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父一句话。就像是认同啊。

    江若晨的脚步停住。

    康乐乐则是一脸感激的看着康父。“爸。谢……”

    “如果你以后还是这样就不要回來这里了。我们是可以给你看孩子。但不能因为沒有睡眠时间。这么晚了回來也不去看孩子。让她自己在上面睡觉你怎么能安心。沒个责任心要什么孩子。”

    “……”

    康乐乐和江若晨不敢停留的赶紧上楼。却见欢欢抱着自己的小猪睡的很香。累了一天的康乐乐也觉得自己心里多少有点安慰了。

    第一时间给了欢欢一个爱的香吻。小家伙似乎感觉到了。原本还微微蹙起的眉头彻底的舒展开露出甜甜的笑容继续睡过去。

    “乐乐。你快过來。”

    转头看去。不远处的桌上摆着好几个盖起來的盘子。江若晨正一个个的掀开。隔着段距离。康乐乐都能看到热气腾腾。走近一看。这些菜很明显是新鲜上桌的。并不是吃余的。

    “乐乐。其实我觉得伯父对你挺凶的。但他还是非常关心你的嘛。不然为什么不把孩子直接抱回家。还在这里一遍遍的帮你把冷了又热啊。”

    “什么。”

    江若晨说的话。康乐乐沒明白。她以为面前这一桌吃的应该是妈妈做好后放在这里的。一脸疑惑的随她的视线看过去。

    角落的一张小桌子面有一个还散着一点热气的锅。康乐乐走过去拿起來。果然还冒着热气。很显然。这个锅。刚刚才用过。而桌上的菜则是热气腾腾的。不用想。这个肯定不是康母了。毕竟刚才是康父守在这里。

    康乐乐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她真的不敢相信爸爸会如此关心她。

    “我说的对吧。”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江若晨也显得非常高兴。洋洋得意。“我就说了嘛。伯父其实对你很好的。是你自己觉得伯父太小气了。不理你。如果不疼你的话怎么可以会那么喜欢欢欢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沒听说吗。只有喜欢了上一代才会一代。”

    “得了。别废话了。你不饿吗。”康乐乐打断江若晨的沾沾自喜。直接坐在桌子前。径直舀了一碗米饭。

    心里暗自决定找个时间好好和父亲认个错。让他原谅自己。缓和父女的关系。

    见康乐乐沒有给自己盛饭。江若晨这才不干了。不满道:“康乐乐。你这个女人也太沒良心了吧。我來这里等你大半天。饭也沒吃。你竟然就只顾自己吃。”

    “是我不让你吃。还是你自己只顾说话的。”虽然给了江若晨一记白眼。但康乐乐还是给她盛了米饭。

    然后。两个人在一桌美食面前。一顿狼吞虎咽。

    期间。江若晨并沒有吝啬于夸奖康父的手艺。“你色做的真好吃。我决定以后沒事就來这里占便宜。”

    听见有人夸自己爸爸的手艺。康乐乐当然开心啊。正想和江若晨好好聊天。突然想到了什么。

    康乐乐吞了口米饭。这才看着江若晨。“你今天來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对吼。”江若晨拍了拍额头。连忙跑到楼。将自己的包包提上來。然后从里面拿出个盒子。

    “你看我记性。因为你的事急的。都忘了來的正事。给。”

    江若晨递过将那个盒子递给康乐乐。第一时间更新

    后者很疑惑。“这什么。”

    “别废话。先接着。”

    “哦。”

    以为是江若晨给的。康乐乐很自然的就接了。

    “这是罗残让我给你的。他说你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通。该换了。”

    “……”

    康乐乐疑惑的看着江若晨。“罗残让你给我的。”

    他们已经好多天沒有见过了。罗残怎么会让若晨给自己东西。而且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如此熟了。

    “是他让我给你的啊。不然我怎么可能等你这么久啊。早回去了。”江若晨并沒有发现康乐乐的疑惑。应该说。她觉得很自然。

    “哦。原來是因为有男人的嘱托。所以某人才会大晚上的站在路口等我啊。亏我还小感动了一把。唉。原來友谊神马的都是浮云。”气氛比较欢乐。康乐乐也很自然的调侃起了江若晨。

    本來以为她会解释。谁知道那个花痴女竟然大方应。“罗残吩咐的事。我当然要办好啦。开玩笑。罗残主管帅气又多金。如果我能泡上他。别提我这辈子多幸福了。”

    “所以。你就宁愿当跑腿。”康乐乐一脸鄙夷。

    这女人也太沒节操了。亏她在自己相亲对象面前还扮矜持呢。敢情看着自己心仪的那么主动啊。

    “什么当跑腿啊。这可是他专程來请我吃了顿饭。我才愿意來帮这个忙的好吗。我这是帮忙。帮忙懂吗。”

    一想到罗残突然在自己办公室邀请她吃饭的情景。周边同事羡慕的目光。到现在江若晨的笑容都止不住。

    闺蜜这么多年。康乐乐怎么不知道江若晨这模样是怎么回事呢。

    她轻声道:“你动真的了。”

    “什么。”江若晨伴着糊涂。

    瞪她一眼。康乐乐沒再说。

    江若晨也沒有立即解释。毕竟这件事。她还沒有思考清楚。

    沉默了一会儿。康乐乐再道:“他为什么要送我手机啊。而且。我和他好多天沒有联系了。”

    “你还知道几天沒和你联系了啊。”讲到这个。江若晨瞬间來间。白眼狂甩。“好歹你也是一个上班族了。虽然做的是保洁吧。但工资却比我还高。看看你那破手机。每天待机一小时充电十小时。其余时间关机了你沒发现。别说人家想联系我。我想联系你都联系不上。”

    “晕。”

    虽然她的手机是旧了一些。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这江若晨。夸大其词。

    “晕什么。别晕了。反正这电话你收着就是了。罗残出国了。过几天才会回來。到时候你的电话可得接啊。不然他得怪我沒有送到位。”

    “出国了啊。”一口饭差点将她咽死。

    “你吃的慢点可以吗。他出国。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江若晨本來还在粗线条的嚎。随即意识到什么。一脸紧张。“乐乐。你跟我说实话。你和罗残之间什么关系啊。”

    “什么意思。”康乐乐面色一紧。她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江若晨看着桌上的新手机。沒有再讲去。

    明眼人。自然懂。

    如果关系一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有谁会在她电话落伍后着急着在出国前送一部手机。还不惜找一个一直沒有关系的人?

    “我和罗残沒有任何关系。如果非要说什么关系的话。那他就是我的恩人。”

    “……”

    想过千百种关系。却沒想得到的是这两个字。江若晨也有点无言了。

    “具体的我也不想再讲了。过去了。不过这个电话。你替我还给罗残吧。”康乐乐还是把手机往江若晨那边推了。不过江若晨不吃这套。又给推回來。

    “若晨。我欠罗残的太多了。不能再要他的手机了。你帮我拿回去就可以了。到时候我自己向她解释。”

    “你傻啊。”江若晨不满的拍了拍康乐乐。“是你跟他熟还是我熟啊。你要亲自告诉他还要。还不如当面交他呢。反正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也知道我一个小小打工仔。怎么能惹第二**oss生气。要去你自己去。今晚很累。我就不洗澡直接睡了啊。别再烦我了。

    ……

    江若晨那个女人。说到还真就那样做的。就冲了脚直接跑到床上抱着欢欢沒两就睡着了。

    康乐乐忍着疲惫去把碗筷收拾了。洗了。然后洗了个澡。找了些药。轻轻的涂在脸上。这才安心的去睡觉。

    只希望。明天上班的时候。痕迹不要太重。

    ***

    翌日。

    因为前一晚折腾到和很晚。她又要送欢欢去学校。所以起來的很早。所以天沒亮她就起床了。

    睡眠严重不足的她。结果就是顶着个大大的熊猫眼。送欢欢去学校。然后再赶去公司。

    昨晚虽然擦了药。但脸上的痕迹依然看的清。两者配合在一起。康乐乐只觉得自己变了个样。要是以前。她一定请假不去上班。那模样真的太丑了。

    看着紧迫的时间。康乐乐的心就快提起來。

    去迟了就等于刘美今天又会找自己的麻烦。打麻烦倒是不怕。她就怕刘美故意拖着她班的时间。昨天已经一天沒有好好陪欢欢了。今天她无论怎样都要陪孩子了。

    所谓心有余而力不足。大概就是说的就是她吧。

    明明算着时间刚刚好的。可是公交到的时候还是晚了半小时。一路狂奔向公司。使出了吃奶的劲。还是迟到了近四十分钟。

    还算老天有一点点在乎他。至少刚跑进大厅不用一等电梯就是半小时。一部电梯刚好停在一楼有同事在里面。正准备关门。

    顾不得形象。康乐乐一顿猛冲。并大呼。“等一。等一。”

    电梯在关上的那一刻再度打开。康乐乐猛的冲进去。气喘吁吁抬头道谢。”谢……”话还沒有说完就卡在了喉咙。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