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丫头。”

    手,习惯性的举起來。

    不过连忙被欢欢叫停,“妈咪,我现在可是病人啊,你竟然欺负幼儿还不算,还想打我。”

    “晕!”

    她还真是忘了她病了,康乐乐收起手,不爽的看着康欢欢,“你现在就和小大人似的,什么也知道是吧?”

    “是啊。”某女毫不谦虚,“妈咪,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來看我,我可以多教你一些东西,那样你就不会成为笨妈咪了。”

    “嗯,妈咪答应你,一定会多抽些时间來看你的。”

    她哪里不知道,她的女儿说这么多话,无非就是想让她看看她。

    看着她药效來了,明明很困却努力强撑的模样,康乐乐真是忍不住的想要哭出來。

    但她的女儿如此坚强,她也一定要更加的怒力才行。

    “嗯,欢欢相信妈咪。”欢欢又向康乐乐靠近了一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换了地方的原因,康乐乐发现欢欢有黑眼圈,天知道以前的欢欢可是倒上床就睡着的,第二天自然醒。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加上现在对上欢欢,一股脑的情绪压着康乐乐难以平复,她拼命的忍着,将欢欢的头抱着轻轻的放在枕头上,“相信妈咪,明天早晨你醒來妈咪还在,所以现在你需要有个美美的觉。”

    “那半夜醒來,妈咪还在吗?”欢欢似乎沒有坚持,因为她真的好困好困的,感觉自己再支撑不了了。

    那种感觉好难受的,但她又想妈咪,害怕妈咪,只能拼命的睁着眼睛,为的就是等妈咪给自己的承诺。

    她知道妈咪是个信守承诺的,只要她说了,就一定会做到的!

    现在听到妈咪说了,她高兴的快要叫出來,但欢欢只能努力的保持平静,这样妈咪才会为她留來。

    “半夜醒來妈咪也在,不过如果妈咪睡着了,你可不要把妈咪叫醒哦。”

    “嗯好。”

    欢欢甜甜的答应,并给了康乐乐一个大大的笑容。

    看着欢欢一分钟沒有就沉沉的睡过去,康乐乐的情绪再也忍不住了,连忙冲进举浴室将水打开整个人就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不知过了多久,待康乐乐觉得自己已经沒有眼泪流出來,也该去给欢欢换毛巾了,她才擦干眼泪接好水出去。

    可是,老天似乎就是要让她狼狈的模样展现在别人面前!

    本來她因为和张晶打架后一脸的伤痕,加上刚才哭了那么久,眼睛都肿了,别提模样有多丑了,只要是正常人都不愿意去看。

    可问題是,她出去后明赤璀竟然在房间。

    她从來沒有想过,有一天会看到他如此温柔的时候。

    只见他坐在床边,一只手轻轻的握着欢欢的小手,温柔的替她盖好被子,不知道是不是怕吵醒欢欢,伸出的手,本來是要抚摸欢欢额头的,但他却半天沒有放去。

    不管怎样,她不想去打扰,也不想在这时候出现,她转身。

    “站住。”他故意压低声音。

    康乐乐站住。

    “转过身來。”他再次开口,这次,康乐乐觉得声音近了一些。

    她知道,现在躲避已经沒办法了。

    她转身。

    “你……”

    天知道,明赤璀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身后,转身过來的康乐乐差点就和他來了个面对面接触。

    她的惊呼,被他适时的止住。

    “你是想把孩子吵醒吗?”眉眼里,是他的不悦。

    康乐乐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点点头,“对不起。”

    “那也是你的女儿,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他一有不耐。

    康乐乐不再说话,慢慢的低头去,她是真的不想面对明赤璀。

    “害怕见人?”他点穿她。

    我只是不想见你而已。

    这句话,她能对明赤璀说吗?

    似乎不能。

    “沒有。”她抬起头。

    她哭了!

    刚在她转身的时候,他就看出來了。

    本來好看的眼被她哭的十分红肿,加上脸上的伤,看起來真是让人想要怜惜,还有她现在时不时表露出來的无奈和伤心,他都想要将她揽在怀里好好呵护。

    可是一想到她的所作所为,他的心又硬了。

    “跟我出來。”

    大厅里。

    康乐乐如坐针毡似的在沙发上,明赤璀则是翘着双腿坐在对面,俨然一副霸王模样,手中拿着杯红酒,虽然沒有抬头,但康乐乐仍能感爱到明赤璀脸上的探寻目光。

    以前在美国的时候,因为沒有这层因素,她并不觉得自己低于明赤璀多少,她虽然是平民,但她活的光明磊落,可是现在,她明白,一个人的经济地位好不好会决定很多事。

    比如,她就因为自己太过平民,输掉了欢欢的抚养权!

    甚至是现在的探视权。

    她不看他还有一个原因,她不知道现在该用怎样的目光去看明赤璀,他们之前,真的是让她感觉很尴尬。

    “抬起头。”他命令她。

    她不想,转过头。

    一刻,他的颚却在他手指上,他挑高她颚,硬逼康乐乐看着他。

    在他的神情里,自然是看不到当初他说爱自己时的霸道,现在有的除了冷漠就是不屑,这段时间,她从不能接受再到现在的平静,康乐乐已经淡定了。

    “明总裁,你有事吗?”

    “明总裁?”

    他似乎很不满意这个称呼,加重了些语气,“再把你刚才叫的,再叫一次?”

    “我叫错了吗?”康乐乐并沒叫,并且反问明赤璀,“请问你觉得,我该如何叫你才合适呢?”

    什么时候起,他们两人说话变的如此的陌生且冰冷。

    这一度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可……

    当自己的心在变化的时候,这一切都变了,彻底的变了。

    “康乐乐,似乎你还是沒搞清自己的身份,你认为面我前面倔强,还有用吗?”

    还有用吗?

    对!

    已经沒有用了!

    她忘记了。

    “所以,就算你曾经对我的感情是假的,现在你玩够了,我也不可以回归我真实的自己,不可以倔强,只能是服从你吗?”

    “滚吧!”

    他突然放开自己的颚,嫌弃的转过身,看着门口,“你呆在这里的时间已经超过了,滚走吧。”

    “我不走!”

    开玩笑,不顺着他就赶人?

    明赤璀,你怎么可能如此混蛋!

    “你不走?”明赤璀听的康乐乐这个话,只觉得很搞笑。

    “对,我不走。”

    她坚定的回答,依旧倔强的看着他,“欢欢烧的很严重,她的愿望就是希望我能好好的陪她一个晚上,明赤璀,难道你连这个也要剥夺吗?”

    “呵,明赤璀?”

    女人,你终于肯叫我名字了!

    却是在我逼迫你的情况,你就如此的不愿意和我有一点关系吗?

    “你还知道我的名字叫什么?”明赤璀继续在这个话題上停留,并给了康乐乐一个非常,非常陌生的冰冷表情。

    康乐乐并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相反的,很不满他直接无视掉此刻正在说的话量。

    她坐直身体,再道:“明赤璀,我在跟你说孩子的事。”

    “孩子?”

    “对,孩子,我今晚能不能在这里陪欢欢,她还那么小,而且生着病,一直睁着眼睛不肯睡,只想要我陪她,我答应你,我今晚只会呆在她房间不会打扰到你的,明天一早我就离开。”

    “我还知道她小,你还知道她生病了需要母亲吗?”明赤璀一脸怒容,“当她生病的时候,你在做什么,打你电话,你接过吗?现在好意思说她需要有母亲陪,只顾谈情说爱的你,有想过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吗?”

    “电话?”

    康乐乐连忙掏出电话來看,沒电,黑屏关机了。

    “对不起,沒电了。”

    她是真的沒听到,昨晚她看到还有一半的电,心想自己也不经常用电话,今天应该够了,谁知道会不够用关机?

    “真可笑,打你电话时,你的电话还是通的。”

    “……”

    一句话,说的康乐乐哑口无言。

    她是真的沒听到。

    只有一种可能,要么是在路上的时候,要么就是在医院排队的时候,只有那两个时候很吵,她听不到。

    “对不起,我是真的沒有听到,所以我……”

    “康乐乐,你知道我现在最厌烦你哪一点吗?”明赤璀打断她的话。

    摇摇头,她表示不知。

    “成天说着多么的在乎欢欢,怎样的不能离开女儿,结果做的事却无一不在伤害自己的女儿!看看你这段时间做的好事,我能问问你,你那个青梅竹马,还有罗残,你到底选哪一个?还是说,沒有一个能让你满足,以后你会再找第三个,第四个,还是更多?”

    “明赤璀!”康乐乐气的站了起來。

    “你别太过份了,我和华强之间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也沒必要对你解释!至于罗残,请你不要这样说,她就算和我不是朋友,至少他是你朋友,你要骂就骂我,不要把他们牵扯进來。”

    “滚吧,你这女人,真的让我觉得很恶心。”

    恶心!

    这两个字,这段时间他不知道对自己讲了有多少遍了。

    康乐乐将手紧紧的握紧,不断的握紧,指甲嵌进肉里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真的好痛好痛。

    血,就那样一滴滴一流出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