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乐,既然我们都归叶主管名,而且你也划在我们秘书部,我们忙不过來,你是不是该帮忙呢?何况只是影印一文件,这个忙你也不愿意帮吗?”刘美的语调慢慢的变软,眼里带着无奈,却也失望。

    这是同事对同事的失望吗?

    真的好逗!

    就算想要刁难她,也不至于这样吗?

    要按以前的脾气,康乐乐早就拿起桌上的文件冲她扔过去大声say no了,可现在,为了息事宁人,她只有忍。

    “就是影印文件吗?”

    如果只是这一样,她忍!

    反正应该也影印不了多久吧!

    “嗯是啊,只是帮我们影印一,你可以帮忙吗?”

    “好。”

    调整好心态,康乐乐拿着厚厚的一摞文件來來回回的跑到复印室认真的复印每一份文件,每一张纸,她以为,也影印不了多久的。

    可是结果却证明她想错了。

    而且是大错大错,当她印好一撂拿过去的时候以为自己印完了,可是每一次回办公室桌面上都会放着新的一撂。

    她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是刘美故意在折腾她,但她找不到理由,说不定到了明赤璀那里她又坐实了偷懒的罪名。

    反正现在她是惹不起明赤璀,只要惹怒了他,直接把欢欢送走,她也沒办法。

    就这样,一份接着一份,一直去……直到别人都班了,自己还在办公室加班。

    天,不知何时黑了。

    康乐乐还不知,依然在那里影印着文件。

    直到办公室的灯突然全部亮了起來。

    紧接着一道惊呼声响起,“康乐乐,你怎么还在公司,沒回去吗?”

    “李秘书?”

    自己和这个李秘书似乎并沒有说过话,只隐约记得她的姓,康乐乐也有些尴尬,怕自己叫坏了姓,还好,她应答了自己。

    “嗯,我都到家了,才发现忘了拿手机,你还沒忙完吗?”

    快班的时候刘美折腾她的模样,整个秘书部都知道,刘美将他们美个人都录入完毕的文件又重新拿给她,就是想要折磨她。

    因为刘美有后台的关系,再加上也不关自己的事,他们一个个的都选择了沉默,再看康乐乐一天了,还在这里,心里多少有些不忍。

    反而是康乐乐在接触到她的同情目光后,无所谓一笑,“沒有多少了,我印完了就回家了。”

    “嗯。”

    ……

    以为对话就这样了,却不想李秘书不但沒有走,反而向她靠过來了。

    康乐乐抬头看着李云,一脸疑惑,“李秘书,你还不回去吗?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诶,你也别弄了,你不也明天要上班吗?”李秘书催促。

    “沒事的,马上就完了。”康乐乐看了看眼前的文件,确实沒有多少了,应该快了。

    他们都班了,应该不会再给她放文件在桌上了吧。( 平南文学)

    “乐乐,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李秘书再问。

    康乐乐一笑,温柔可人,“可以啊。”

    “我叫李云,以后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的。”

    就像是应允吧,这是除了叶青外第二个让康乐乐感觉能接受自己的雷鸣集团秘书,虽然她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直接叫,但她还是微笑着点点头,“好。”

    “那个,我可以问你个问題吗?”

    “嗯?”

    心里突然闪过一抹异样,感觉李云的问題不会简单。

    果然。

    她看到了一脸忐忑的李云。

    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开口,“乐乐,那个…就是今天早上刘美说的事,你用孩子……是真的吗?”

    “呵呵。”

    康乐乐放手中的文件,苦涩的笑了笑,大家都是这样看她的吧?

    一个普通的百姓,就像好多女人想要嫁入豪门一样,为了能翻身,不惜一切代价,而她的不惜一切就是为明赤璀生了一个孩子,加上那天她莫名其妙和华强躺在酒店的新闻,现在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一边去讨好明赤璀,然后再去养华强,只是新闻曝光后她无处可去,只得回來找明赤璀,明赤璀不接受她,所以给她做了清洁工。

    这是雷鸣集团里面的员工现在的想法,如果是外界人知道的话她相信大家也会这样想,只是……亲耳听别人问的时候,心里还是难受。

    康乐乐不答反问,“你也觉得我是同事口中所说的那样对吗?”

    李云见康乐乐一脸平静的问着,心里暗暗佩服乐乐,和乐乐虽然相处时间短,对她也不了解,但这两天的观察來,她也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重要的是,她并沒有看到她去缠着总裁啊?

    相反的,总觉得她的眼神有点刻意避开总裁,也不知道是不是欲擒故纵。

    虽然不了解, 但李云还是说了真实的想法。

    “乐乐,因为我和沒有真正的相处过,我也不知道事实到底是怎样!第一次知道你,也是前段时间总裁非让你來人帮助手的事,但具体的我也不了解,我问你,只是出于好奇,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沒关系的,我就随口一问,我不敢说相不相信,但至少就我这两天的观察,我觉得你不像是刘美和新闻上说的那样。”

    说完后,她拉起康乐乐的手,一脸认真。

    “总载这几天总是经常要出去谈事,出差,视察工程什么的,所以一天沒有多少时间在公司。像刘美她刁难你,说的那些话,你不要太在意,也不要和她计较,那样只会让自己更难过罢了。”

    “放心吧,我不会去计较的,沒事。”

    李云会跟自己说这些,说实话康乐乐也是很震惊的,毕竟他们真的沒有正式说过一句话,同时,这也让康乐乐觉得十分的贴心。

    李云走了,康乐乐拿起手中的文件继续工作,直到天已经黑尽才回到家里的让。

    爸妈早就关门回去了,又累又饿的她回去整个人就瘫软了似的,什么也不想做,只想洗了澡好好的睡一觉。

    康乐乐走进浴室,把淋浴开到最大,一个人坐在地上,抬起头嘴角微微扬起,任由水淋透了全身,仿佛这样很享受。

    身体不停的抖动着,刻意压制的抽泣声回荡在整个浴室,一周的时间里,康乐乐先是被张晶每天不停的说骂。

    到了顶层,她以为日子会好过一点,显然还是她太天真了。

    她想错了。

    只要是有明赤璀的地方有她康乐乐,日子一定不好过。

    饿到极至的她,只觉得走动一直都沒有力气,加上此时的痛哭,她已经无力动弹了,只希望热腾腾的水能自动将她全身的灰尘洗尽,或者又或者让她在这地上直接睡着。

    冲着热水,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突然,一声巨响。

    康乐乐被吓醒了。

    只听见门口砰砰砰的,就像有人砸门一样,本來沒精神的康乐乐瞬间吓懵了,不知道哪來的力气,一从地上起來,快速的穿好衣服冲出去。

    她彻底的惊呆了。

    门店的木门被人活生生的踹出一个大洞,门外有个黑影,准确的说是站着个人,因为着倾盆大雨的原因,已经淋的全身湿透了,连一向很有型的头发都被淋的乱七八糟。

    “明赤璀?”

    这么晚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为什么要踹坏她家的门?

    “你发什么疯啊,大晚上的,你把我家的门踹坏做什么!”康乐乐真是气到疯掉,冲到门口去看,虽然只是坏了一个洞,但整排门都不行了,爸爸本來就在生她的气,在这里住都是悄悄的,可是让爸爸知道这里的门坏了……

    康乐乐不敢去想,也沒心思去看还淋在大雨中的明赤璀,赶紧去推门,希望还能补救其他的几扇门。

    可她沒有想到的是……

    该死的女人!

    一出來只顾着她那几道破门,沒看到他还站在雨中吗?

    康乐乐检查房门的越认真,明赤璀就越发的愤怒,两大步上前,两大步冲上前,使劲两脚,看着还完好的两道门又成了碎片。

    虽然这门是专门找人定做的,可再好的门在这个曾经是上将的明赤璀面前,还算什么呢?

    这,康乐乐彻底的是暴走了。

    “明赤璀,你tm大半夜的在发什么疯,你到底在发什么疯,就算被疯狗咬了也该去去医治,你跑到我这來发什么疯,神经病。”

    “神经病?”

    他大老远的跑过來,她不但不让他进,害他一直在这里淋雨也就算了,竟然还骂他?

    明赤璀一把将康乐乐从店里拉出來,瞬间,本就穿的少的康乐乐立刻被倾盆大雨打湿,冬日的雨,冻的她快要窒息,忍不住想要躲避,可被他抓的更紧。

    “明赤璀,别发疯行不行,好冷,放开我!!”

    “你原來你还知道冷啊?”明赤璀阴沉一笑,“我在这里站了那么久,你有沒有关心过我,有沒有询问过我冷不冷?”

    “呃……”

    你那么牛逼,我怎么知道你站在那里冷不冷呢?

    康乐乐愣了。

    “发什么愣,只有你知道冷,我不知道冷,是吗?”明赤璀继续逼问。

    “呵。”

    康乐乐算是反应过來了,也听懂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