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赤璀看出康乐乐的心思。好笑的看着她。“还有一个选择。你可以把它吃了。我可以考虑给你多一点时间去女儿。”

    这就是天上掉馅饼吗。好事会砸在自己的头上。

    主动买东西给她吃。而且还是那么贵的。最重要的是。她只要吃完这些东西。就可以多一些看欢欢的机会。

    试探的看着明赤璀。康乐乐不确定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康乐乐看看饭盒再看看明赤璀。心里仿佛定决心一样。

    唉。不管了。

    就她这次沒节操吧。

    她真的好饿。而且吃饱了东西还能见欢欢。不吃她就是傻子了。

    至于门嘛。反正已经坏了。她不能饿着肚子和他生气吧。

    这样想着。康乐乐的心里也就平衡了不少。

    微笑的伸过手接过餐盒。开心道:“明总裁。那我就不客气的接了。那个门就在那开着。慢走啊。不送。”

    说完。提着袋子就想转身上楼。

    明赤璀拉住康乐乐的手。冷冷的看着她。“你就是这么对待在你饥饿的时候不惜淋着暴雨给你买东西的恩人吗。刚接过东西。就赶人走。”

    “恩人……”

    康乐乐的嘴角一阵狂抽。心情又不美丽了。“明总裁。我刚才也被打湿了。而且我家的门都被你撞坏了。第一时间更新 如果非要算。只能是二抵二。平。”

    “呵。我一顿饭的钱就能买好多这样的破门。你确定这样算是公平的。”明赤璀眯着眼。十分危险。

    和他相碰的手腕处。康乐乐能明显的感觉到手指的冰冷。还有他此时仍湿漉漉的全身。莫名的涌起一股情绪。说不出的感觉。

    沉默了半天。她才冷静了些。抬头问他。“明总裁。你到底想要怎样。大晚上的。你來这边到底是有什么事。”

    “吃了饭。我再告诉我。”他这样说。

    她无语。“好。我吃。但请你先放开我的手。可以吗。”

    “我让你离开了吗。就在这里吃。”他冰冷的眸光有星星火点。

    终究。他又开始不耐烦了是吗。

    “就在这里。”康乐乐不确定。

    且不说那破了一个洞的大门现在随时都飘雨进來打湿了一片。就连桌凳也不勉中招。晃眼看去。也就只有经常爸妈一起坐的那种连着的双人板凳。

    也就是说。如果她在这里。她坐在这里……

    万一他也要坐。怎么办。

    她的顾虑。显然明赤璀沒有放在心上。随着他的点头。康乐乐知道。她的顾虑很多时候都沒有用。

    躲不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豁出去了行吗。

    本來康乐乐也不是矫情的人。加上她现在的真的饿的不行。直接打开饭盒一屁股坐在那凳子上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狼吞虎咽。

    吃相啊各种的。全是浮云。

    看着康乐乐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明赤璀心情很好。目不转睛的看着康乐乐。

    正吃得乐此不疲的康乐乐。总觉得自己被一道灼热的目光紧紧盯着。

    不自在的抬起头。看见明赤璀正看着自己。意识到自己的吃相。有些心虚的看着明赤璀。“明总裁。你这样看着我。我觉得很不自在。”

    “刚才这样看你的时候你不也吃得很香吗。第一时间更新 ”明赤璀很随意的就回答了康乐乐的话。

    “……”

    你赢了。可以吗。

    好吧。在公司。他是老板。她是员工。

    班。他是能控制她和女儿能不能相见的人。算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快速的吃完东西。康乐乐把盒子盖上。站起來看着明赤璀。等他说來这的原因。

    看着康乐乐此刻有点憨憨的样子。明赤璀忍不住想笑。却死死的憋住。不自然的用手摸了一鼻子。 站起身走到康乐乐的面前。手慢慢的抬起來。

    康乐乐警惕的看着明赤璀。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家伙又想干什么。

    见康乐乐警惕的躲着他明赤璀不悦的皱了一眉头。

    “你似乎很反感。和我接触。”

    康乐乐。你就真的那么反感和我呆在一起吗。

    有些僵硬的走到明赤璀的面前。康乐乐不自然的开口。“我已经把饭吃完了。你可以告诉我。你來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吧。”

    呵呵。

    难道你就真的看不到我全身湿透吗。

    “欢欢的感觉加重了。”他一句话说的轻描淡写。

    “你说什么。”康乐乐尖声问询问。

    正在喝水的康乐乐直接咽在喉咙。第一时间更新 震惊的一口气吞去差点沒咽死她。但她不在乎。现在满满都是欢欢。

    她连忙抓着明赤璀的衣服。着急的不行。“你说什么。你倒是说话啊。今天走的时候她的烧都退了啊。为什么她又严重了。你來这里这么久了。既然是为了欢欢來。你为什么不能早说啊。”

    “着急了。”

    她越焦急。他的表情就越淡漠。

    “欢欢到底怎么了。走。我跟你去欢欢。”

    康乐乐一脸的慌张。说着就要去开门出去。却被明赤璀猛的拽回來。扑天盖地就是一顿撕吼。“是不是你的眼里永远都只有孩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多看我一眼。。。”

    “对。我的心里就只有孩子。那是我生的。那是我的女儿。她就是我的命。。。”康乐乐也是无法控制的大吼出声。“明赤璀。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送我去啊。送我去你家啊。我要去看欢欢。我要去看孩子。”

    都是她。

    如果不是她回來累到不行。她一定会去看欢欢。就是因为不想把自己的疲惫心态展现在欢欢面前她才沒去。肯定是她沒去。欢欢才生病了。

    从头到尾。她都沒有这么后悔过。

    “康乐乐。现在你知道关心孩子了。班的时候你在干嘛。第一时间更新 你记得你是怎样跟你女儿说的吗。你知道她在家不肯吃晚饭。只等到你去的模样吗。你知道吗。你只顾自己回來躲清闲。你倒是可以睡的安稳。有沒有想过欢欢在那边彻夜难眠。”

    “你好意思说我吗。如果不是你抢走欢欢。她会生病吗。她跟着我的话至于这样两边跑吗。明赤璀。说到底。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怎么可能母子分离。。”

    ***

    几天的时间。康乐乐仍是过着不停重复的被刘美指挥的日子。

    每当自己累的快撑不去的时候。只要想着班就能见到欢欢。她的心里就会变的非常好。然后就能一直撑着。直到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比如现在。看着望不见底的工作。康乐乐只能苦涩一笑。沒办法。先不管她來这个公司是为了什么。就说她现在是个单身母亲。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也不错。

    怎么说呢。虽然她现在只是一个管理这顶层卫生的保洁员。但叶青告诉过她。其实她的工资是和当初的特助的工资一起算的。

    为了以后能给欢欢一个很好的生活环境。这份工作。她也不能再丢了。

    这里虽然很累。但让她欣慰的是。多少在这里也算有个朋友了吧。比如现在……

    “乐乐。你先歇会儿。我來帮你吧。”李云心疼的看着康乐乐。伸手拿过桌上堆积的文件。

    也不知道总裁到底是怎么了。让乐乐去打扫卫生就打扫卫生嘛。出差之前还让大家把手里的各种杂事都分配给她做。这让本來就任务重的康乐乐更加的劳累。同时因为是总裁亲自吩咐的。所以乐乐在这秘书部里还是比较拉仇恨的。

    特别是那个刘美。叶主管在的时候她就比较安份。只要叶主管和总裁不在。康乐乐的日子就比较悲伤。就像今天……

    康乐乐拉住李云。淡淡的笑看着她。“李云。你去忙你的。我沒事。很快就能做完的。”

    李云何尝不知道康乐乐的想法。这几天她总是刻意的在拒绝她。就是不想给她带來不必要的麻烦。

    善良的康乐乐啊。她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他们要那样说她。欺负她。

    无奈的摇摇头。李云仍坚持。“你别跟我客气。现在我们是同事。私也是朋友。怎么说都应该帮你的。”

    李云和康乐乐正准备带走文件离开。刘美喊住了两人。“李云。你一个管理财务的是不是不忙了。我看你时间多的很嘛这月底。不结算。倒是同情心泛滥。”

    “康乐乐。我看你今天也忙的差不多了吧。去把这楼层的所有地方再打扫一次。记得我说的。所有。连划分开的各个会议室也一起。”

    “哦。”

    反正被这刘美折腾的也习惯了。谁叫明赤璀摆明了就是向着她呢。

    自己有理也沒处说。再加上那天晚上和明赤璀大骂一顿后。自己在明赤璀面前更无说话的权力了。要不是欢欢的感冒的确严重了。加上欢欢想念她。明赤璀才不会让欢欢來跟她暂住一段时间呢。

    为了难让欢欢在自己家好好的住一段时间。所以康乐乐是能忍就全忍了。免得刘美一个电话打过去。明赤璀知道了。那就完蛋了。

    当事人康乐乐虽然不爽。但因为有她的顾虑。所以接受了刘美的命令。

    李云则是非常生气。虽然知道刘美和总裁家里是世交。同时两人从小的同学。最重要的。她和琳达是闺蜜。平时在秘书部蛮横无阻也就罢了。可一个那么大的楼层让康乐乐自己打扫。确实是太过份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