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美美是故意找她麻烦,但她也沒办法,毕竟今天确实是她负责给自己安排任务,虽然有点尖酸刻薄,但她毕竟只是一个小小清洁工,有什么资格去顶撞呢?

    除了忍,别无他法。

    “我不管,康乐乐,你再重新将洗手擦一遍,都擦的干干净净,等我來检查。”

    半小时后。

    “康乐乐,你怎么回事啊,都这么久了,就几个马桶而已,你都擦不干净?你还蹲在地上偷懒是不是,快点擦啊,还是说你要等到总裁回來跑到他面前去告我状,说我命令你搞卫生啊,如果是这样你就明说,我就直接走人了啊,反正也命令不起你。”

    这个美美,康乐乐已经断定了,她是故意找自己麻烦的。

    不管自己做的再好,她也一定否定的。

    这洗手间她真的已经尽力了,可以说,如果不是挂着卫生间的牌子,人家进來看还以为是商家在卖马桶呢,真的已经晶莹透亮,说它闪闪发光也不为地。

    “美美秘书,如果你觉得不干净我再擦便是,你无需讲那些伤人的话。”

    到现在为止,康乐乐都很好奇,那天的新闻到底是谁散出去的!

    而且,那天到底哪个丧失天良的人竟然做出这种事來,她明明和若晨在一起喝酒,结果醒來却和华强在一起,而且他们两个什么也沒发生。

    尽管如此,她的解释还是沒有用,现在真是走到哪里都会被人骂到哪里,不管是前面的张晶,还是现在的美美。

    张晶说的话虽然难听,如果让张晶和美美两个交换的话,康乐乐宁愿让张晶说自己,因为和晶不会拐弯抹角,就算自己要顶撞也无所谓。

    可是美美说的话总是阴阳怪气的,明明是在骂她,里面却带着她不能反驳的理由,果然,这就是高材生和小学生之间的差别吗?

    就像现在,如果是张晶听到自己反驳的话,一定是尖着嗓子大叫了起來。

    可是美美沒有,她不但沒有大叫,也沒有情绪激动,而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开,几分钟后,秘书室里的几位同事都全部聚集了过來。

    康乐乐站在原地,只着她这样跟那些同事讲。

    “你们去看看,去评评理,我说的是真还是假,有沒有放私心在里面!这两天我们这里有几个重要的股东大会,到时候各位股东们都会來用这里的洗手间,本來也沒什么,万一人家就拿洗的间的卫生來讽刺我们雷鸣集团呢?我也沒有别的意思,毕竟康乐乐和总裁,他们之间沒有在一起,但至少有个孩子吧?我就担心以后要家打麻烦的说出來不好听,所以让她多打扫几次洗手间,可人家不领情啊,还感觉我在利用职权欺负她。”

    靠!

    见过不要脸的,真的沒见过明明骂了她还能装出这一副自己受伤的模样。

    康乐乐真是感到特别的无奈,她沒做错什么事,怎么自从遇上明赤璀后,排挤她的人越发的多呢?

    其他的秘书不知道是不是认同美美的话,沒有附和,但也沒有帮自己知道。

    他们的态度,更让康乐乐明白,任何事情只能靠自己。

    “美美秘书,你说让我把洗手间再打扫干净一点,我也照做了。从刚才你离开到现在半个小时,我还沒有每个都擦到,如果你觉得还是不行,那我再擦便是,你至于这样吗?何况我的私事似乎与你无关吧?不管我怎样,也轮不到你來评论吧?”

    “哦,我也从你的话里看懂了,也就是说你做的不对的还不能让我们评论了是吧?ok,那照你这样说的话,你不用打扫了,等叶主管回來我就实话实说就可以了,人家的关系都这么强大了,我这种人完全就不能吩咐你做事了嘛,反正我说一样,你也有千万条理由來回堵。”

    呼!

    暗自深呼吸一,康乐乐拼命的压着自己此时的怒火,让自己保持平静。

    “我再重新擦一遍,这样可以了吗?”

    不就是搞卫生吗?

    大不了她今天晚回去一些,只要这美美不再找一些她无法接受的理由來说自己就行了。

    “哼,再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到时候我让大家來鉴定鉴定你是不是擦干净了。免得到时候主管怪罪來我也担不起。”

    就这样,美美等人又离开了。

    一个小时后,她真的带着秘书室的美女们出现了,同时,她的手里还有一个杯子。( 平南文学)

    “擦干净了吗?”她继续高人一等的询问。

    康乐乐点点头,“干净了。”

    她已经反复的擦了好多次了,虽然不能保证不能找出一点点灰尘,但至少马桶擦的非常的干净,她不信,就这样了,美美秘书都能挑出什么毛病。

    美美作势的來回走动视察她的工作,不时的点点头,就在大家以为她满意的时候,她却突然递过一个杯子过來。

    “这个拿來做什么?”康乐乐接过來,洗手间里拿个杯子是什么情况?

    “以前看过一个新闻,当然现在也是很多上市公司学习的榜样,据说他们那里的保洁员,甚至是公司里的职员,在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马桶里面接水喝,以这个來断定是不是真的清洁到位了。”

    嘶……

    康乐乐在内,包括几位秘书都是震惊的不行,瞪大双眼看着那刘美,轻轻的拉扯她的衣袖劝道:“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份了?”

    “你们懂什么,既然老大交待我來看她的工作,那我一定就要好好做,沒看到十分干净我怎么能交差啊!”刘美不以为然的回复,抬眼看着康乐乐。

    “我们也看到了,的确是干净,但想要确认,还得你接杯水來喝一喝,如果沒有异味的话那就是干净了,你就可以去做别的了。”

    “美美……”一个看起來很和善的秘书为难的叫着刘美,并开口劝道:“不要这样,现在已经很干净了。”

    “方秘书,你是怎么回事?”刘美不满的看着劝她的秘书,“要不然我不管了,你们來负责吧,反正我做什么你们也会觉得很过份,在人家那里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在这里,你们就感觉我在欺负她一样。”

    “可是……”方芳还是很无奈,毕竟他们一直以來分工明确,不是自己的事,自己就不管,也沒资格去管。

    可再怎样,也不能让人喝马桶里的水啊,何况明天康乐乐和总裁之间还有孩子那层关系在,刘美这样做,确实是太欠考虑。

    “你们谁要觉得我做的过份,那你们就來接手吧,反正我在你们眼里做什么都是错!”刘美叫嚷了,直接转身就要走。

    这件事到现在就是烫手山芋,谁愿意接啊,所以他们连忙拉住刘美,“美美,我们也沒有那个意思,唉算了,你看着办吧,我们也不说话了。”

    反正无论怎样,也怪罪不到他们身上來,毕竟他们开口劝了。

    一个情景就是刘美再次拿回主权,而且还是在搞定了试图劝阻同事的情况,她逼近康乐乐,尖声道:“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是说,你也觉得我这个要求是在刁难你?”

    “你觉得呢?”康乐乐不怒,平静的反问刘美。

    让她喝洗手间的水还不是刁难,亏她说的如此理直气状。

    “呵,你的意思就是不喝啰?”刘美故意高声提了一,并用目光将康乐乐上打量一次,几乎是用鼻孔出气不屑的讲,“不喝也好,反正我是拿你沒有办法的,像我这种和总裁要关系沒关系的怎么能命令你做事呢,何况我也沒有一个孩子來给自己涨本事,算了,今天你也不用打扫了,呆会儿主管回來我就说你打扫干净就好了。”

    “你这是激将法吗?”

    硬的不行,來软的。

    呵呵。

    刘美,我到底是招你了,还是惹你了?

    你偏要这样对我。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们的确拿你是沒有办法啊!”刘美一副理直气状的模样,“你这身份还在这里做什么保洁啊,这不是让我们为难吗?以后还能不能一起处事了,是不是洗手间脏的不能再脏了我也不能说话了。”

    “是不是我今天喝了这里的水,你就会觉得我平易近人了?”

    康乐乐努力的忍着自己快要爆发的脾气,她拿明赤璀是沒办法,但她沒有软弱到随便谁都可以欺负自己的地步。

    “这水也不用你喝了,作什么保洁啊,还是去讨好总裁來的实在,别在这里口口声声说服从上级安排,结果却……你就适合脱掉裤子……哗!”

    本來以为这场战斗是康乐乐妥协的,结果突然出现的这一幕让在场的大家都惊呆了,只见康乐乐在马桶里接了杯水,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向刘美泼了过來。

    这一幕转变的太多,大家都沒有反应过來。

    只有刘美,在几秒的呆震之余,再看那个接出一杯水的马桶,瞬间就崩溃大叫,“康乐乐,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泼我脏水!!”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