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他的担忧,康乐乐苦涩一笑,坚强的道:“我知道你担心我爸,不过有些事,是该我面对的,这不是躲避记者,走的偏僻一点,远一点他们就不会來烦我了,我要面对的是我家人,那是我一辈子不论走到哪里都躲不掉的亲情。”

    康家。

    早上的时间本该是他们这家小面管最忙的时候,但今天却是一个客人也沒有,主要是站在门店外面的一排排黑衣人就吓的那些客人不敢进去。

    此时,不大的店面里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他的身后有好几个黑衣人站着。

    男人那张轮廓分明的脸看不到一点表情,就连眼皮也沒眨过一样,如尊佛一样坐在原地,仅管如此,大家还是能从他的平静里看到瞳眸深处的愤怒。

    在他的身边,也坐着一个美男子,比起冰冷无表情的他,另一个身着西装的美男子表情就要柔和不少,虽然眉头紧蹙,十分严肃。

    好奇心是人的致命伤,每个人都有,仅管如此的大阵势也阻断不了街防四邻以及一些食客的围观,虽然沒有议论的很大声,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出些什么。

    “里面那个静静坐着的,一动不动的那个,是不是就是今天新闻里面说的雷鸣集团的总裁,明赤璀?”

    “对啊,就是他,唉,真是沒想到!前段时间才宣布自己有个女儿,并且带着孩子的母亲去参加了雷鸣集团的晚宴当众宣布那是他爱的女人,他真正要娶的妻子,今天就出了这么个新闻。( 平南文学)”

    “是啊,他们今天全部呆在这里,这里是新闻里的女主角康乐乐的家吗?”

    “是那个女人的家,看看也是,在这种平民的食街开个店面怎么比的上一个大集团的总裁來的有钱呢?怪不得她女儿脚踏两只船,一般拿着雷鸣集团总裁的钱去接济自己的小白脸男朋友,一面还和这个总裁纠缠不清,就是想用女儿來威胁她。”

    “唉,不管怎么说,人家康家这次也算发达了,这辈子怎样都好啊,好歹是生了个摇钱树,这可是我们这些普通人羡慕不來的。”

    ……外面的议论声还在继续,哪怕声音小,店里分别系着围裙的两个中年人气的脸色铁青,就感觉呼吸不上來一样。

    忽然。

    中年男人拿起拖把就往外冲,直接用拖把在一个水盆里刷了一然后往那些人身上甩,“滚,都给我滚,看什么热闹,我们家的事关你们什么事,一天到晚闲的沒事就关心这些八卦,你家沒八卦是吧,长舌妇吗你们是,有什么资格去议论别人,你们了解吗?啊?”

    那些人被脏水弄到不停的躲避,也有胆大的开始骂人,“我说你这老头怎么回事啊,你的女儿做了那些事新闻都出來了,还不允许我们说了是吧!不让我们知道了也行啊,让她和别人开f的时候不要那么高调嘛,还两个人共用一个浴巾,现在人家都找上门了你还在这里装清高,你有什么好装的,有我们发火还不如去管教管教你的女儿。”

    “就是,丢人!”

    “太丢人了,应该是上梁不正梁歪,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你亲生的,还是说当初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种混乱的关系,不然你女儿怎么可能如此的高调?”

    “你们是当我不存在吗?”

    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这混乱中间,那一排排站着不动的保镖立即來到男人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众人。

    男人的声音很冷,冷到沒有一点温度,虽然沒有带着努气,但他的看似平静的一句话让混乱的局面停了來,大家转头看向他,不知所措。

    修长的腿一步步的迈向刚才骂人的两女人面前,居高临的看着他们,嘴角邪魅的勾起來,问笑,“把你们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我们……”其中一个较为胆小的胆颤的说了两字就不敢再头,也不敢去看男人,头埋的低低的混身颤抖。

    另一个大胆又长的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就不一样,她觉得自己也不比那个康乐乐差,而且面前的男人是所有人的梦中qing人,自己就算能和他有一晚,那她也一定能笑死,如果再因此,他看上了自己,那她就就真的是翻身了。

    只见她撩了撩发,用她觉得最妩媚的样,温柔的道:“明总裁,你看康乐乐虽然能给你生了女儿,可是她做的这些事真的让人不能接受,那个女人作风太乱了,我们也是看不过去,所以才替你出气的,希望你不要生气。”

    说完,女人伸出手想要去拉明赤璀的衣袖,却被身后的保镖一瞪,最终还是沒胆量的收回手。

    不过笑的越发的自认为迷人,“明总裁,天底愿意为你生孩子的多了去了,她不过是生了个女儿就猖狂成这样,你说要是生个儿子不得妄想天开做明家的太太吗?而且她这种伤心败俗的女人也不值得明总裁你爱的,你说我说的对吗?”

    “呵呵,那你告诉我,她不值得,谁值得?”男人皮笑肉不笑。

    所有人都看的出來明赤璀生气了,唯独这个女人。

    他以为明赤璀是邀请,胆大的身体贴近明赤璀,扭动着腰身,甜甜道:“明总裁,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

    “把这个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女人给我带走,好好的‘奖赏’她。”明赤璀嘴角在笑,但眼睛里却有着两团不断跳跃的怒火。

    只可惜,当事人却无知的以为她成功了。

    “谢谢你,明总裁。”

    “明天见。”

    随着明赤璀温柔的三个字,那女人被保镖们带走了,此时,明赤璀的目光落在那个头已经埋的女人身上。

    “抬起头來。”他命令。

    “明总裁,我知道错了。”女人抬起头,眼泪如洒掉的豆子般掉落來。

    “现在怕了?”他轻哼,一脸不屑。

    “我错了,我错了明总裁,请你饶了我吧!”

    扑通一声,女人直接跪,不停的哭求,“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多管闲事去议论别人,我连自己也管不好,对不起,对不起明总裁,我嘴贱,我嘴贱。”

    “怎么办,好多祸都是嘴巴惹出來的。”

    啪啪啪,,

    话音一落,一声声巴掌声已经起來,女子一边哭,一边狂煽自己的耳光,一边跪求,“我再也不敢了明总裁,再也不议论别人了,我沒资格去议论,我嘴贱,我有错,我的错。”

    “滚吧,别在这里脏了我的眼,热闹可以看,但我明赤璀的生活不是你们想怎样议论就怎样议论的。”

    吸。

    人群里响起一阵倒吸气声,纷纷在庆幸,刚才自己并沒有多嘴,原本集在一起的热闹人群在也明赤璀简单的几句话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你们连这群看热闹的人都阻止不了,怎么配做我明赤璀的保镖,怎么配拿那么高的待遇,全部去捡垃圾为生都是浪费。”

    而后。

    这里很清静,沒有一个敢來看热闹。

    真正的谈话,也从此时开始,不过,真正的主角还沒登场,所以明赤璀和罗残还是保持刚才的坐姿。

    只有康父和康母气的上气不接气,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站在门口,一边希望自己的女儿赶紧回來,一面又望她永远不要回來。

    回來,等待她的又将会是什么呢?

    本來康乐乐以为自己回來爸爸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给她两耳光发泄怒气的,可是结果出乎意料之外。

    远远的,她看到门外站着那么多的黑衣人心里便明了,心里一惊,深怕爸爸那急脾气和明赤璀发火沒有占到上方,结果还被气到不行,顾不得自己的头痛欲裂拔开腿就跑。

    “乐乐,你小心一点。”华强在身后也连忙追过去。

    远远就看到女儿的康母连忙冲出來拉着康乐乐,“女儿,你沒事吧?”

    “妈,我沒事。”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妈妈一定会很温柔的关心她。

    “爸。”康父在里面,因为怕他发火,康乐乐只是很小声的叫他。

    康父瞪了她一眼,并沒有发火,只是轻哼了一声,“你还知道回來。”

    “……”

    “伯父,你不要怪乐乐,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可以打我骂我,但请你不要责怪乐乐。”华强直接给康父跪认错,“我知道我犯错了,康伯父,请你原谅我。”

    “起來,你该跪的人不是我,让你爸看到还说我欺负你,赶紧起來!”康父大声命令。

    知道康父一辈子强势惯了,华强也不再多说,赶紧起身乖乖的站一旁。

    康父指着康乐乐,看向明赤璀那里,带有怒气的质问康乐乐,“他是怎么回事,今天全我解决好。”

    不用康爸说,康乐乐也该解决了,这件事也该是个结果了。

    她來到明赤璀面前,一咬牙,直接道:“明赤璀,你有什么事,为什么跑到我家來?”

    她不认为,明赤璀只是想來这里坐坐。

    明赤璀抬起头,斜眼看他,平静反问,“你觉得呢?”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