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乐整个人贴在门后面,脑子里不断浮现那个未关房门里的情形,明赤璀已经不再反感琳达了是吗?

    他已经彻底的原谅了琳达当初对欢欢做的事情了是吗?

    也对!

    呵呵。

    他连琳达伤害欢欢的这件事都能忘记,更何况是她和琳达打的那架呢?

    不对,应该说,其实从一开始他对自己的爱就是假的吧!

    不然为何在重逢后,他曾经质问她,当初为什么要做的那么过份,琳达就算做的再过分也是个弱女人。

    弱女子。

    呵呵。

    真的可笑……

    明赤璀,既然不是真的爱,为何宁愿以命相救?

    唯一能说出去的理由,只能是他救欢欢,救她是因为不想看欢欢从小沒了母亲,仅此而已。

    只是何其悲,一次交通事故,她的心却慢慢的改变。

    “妈咪,你怎么了?再不过來水都凉了呦?”

    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康乐乐此时的思绪。

    对啊。

    以前的那一切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和欢欢好好的相处好这一晚,收拾好情绪,康乐乐笑着走过去。

    “急什么,还和开水一样,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醒的这么快。”

    ***

    夜,很深,很深。

    道路两旁的树木随着不同程度的风,左右摇摆着,为这本就寒冷的天气增添了不少冷意。

    车水马龙的街,來人,车辆,匆匆忙的离开着。

    时间越來越晚。

    街上的行人也越发的少了起來,冬日夜晚的街上,看起來清冷无比,走在街上的他们或许不能想象,在某一处,有着另一个世界。

    他们正精力充沛。

    位于繁华地段的某个高档酒吧里。

    江若晨从包间一出來,一眼就在角落里看到那个熟悉却也陌生的背影,那个男人,那个随时都挂着淡淡微笑的男人,为何他现在要一杯杯的喝酒,他想要将自己灌醉吗?

    “若晨,若晨?”

    身边的朋友发现了江若晨走神,大叫着让她回神。

    “嗯,我在。”

    回过神,江若晨看到自己的朋友全部盯着自己,“你沒事吧?”

    “我沒事,结好帐了吗?”

    “嗯好了,我们走吧,时间不早了。”朋友催促,因为大家明天都要上班。

    “好。”点点头,江若晨跟在他们身后出去。

    约莫几分钟后,她再次出现在酒吧里,并且鼓足勇气出现在她观望的人那桌。

    “嗨,你好。”江若晨一屁股坐,大大冽冽的打招呼。

    桌上突然冒出來一个,男人似乎不悦的拧紧眉头,眯着眼看了來人,有点熟悉,却叫不出名字。

    见状,江若晨主动介绍自己,“我叫江若晨,我是康乐乐的闺蜜,我们从不一起长大,因为她,我们见过一面。嗯,不止一面,因为我任职雷鸣集团,是个人事部的主管,我……”

    “有事吗?”

    男人明显不感兴趣她说的话,直接不耐烦的出口打断。

    江若晨僵在原地,一脸的尴尬,“沒……沒事。”

    她以为接來她会被赶走,还好,男人只顾着喝酒,并沒有出口明确的想赶走她的话。

    仅是这样,她也算欣慰了。

    她就呆呆的坐在他对面,看着男人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直到酒瓶空了,他再叫酒。

    五光十色的灯光,江若晨看着他几乎挑不到一点毛病的完美脸庞,还有他此刻淡淡的忧伤。

    从來沒有过的感觉,她竟然觉得心痛。

    真的好痛,好痛。

    这种心痛让她无法再看着他继续喝去,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罗残,你不要再喝了。”

    虽然有着音乐,男人还是第一时间听到了她的话。

    他紧紧蹙着眉头,似乎不悦。

    “对不起,我沒有经过你的同意就直接叫你的名字了,抱歉……”江若晨自当是自己太过鲁莽,惹的他不悦。

    心里悔恨不已,如果因为这样,罗残就厌恶自己了,她该怎么办?

    “名字取來不就是给你叫的吗?”

    半晌之后,江若晨竟然听到罗残这样回答,她有片刻的发怔,然后才笑意满面,一脸开心,“真的吗?我还怕你生气呢!因为在我心里,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乐乐跟我说你帮了他们很多,她很感激你,所以我也很谢谢你。”

    埋头喝闷酒的罗残终于抬头正眼看自己了!

    江若晨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她是第一次真正的得到目光,当天回家后她还兴奋的一晚都睡不着。

    以后想起这个眼神,自己的心仍砰砰跳,当时她认为自己追罗残有戏,可在以后的日子里她才明白,他的眼里至始至终不会有自己。

    “你说,你和康乐乐从小一起长大?”他眯着眼,说话时感觉有些漫不经心,但眼眸里却透露着认真。

    此时,江若晨以为罗残只是因为和康乐乐是好朋友,所以好奇的问。

    她开心的回答,“对啊,我和康乐乐一起长大的,我们小的时候还有好多趣事呢,她肯定沒和你说。”

    “嗯。”

    她小时候的事?

    说真的,他很感兴趣。

    他将一个酒杯推到江若晨面前,“边喝边聊?”

    “好!”

    桌上全是放着的高度的伏加特,她喝酒不行,刚才和朋友一起的时候也只是喝了点饮料罢了,不过她不想让罗残以为她很矫情,她便答应了。

    “如果你不能喝的话,就叫果汁。”罗残一句话再度消除了江若晨怕喝醉了怎么办的担忧。

    她彻底的放心了。

    “沒事,我可以喝,虽然喝不了多少。”

    “嗯。”

    这一夜,可能是江若晨过的最开心的一夜。

    因为她讲的话,让罗残从最开始的神情哀伤到后面的喜笑颜开,她以为是因为自己,直到很久后才明白,罗残这一晚的笑,全是因为她故事里的主角,,康乐乐。

    翌日。

    陪欢欢一起过的这晚,时间很快,但康乐乐并沒有一分享受,因为欢欢喜欢踹被子,她只能随时的注意着欢欢的动向,在第一时间不让她凉着。

    同时还时隔段时间就给欢欢换毛巾,所以这一夜,康乐乐相当于未眠。

    冬天的时候天亮的晚,一般天亮了起床收拾吃好早餐就该去上班了,她现在也是个上班族,虽然只是个清洁工。

    她刚从起來,身边的欢欢就醒了,一只小手就已经抓住了她的衣角。

    “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康乐乐侧头不解的看着欢欢,以前生病的话,她至少会睡一上午的,现在不过七点多一点而已。

    “妈咪,你要走了吗?”

    从她的眼神中,康乐乐看到了不舍。

    她回握着欢欢的手,故作严肃,“小美女,你妈咪我呢是个上班族,可是要去上班的!所以天亮了,我也该上班了,你就好好的休息,会有阿姨來照顾你的。”

    “可是妈咪,欢欢想要你照顾。”欢欢怕康乐乐走了就不再回來看她,所以害怕。

    一夜相处。

    母女连心。

    她自然知道欢欢担心的是什么,今天她会和明赤璀好好谈谈的。

    “放心吧,妈咪今天了班就过來看欢欢,以后妈咪都会经常來看欢欢的。所以你不准以为我沒在所以就扔感冒药,知道吗?”

    欢欢有趁她不在就扔感冒药的前科,这点她必须提醒。

    “妈咪……”

    康欢欢已经相信了康乐乐等还会來看她,但她现在很委屈的是,她不想吃感冒药啊,那些药好多好多,真的好难吃啊。

    “别用那委屈的模样看着我,我不吃这套,记得吃药,呆会儿妈咪会提醒阿姨看着你的。”

    搞定了欢欢,让她再睡一会儿后,康乐乐楼去找苏姐,因为她是这里的管家,同时也是直接照顾欢欢的,她想要叮嘱一。

    却不想在餐厅碰上了明赤璀和琳达,苏姐正在向桌上放东西,很显然他们也是刚坐,琳达的脸上还敷着药,那毕竟是自己造成的,虽然昨天已经道过歉,但再次看到还是觉得对不起。

    “乐乐,你要一起吃早餐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都很爱欢欢的原因,康乐乐和苏姐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沒接触几次,但觉得特别的亲热,苏姐虽然年纪大了些,但真如自己姐姐那般的亲和。

    本來叫她在这里吃饭是好事,可是现在却让她感觉好尴尬,因为两道目光同时落在自己身上,那种感觉真的……

    “不用了,苏姐。”康乐乐回答,她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她再补充着:“苏姐,欢欢有丢感冒药的习惯,等吃药的时候还麻烦你盯着一点,现在她睡着了。”

    “好,为了她能尽快的好起來,这件事我一定会做到的。”

    “谢谢你苏姐。”

    真心的道谢,康乐乐转身就要离开。

    明赤璀却叫住了她,“回來!”

    “……怎么了?”

    对于他的突然出声,康乐乐感觉很疑惑,同时也很无奈,明赤璀似乎永远都知道她什么时候很尴尬的想要逃离。

    就像现在,明明她巴不得立刻就离开,可是他却叫住她。

    “坐。”冷冷的两个字,沒再多说。

    明眼人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