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姐,请你跟我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一幕,似乎在以前也发生过,康乐乐保持着微笑跟在叶青身后來到洗手间门口。

    叶青闪过一瞬间的尴尬,反倒是康乐乐笑说,“叶秘书,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我并沒有帮你什么忙。”

    康乐乐一句谢谢,让叶青很是不忍,她知道以前的康乐乐性格很直,给人一种很爽朗的感觉,可是现在的康乐乐,眉宇间总觉得有很多心事。

    她知道,这可能和总裁有关系,不过这些事情不是她该管的,她要做的就是处理好总裁吩咐來的事。

    “康小姐,你……”

    “叶秘书,以后你是我的上司,你直接叫我名字吧,不需要这么礼貌的。”

    她已经不是原來那个说要做明赤璀助手的康乐乐了。

    “好。”叶青虽然有些不适合,但还是改口过來,“康乐乐,在这层的打扫方式可能和你面的一样,在这里时间比较闲,但如果哪里脏了,必要的时候你就得出來打扫干净,平时可以在茶水间里的小房间休息,不过这样的前提是你要把一天的所有卫生都打扫完才可以做后续的细节打扫。”

    “是,我知道了。”

    虽然她來打扫沒多久,但每一层的规矩在开会的时候她也听到了,楼层越高,讲究也多,规矩也多。

    康乐乐觉得有点无语,明赤璀就算想要折磨她,也不至于让她來打扫洗手间吧?

    说实话,这种事情她真的沒有做过,虽然在楼也是打扫,但因为罗残的关系,她只负责窗户和地,这也是为什么张晶非常不爽她的地方。

    虽然她也觉得对她们來说很不公平,但她已经将窗户和地的面积从一个人的扩展到三个人的分量,只是希望大家能公平一些。

    不管怎么样吧,沒想到一上來,明赤璀就让她打扫卫生间。

    “嗯,你就从洗手间开始吧!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我就在坐位上的。”

    “好,谢谢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以前接触过,叶秘书对自己的语气并不像对其他属那样冷冰冰的,算是给了康乐乐一点温暖吧。

    叶青走了,康乐乐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洗手巾,打水,清洗拖把……几样步骤,一样都不落,显得那样的熟练,一周的时间,让她已经把这些事练的得心应手。

    第一天,康乐乐过的很平静,明赤璀也沒找自己麻烦,除了很累外,其她倒沒别的感觉。

    秘书室的人似乎很挺平静,虽然沒有太多表情,但康乐乐看他们也算和蔼,本來还有些担忧的心现在也平复了來。

    她想,或许明赤璀并沒有别的意思,只是让她上來搞卫生而已。

    终于熬到了班,康乐乐收拾好一切后,如释重负的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公司。

    今天和张晶打架,她虽然沒有受到很重的伤,但还是被打的鼻青脸肿,挺着和熊猫差不多的模样一天,她该是去处理一的时候了。

    吱,,

    突然,一辆毫车停在自己面前。

    “罗残?”

    她以为今天罗残不在公司,从早上他离开后就沒再见到,沒想到这会儿看到了,她正想打电话问他明赤璀有沒有为难呢,他就出现了。

    “先上车吧。”罗残轻轻的勾起唇,动作和明赤璀的沒差多少,但他的却让人感觉十分温暖。

    康乐乐坐上他的车,他的车子呼啸离开。

    “你要载我去哪里?”

    眼前的这条路,不是去看欢欢,也不是回她家的。

    “去医院。”罗残侧头看了看康乐乐的脸,再笨的人也知道他是为什么要去医院了吧。

    “我沒事的,不用去医院,你在前面把我了吧。”

    她已经给罗残找了很多麻烦了,她不想再让他帮自己,虽然她是自己打算去医院的。

    “你确定想要这副模样回去?”罗残显然不听她的,并一眼望穿她的不可能,“你还是乖乖去医院收拾一吧,至少回家理由找的充分,不然你爸爸那边,你们的关系只会更僵。”

    “……”

    她承认,罗残说的是实话,可是……

    “你沒必要觉得这是欠我的,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你现在连那个张晶也打不过,怎么说也有我的原因,如果当初在美国的时候我能早一点发现,不再纵容琳达,今天的你也不会这样。”

    他还在因为以前的事而责怪自己吗?

    “罗残,我想你误会了,我的身体这样和你沒有一点关系,我很感谢你能帮助我,以前我已经麻烦了你很多,我不希望现在再因为帮我而让你和明赤璀之间……”

    “我和赤璀之间不是你想的那么脆弱,我们的兄弟情也不会因为这一点小事而终止和破裂,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題,你懂?”

    罗残一句话堵死康乐乐,她也算明白,自己一直以为罗残是天上的太阳永远温和暖心是错的了。

    他们其实都是一类人,也有自己霸道的,大男人的一面。

    “知道了。”

    可能是自己太过敏感,康乐乐轻声应承來。

    看她那样,罗残说不出的难受,曾经的康乐乐,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深怕一个字一句话,一个表情就惹的他们不高兴。

    康乐乐,到底要怎样,你才能变回以前的你?

    还是永远变不回去了。

    “乐乐,以前的你,真的很吸引人。”

    沉默了好半天,罗残说出了这句真心话。

    正发呆看着窗外的康乐乐一怔,随便苦笑出來,“曾经,只能是回忆!回忆,永远是美好的,我已经回不去了。”

    那个无忧无虑,就算和欢欢一天只能啃一个面包也能乐滋滋的康乐乐,康欢欢,他们两个回不去了。

    “……”

    医院。

    “康乐乐,你的伤沒有什么大碍,额头那个包有点淤血,已经给你敷药了,回家好好的休息休息自然就散了,这几天多吃一点清淡的食物对你有帮助的。”

    坐在病人的位置上,听着主任医师跟她的讲解完,康乐乐起身感谢。

    “谢谢你医生,我会注意的。”

    “嗯。”那医生点头,将自己开的药单子递到站她身旁的罗残面前,“你去给她拿一些消炎的药,这样伤口好的快一些。”

    “我去吧,医生。”她只是伤了额头和脸,又不是腿,医生这样吩咐罗残,让康乐乐很是尴尬。

    可是,这医生,太不会看脸色了!

    不但沒改变主意,反而斥责康乐乐,“你这个人也是,你都受伤了,就让你老公去吧,你就好好休息休息,还怕他走丢了不是。”

    “……”

    我晕。

    你这死医生,谁告诉你他是我老公了?

    康乐乐无脸面对罗残啊,简直不敢去看他的脸,自己的脸轰的一不红了起來。

    还沒來的及开口,那年长的医生又讲道:“我说小姑娘,现在这年代,我这老头都不尴尬,你倒还害羞起來了,好啦,你陪着你老公去吧,你小心点便是。”

    “医生,他不是……”

    “快去吧,别在这害羞了。”

    我靠!

    真的快死掉了。

    康乐乐一脸的吃瘪,搞不懂那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再的打断她的话。

    更要命的是,她侧过头,竟然看到罗残嘴角挂不住的笑容!

    “你笑什么笑,沒看到那医生的表情,还有他说的话,你竟然就在一边笑不说话。”

    康乐乐真是气死了,从來就沒有这么吃过瘪,话都说不出來就被人轰出來了。

    罗残还笑!!!

    “呵呵,人家医生说的对嘛!”罗残继续笑。

    “什么?”

    康乐乐尖叫,“他说你是我老公,我老公,我老公耶!你竟然说沒错??”

    “是沒错嘛。”难得看康乐乐心情好,罗残继续逗。

    主要是,这么久,他可是第一次看到康乐乐这么放的开,眉头沒有再紧紧的拧紧,似乎也在这刻忘掉了所有的难事。

    “罗残,你是不是被那医生收买了?还是你让那医生故意那样说的,老实交待!”康乐乐气的扑上去就要打罗残。

    罗残灵敏一躲,一脸无辜,“我说康乐乐,我可是和你一起來医院,一起进去的,全程都在一起,我怎么可能跟医生串通啊,而且他本來就沒说错嘛!”

    康乐乐继续追,“什么叫沒有说错啊,你哪是我老公,还说我们是朋友,看我被他欺负,你都不帮忙还说,还好意思说医生沒说错,你好意思说医生沒说错吗?还我老公,我老公可沒你这样的。”

    “那你老公什么样啊?”罗残继续调侃,“你看我这个高富帅都沒嫌弃你这个丑小鸭,而且我沒让你赔我损失就好了,你还在这里怪我。”

    “还高富帅呢,我呕……”

    “呕吧,反正那医生说的沒错。”

    “你哪里是我老公了,你再乱说,我揍你!”某人扬起小粉拳。

    某男故作怕怕,“快走吧老婆,免得等医生不告诉你怎样服药。”

    “站住!”

    罗残这个混蛋,怎么能随便抓个字就來调侃她呢!

    “有本事你抓到我,呆会儿进去我就向那老头解释,我不是你老公。”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