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美气的顾不得自己的狼狈模样,伸手就要去打康乐乐,还好被她迅速躲开,其她的秘书也赶紧上前拉着她,“刘秘书,刘秘书,你不能这样,这里是公司,不要动手,冷静冷静!”

    “我冷静个屁啊,看看这个贱人对我做了什么,居然把脏水向我脸上泼,她算什么东西啊她,你们拦我干嘛,放开!!”

    “刘秘书!”

    忽然,属于康乐乐的清冷声音响起,大家的劝阻声还和刘美的叫骂声也本能的停止,康乐乐缓步向前,來到刘美面前,仰着头看着她,平静的道:“你所谓的干净水到了你身上就成了脏水,这点我们大家有目共睹,还有,刘美秘书,我奉劝你一句,万事要给自己留一点余地,我的事到底是怎样你也不清楚,既然不清楚你就张着嘴巴别说,乱骂人,你所谓的高职业,高俢养,也不过如此。”

    “你……”

    被一个贱huo泼了脏水,不但沒有得到道歉,反而还被人训斥一顿,刘美真的是气到快崩溃,如果不是身后的秘书们拦着她,她一定不顾一切的回击康乐乐。

    可现在是刘美被抓住了,她不能脱身,所以她才止不住自己的言行,出口伤人。

    “康乐乐,你知道吗?你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biao子,而且还是个生子机器,你只有那么不……”

    啪,,

    康乐乐直接一耳光甩在刘美脸上,对上她的震惊,她的脸上也全是愤怒,“你信不信,再张着嘴巴乱说,我会撕掉你的嘴!”

    ***

    总裁室。

    “呜……总裁,我不过是和康乐乐开个玩笑,可她却直接打我, 还不准我再给她安排任务,并且威胁我,只要我再多说一字,她一定会撕了我的嘴巴。”

    办公室里,刘美站在一边十分委屈的哭哭啼啼,叶青站在中间,康乐乐则是站在另一边。

    对于刘美说的话,她已经感觉很无言了。

    解释,在明赤璀面前沒有用,她说的话,他也根本听不进去,所以现在就是刘美自己在那里唱独角戏,而她,已经沒了说话的**。

    “总裁……呜呜……对不起我沒有办法完成主管吩咐來的任务,因为我管不了康乐乐,她根本也不会听我的话。”

    “这是不是真的?”一直沉默的明赤璀终于开口了,虽然是问句,但看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却是那般的坚定。

    纵然有心想要解释,也从他的眼神中沒有了任何**。

    康乐乐轻轻的眨了眨眼,表情淡淡,“我只能说这不是事实,多的我已经不想再说了。”

    “不说就等于承认!”他坚定的继续追问。

    “我不会承认,但也不会解释。”

    她说再多,也沒用,还不如不说。

    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ok,既然你连解释都不愿意了,那就是默认了,叶秘书。”明赤璀的视线直接越过她落在叶青身上。

    看他果决的眼神,似乎要对自己的‘罪行’宣判。

    “是,总裁。”

    “纯是打扫这样的事似乎不适合我们这位优秀的员工了,我记得有间杂货室,五点前打扫完吧!”

    “总裁……”

    叶青一脸难色,那个杂货室……现在已经中午了,居然说五点前打扫完。

    “怎么了?”明赤璀漫不经心,直接看穿叶青的想法,冰冷道:“还是说,你要进去帮忙?”

    “我……”

    叶青一脸尴尬,帮忙倒是可以,问題总裁大人这态度摆的很明显啊,她哪敢!

    “好,请问我是现在就去打扫吗?”

    不想连累叶青,康乐乐也不管了,直接应來,她无法再继续承受明赤璀那种冰冷不屑的眼神,真的好无力。

    现在的她,只想逃离。

    “那就去吧。”

    明赤璀显然很不屑于康乐乐说话,即使是在回答她的话,眼神都是落在面前的文件上的,即使埋着头,康乐乐也能感受的到那看不见的鄙夷。

    她迅速的走了出去,叶青也赶紧跟着走出來。

    唯独刘美还留在总裁室里,不曾离去。

    “还有事?”

    明赤璀抬起头,眉头轻蹙着,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表情,但眼里的冷意还是让刘美吓了一跳。

    她本來还想诉说一康乐乐的‘罪状’,结果一对上这样的眼神,她整个一惊,慌忙的点头,“沒事,我……总裁我出去了。”

    跟着叶青一起來了杂货室,康乐乐也总算知道为何刚才叶青面有难色了,康乐乐以为杂货间不就是堆了许多东西让她來整理一,归纳就好了嘛,谁知道这么夸张,里面的东西乱七八糟不说,什么蜘蛛,各种灰尘,到处漆黑。

    外表华丽的雷鸣集团,内部居然有这种脏乱的一间杂货室,真的是让她不敢相信,只是站在门口都有一种扑天盖地的霉气味出來,呛的人不行。

    “康乐乐,味道有些呛,我等给你拿手套和口罩來你再打扫,先把门关上吧,味道真的很大。”

    里面的味道真的很呛人,叶青紧紧的捂着鼻子。

    康乐乐也是难受的要紧,但她不想麻烦叶青,毕竟她的工作任务很大,而且她能这样对自己,她已经很感激了。

    她拒绝着,“不用了叶秘书,茶水间有,我自己上去拿就可以了,谢谢你的关心。”

    “嗯。”

    毕竟沒有帮到康乐乐叶青还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真的是抱歉,这个杂货间一直放着不用的东西,一年才会清理一次,平时沒人会进來,我也不知道总裁今天怎么回事,这里就像一个禁地,绝不会被打开,本來也说的年底将这里全部收拾出來,重新粉刷了当仓库,可是……”

    后面的叶青沒有再说,康乐乐自然也听的懂,就是一个被遗弃的杂货地,本來要到年底请专人來弄的,可现在明赤璀却让自己來。

    呵呵。

    反正也无所谓了。

    “沒事的,反正也是打扫,我可以的。”努力一笑,康乐乐佯装镇定。

    反正现在明赤璀对自己,除了不屑就是鄙夷了,沒有一点的同情,或者说是当初的关心,渐渐的,她也已经习惯了。

    “康乐乐,其实总裁他……”

    “叶秘书,你快上去吧,这里味道挺大的,我先去接盆水來弄一,然后去拿工具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叶青的话被康乐乐打断,她不想听到关于一点明赤璀的事,她知道,叶青想要安慰她,可那些听了之后只会让自己更神伤罢了。

    算了。

    事已至此,她还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吧!

    叶青自然也懂,话到即可,不再说,点了点头答应來,“好,那你注意一点,我先上去了。”

    “好。”

    冲叶青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看着她离开笑容才僵在原地,看着毫无头绪的杂乱空间,她的心很沉很沉。

    明赤璀规定的五点前弄好,康乐乐连午饭也沒有去吃一直奋斗的打扫着,她硬是咬紧牙关在近五点的时候把这里收拾干净了。

    本來她今天中午就该班的,结果却因为收拾仓库而熬到现在,不但午饭沒有吃,反而还弄的自己疲惫不堪。

    当她关上杂货间的门时,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散架了,那种感觉,真的是她这辈子都不曾有过的累。

    本來以为上去跟叶青汇报一就可以回去看欢欢了,可她到秘书部的时候并沒有发现叶青的身影,总裁室也紧闭。

    叶青不在公司,一般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跟着明赤璀一起出去了。

    反正自己打扫干净了,沒在也罢了,康乐乐径直去了茶水间的小仓库里放好工具就准备离开,不想却被叫住。

    “等一!”

    身后,响起熟悉且讨厌的声音。

    康乐乐回头看着刘美,难道是今天为难她的还不够吗?

    随着刘美的声音,秘书室里的其他同事也纷纷抬起头,康乐乐心里一冷,看來她是真的不让自己好过啊。

    “过來。”刘美再用命令的口气说话。

    本來不爽,但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有明赤璀对她的厌恶,康乐乐知道,如果她再按着自己的脾气,那她自己就别想在这家公司了。

    她离欢欢,也就更远了。

    她缓步走过去!

    刘美沒说话,看向她前方的桌子。

    随着她的目光,康乐乐也看到了桌面上堆着一摞摞的文件,就像小山一样,康乐乐嘴角一抽,难道刘美要让她整理文件?

    应该不大可能吧,毕竟她现在的身份只是清洁工。

    “刘秘书,有什么事吗?”她故作一脸疑惑。

    “哦,你也看到了,因为叶主管随总裁出去了,所以她的工作好多都落到我们的头上了,你也看到了我们很忙,这也快班了,听说你也是个大学生,虽然和我们这种名牌大学毕业的沒法比,但至少影印文件你不是会的吧?你愿不愿意帮我们这个忙?”

    呵呵,果然如此。

    “刘秘书,我也很想帮这个忙,可我只是一个保洁员,况且我也不懂影印机之类的,而且我也看不懂这些资料,所以……”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