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康乐乐都是能忍就忍了,因为她想要呆在这里,一是了解明赤璀的动态,好多一些机会去看欢欢,还有偶尔明赤璀会带欢欢会到公司里,她只想要有多一点见欢欢的机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

    比如今天的玻璃,她明明已经擦了几次了,而且也看不到上面有垃圾,可以说很透亮了,这个姓张的领班却是不停的找她麻烦,她走一路,她就一直骂一路,现在也不停目。

    张领班一抢过康乐乐手上的拖把直接向后一扔,怒道:“你是不是聋了,我让你去擦玻璃,你跑來这里拖什么地,玻璃擦干净先。”

    “玻璃我已经擦了三遍了。”

    康乐乐知道她现在非要让自己去擦玻璃是什么意思,因为快上班了,她如果去擦大厅的玻璃,明赤璀等一就一定会來,那样的话,她就会有机会再呆在这里了,甚至还会连累罗残,所以今天她并沒有像以前那样妥协。

    “你是來上班的还是來玩的?不服从上级安排你就滚啊,跑來这里做什么,玻璃明明就沒擦干净,我让你去,你还不去,以为给总裁生了个女儿你就了不起了是吧,你以为张开腿有个种了,你就厉害了吗?到头來还不是在这里当清洁工,还不是坐不上总裁夫人的位置,你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好,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样。”

    “张领班,我是來上班的,如果工作上有哪些不对,你大可以指责我,但我的私事你就沒有资格去评论了,而且我生來不是天生给你骂的,请你自重。”

    “呦,自重?”张领班一听康乐乐的话,大声的尖叫了起來,“看看,大家來看看,这个脚踩两只船被曝光后的女人,不但不知羞耻,被总裁甩了后还跑來这里伪装成清洁工,你们來说说这种人。”

    “康乐乐,你以为总裁是捡烂货的是吗?就你这样,还想要东山再起,你想要过好日子不上班,你别去养你的小白脸啊,现在事情败露了吧,跑來这里当什么清洁工,还是罗特助帮你的,是不是你睡不成总裁,又跑去睡……”

    啪!

    响亮的一巴掌,在这还沒几个人的大厅显得特别的突兀,不远处打扫的保洁阿姨见状都围了上來。

    只听到康乐乐十分冰冷的声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限,我在这里一周,你就骂了我一周,我不和你计较,因为我需要这份工作!做人也不要太过份,我不说话你真的以为我拿你沒办法,连我身边的朋友都全数羞辱了,张晶,谁给你的勇气让你一个小小的领班有这么大的勇气來羞辱别人?”

    被直呼其名,张晶愣住了。

    但脸上的痛让她瞬间清醒,本來就厌恶这个女人依着有几分姿色就把这公司有权有势的两大男人都睡了,现在还打她,她怎么气的过。

    “你竟敢打你的上司,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说着,张晶就向康乐乐冲了过去,张晶虽然才三十多,但身形很肥胖,自从身体出问題后,康乐乐的体质已经不如前了,而且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也不好,在这里做清洁,真的累的快要虚脱,和张晶对打了几又就显得很吃力了。

    张晶也看出來了,虽然她累的气喘吁吁,但还是忍不住嘲笑康乐乐,“看吧,成天陪男人,身体也不行了吧?跟老娘斗,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被人家抛弃的弃妇。”

    靠!!

    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子。

    本來都有点占风的康乐乐瞬间鸡血满满,气的她使了吃奶的劲,直接蹦起來,对着张晶的肥肚子就是一脚猛踹。

    猝不及防,张晶一百七的的体重被康乐乐一脚踹倒在大厅,倒去的模样,都让康乐乐觉得快要把楼震倒了一样。

    “怪不得三十多岁了还嫁不出去,看看你这个逼样,牙尖嘴舌的样,看了就让人恶心,你真的以为我不说话就能任由你欺负,我是快沒体力了,但你倒前,我是绝不会倒的!”

    “领班,你沒事吧?”几个清洁工赶紧去把张晶扶起來。

    另外两个年龄大点的阿姨也抓住康乐乐,连忙劝着,“乐乐啊,不要和领班打去了,对你沒有好处啊。”

    “李姨,不是我要打,是她太过份了,追着我一直骂,羞辱我还不够,连我的朋友,包括我女儿都在内,我忍不了。”

    “骂你怎么了,不该骂吗?我说的不是事实吗?总裁不待见你了,你把你小白脸养不活了,所以不去投靠罗残特助,让他把你弄到公司來,你是想gou引总裁还是特助,你心里清楚,你敢做,还怕不敢让人说吗?”

    “领班,你也不要说了,马上就要上班了,等人來人往的,不管谁对谁错,这事和总裁有关系,就算是乐乐的错,估计你也会受影响的啊!”另一名保洁劝着。

    张晶完全不理这套,沒形象的大呸一声,“我就不相信这世界还沒有公道了,明明就是这个恶心的女人想要去靠男人,我说两句还不敢让人说了,就算总裁來了我也相信他不可能处罚我的,毕竟他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的真实面貌。”

    “张晶,你的嘴要是再脏一,今天我非揍死你。”

    康乐乐本來就是个暴脾气,虽然她现在因为孩子不得不向明赤璀示弱,但她本來的脾气沒有改啊,忍了这么久,也该暴发了。

    一听,张晶挥舞着两只肥手就往康乐乐冲过去,康乐乐也是挣脱他人的劝说,再度和张晶扭打起來。

    一个胖,一个瘦。

    估计是看中了康乐乐力气不如她,张晶这次就拼命的抓住康乐乐的两只手,一时挣脱不了,康乐乐只有用脚踹,但感觉有点不痛不痒。

    她自己却遭殃了,挣脱间,张晶给了她几耳光,那肥手,煽在脸上,打的她头晕眼花。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你们不要打了,总裁他们來了!”

    打的热闹的两人,完全就忽略了身边人的劝阻……

    直到被保安强行分开!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当自己家吗?总裁來了!”

    总裁來了!!!!

    四个字,让康乐乐整个人顿住,且不说她现在批头散发的狼狈一堪,脸上传來阵阵疼痛,估计也是鼻青脸肿的了,这公司的人大概都认识她吧,更何况,她不能让明赤璀看到啊。

    第一个反应,,跑!

    不过,她直接被人抓回來了,“你去哪里,闹了事就打算直接了吗?”

    “我沒……”

    抬起头,就对上一张幽深的眉,看似平静的眼眸里蕴满的层层怒火,他高大的影子将自己完全覆盖,明赤璀,终究,还是沒能躲过被他知道的事实。

    “乐乐,你沒事吧?”

    忽地,在后面的罗残发现了她,赶紧上前來,看着她受伤的脸,拧紧眉头看着旁边站着发呆的员工,“站在这里做什么,沒见受伤了吗?叫医务室的來。”

    “是!”罗特助发飙了,谁敢不动?

    “站住。”冰冷的声音在人群中意外且突兀的响起,正离开的员工一愣,随即走回來,腰弯行礼,“总裁。”

    “你觉得他们两个人,配让医务室的人看吗?”明赤璀如鹰一般锐利的扫过罗残,然后落在康乐乐身上,最后在移到张晶的身上定住.

    “把具体经过讲一遍。”

    “是。”

    张晶收起了刚才的嚣张,语气变的小心翼翼,一副很害怕的样子,本想说一些两人都激动的话,但转念一想,说不定可以趁这个机会把康乐乐这讨人的嘴脸赶走,于是她便当着在场的人说了这样一翻话。

    “回总裁,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康乐乐把沒有卫生弄好,我让她再擦一她不但不听,反而跟我发火,问我知不知道她是谁,语气非常冲,我当时也是一时气不过,就回了她朝三暮四,现在估计全国的人都知道她的大名了,因为她进來的时候,罗特助有吩咐我不要去向上面反应有康乐乐,想着她是罗特助安排的,我也惹不起,可谁知道康乐乐说算越來越过分,我实在忍不了,所以才……”

    后面的话张晶沒有说去,但她想表达的意思已经说清楚了,康乐乐來这里做清洁是罗残的意思,而且还让她不能声张,摆明了就是不让明赤璀知道。

    很显然,张晶以为这样子说了康乐乐一定不可能还在这公司里工作,但她似乎忽略了,她说的这些话,让这个公司的两个老大都失了面子。

    “呵。”

    明赤璀勾起唇角,轻轻一笑,沒说话。

    一边的叶青会意的走上前,冰冷道:“谁是她的直接领导人?”

    声音不大,但在这已经站满几百人的人群中显得特别突兀,毕竟总裁他们全在这里,谁敢说话?可以说大气也不敢出一。

    话音一落,立即就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出來,他是内部的主管,也是张晶直接领导人。

    叶青看着他,再将目光放在张晶身上,冷然道:“你不知道我们公司的招聘条件吗?”

    “知……知道。”

    完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