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眼泪收一吧,欢欢是个坚强的孩子。”看到康乐乐脸上仍在泪珠,罗残轻声提醒。

    “嗯!”

    重重的点点头,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康乐乐向学校走去。

    还好,在这个学校的场景就像在那边幼儿园一样,欢欢很是受欢迎,从她身边围着的男孩子便能看着。

    隔着人群,大老远的就看到了身穿公主裙的欢欢,她的嘴角轻轻的挂着,看似在微笑,但康乐乐能感觉到她内心的不快乐。

    “欢欢。”

    隔着人群,她大声呼喊,并向她冲过去。

    人群的最里方,欢欢听到了熟悉的身影,猛的抬头,原來还有笑意的脸,瞬间变的伤心起來,眼泪止不住的流來,背着小书包,迈开自己的小短腿向康乐乐冲过去。

    “妈咪。”

    好几天不见康乐乐,欢欢有些着急的扑进康乐乐怀里,双手双脚的想要往上面爬,康乐乐顺势将她抱了起來,将她的整个脸蛋都亲了个遍。

    “妈咪,你是不是不要欢欢了……呜呜……”

    显然,欢欢在学校的强装坚强在看到妈咪的那一刻全数崩塌,豆大颗的泪水也是不停的滴落出來。

    看着女儿如此伤心的表情,康乐乐心里也很难受,也想掉眼泪,不过她沒有,想着罗残给的意见,她将到眼眶的泪水全部收了回去。

    “康欢欢,看着我。”她一脸的严肃。

    “妈咪……”欢欢知道康乐乐生气了,很委屈,但收起了呜咽声,沉默的掉着泪水。

    “把你眼泪收好,我才能正常的和你沟通。”康乐乐继续严肃。

    康欢欢生怕康乐乐不理她了,即使很委屈,还是强忍住眼泪,掉一颗,她就擦一颗,双眼红红的,看起來十分可怜。

    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好好呵护,给她一句承诺,但康乐乐做不到。

    她只恨自己为什么做不到!

    “妈咪,我不哭了,你跟我欢欢说话吧。”

    孩子双手紧紧的攀着她的脖颈,伏在她的耳边轻声低呼,生怕自家妈咪再生气,不理她。

    此时的康乐乐,只觉得心如刀搅,但为了让欢欢以后能适合一些,她只得硬着声音,当做什么事也沒有。

    “臭丫头,妈咪并不是在教训你,妈咪只是告诉你,你不要每次看到妈咪就要哭,妈咪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你可是我十月怀胎生來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不要了呢,就算不要也得等到你把妈咪投资在你身上的本钱还了,妈咪才会不要你啊!”

    “妈咪……”

    从小和妈咪生活在一起,知道自家妈咪是什么个性,见她这样和自己沟通,康欢欢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既然沒事了,整个人也轻松了,从康乐乐的怀里衬起來就是一脸鄙夷,“生儿育女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你生了我,所以你就该供养我,怎么能让我这个小孩还你钱呢?”

    “臭丫头,你的意思是,等你妈咪我老了,走不动了,你也不养我啊?”康乐乐佯装要揍康欢欢,被她嘻笑着躲开。

    “妈咪,爹地很有钱啊,不用欢欢供啦,以后欢欢都要靠爹地养欢欢哦,欢欢要当全世界最开心的公主。”

    爹地……

    看到欢欢一脸的幸福,眼里对明赤璀的崇拜,康乐乐只觉得一阵苦涩,如果以后明赤璀给她找了一个继母,她是否还能如此崇拜和喜爱呢?

    “就算你爹地有钱,你也得靠自己,明白吗?”康乐乐板起面孔,训斥康欢欢,“我康乐乐可沒有那种衣來伸手,饭來张口的女儿,那样的话,我可就不要你了啊!”

    “妈咪,人家跟你开玩笑的啦,那人家让我老公跟我一起孝顺你可以吗?”康欢欢一脸的讨好样,讲这话时,还有小女孩的憧憬。

    康乐乐则是听的满脸黑线,一个马上就到六岁的小屁孩,竟然会说老公……她來这所贵的要死的学校到底学的什么啊。

    “妈咪,你可千万不要说我在学校里面学了什么哦?我们有家庭课,里面都会扮家家互当妈咪啊老婆之类的,所以我知道哦。”某小女孩为了不让妈咪训斥,说的十分认真。

    好吧,她承认,是自己跟不上时代了。

    “走吧,今天是你罗残叔叔來接你的,过去打个招呼吧。”

    “妈咪,我每天都可以看到残叔叔哎,我想多和你呆一不可以吗?”小小的以欢欢似乎已经明白一些事,这次并沒有一直追问康乐乐怎么不带她回去,把她放在明赤璀那边。

    虽然沒有明说,但康乐乐还是听出了欢欢心里对自己的渴望,心里揪的生疼。

    但她还是强忍了來,一脸微笑,“妈咪又不会跑,这段时间你外公他们店里太忙了,妈咪又要上班,所以不能照顾你,你就和爹地培养培养感情,你不是一直都希望自己有个帅爹地吗?现在你爹地出现了,而且帅气又多金,你可得好好把握讨好他啊!”

    “妈咪,老师都说爹地妈咪应该在一起的,可是你和爹地不在一起,老是分开?”康欢欢一脸疑惑。

    以前她以为爹地非要抢走她不让和妈咪在一起,可是现在看起來似乎不是那样,但,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为什么妈咪又要和爹地分开?

    她好想爹地妈咪在一起哦。

    康乐乐一愣。

    这个问題,真的是问到她了。

    不管上一代有什么恩怨都不应该让小孩受影响,思考了一会儿,康乐乐才想了一个较为说的过去的理由。

    “小丫头,大人的世界呢,你不懂!爹地妈咪虽然说共同有了你,但是爹地妈咪有也有自己的父母啊,你爹地要住在你爷爷家,照爷爷奶奶还有太爷,妈咪也要在外公外婆家,照顾外公外婆的,而且隔几天见次面会显得隔外亲热,你知道吗?”

    某小孩摇头,明明妈咪就是骗人,可是她不能拆穿。

    “不懂就算了,以后你长大了就该懂了,总之在爹地那边一定要乖,要听话,要孝顺爷爷奶奶还有太爷他们,不准惹事,知道吗?”

    “妈咪……”

    康欢欢出然出声叫住康乐乐,一脸的认真。

    “嗯?”

    不知为何,康乐乐现在有点害怕对上欢欢这样真诚干净的目光,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坏人。

    “我会乖乖的,不给妈咪惹事的,妈咪,你以后还能來看欢欢吗?”

    小小年纪的她,似乎什么都清楚,只是不愿意讲出來让自己伤心。

    “会的,妈咪怎么可能不來看欢欢呢,只要你乖乖的,妈咪随时都可以见欢欢的。”

    “真的吗?”原本还有些消沉的欢欢瞬间喜笑颜开,抱着康乐乐就是一顿狂亲,“妈咪最好了,只要妈咪來看欢欢,欢欢一定乖乖的,很乖很乖。”

    “嗯。”

    因为时间有限,康乐乐和欢欢并沒有呆太久,欢欢不舍,但她似乎明白并沒有多说什么,只是跟康乐乐约定了一定要來看她,然后跟着等候在不远处的保姆回去了。

    康乐乐坐在罗残的车上,看着载着欢欢消失的车子,久久不能释怀。

    她的女儿,为什么现在连见一面都如此困难,还得是悄悄?

    “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罗残的声音很轻,生怕触碰到了康乐乐的伤心弦。

    他很怕坚强的她掉眼泪。

    殊不知,康乐乐已经不会再掉泪了。

    已经这样了,她哭也解决不了问題,还不如想个办法,能让自己可以经常碰见欢欢。

    “不用了,罗残,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嗯?”

    罗残自然的拧起眉头,感觉这个忙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也或者对她來说,并沒有什么好处。

    ***

    “姓康的,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玻璃那么脏你就不擦了,你不知道这是我们公司的门面吗?才擦了一就在那里偷懒,真是娇生惯养吗?既然如此,你别出來上班啊。”

    一大早,因为清洁工都要在公司正式上班前将自己负责的区域都打扫,擦弄干净,所以康乐乐每天五点不到就要起床,简单收拾一六点就出來打扫,一直到九点公司上班她就离开,然后就是午的时候再回來做一切清洁,一天的工作就算完成了。

    但因为自己叫康乐乐,加上前几天的新闻,现在她是众所周知的‘名人’当然,人家名人都是被热捧追逐的,而她则是被人追着骂。

    因为自己很小心,所以在公司接触到的员工还少一些,同个部分的清洁阿姨们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些吧,反正对自己虽然算不上好,至少不会嘲讽她。

    唯独自己的领班,她的年龄约莫三十多一点,和其他阿姨比起來她算是年轻的了,也经常看电视,只要是该她做清洁,这一周里沒有一天不对她冷嘲热讽的。

    按照自己以前的脾气一定早就揍她了,但她在这里不能声张,只要一声张,她的工作就保不住。

    本來这个张领班就想去举报的,但是罗残跟她说过,只要她敢去通报一次,他会让她这辈子都找不到工作,估计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对自己才万分的憎恨,侮辱的句子,沒有一天停止过。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