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乐。你在公司到底在做什么。你是不是想毁容了啊。你的脸怎么回事啊。”江若晨捧起康乐的脸。震惊到不行。

    “怎么了。”摸了摸自己脸。传來一阵刺痛。康乐乐疑惑的拿出手机屏幕照了照。

    只见原本白皙美丽的脸蛋上有一大块被烫伤的痕迹。脸颊上还有一块地上破皮了。怪不得自己摸着感觉痛呢。

    她以为是温水只是头顶有些热罢了。沒想到脸还伤了。

    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康乐乐只觉得一阵无言。

    “看清楚了吧。康乐乐。你跟我讲。你到底怎么回事。”江若晨追进來。从镜子里看到反射的模样。十分气愤。“我就不相信了。你呆在顶层。虽然说做的是清洁工的工作。但也不至于到自毁容貌这步吧。”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就像康乐乐了解江若晨一样。江若晨也了解康乐乐。看她一头凌乱的头发还有脸上这伤。很明显就不是她自己弄的。

    她们都是爱美的那类人。怎么可以让自己如此的狼狈。

    “你是不是被欺负了。”江若晨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但她还是想等着康乐乐自己说。

    这段时间。因为康乐乐在总裁面前工作。顶层了也不是她一个小小经理能上去的。再加上乐乐上班时间和他们不一样。回家又要照顾欢欢。所以她就沒有天天都找康乐乐。

    几天不见。她沒想到。再见康乐乐居然如此狼狈。

    看看江若晨脸上的担忧还有愤怒。康乐乐尴尬一笑。“若晨童鞋。公司谁敢欺负我啊。也不想想我可是会跆拳道哦。是我自己去茶水间倒水的时候不小心烫伤的。”

    “真的。”

    江若晨的脸上写满了一千一万个不相信。好好一个人。居然倒水的时候能把自己烫着。

    “真的。”康乐乐一脸认真。

    “骗鬼呢。”江若晨不给面子。“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是谁干的。康乐乐。”

    “我说江若晨。第一时间更新 你现在怎么那么罗嗦啊。我说了。是我自己不小心啊。”康乐乐推开江若晨。走到外面坐在凳子上。拿起白天给客人倒水喝的水壶就直接喝了起來。

    她真是太饿了。

    江若晨再次追出來。不依不挠。“康乐乐。你当我是幼稚园的小朋友那么好哄吗。你倒个水要烫最好也是烫屁股以的部位啊。有谁把水往脸上洒啊。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不说。我们就绝交。”

    江若晨也是真的火了。一张小脸气的通红。

    知道自己的谎话骗不住她了。康乐乐低着头久久不说话。选择沉默。

    这些事。她真的不想让江若晨扯进來。更不想让她担心。

    她的沉默。也就是坐实了自己的猜测。坐在一旁的江若晨坐不住了。双脚一跺地。直接起身。怒骂着。“是不是总裁那个混蛋干的。如果是。我非去扒了他的皮不可。”

    “真的。”

    康乐乐故作相信。一脸期翼。“你口中的总裁这几天出差。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來。等他回來我打电话给你。你去扒啊。我也想看看。他的皮是什么样。”

    “……”

    康乐乐这一句话说的江若晨真是无言以对啊。

    嘴里满是愤怒的说要去扒了人家的皮。结果却很有礼貌的称呼人家总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且他出差了。也就是说。今天的事。和他无关。

    撇撇嘴。江若晨主动承认。“好好。我的错。我不该在这时候还称呼他总裁的。你也知道我是好员工。好……”

    “打住。就让这件事打住吧。我也不想再说了。你也别在这嚷了。等邻居都吵醒了。这事过去就过去了吧。沒事的。”

    “怎么能就这么过去了。康乐乐。如果你不告诉我是谁。我们就绝交。绝对的。”一想到读书的时候自己被欺负全是康乐乐出手帮自己。而现在她上班了。自己却不能帮到她。江若晨就恨的牙痒痒。

    “唉。”

    喟叹一声。第一时间更新 知道江若晨也和自己一样是个倔脾气。想要休息。想要吃饭的康乐乐只得全部讲出來。

    “他妈的。”

    这是江若晨听后的第一句话。一个骂人的脏词。

    “绝对是琳达那个贱人。肯定是她指使她的好闺蜜刘美。她心思怎么那么歹毒。还有那个刘美也不是个好东西。她肯定自己爱总裁。看着你和总裁有欢欢。她心里不平衡。”

    “我一定要狠狠的给那个贱人几巴掌才解气。居然敢用自己的职位欺负你。md。我和她拼了。”江若晨生气的喘着气。拳头捏得紧紧的。

    “大姐。”

    康乐乐真的好后悔沒坚持的讲了出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脸无奈。“就算要算帐也是明天了吧?今天咱们能消停点不。”

    “你。”江若晨恨铁不成钢。“康乐乐。你就这么白白的给别人欺负。你是猪吗。我看你这样子早晚都要被别人踩在脚玩。”

    “江若晨。”

    对于她的不依不挠。康乐乐也有点怒了。

    “嗯。”江若晨不以为然。

    “我已经说了。这件事就这样吧。我康乐乐也不是那种任人踩在脚底的。但我的情况你也清楚。明赤璀现在根本不可能听我的解释。何况我是在那里上班的。你也知道我和华强那次的新闻出來后。不要说刘美。全公司的人都对我有别样目光。被欺负也是正常的。我的脸伤了不代表我沒有反击。”

    “你反击脸还会受伤吗。”江若晨小声的嘟囔。虽然她知道康乐乐不可能任人宰割。可是看她伤了。心里还是很气愤。

    了解她是担心自己。

    康乐乐伸手揽过江若晨的肩。反过來安慰她。“沒事的。相信我。我沒有明确的反击。是因为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失去她。就等于失去欢欢。你懂吗。”

    “唉。”

    不懂也只能装听懂了。

    康乐乐现在的情况太复杂了。不是自己能完全弄懂的。对于她的话。江若晨也只有接受了。

    “大姐。为了能早一点回來。我沒有吃晚饭。快要饿死了。你确定还要因为这件事拖我时间吗。看出江若晨妥协了。康乐乐迅速转移话題。

    不说不知道。一说江若晨才反应过來。无语的瞪着康乐,“你还好意思说。我还沒吃晚饭呢。等了你一晚上。”

    “……好吧。那现在是要怎么办。我们就在店里随便煮点面条吃。”

    很晚了。康乐乐不想出去。

    “也只有这样了。”

    “康乐乐。你家这个炉子要怎么弄燃啊。”

    康乐乐在打水。江若晨升火。第一时间更新 结果好半天沒有弄燃。惹的她大声嚎嚎。见状康乐乐顾不得接水赶紧跑过來。无语的瞪着江若晨。“大小姐。我跟你说过了。大晚上的不要乱叫好不好啊。这条街也有像我一样住在店里守店的。”

    “你是守店的吗。你是无处可归的。”

    “……你的嘴不毒。你能死。”

    两人晚餐。也就是面条。在两人互相斗嘴中依旧沒有把火升起來。折腾了好半天。两人都被折腾的沒劲了。

    江若晨最先瘫软。直接趴在一张桌上不想动了。“女人。要不我们叫外卖吧。”

    “外面。”康乐乐也瘫软了。不想动。一屁股坐在江若晨身边。否定的看着她。“你觉得现在这个点。能叫到什么外卖啊。”

    “也……康伯父。”

    江若晨呆呆的看着从楼梯上走來的康父。喃喃的叫了句。一脸无助的转头去看康乐乐。这么晚了。康伯父怎么在。

    也就是说。刚才两人说的话。康伯父听到了。

    康乐乐也在想这个问題。难道爸爸听到了。

    而且这么晚了。爸爸应该是在家啊。

    “爸……”

    她站起身。一脸小心翼翼。这么晚了。自己还在这里折腾。上次门坏了沒找她算帐已经是老天爷眷顾了。今天她还在这店里折腾。真不知道爸爸要怎么斥责她。

    康父的脸。的确很黑。

    见状。江若晨赶紧解释着。“那个。康伯父。我今天沒有吃早餐。有点饿。让乐乐帮我煮点面条……额。不过现在我们点不燃火。我们不吃了。你别生气。”

    “爸。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康乐乐仗着胆询问欢欢的。“妈妈带欢欢回去了吗。她睡了吗。”

    “……”

    康爸不理康乐乐。

    同时也沒理江若晨。

    弄的他们两个心惶惶的。不知道该要怎么办。

    “那个……康伯父。乐乐。我先回家了啊。改天再來找你玩。”

    康父的双眼死死的瞪着康乐乐。自己在这里也不合适。江若晨便找借口离开。想要挽留。因为若晨和自己一样沒吃东西。而且这么晚了。她也不可能让若晨自己回家啊。

    “若晨。就在这里和我一起睡吧。现在很晚了。”

    “不用了。我回家还有事。”

    江若晨其实也很想啊。可是怎么办。康伯父在这里。而且好像很火大。不想夹在中间。毕竟是他们父女的沟通啊。

    “若晨。很晚了。就在这里和乐乐一起睡吧。孩子也在上面。很久沒见。今天还跟我们说想她若晨妈咪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