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强,你沒事吧?”

    “伯父,伯母,我沒事的,不要担心,就是现在还有点疼,就在地上躺一就好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瞒不去,就只有说实话了,华强抚着肚子躺在地上。

    康乐乐守着他,康爸见明赤璀不但强闯进他们家不说,现在还直接动手打人,气的他抓死刚才赶人的拖把就要去打明赤璀,幸好被眼尖的康乐乐拦住,“爸,不要动手,不要。”

    “你真的是我的女儿吗?你是來讨债的吧!”康乐乐不拦还好,一拦康爸就控制不住情绪了,“你沒看到他打的小强吗,你还拦,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还要不要嫁给小强!”

    嫁!

    明赤璀幽深的眸如光般迅速的瞪过去,即使在白天也如鹰一样的锐利,洞悉一切!

    嫁,这个女人是要和这个弱不惊风的男人结婚吗?

    同时震惊的还有一边的残,康乐乐难道要和他结婚?

    就算强忍住,心里也是一阵恐慌的疼。

    他不能想象,看到康乐乐嫁的人不是明赤璀,自己看到那一幕,会怎样。

    “爸!”

    康乐乐也惊住了,本來现在就因为她的问題而看不到欢欢,如果再添一个要嫁人,那更沒希望了,问題是她根本不知道这话从何说起,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嫁华强了?

    康爸在气头上,哪里顾的上康乐乐此时给使的眼神,何况他也是气急了眼,直接怒吼出声:“我不是你爸,我沒有你这个女儿,你看看你做的什么事!引人进家门來一天做不了生意不说,现在连你的未婚夫都要打,赶紧把來找你的人给我请走,否则你就别回这个家门!”

    “爸,我什么时候说过要……”

    “马上把人给我带走,别在这里碍了我的地方,人家都说生个女儿是享福的,我看是我上辈子欠了你的,现在你來讨债。”

    话还沒说完就被康爸打断,十分十气的吼完,他走到华强面前,看着脸色好一点的华强,一脸的无奈,“小强啊,伯父对不起你,沒有把女儿教好,不然今天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还害的你受伤,你说我可怎么向老华交待啊。”

    “伯父,我沒事的,你不要怪乐乐,这真的不是她的错。”

    知道康伯父和康乐乐的关系紧张,华强能做的就是让康伯父降低一点对康乐乐的反感,他清楚,现在乐乐沒有孩子在身边已经够难过了,如果再被父亲赶出家门的话,不知道得有多伤心。

    他不希望看到康乐乐伤心,因为乐乐今天会有这样的生活全是因为自己。

    见康爸不说话,华强只得继续往说,“伯父,欢欢沒有和乐乐在一起,她的心里已经非常难过了。请你不要怪她,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以前犯的糊涂乐乐今天也不会这样,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乐乐,伯父,请你不要赶乐乐走,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唉!”

    康父回头瞪了一眼不知何时已经流眼泪的康乐乐,心里也是一疼,而后才缓缓道:“罢了,当初你爸爸对我有恩,就当这孩子还回來了吧!我也不说什么了,今天你们大家都在这里,就把这件事说个明白吧,小强啊,乐乐现在的情况你也清楚,伯父也不跟你绕弯子,你愿不愿意娶她?”

    轰。

    一,康乐乐只觉得头脑发胀,瞪大双眼看着康父。

    爸爸这是要做什么?明赤璀都还在这里,他就要自己做决定了吗?

    “伯父?”估计华强也是沒想到康爸居然当着明赤璀说这个,加上肚子痛,那模样倒显得有些呆愣。

    康爸想的这件事晚说早说也一样,将就明赤璀在这里,他也就直接说了,只见他进去把扔在地上的协议书捡起來,递给明赤璀,严肃道:“明总裁,这个字我们签,但希望能各退一步,我们不要这个孩子,把探视权留给我们,哪怕是一个月也好。”

    “爸……”

    说真的,康乐乐很讶异,爸爸居然会低声气的向明赤璀这样替自己说话,今天早上的事沒有发生前她就知道斗不过明赤璀了,她现在就希望着明赤璀不要做的那么绝,她先拿到探视权,一步步的來。

    她沒想到,爸爸会帮她……这样的情况,爸爸还会帮她,康乐乐只剩无限感动,根本沒有去注意康爸说的嫁给华强的事,她沒当回事,不代表别人沒回事。

    看着她一脸感动的模样,明赤璀只恨沒有撕碎这个女人!

    原來她说的什么只想和欢欢两个好好的相处之类的话,全是虚假的,原來,她不过是早就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了。

    “康乐乐,你真的让我怀疑七年前那个晚上是你们故意策划好的。”

    明赤璀走了。

    留一个残酷的决定,他走了。

    字,康乐乐必须签。

    探视权,沒门儿!

    康乐乐有些颓废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似乎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就这么,她就真的失去了欢欢的探视权吗?

    她真的就失去了欢欢吗?

    “康乐乐。”耳边突然想起低喝声,唤醒了康乐乐的头绪。

    侧过头,康父正一脸铁青的瞪着她。

    康乐乐不知所云,“爸?”

    “你还好意思叫,华强因为你受了伤,你就让他躺在地上吗?”

    康乐乐这才看见华强在康母的帮助,疼痛难忍的从地上起身,明明很疼,却咬牙替她解释,“伯父,我已经沒事了,你不要怪乐乐,是我自己偷懒,想在地上多躺一会儿。”

    “对不起。”康乐乐看着捂紧肚子的华强,一脸歉意,“我陪你去医院检查吧。”

    “不用了。”看到自己在这里康伯父总会骂康乐乐,华强连忙讲道:“乐乐,伯母,伯父,我沒事了,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改天再來看你们。”

    捂着肚子,拖着疼痛的身子一步步的想要离开,却被康父叫道:“小强啊,如果你沒事的话等一,伯父有事想和你说。”

    康爸要说什么,就算反应慢也该明白到底是什么事,康乐乐和华强互望了一次。

    康乐乐无言,她知道爸爸要说什么,但她沒有资格也沒有权利去让华强拒绝爸爸的要求,毕竟那是华强的心。

    而同不同意,是她的事。

    ***

    金苹果学院。

    这是本市最顶端的一家小学和幼稚园一起的贵族学院,别看最高年级只是小学六年级,这里哪怕只是一个幼儿生一斯的学费都是普通家庭一年的开销。

    如果是自己的话,康乐乐是绝对不可能把孩子送到这里的,但今天她却站在这里等康欢欢。

    看着时间马上就要到放学,康乐乐只觉得自己很笨,一阵阵的懊恼,好几天沒有看到欢欢,她怎么就沒有早一点想到,有钱人的做法就是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条件最好的学校?

    忽然,一只大大的手掌落在康乐乐的肩膀。

    “理智一点,你应该知道欢欢是个坚强的孩子,她绝对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你,何况赤璀并沒有告诉她不能见你的真相。”耳边响起一道熟悉的关怀声。

    虽然不是经常见面,但每一次给予的关怀都让康乐乐无比感谢,很窝心,那种感觉就像自己的亲哥哥一样,温和的想要让人靠近。

    突然,她有些感慨,红了眼圈。

    男人笑说,“你可不要哭來骗着我,等你女儿出來还得说我欺负你,那我不就惨了?”

    “谢谢。”

    千言万语,真的只有这两个字可以表达康乐乐此时的心情了。

    “我们之间,有必要那么客气吗?”男人并沒将康乐乐的感谢当回事,在他的心里,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能帮她做事,他很开心,也很愿意。

    但这句话,他只能藏在心里。

    “罗残,我真的不知道该要怎么感谢你才好。”

    康乐乐吸了吸鼻子,努力强忍着要掉來的泪水,感慨道:“如果不是你,我和欢欢半年前估计已经不在了,如果不是你,今天或者以后,我估计都沒有机会见到欢欢了。”

    本來她也觉得自己可能不会见到欢欢了,至少短时间不会,谁知道今天突然接到罗残的电话约她出來,她以为,又是明赤璀要干嘛,谁知道罗残将她带到这里。

    一问才知道,罗残支走了每天來接欢欢的保姆,给她找來了机会好好和欢欢见上一面,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真的不知道该要如何感谢才好。

    “好了,哭鼻子可不适合你,谁告诉你,我这么做只是因为帮你啊,我帮欢欢的更多呢,你女儿真的很可爱。”

    “呵,你这是在安慰我吗?”对于他的体贴和帮忙,康乐乐真是感激不尽。

    “我可不是安慰你,的确是你女儿很可爱嘛,我可不忍看到她哭红鼻子。”

    我愿意,并且希望能一辈子都能这样帮助你。

    “嗯,不管怎样,谢谢你。”

    “去吧,时间到了。”

    罗残将康乐乐轻轻的往前推了一,恰好此时放学铃声响起,康乐乐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心情。

    好几天了,她终于可以见到欢欢了,虽然还是靠罗残的帮忙,而且见面时间很短,无论怎样,她已经非常感激了,这已经比沒有探视权好上千百倍。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