人的全在一堆,如果真的是两个喝醉酒的人要发生些什么,还能如此理智?”

    其实从醒过來的那一刻,康乐乐震惊完后就理性的分析了,她是被人设计了。

    她和华强之间,什么也沒有,媒体出现在房间就能知道,对方是想要让声名狼藉。

    “嗯,我也相信昨晚我们什么也沒发生,要么就是被人设计,要么就是一场误会。”

    “呵呵,误会倒是不可能,设计还说的过去,不管怎样吧,那人的目的达到了,现在我应该已经是过街老鼠了吧!”

    仰起头,康乐乐看着天空,此时的乌云密布就像她此时的心情,新闻一出來,还是直播,真不知道这次爸爸该要怎么对她。

    是不是这辈子,她真的只有和自己的亲生父母远离两地?

    不!

    她不能再那样了,她要和父母生活在一起,还有欢欢,我们一定要生活在一起,一家人。

    “乐乐。”华强转身,认真的看着她,瞳眸变的很温柔,很温柔。

    无法承受那样的目光,康乐乐故作不悦,“华强,你是不是忘了我跟你说过什么?”

    “沒。”

    我们之间,只能是朋友。

    这句话,他怎么可能忘掉呢?

    他不该奢求太多的,毕竟是他做了对不起康乐乐的事,是他毁了她一生,就算他想要弥补,似乎也晚了。

    “既然沒忘就该清楚,你现在的眼神不适合我们两人。”

    径直起身,打算往回走,“回去了吧!”

    “你确定现在要回去吗?”康伯父现在和康乐乐的关系他是知道的,已经紧张成一句话对不上,康爸就会大怒雷霆的让康乐乐滚。

    今天的新闻一出來,此时康乐乐回去无疑是在打康伯父的脸,按康伯父的性格,这样的事发生了,他是一定不放过康乐乐的,除非……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