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赤璀的眸如猎豹一般突然集中,死盯着她的手。

    豆大颗的血珠滴到地上,闪红了白色的毛毯,看起來触目惊心,然,当事人却沒有感觉,死死的咬着牙齿,仍在不断的用力。

    “你疯了!”

    终于,还是忍不住上前将她的手打开,力道大的康乐乐直接摔倒在沙发上,头顶,传來的是他的怒喝声:“康乐乐,你以为这种自残的方式就能让我对你心软吗?”

    “呵,对于一个出口只有讽刺的人來说,可能我死了你眼也不会眨一吧?”她抬起來,显得漫不经心,“明赤璀,我知道你现在十分厌恶我,我也不想解释什么,我只求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的陪欢欢一晚上,今晚过了,你想怎样羞辱我都可以,我只想答应女儿的话,我能做到。”

    她说了要陪欢欢,今晚就一定要陪,不顾一切代价。

    “是不是只要能陪女儿,我让你怎样都可以?”他的脸突然变的阴森可怕,直盯着她的脸。

    几乎沒有犹豫,她猛的点头,“对!”

    为了女儿,她又有什么不敢呢?

    “好!”

    他这样应着,退回了刚才的沙发上,指着桌上的酒,“给我拿过來。”

    “?”

    虽然不解,但康乐乐还是把酒杯给他递了过去。

    “脱衣服!”

    晴天霹雳!

    他居然让她脱衣服?

    她整个人愣住,杏眼瞪的老大。

    “怎么,不是刚才说了为了陪女儿,你什么也可以做吗?”

    “对!”

    “既然如此,你现在又装给谁看呢?”

    擦!

    明赤璀,我康乐乐到底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要这样对我?

    我陪欢欢难道有错吗?

    你竟然要这样逼我!

    “明赤璀,你能不能理智一点?”虽然气到快爆炸,康乐乐不审努力的深呼吸,只为了让自己不暴发,她知道,只要暴发了,事情就不一样了。

    “呵,原來什么在乎女儿,关心她,不能沒有她,都是假的!对着别的男人就可以脱,对着我这个要了你第一夜却在这里装,康乐乐,你的做法,真的让我怀疑你是不是真想要欢欢,还是为了那笔庞大的金钱。”

    一刻,身穿棉大衣的康乐乐就那样一颗颗的解开自己的扣子,脱掉外套,再是里面的线衣,然后是保暖衣……

    她知道,等保暖衣一脱來后,这一切就真的收不回來了。

    她仅剩的自尊,所有所有,也会在这一刻全部沒有!

    “康乐乐,现在的你,真的贱的让人反感,目光放在你身上一秒都觉得恶心。”

    看着明赤璀上楼,康乐乐整个人如漏气的风筝一样,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她恶心?

    如果被他一步步逼成这样,她会和欢欢生活的很快乐!

    明赤璀,你就像梦魇!

    不敢靠近时,你不断的向我走近。

    当我想要靠近时,你却无情的将我推开。

    明赤璀上楼去了,并沒有说赶她走的话,康乐乐自当她是同意了,为了欢欢,她快速的穿回衣服迅速的回到二楼,去打水给欢欢换毛巾,希望今晚能让她的温度降去。

    “妈咪。”

    沒一会儿,康欢欢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叫她,深怕康乐乐就离开了。

    “妈咪在呢,妈咪陪着你。”康乐乐握紧欢欢的手,让她感觉到自己真在她身边,即使脑袋还是晕晕的,欢欢还是本能的向康乐乐靠过來,想要缩在她的怀里。

    因为给她换水的原因,康乐乐的手有点冰,怕碰到她身子,康乐乐只得暂时躲开,“欢欢乖,妈咪等一就來陪你睡觉了,你再自己睡一。”

    “好。”欢欢乖乖的应答。

    进去将盆放好,洗漱好准备出去陪欢欢睡觉的时候,那丫头居然醒了,整个人都坐了起來,这么冷的天,康乐乐吓了一跳。

    “死丫头,你这是做什么,快躺!”

    “妈咪,我以为你走了。”欢欢的眼瞬间就红了,眼泪更是夺眶而出。

    刚才自己伸手,并沒有碰到妈咪,她以为就像前一次一样,妈咪说了要陪她,可是半夜醒來身边却沒人。

    所以在看到康乐乐从浴室出來的时候,康乐乐终于止不住自己的眼泪流出。

    “欢欢,妈咪说了今晚会陪着你就一定会陪你的,乖,擦干眼泪,不要哭了!”康乐乐用手替欢欢擦掉眼泪,摸了摸她的额头,温度降了不少,满意的点点头,“温度好不容易降去了,你别起來又给凉了,赶紧钻进被窝去。”

    “妈咪,你是真的陪欢欢吗?”

    幸福來的太突然,欢欢还是有点不相信。

    她越是这样害怕她离开,康乐乐就越觉得愧疚,她甚至恨自己沒有能力好好的把女儿放在身边,给她最好的关爱,让她如此的害怕。

    “如果你再这样不停的问,妈咪就真的走了,不陪你了。”

    为了吓欢欢,康乐乐还作势起來, 那姑娘吓的立马就钻进被子里了,“妈咪我错了,我马上就睡觉!”

    “这还差不多。”

    “妈咪,我有点口渴,可以喝饮料吗?”

    确定了康乐乐不走,别提康欢欢有多高兴了,笑容止也不止不住,顾不得感冒,就想喝饮料。

    她的要求,立刻被拍掉,“我去给我全以热水。”

    “你怎么在这里?”

    去书房签了文件出來,正准备回房间洗漱的,沒想到刚开门就看到了身着睡衣的琳达站在门口,微微笑着,脸上敷着药,即使这样也不能阻挡她的美丽。

    “璀,你忙完了吗?”琳达答非所问,立即回头在桌上拿过刚冲好的咖啡,“猜到你应该忙完了,我给你冲了杯咖啡,刚泡好的,你喝喝。”

    明赤璀接过咖啡喝了两口,琳达立马接了过去,“赤璀,你累了吧,水我已经跟你放好了,你去洗澡吧。”

    “你怎么还在这。”

    明赤璀并沒有放掉这个问題,拧着眉看向琳达,眼里的不悦是那样明显。

    你可以留一个被你称为恶心的女人,却不肯留我來住?

    明赤璀,你到底是真恶心,还是假恶心?

    “赤璀,这个就是我在你房间等你的原因。”琳达低头,有些无措的挠着自己的手指,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明赤璀自然知道琳达会有一些什么动作,哪些动作又代表什么。

    她似乎很为难!

    “说吧!”

    兜圈子,一直不是他的作风,他也不喜欢那种很罗嗦的,琳达自然知道,所以沒再隐瞒。

    “赤璀,今晚,我可不可以在这边睡?”

    “嗯?”

    明赤璀挑高眉眼,似乎很不喜欢她说的这件事。

    就知道,他厌烦自己在这里!

    琳达赶紧解释,“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现在脸受伤了,回家的话爸妈一定问追问的,我不希望他们因此而厌恶欢欢的妈咪,毕竟以后我们要经常相处的。”

    成功的,她看到自己在说完这段话后,明赤璀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

    赤璀和罗残远离她,不就是因为她的方法极端吗?

    现在她的方法不极端了,而且很大度,难道他不空运疏远自己吗?毕竟他们三个可是从小到大的伙伴。

    明赤璀的惊讶也是因为这个,琳达从小到大就是公主,换言之,所有事情她只会想到自己,更不可能说去替康乐乐着想,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变,他竟然沒有发现。

    “赤璀,我知道以前我做了很多的错事,过去的我是那样的自私,我承认!我一直以为,只要我爱你,哪怕你不爱我,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我只要逼你,你一定会回到我身边,可是我错了,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勉强的,这段时间我也努力的让自己改变,请你和残不要疏远我,我会好好的变回以前的,我也不会强求你娶我,只要你一句不愿意,我可以随时叫我父母主动去提出取消订婚的。”

    明赤璀并沒有立即说话,似在思考。

    琳达继续讲道:“赤璀,你放心,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傻的不知道怎样去追寻幸福的琳达了。比起不择手断,我现在会一步一个脚印,如果你不爱我,我不会强求,今晚我不想回家理由就是不想让我爸妈追问,欢欢还小,毕竟还是需要亲生母样的陪伴,如果我爸妈或者爷爷他们知道是康乐乐给我抓的,他们只会很厌恶康乐乐,那样子就会直接影响到欢欢能不能见母亲,我不能那样,所以请让我在这里住一晚上吧。”

    琳达本來就生的美丽,这段话配着她无比真诚的眼神,要让人相信她其实是编的,说的谎话,想來也沒人信的,因为展现出來的就是那样的真实。

    “嗯。”

    最终,明赤璀算点头了。

    “赤……”

    正想说感谢的,忽然,一个黑影出现在门外,琳达一把抱住明赤璀,“赤璀,你真好。”

    待黑影消失了,她才离开明赤璀,有点激动后的尴尬,“对不起,有些情不自禁,赤璀,不管怎样,谢谢你今晚收留我。”

    “把这里就像当成你家或者明宅吧,不用那么见外。”

    明赤璀的一句话,对琳达來说无非就是邀请,她离明赤璀又更近一步了!

    还有一段时间他们就订婚了,她相信,这一次,她一定不能再失去明赤璀,一定不能。

    关门。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