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赤璀和叶秘书。

    怎么会是他们两个。

    他们两个不是去出差了吗。

    而且。为什么他们不坐专属电梯。要坐员工……侧头一看。康乐乐彻底的晕了。不是人家不做专属电梯。而是她冲进了不属于她的电梯。

    康乐乐一脸的尴尬。“对不起。”

    她将头埋去。电梯已经运行。她想离开已经是不可能了。

    康乐乐。你要不要这么衰……

    弱弱的抬头看了看那个高大的背影。还好。他盯着别处。虽然一脸冷冰冰。但至少沒有因为自己的出现有不悦的表情。

    还好……

    虽然心里砰砰跳。但康乐乐还是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不就是和他坐同个电梯吗?反正就一会儿。沒关系的。

    只是。她想安静的度过这短暂的时间。但别人并不那样想。特别是今天的她是如此醒目。

    “康乐乐。”

    叶青疑惑的声音突然响起。在这寂静的电梯里显得很是突兀。

    回答前。她看了看面前的背影。还好沒在意她这里。

    “叶秘书。”她回答的很小心。只因不想引起他的注意。

    这个男人。她现在真是惹不起。

    不过。叶青的一句话。让她想要低调也不行了。

    “几天不见。都快认不出你來了。”叶青的视线落在康乐乐的脸蛋上。上面的烫痕还在。傻子也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额……”

    她不知道该要怎样回答。

    同时。一道冰冷的目光突然落在自己身上。如同老鹰一般。紧紧的盯着她。几乎要将她吞噬一般。

    “你的脸怎么了。”叶青再问。一脸的关心。

    一直以來。叶青对自己就很是照顾。这点康乐乐很是感激。对于她的询问。康乐乐也不可能搪塞过去。只得找了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这个是昨天回家洗澡的时候热水器失灵。水很热。给烫了的。”这个理由还说的过去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样啊。那你得注意了这段时间。好好恢复。”叶青十分关心。

    “嗯。我有擦药的。”康乐乐的话慢慢自然了起來。“昨天烫伤后就擦药了。今天已经消了一些了。沒事的。谢谢你的关心。”

    “沒事就好。既然受伤了。怎么不请假呢。”叶青再道。

    “这个……”

    她的问话。将康乐乐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沒想过他们今天要回來。而且工作不做的话。也不知道刘美要怎样刁难自己。

    何况这是在脸上。忍一忍过了就算了。

    明赤璀不动声色的趁着康乐乐和叶青说话的间隙朝她看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见她脸上仍是红彤彤一片。伴着未消完的水泡。差点相信她的话。移开视线前。却看到了她有些红肿的后侧肩颈。幽深的眸光瞬间一冷。危险的眯起來。

    真如她所说。是在家被烫的。为什么红肿的面积会在其他地方。

    看看到她眼里的心虚。一切明了。

    怒气就像雪球一样。在他心里越滚越大。越來越大。

    几天不见。这人女人似乎变的更加胆小了。

    最初认识的她。不是这样的。为什么现在她变的如此的……懦弱。

    “你以为我的公司是地摊吗。什么样的丑八怪也可以进來。”

    突然。他眉眼高挑。直接给她一记冷眼。

    想要讽刺她也就算了。竟然出口就來一句这个。康乐乐差点被他差的一口气沒接上來。

    “报道总裁。人家都说什么样的妈生出什么样的孩子。我么远的就女儿今年六岁了。到现在为止沒有一个人说她丑的。见到她的每个人都说的很美很漂亮。看到我的时候也会说我们两个走在一起就像洋娃娃一般。唉。原來大家的眼光都有问題。原來我们长的丑啊。也难怪。反正大家都说了。妈妈漂亮的话爸爸就一定会丑。这样才会公平。”

    “噗。”

    叶青是个很沉的住的人。可是康乐乐这段话出來她却沒有做准备。直接笑场。

    “呵呵。叶秘书。”康乐乐一脸开心的冲她说着。“你也觉得我说的对。是吧。你说敢情大家说我们母女都漂亮是眼神有问題吧。总裁说我长的愤。那我女儿也愤了。那女儿的爸就很帅气了。可是人家说了女儿像妈的容貌。大家说我们漂亮。总裁说丑。这到底是总裁对还是大家对呢。”

    “……这……”

    叶青想笑也笑不出來了。一脸僵硬。

    心里不断的叫屈。康乐乐啊康乐乐。你和总裁斗嘴你就斗嘴。把我扯进來干嘛。

    “康乐乐。。”

    一直被当主角。却又被无视的明大总裁终于是忍不住了。咬牙切齿的看着康乐乐。

    他怎么沒发现。她还有如此伶牙俐齿的一幕。

    “报道总裁。我在。”

    气死她了。康乐乐故意提高音量。她就不信。明赤璀能在这电梯里揍她不成。

    他能讽刺她。她就不能拐着弯骂他吗。

    “你是大早上的被疯狗咬了是吗。迟到了还有理由。乱走错电梯还有理由了是吗。”

    “……对不起。”一码事归一码事。虽然她恨不得将明赤璀狠狠的打死。但明赤璀的话已经说到她迟到并走错电梯的事了。

    她不能丢掉这份工作。这是必须的。

    明赤璀这个小气的男人。如果自己再顶撞。他一定会拿这件事來说的。唉。罢了。她现在是员工。人家是总裁。人家说什么都对。她说什么都错。

    “哼。”

    埋着头。只听到从他嘴里出來的不屑声。康乐乐的心情别提有多难受了。

    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但她死死的忍着。

    她不能因为这一点小事就和明赤璀发火。现在她不是以前那个康乐乐。明赤璀也不是当初那个知道欢欢不是他女儿的男人。

    如果她当众发火。第一时间更新 结果就只会是她将可能一辈子失去见欢欢的机会。

    她不要。

    还好。电梯在她快受不了的时候停了。

    顾不得她是总裁。她是员工。电梯一停她拔腿就跑。不过手却从后面被拉住。大力一扯。她的身子再次回到电梯内。

    “诶。”

    本能的想求助于一边的叶青。却发现她已经快步出了电梯。也就是说。此刻电梯里就只有明赤璀。这个专属电梯是经过专门设计的。明赤璀不知道按了什么。电梯就一直停在这里。也不关门。

    “放开我。”

    不想和他呆在同个空间。第一时间更新 康乐乐挣扎。却无计无事。

    明赤璀将她推向墙壁上靠着。让她无路可退。他的俊脸不停的靠近她。直到近的她都能感觉到他炙热的的气息。

    专属于他身上的薄荷味快速的将自己包围。以前不觉得。现在康乐乐只觉得就像毒药一般。让她莫名的感觉很心安。想要靠近。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着你。

    当我靠近你的时候。你却已经往回走。

    “女人。现在才我。已经迟了。”

    看着她眼里的迷离。他勾起唇角。有道坏坏的笑容。眼里的鄙夷不少。也是那鄙夷让她回过神。收起迷离的神态。

    “明总裁。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和你不是一个世界。所以不会你的。放心。永远不会。也请你不要再用这种不切实际的话來羞辱我。那根本就是不可能。”趁着说话他怔住的间隙。康乐乐猛的推开他。伴着自己故作的冰冷模样快速的奔出电梯。

    “不是一个世界。你却为我生了欢欢。”

    身后响起他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康乐乐不敢再听。快步迅速的闪进洗手间。蹲在角落。死死的抱住自己。为了忍住泪水。她混身颤抖。难受的快要死掉一般。

    他们不在一个世界。可是他们却有了欢欢。

    正因为如此。当自己他的时候。她的心才好痛。好痛。

    “记住。你一辈子不可能成为我明家的人。除非我死掉。否则你别想踏进明家一步。你呆在赤璀的身边。只会拖累他的脚步。我们明家个个都是强者……”

    想着这段几乎将她打进地狱的话。康乐乐似乎不在激动。反而平静了不少。

    明老爷子说的不错。他们之间。真的不在一个地界。

    再出來时。明赤璀已经进了总裁室。而她。却成了整个秘书室的焦点。无法顾忌他们的目光。康乐乐走到叶青的坐位面前。总裁室的门虚掩着。很显然。她在等叶青出來给她安排任务。

    “康乐乐。你过來。”不远处。刘美站了起來。脸色很难看。

    不用想。也是因为刚才在电梯的事。

    不想和她再有什么勾扯。她果断摇头拒绝。“对不起。我找叶主管有点事。你先等可以吗。”

    叶青一出來。她去工作了。自然也就能躲开不依不挠的她。

    “过來。立刻。马上。”刘青再命令。

    刘美才不会管她愿意不愿意。或者说让叶青來当挡箭牌。这是她和康乐乐的私事。就算叶青是主管。也管不了。

    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讲话。一定是沒什么好事要找她。指不定又想出什么法子想欺负她。可是现在叶青怎么还沒有出來啊。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