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那主管和张晶两人的想法,虽然是清洁工,但对外形还是有挑剔的,张晶之所以能混进來并成为领班就是因为她是这个主管的远方表妹,本來也沒事,毕竟这天高皇帝远的,虽然在同个公司,但公司这么大,谁还沒事管他们这最底层的清洁工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是今天似乎不一样了。

    “既然知道,那为何她不但进了公司,还成为领班呢?”叶青继续冰冷的逼问。

    “这个……”

    那主管不敢再说去,如果是知道了,这情况是他的工作都要丢掉,他恨恨的瞪了张晶一眼,他们的眼神活动,别人怎么会看不出來呢?

    “你们两个直接去财务部结帐吧,一个小时内我要看到你们从这里离开,并且做好交接工作。”

    “总裁,总裁,这件事和我沒有关系啊总裁,请你不要开除我。”那主管立即冲到明赤璀面前去求情,不停的批着张晶,“这是张晶的问題与我无关啊总裁,总裁不要开除我啊!”

    “你,跟我來!”

    明赤璀看了康乐乐一眼,然后迈腿离开,身后一众人也跟着离开。

    康乐乐还沒眼前的情景中反应过來,罗残已经出现在她面前了,“走吧。”

    两个字,康乐乐已经从罗残拧紧的眉头看出,今天,她是躲不掉了。

    该來的总会來,一咬牙,她跟在身后向电梯走去。

    “总裁,难道你连康乐乐这个破货都还要吗?因为这个贱女人,随便就开除我们两个本本分分工作的员工吗?”

    嘶,,

    人群中响起一阵抽气声,居然有人敢这样对总裁说话!

    本來现在就是上班主同峰期,一楼的聚集地有很多员工聚在这里,沒上千也有几百,本该是闹哄哄的大厅,此时却静的诡异,随着张晶的质问声,前行的一队人被迫停住。

    康乐乐的心更是咚地一,本能的抬头去看明赤璀,却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她不是懦弱的女人,自然不愿意看到别人这样骂自己,她转身要回应张晶,却被一个身影抢了先。

    那不是别人,正是明赤璀。

    他会上前,她想也沒想过,此时的康乐乐,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总裁,康乐乐这个女人不知道在外面做了多少对不起你的事,而且她和罗特助瞒着你就到这公司上班,肯定他们两个也有一……”

    “张晶是吧,饭可以乱吃,话也是可以乱讲的吗?”

    本來这些话,罗残不在乎,因为那不是事实。

    但张晶的话,还是让他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了,“你來这里是上班的,不是让你张着嘴巴乱说话的!三十五岁的人了,嘴巴不但沒有一点遮拦,谁给你的胆子不但议论我,连总裁也一并了?”

    ***

    总裁室里。

    明赤璀坐在自己的专属位上,双眼转也不转的看着眼前站着的罗残,虽然面无表情,但了解的人都知道平静的湖面上隐藏着惊涛骇浪。

    她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

    “很不错嘛,你现在真是越來越不把我当回事了。”明赤璀一脸的轻浮模样,说这话里将放在桌上的手收回,两手指规律的交叠着,十分平静的一个动作,康乐乐却觉得万分紧张。

    “我……”

    “因为你不想看到康乐乐,所以我就自己做了决定。”

    罗残中途开口,将她的话拦在嘴边,本來就是她求他,可是他却……

    康乐乐望着罗残,一脸的愧疚。

    某人的心,一再的沉,且愤怒。

    “既然知道我不愿看到她,还把她安排在公司?”他怀疑他的居心,只要他想,可以有万千在工作给她。

    可他却让她在公司?

    罗残沒有再解释,他们两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借口。

    一个谁也不相信的借口。

    “明赤璀,这件事是……”康乐乐再次想要开口,不过这次沒被罗残打断,而是明赤璀。

    “打住。”明赤璀扬起手叫住,一脸的嫌弃,“我这办公室真是越來越低级了呢,连个扫垃圾的都能进來了。”

    靠!

    你的办公室一天到晚是不要人打扫的吗?

    你是总裁就这么看不清生为在底层的人吗?!

    就算是为了打击自己,也不至于如此吧,她承认,刚才是她怕因为自己害了罗残,所以跟上來的。

    “好,我承认,是我自己上來的,我不对,我也不配呆在你这昂贵的办公室里面,我只是想说,这件事和罗残沒有半点关系,是我求他的!”

    “呵。”明赤璀咧唇一笑,“还真是有责任心呢,但连累别人,这么勇敢的承认?”

    “……”

    反正怎样都是自己错,也找不到合理的借口,康乐乐干脆沉默好了。

    “你出去。”

    明赤璀突然认真的看着康乐乐,明显,他已经不耐烦她在这里了。

    虽然想要自己揽全部责任,但似乎明赤璀显然不想看到自己。

    也罢。

    或许沒有她在这里,明赤璀可能还不会和罗残怎样。

    “我马上出去,离开前,我只想说,我要进这里來工作是我求罗残的,和他沒有一点关系。”

    “等一。”

    门口后,康乐乐被明赤璀阴冷的声音叫停。

    转身间,罗残从自己身边快速走过,沒有给她一点眼神示意。

    她无语。

    不是她出去吗?

    为什么现在出去的是罗残?

    明赤璀还是坐在他那高高在上的总裁位上,冷着眼看自己,她站在那里,虽然沒动,但感觉他的视线已如千万把刀在自己自己身上划动,她早已遍体鳞伤。

    “明总裁,有事吗?”

    罗残走了,那意思是,他叫停了她,是吗?

    “呵。”

    他昂起头,一脸的探寻,修长的手指在唇角來回移动,表情虽然不犀利,但站在这里,康乐乐只觉得自己像被扒光了一般。

    她想躲,却无处可躲。

    “怕了?”他低沉的嗓音再度响起,里面夹杂着嘲弄。

    勾起一抹苦笑,康乐乐也在自嘲,何时起,她在明赤璀面前,要显的这么沒有底气?

    不就是她想见欢欢,想在在了解他的行踪基础上能多一些见欢欢的机会吗?

    这有什么可怕!

    这应该是每个母亲都能做到的吧?

    这样想着,康乐乐又觉得自己理直气状了些。

    “我有什么好怕,不过就是求着罗残帮我在这里安排一份工作,我靠自己的劳动赚钱,有什么好心虚的。”

    “公司何其多,你为什么偏选这里呢?”

    今早的他,似乎很有耐心?

    不发火,还在这里跟她兜圈子?!

    “我就想选这里,难道不可以?”她昂头反问他,反正他也知道了,与其在这里低声气换不來工作,还不如腰杆挺直一点。

    “你想选这里,是想好好工作,还是因为这里有你的qing郞?”

    “你什么意思!”

    她不是笨蛋,自然知道他说的qing郞是谁。

    她脸色一凝,十分认真的道:“我來这里只是想好好工作,不要用你的思想强加在我身上,那是你想的,不是我的。”

    “是吗?”他明显不相信。

    “当然。”

    她坚定的回答。

    虽然心里底气不足,但她总不能告诉明赤璀,她來这里就是想要了解他的行踪,然后去看孩子吧?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让我看看你是多么的热爱你的工作吧。”他勾起笑容,显的那么漫不经心。

    本能的,康乐乐觉得他似乎有阴谋。

    “你什么意思?”

    “你都如此热爱工作了,我不让你好好表现怎么对的起你这个 优秀员工呢?”

    说完,他伸手按内部电话的免提键。

    很快,电话接通。

    “进來。”

    一刻,叶青出现在办公室。

    明赤璀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对叶青讲:“把她的资料从勤杂部调上來,由秘书部接管,以后这一层的所有卫生都交给她了。”

    “……”

    对于他这个决定,康乐乐说不出的震惊。

    她只想有个小角落让她能了解他的动态就行了,沒想过來这里,而且,明赤璀这么做,目的肯定不单纯。

    同样惊讶的还有叶青,相较于康乐乐,叶青还是显得比较淡定的,毕竟她可是经过培训的秘书上,上班时间,喜怒不表于颜面。

    康乐乐的脸,很臭。

    很臭!

    只能用这两个字來形容,她不是演员,也沒受过培训,所以在听到明赤璀的决定时,十分愤怒。

    明赤璀看出來了,但他自当无视,十分平静,“康乐乐小姐,你似乎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

    “我……”

    “还是说,你來这里上來是别有目的?”

    想要张嘴解释,可话刚到嘴边就被他肯定打断,一句话说的她找不到反驳的,气的牙痒痒。

    “回明总,我并沒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很惊讶工作能有这么快的变化,能在这层工作是我的荣幸。”

    “ok。”明赤璀满意的摊摊手,看向叶青,“既然我们的员工这么优秀,这么有激qing,那就从卫生间开始吧。”

    “……是。”叶青很无语。

    叶身转身离开,康乐乐也知道和明赤璀沒有再对话的必要了,她转身跟在她身后出去。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