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欢呢?”康乐乐答非所问,比起他來这里的意图,她更想知道欢欢的消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似乎沒有资格再叫欢欢的名字。”明赤璀不动声色,但眼里的鄙夷沒有掩饰。

    康乐乐一窒,仍倔强的开口,“那是我取的名字,她是我的女儿,凭什么我沒有资格?”

    明赤璀一个眼神,一边的罗残将一份文件扔到康乐乐面前,也就是地上。

    自动放弃抚养权兼探视权,,这几个大字,如针扎进康乐乐的眼里,疼的她几乎不敢让眼皮再动一分。

    “凭什么!”她止不住的全身颤抖,她的女儿,凭什么他要这么做。

    “凭什么,这三个字,你确定你问的出來?”明赤璀看着她,等她给解释。

    在他的眼神中,康乐乐也明了。

    昂起头,深呼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恢复理智,保持平静,“明赤璀,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不管怎样,欢欢是我的女儿,我生她的时候你并不知道她的存在,她和你沒有感情,你凭什么可以剥夺欢欢需要亲生母亲的权力,你怎么可以生生的要抢走我的欢欢?”

    一个光盘,紧随着文件被扔到地上。

    明赤璀昂着头,不屑的看着康乐乐,“你们这店里有电视,要不要当着你爸妈放出來,让他们再观摩一次这个证据?”

    “明赤璀,你混蛋!!!!”

    康乐乐愤怒的拿着光盘,当着大家的面直接掰成两半向明赤璀身上扔过去,“为了得到欢欢,你居然玩这样的心机,是,也许你的目的达到了,不管是打官司还是私了,我都斗不过你,我也沒有理由去斗了,你认为是赢了,可是你有沒有想过欢欢长大以后要怎样看待自己的亲生母亲,如果她知道这些事是你做的,她又要怎么看待……咳咳……”

    话还沒说完,自己的脖子已经被死死卡住,一瞬间,康乐乐就觉得快不能出气,话卡在一半,让她气不顺,咳嗽的不行。

    “明赤璀,你是不是疯了,放开乐乐!”华强急了,冲上去就要掰开明赤璀的手,却被他的保镖强行带走。

    就连康父他们也是如此,气的康父大声怒吼,“放开我女儿,你以为你的权力就了不起了是吗?放开她,你要把她掐死吗?!!”

    “求求你,放开我女儿,你这样她会死的啊!天哪!!”康母看着康乐乐满脸涨的通红,自己又被禁锢住,哭的撕心裂肺。

    天沒有一个母亲看着女儿被这样对待,还能理智的,此时的康母心如刀搅。

    想要安慰他们,康乐乐却是一阵无力,她只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快要死掉。

    满眼,满脑子,都是明赤璀犹如雪峰上的冰驻,又冰,又尖锐,一不小心就能失了命。

    “康乐乐,你自己做出了这种丢人的事不要怪在我身上,我明赤璀光明磊落,要得到女儿轻而易举,别自己做了这种破事往我身上带,你更沒资格在我面前讲女儿以后怎么看你,看看你自己的德性!”

    康乐乐被明赤璀狠狠甩在地上,刚好摔在康爸扔了一拖把的盆里,整盆水全数倒在康乐乐身上,打湿了她外面的棉外套。( 平南文学)

    “乐乐!!”

    华强惊呼一声,挣扎的越发的厉害了,“明赤璀,你到底想要把乐乐伤害成什么样,你才甘心?难道你就不能让她和欢欢好好的在一起吗?你要把他们逼到什么地步才甘心啊?!”

    “你?”明赤璀扭头,静看着他,藐视道:“是谁?”

    “他是我女婿!”康爸大吼一声。

    此时的康父已是气到爆炸,他虽然气自己女儿的所作所为,但这个有钱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明赤璀的眉拧了起來,看了眼康爸,然后再看从地上起來的康乐乐,此时的她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仅管如此,明赤璀的心里仍是千万团火光灼烧着,这个女人竟然和她从小的青梅竹马在一起一夜。

    今天还以那样的姿态上电视,呵呵,很好,女人,以前你不接受我的原因,原來就是因为他。

    “签字。”

    明赤璀的这两个字,只让康乐乐犹如听到了地狱修罗的声音一般,毫无反驳的机会,是那样的绝决。

    “我不签。”无论怎样,她不能签。

    她不能签,她不能沒有欢欢。

    “你确定不签?”明赤璀眯眼反问,笑意是那样的明显,不过却是嘲讽的微笑。

    从他的笑里,康乐乐明白,她不签,他一定不会让她好过的。

    “明赤璀,这件事与我的父母无关,与华强更无关,你能先让他们把我爸他们放开吗?”

    康乐乐永远不知道,明赤璀在听到她这段时间的时候,那种想要杀人的怒感将自己吞噬。

    他不顾一切的只想和她一起,可她却一而再的看不到他的好,现在因为一个曾经把她卖了的男人如此的好,不过是控制了一,她竟然出声恳求。

    康乐乐,你不是如此倔强,如此硬气,现在又是为何?

    “不错啊,看來你还真是惦记着他的好,如果不是她你怎么可能跟我有一夜,怎么会有欢欢,如果不是他,今天你怎么有资本去跟我家要钱?”

    颚突然被他扣住,忍住痛,康乐乐看到他眼里的怒容,“什么时候起,你也变的这么的庸俗不堪?”

    “我庸俗不堪?明赤璀,我和你之间的恩怨,不要牵扯到我父母,他们年纪大……”

    “滚,别让我听到从你嘴里说出这些让人恶心的话,人我可以放,你今天必须签字!”

    他再度将康乐乐推开,暴戾从他的眼眸中闪过。

    接触到,康乐乐也彻底的明白为什么罗残对她说过,现在的赤璀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由她发脾气的明赤璀了。

    对,说的沒错,因为他已经不爱了。

    不爱,她已经什么也不是了。

    其实也沒错,本來她就一直沒有相信过他的爱,只是……即使如此,为何一月前,你要舍命救我们?

    “给我起來,你这沒出息的,不就是抓着我们了吗?又沒打我们,谁不能忍啊,你冲他跪什么!!”

    康爸是个暴脾气,也是第一个看到康乐乐跪的,不加思索的,直接就大吼出声。

    身子猛然一震。

    因为背对着,明赤璀并看不到康乐乐的表情,只是感觉的到她向自己跪了。

    心里莫名的痛,痛到无法窒息。

    越是因为这样,他就越无法接受,她竟然会和别的男人去酒店,并且……

    康乐乐,我把真心付出给你的时候,你是怎样对我的?

    现在知道要求我了?

    “求你,放了我爸妈他们,还有,女儿可以给你,但请不要剥夺我的探视权。”

    不管今天的事,是不是明赤璀所为,新闻一出康乐乐已经明了,她败了,败的彻底。

    法官无法如何是不会同情这样一个她,即使这些都不是事实,但谁会信?

    眼,她需要做的就是取的乐乐的探视权。

    果然。

    她真的求自己了。

    康乐乐,你可真是贱啊!

    当初给你机会的时候,你非要那么的不可一世,现在也有求我的时候,只是……一切都太迟了。

    “求我?”他轻哼。

    “求你。”她重复一次。

    他扭头,将她看住,“我好像沒有看到一个求人该有的诚意。”

    “明赤璀,我求你,把我爸妈放开,我妈妈身体不好,那样抓着她,她会不舒服的。”

    “别求他,以为自己有钱就了不起了,也不报遭报应,我今天就在这里,我就不信他还能把我给杀死不成!”

    “爸,你别说了!”

    明赤璀是什么人,康乐乐会不清楚吗?

    如果说软硬非要选一个,那他一定是见招拆招的那个,哪一套都不吃,除非他心情好。

    “伯父,你还是不要激动,有些事激动是解决不了问題的。”罗残接话,并不希望愤怒的赤璀和康父的关系弄的很僵。

    只是,他有意,两个当事人却不然。

    康爸直接怒回,“你们这种阵势的跑到我家來,直接对我们动粗,难道我还要笑着对你们吗?有钱就了不起了是吧,信不信我去告你们!”

    “放开。”明赤璀终于招手示意他们放开了。

    康爸以为他是怕了,忍不住多说了句,“怕了吧?呵呵,再有钱能斗的过法……”

    嘭!

    狠狠一脚,明赤璀踹在华强的身上,虽然沒有用全力,毕竟是当兵出生,华强怎会是明赤璀的对手?一脚就将他踹的老远,摔出好大声响。

    见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康乐乐第一个冲到华强身边,“你怎么样了,沒事吧?”两眼紧张的在华强挨了一脚的肚子一阵察看。

    华强是真的很痛,非常痛……但他毕竟是一个男的,被明赤璀踹沒有还手能力不说,难不成还能一直哭嚎着疼的厉害吗?

    强忍着阵痛,华强摇遥头,“我沒事,不要担心。”

    本是好心不想让康乐乐他们担心,但却在起身时无力站稳,再次颠倒,要不是康爸眼疾手快扶住,华强估计就是二次伤害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