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忍。她也真的是忍不來了。

    “刘美。楼层那么大。就算要她打扫。也不能是一个人啊。”平时一个楼层最少得有十个人分不同的区域。刘美显然不公平。

    刘美放手中的笔。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李云。“你别忘了。总裁出差前已经让我负责康乐乐的所有事了。包括她的卫生区域。以及她同时身兼我助理的事。你要是觉得不公平。等赤璀回來。你自己告诉他啊。”

    她故意用了‘赤璀’两个字。摆明了向康乐乐和李云说她和明赤璀之间的关系。李云只是一个靠本事应聘上的秘书。无论如何也不敢惹刘美。

    只能是气的牙痒痒。却不敢再说话。

    见状。刘美讽刺更甚。“沒那个本事还是不要学人家强出头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

    “你。。。”

    欺人太甚。

    李云气的满脸通红。刘美却不以为然。“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管财物的就好好管你的帐。插手我市场这边的做什么。要觉得这个职位不够你发挥。你倒是脱啊。或者说像某人一样直接带球跑。几年后回国认爹。说不定你就成总裁夫人了。当然。也有可能像某人一样。又是清洁工又是杂物工。三不像。”

    “你……呜……”

    李云气的不行。第一时间更新 却又找不到话來反驳。快速的冲回自己的坐位上就一阵哭泣。

    康乐乐的脸色难看死了。本想忍忍就算了。可是刘美也太过份了。

    “刘美。这件事和李云沒有关系。大家都是同事。你至于这么过份吗。”

    “呵。你这是在替她打抱不平。”刘美一脸讽刺。将康乐乐上打量了一翻。鄙夷着。“你是觉得自己去攀总裁。养小白脸不够。现在还要拉上李云吗。要拉也可以啊。你至少不要饥不择食吧。你难道不知道李云有未婚夫了吗。”

    “刘美你别太过份!”

    李云被气到不行。一从坐位上站起來。副豁出去的模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瞪着刘美。大声道:“你不就是仗着是总裁的同学吗。不就是琳达的闺蜜吗。你有什么好拽的。总裁娶不娶琳达还是一回事呢。你凭什么说我和乐乐。好赖乐乐还给总裁生了个女儿。你那个闺蜜做了什么。除了会自杀威胁。还会什么。你还在这里拽上了。我们大家平时忍着你。难不成总裁还能因为你一个把我们秘书部的全开除了不是。”

    “你。。”

    从來沒有这样被当众顶撞过。刘美被气的抬手就要去打李云。说完话李云也是被自己吓了一跳。不管怎样。自己在秘书室的地位是比不上刘美的啊。

    认命的等着那巴掌。结果等了半天却沒來。第一时间更新 原來在半路被康乐乐拦住了。

    “刘秘书。这件事到此为止吧。我想闹出去大家也不好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会按你的吩咐把卫生打扫干净的。”

    很多事。并不是她妥协。对方就能妥协的。

    比如现在……

    正拼命拖地的康乐乐。被一道黑影盖住。正在运行的拖把也被人死死的踩住。

    刘美正不可一世的看着自己。

    知道无世不登三宝殿。她既然能直接踩住自己的拖把。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仅管如此。康乐乐还是忍着。故作疑惑的看着她。“你有什么事吗。”

    “沒事啊。第一时间更新 就是來看看我们的好员工有沒有认真打扫而已。”话虽说有礼。模样却自恃清高。

    她一向就那样的脾气。康乐乐也不与她计较。

    轻轻的拉了拉拖把。无声示意刘美能让让。可她仍用脚死死的踩住拖把。

    康乐乐站直了身体。一脸正色。“刘美。我的打扫你还满意吗。”

    “你说呢。”刘美不答。反问。眼里不屑越來越浓。

    反正在她的眼里。自己做什么都是错。康乐乐也懒得再去多说什么。她也不是圣女。别人总对她这样。她还能一直笑着当沒看见。

    “请你把脚拿开。第一时间更新 我要打扫了。”伴着这话。康乐乐再次扯动拖把。力道比刚才大了些。沒个防备。刘美差点摔倒。

    她连忙躲开。紧接着迅速的再次踩上來。愤怒的冲康乐乐吼着。“康乐乐。你还真是行啊。我不拿开你要怎样。你这种低贱的人就只配打扫卫生了。是不是你爸妈摆摊卖面条让你买不起lv。香奈儿。所以你宁愿不顾一切的缠上总裁。”

    康乐乐气的身体微微的颤抖。恨不能一拳头将这个不懂得适可而止的女人直接打死。

    但她还是努力的忍了來。“刘美。我是在打扫卫生沒有错。至于我怎么和明赤璀生孩子的。这个你可以去问他。第一时间更新 不了解事实真相你就不要乱评论。还有。别沒事提到我爸妈。不然我敢保证。我真不能保证对你客气。”

    “客气。”刘美完全不屑一顾。“你以为你会跆拳道我就会怕你吗。一拳难敌四手。只要你敢动我一。看我不找人把你肋骨打断。”

    康乐乐生气的眼眸里闪过几分疑惑。

    她会跆拳道。这个好像沒几个人知道吧。

    连江若晨也是后來才知道的。她怎么会知道。

    难不成……

    “你似乎对我很了解。”康乐乐目次锐利的盯着刘美。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刘美眼神一闪。第一时间更新 她不能让康乐乐知道谁告诉她的。

    慵懒的瞄了一眼康乐乐。无温度的说:“想知道啊。对不起。你这种人不配问我问題。”

    呵呵。

    刘美。你能不这么逗吗。

    我这种人。难道我和你不是一种人吗。

    逗。

    康乐乐不想过多的理会刘美。平静的想要结束这场沒意义的斗嘴。“刘秘书。我要打扫卫生了。”

    “我如果还是不让呢。”刘美逼问。

    “沒关系。”

    给了她一个善意的微笑。康乐乐狠狠地拉了拖把。要不是有了前一次的经历。刘美这次准摔倒不可。

    让康乐乐有点震惊的是。差点让她摔倒。她竟然沒有冲她发火。而是直接转身就走了。

    这不像她的风格啊。

    看着刘美迅速离开的身影。康乐乐觉得奇怪。但也沒多想。继续开始打扫。

    很显然。有时候。还是她想的太单纯了。

    一分钟后。

    正在拖地的康乐乐直接被人泼了一杯温水。说是温水也不至于。比温水还要烫一些。至少她感觉自己的头快要烧起來。

    顾不得到刘美理论。她吓的快速跑进洗手间。不停的用凉水冲自己的脸。

    外面着雪的大冬天。

    她竟然用冷水不停的冲洗着自己的脸。头。冰冷刺骨的水接触到头上时。她只感觉头骨已经碎裂掉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头底的烫。终于被冰冷取代。

    而她则是再也藏不住所有的情结。一个人蹲在角落。卷缩着身体。将头埋在双膝间。压抑的哭着。

    为什么。她想要平平静静的上班这么难。

    为什么。她的生活自从认识明赤璀后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想要平静的生活。可到底是为什么。将她逼到了今天这条路。

    康乐乐双手死死的抓着膝盖。身体随着抽泣的多动微微的颤抖着。想着一向乐观的妈妈这段时间因为她的事总是默默掉泪。

    还有爸爸。虽然他总在冲自己发火骂自己不孝。却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默默的同意妈妈帮助自己的事。

    本來他们可以平静的生活。现在却因为自己回來而扰的他们几乎沒有过一天平静的日子。

    纵然现在她想要离开。给父母一个平静的生活。可是欢欢……

    她不能那么自私的让自己好过。留欢欢一个人在那里。

    康乐乐。你要坚强。

    懦弱和哭泣。不是你的风格。

    记住。你不是人民币。不能让每个人都喜欢你。既然如此。又何必去计较呢。

    赶紧做好今天的事。班回家陪父母和女儿才是最重要。不是吗。

    终于。在她沒有饿晕前。完成了工作。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已经十点多。看着所有门店都关门了。康乐乐只得苦涩一笑。离家不远处。面前突然窜出一个身影。

    “康乐乐。你的电话是摆设吗。这么晚才回來。我快把你手机打爆了。。”

    还沒來的及抬头看一眼。就听到了对方的怒吼声。显然是吼自己的。熟悉的声音让她不用去看到底是谁。

    无奈的瞪了來人一眼。头疼道:“我刚班啊。还能去哪。”

    “靠。刚班。”

    江若晨看了看时间。再次吼出声。“十点半了啊大哥。你怎么才班。你不是三点就班吗。怎么到现在才班。”

    “你别嚷嚷了。这大晚上的。头疼死了。有什么话回家去说吧。我很饿。”

    “你……”

    一想到康乐乐这么晚才班不说。看她那样还沒吃东西。江若晨别提心里有多气愤了。

    打开店门。灯还亮着。

    早就身心疲惫的康乐乐自以为是爸妈离开时故意给她留的灯也沒在意。累极的她。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江若晨也跟着坐在身边。侧头。本來想问清楚。却给吓了一大跳。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