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一人之万人之上的高富帅,王子啊!竟然,竟然就那样拔腿就跑,气的康乐乐也也跟着狂追上去。

    一边追,还一边叫道:“罗残,你给我站住!”

    忽地,,

    从某个房间里突然出來一个人,來不及刹车,康乐乐直接撞了个满怀,如果不是对方够高大,估计康乐乐得和他一起向地上摔去。

    现实并不是那样,男人不但沒有摔去,还站的直直的,而康乐乐就像撞上铁块一样,好死不死的撞在那个紫了的包包上,别提有多痛了。

    “哎呦……”

    康乐乐痛的连连直呼,真的太tm疼了。

    该死的。

    她弯着腰,不停的痛呼着,想让自己疼过了再站起來。

    偶然间,她看到去而复返的罗残,因为弯腰,她只看到他的鞋子。

    那种在无助的时候碰上熟悉的人的感觉,让康乐乐瞬间就抬起头,可是……她呼吸也在那刻停止了。

    她也算是知道,为什么罗残看她撞人了并沒有上前查看了,因为她撞的人,居然是明赤璀!

    明赤璀!!

    在医院也能碰上,多么的阴魂不散!

    可是,真的好疼。

    疼的她的眼泪花都在眼眶里打转了,纵然在对上明赤璀的时候,她想要保持平静,可是真的太tm疼了,她控制不住。

    明赤璀依然用鼻孔看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她的目光也是冷到爆,阴沉的可怕。

    上班也就算了,班了还这样,康乐乐很无语的直接越过她,來到罗残的身边,“我们走吧。”

    “乐乐。”

    罗残并沒有走,而是停在原地。

    “怎么了?”康乐乐回头,她真的不想呆在这里。

    罗残似乎很痛苦,他拧着眉头,透过明赤璀的身体,从缝隙处看向检查室里。

    因为康乐乐并沒有那么高,而且注意力也不在里面,只想着快点离开,离开有明赤璀的地方,所以不理解罗残为什么拧紧眉头很痛心,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的伤。

    “我沒事的,我们走吧。”

    “乐乐……”罗残引导着康乐乐去看病房,恰在此时,从病房里走出一个倩影。

    “赤璀,医生说欢欢沒事了,但还是要和你勾通一,你看……康小姐?”

    琳达很惊讶,在这里怎么会看见康乐乐?

    不过在看到罗残站在她身边,和手上拿着的药单子时,她明白了,放惊讶,温柔一笑,“残,康小姐,好巧。”

    “欢欢怎么了!”

    康乐乐并沒有忽略琳达刚才说的名字,原來明赤璀來医院是因为欢欢,康乐乐说着就要冲进病房,却被明赤璀拦在外面。

    “明赤璀!”

    平时不让她见也就算了,可是欢欢生病了,他也不告诉自己!

    “和你的老公去慢慢谈恋爱吧,欢欢的事和你沒有任何关系。”一句话,明赤璀直接拒绝了康乐乐,并向她说明,刚才他们玩笑对话,他听了进來。

    此刻的康乐乐哪里顾的上这些,只想进去看孩子,她已经看到欢欢睡在病床上了,她忍不住去推明赤璀,“你让开,我要见欢欢,我要见她!”

    “滚!”明赤璀突然低吼,并大力的将康乐乐往身后一推,如果不是罗残扶着,估计她就摔倒了。

    “你沒事吧?”罗残扶起康乐乐。

    “沒事。”

    康乐乐摇头。

    “赤璀,再怎么说乐乐也是欢欢的母亲,你不能剥夺她当母样的权利。”

    “剥夺?”罗残这两个字,让明赤璀冷笑不已,他不屑的看着康乐乐,阴沉道:“你觉得像这样一个作风混乱的女人,够资格做我孩子的母亲!够资格去看她吗?”

    “赤璀!”

    知道明赤璀是生气刚才他和康乐乐间的对话,罗残只觉得愤怒与歉意并存。

    他承认,他自私。

    哪怕那是不可能的,但他也希望能听到!

    他是爱康乐乐,所以他抱有一丝希望,能和康乐乐在一起,哪怕是多呆一分钟也可以。

    他也知道,赤璀现在很在意,非常在意他和康乐乐呆在一起,但他沒有办法,感情的事,谁也沒办法控制。

    “怎么?你要为了这个女人跟我吵架?”明赤璀眯着眼,危险的看着罗残。

    天知道,他们兄弟几十年,从來沒有什么事红过脸,这一点康乐乐也知道,她的目的只是想见欢欢,并不想再因为她牵扯出什么事。( 平南文学)

    她故意忽略掉明赤璀对她的侮辱,出声打断,“这一切和罗残沒有错,是我的错!是我让他带我來医院做检查的,明赤璀,一件事归一件事,孩子还那么小,你应该让我见她,何况她生着病。”

    “你还知道她生着病?”明赤璀只觉得好笑,阴森森的笑,“滚吧,别在这里让人看着恶心。”

    “我怎么恶心了,我怎么恶心你了,是你恶心我还差不多!”被明赤璀三番四次的讽刺,康乐乐也是怒了,扯着嗓子就咆哮,甚至还动手去抓他,可她运气就是背,激动的情况沒有看到琳达冲上來了,一把就抓在琳达脸上了。

    有指甲的她这一抓來,琳达的脸上瞬间出现五个手指印,伴着血口。

    啪,,

    狠狠一耳光。

    明赤璀打在康乐乐脸上,力道大的差点将她甩倒在地,还好罗残抱扶住自己。

    “乐乐……”

    “我沒事。”

    不过一巴掌,她康乐乐还挨的起,以前在跆拳道社的时候拳打脚踢也沒少挨,她受的起。

    “你怎么样了?”

    那一边,明赤璀看着流血的琳达,脸上难有的出现关怀,琳达当然不会忽略这一点,心里暖暖的。

    她大度的笑,“赤璀,我沒事的,可以承受!你不要怪康乐乐,她并不知道我会上前,是我太大意了,沒有打招呼就冲上來了。”

    “哼。”

    显然明赤璀不愿意听这些替康乐乐求情的话,琳达一说完,他立刻就回答,“进去让医生看看,别为了那种恶毒的女人求情。”

    “明赤璀!”康乐乐大喝,叫住正要进门的明赤璀,“你凭什么这样说我,我这样的人,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你应该才是那样的人,恶毒两个字用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欢欢和你还沒相处多久,你就迫不及待的要给她找后妈了吗?还好意思说我不关心孩子!”

    这场在医院的闹剧。

    最终还是以康乐乐失败告终,好在欢欢检查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不顾一切从病房里冲出來。

    不顾明赤璀的反应,各种哭闹的要找她,所以结局就是她和欢欢一起进了明赤璀的别墅。

    在欢欢的公主房里,康乐乐喂欢欢吃完药后贴心的陪伴着她,虽然明赤璀沒有赶她走,但她知道自己在这里也不有长时间呆,可是有了上次的经验,欢欢这次是说什么也不肯睡过去,死死的拉着康乐乐。

    “妈咪,你今天可不可以陪欢欢?”

    仍是干净的双眸,依旧睁的大大的,满是期盼,配着欢欢因感冒脸颊烧的红红的模样,真的可怜到一种不忍看的境界。

    她可怜的女儿啊!

    以前他们可以天天睡在一起,可是现在连呆在一起的时间也得用分钟來计算。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昂起头,拼命的忍住想要夺框而出的眼泪,她不能哭,一点也不能哭,她发誓,今晚无论如何也要陪欢欢,一定!

    “欢欢,妈咪今晚一定会陪着你的。”

    “真的吗?”欢欢双眼大放光彩,却在说完后神情黯淡,“妈咪,你可以跟欢欢说实话的,如果不能陪,欢欢可以的理解的。”

    “欢欢……”

    康乐乐揽过欢欢,抱在怀里,给了她一个承诺,“相信妈咪的,妈咪今晚一定会陪欢欢。”

    “可是爹地……”从康乐乐的怀里抬起头,欢欢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的懂事,“妈咪,虽然欢欢很想妈咪陪着欢欢,可是欢欢不想看见爹地妈咪吵架,如果实在不行,欢欢一定不会让妈咪为难的。”

    “不会的,你爹地他会同意我陪你的。”

    “嗯。”

    在孩子的眼前,自家妈咪就是天,只要是妈咪说的她都信,即使是聪明的欢欢也是如此。

    她明知道爹地已经明确的告诉过她,以后妈咪不能经常陪她,甚至不能陪她再睡觉,要她自己**,但只要妈咪说了,她就信。

    母女间的信任,不需要任何理由。

    “欢欢,你告诉妈咪,为什么你会生病,还病的这么严重啊?”

    欢欢的面色通红,看起來真的是感冒的挺厉害的!以前她虽然也有过比这次严重的感冒,但长大后基本上就沒有,所以这次她觉得好奇怪。

    “因为我太想妈咪了。”欢欢给了康乐乐一个这种答案。

    一瞬间,康乐乐就觉得天雷地雷的。

    这死孩子,几天不见,变的更加古灵精怪了。

    “妈咪可是第一次听说想个人还能想出病的。”

    “妈咪,这可是相思病,好多人得的,这个你都不知道!”康欢欢一脸的鄙视,“妈咪,外婆说你是大学生,老师说大学生懂很多诶,可是你为什么连这个也不知道啊。”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