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秘书。我都跟你说了我现在找叶主管有事。是天要塌來了吗。让你这样火急火燎的。再说了。天塌來了。你也不应该找我。”

    她现在要是过去。准和刘美吵起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吧。

    “我再跟你说一遍。现在。马上过來。”

    她的音量不由得提高。让康乐乐揉了揉耳朵。

    这个女人用了多少分贝啊。把她耳朵都快吵聋了。要是她现在不过去。刘美的定时炸弹会不会立刻爆发啊。

    有点不情愿的走到刘美的面前。“刘秘书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吗。我一会儿还要找叶主管。”

    “康乐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还真的是不要脸啊。在公司这样的公共场合。你公然勾引总裁。真是一个很让人感到恶心的贱人。”

    她什么时候勾引明赤催了。

    在电梯里的时候明明就是明赤催在欺负她好吗。

    现在倒是她成罪人了。

    无所谓了。反正事实怎样人家也不会在意。只会觉得那是别有用心。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康乐乐耐着性子主动解释。“我想你看错了吧。我并沒有勾引总裁。我们在电梯里只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分歧。可能让你产生误会了。”

    发生了分歧。她眼睛又沒瞎。看得清清楚楚她康乐乐刚才在电梯里明明是眼神迷离。好像很享受的样子。现在她在这儿跟她睁着眼睛说瞎话。

    这段时间來。她更是坚信了听到的传言。这个女人一直在以退为进。想要挤掉琳达成为明家的人。她一定不会让她得逞。

    她缓步再靠近康乐乐一点。居高临。“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倒是不小。这才过去多久。怎么。现在又不敢承认了啊。”

    “并沒有的事。你让我承认什么。”刘美的过份。让康乐乐反感不已。

    “我早就知道你这样的贱人只会用各种理由來骗人。”

    当着大家的面刘美不停说着难听的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见大家的眼神怪异。康乐乐的脸色也越來越难看。

    真是可恶。她还沒完沒了了。

    如果不是因为上一次明明是她的问題。明赤璀却帮着她。她怕失去这份工作。她还能在这儿听这些废话。

    想她康乐乐什么时候能忍别人到这种程度啊。

    “刘秘书。请你适可而止。我已经跟你解释很清楚了。我上班时间沒空听你在这儿说这些事情。不好意思。我要去找叶主管了。”

    看着转身离开的康乐乐。刘美气得身上都有些颤抖了。康乐乐现在这个样子分明就是沒有把她放在眼里。

    “怎么。说不过就想跑啊。就这点本事还敢勾引总裁。”

    康乐乐沒有转身继续走着。她一点也不想搭理这个疯子婆。

    “唉……也对。像你这样的人什么花招使不出來。你那个女儿不是就是一个例子吗。指不定是和哪个野男人生的吧。随便生一个來历不明的野种也敢自称是总裁的女儿。”

    她的一番话让康乐乐停住了脚步。刘美骂她什么她都能忍受。唯独不可以骂她的女儿。

    “刘美。我警告你。有什么你冲我來。我女儿还那么小。她得罪你了吗。你要是再口不择言不要怪我不客气。第一时间更新 ”

    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过分的话她还沒开始说了。刚才不是装得就像圣母一样吗。现在就开始恼羞成怒了。

    “我口不择言。这些话才是实话吧。谁知道你是不是和其他男搞在一起有了别人的种。知道总裁有钱。想用孩子來拴住他。就用你肚子里的野种來做筹码啊。”

    她说的这些话让康乐乐再也无法忍受。走到刘美的面前狠狠地给了她两耳光。

    “不要以为我好欺负。刘美我告诉你。这些话你有种可以去总裁面前说。还有。我的女儿也不配你这样的人说。因为你才是那个让人看见就恶心的人。”

    已经愣住的刘美捂住自己的脸。第一时间更新 不敢相信康乐乐真的打了她。可是脸上的疼痛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总以为你自己有多了不起。不就是一个秘书吗。你得意什么。我康乐乐是招你还是惹你了。你非要这样跟我过不去。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麻烦你适可而止。”

    面对康乐乐的怒声。刘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她竟然敢动手打她。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打她。

    趁她沒有注意的时候。伸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比刚才康乐乐打她的声音还要响亮。在她发愣时。怒喝:“你敢打我。康乐乐。这巴掌只是利息。我跟你沒完。”

    说着伸出手用力把她推倒在地上。

    可恶。老虎不发威刘美当她是病猫吗。

    今天要是不好好收拾她一。以后只会让她更加得意。以为她很好欺负。

    平时她能忍就忍了。可是刘美太过份。竟然连欢欢也骂。这是她最不能忍受的。

    站起身恶狠狠的看着一脸愤怒的刘美。“你当我好欺负是吗。今天就让你知道我康乐乐不是谁想欺负就随便欺负的。”

    走到刘美的面前。她用一只手揪着她的长发。另一只手用力的扇着她耳光。

    很快便看见刘美那嫩白的脸蛋儿留了触目惊心的手印。火辣的感觉终于让她回神了。

    “好啊。你这个贱人敢打我。”

    被康乐乐扯住的头皮疼得她身上都在发麻。也不敢随便乱动。她现在愤怒的想杀了康乐乐。

    她从小到大从來沒被人打过。沒想到今天竟然被这个贱人给打了。要是传了出去她在公司还怎么混啊。

    两人很快的扭打了起來。康乐乐满脑都是刚才刘美侮辱她和欢欢的那些话。用起劲儿來就更狠了。不断的向刘美拳打脚踢。

    不甘落后的刘美一边开口骂着康乐乐。一边回击她。用手揪着她的衣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狠狠地勒住她的脖子。把康乐乐的脸憋得通红。

    “你本來就是贱人。我也沒说错什么。你的女儿就是野种。和别的男人生來的孩子。还说是总裁的女儿。你说不是杂种是什么。”

    她的这些话已经让康乐乐快要失去了理智。疯狂的扭动着她的身体。让本來勒住她脖子的刘美抵抗不住她的力量。终于松手了。

    康乐乐逮着这个机会把刘美摁倒在地上。双脚踩着她的手。骑在她的身上。不断的扇着耳光。

    好似不解气一样。站起身趁她还沒有爬起來的时候。用力的扯着她的头发。开始对刘美又是踢又是打。丝毫沒有觉得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终于抵挡不住她的疯狂攻击。刘美沒有力气反抗了。大声的求救着。

    “救命啊。快來救命啊。康乐乐疯了要打死人了。”

    不断的用她高分贝的声音呼唤着。希望有人能出來拉开她骑在她身上的康乐乐。

    “我的欢欢不是野种。你才是野种。看你以后还说不说。我让你说。”

    一边怒喝她。一边打着刘美。虽然秘书室里不止他们两个人。不过平时其他的秘密都被刘美压着。早就心生不爽了。

    他们不敢动手。今天康乐乐怒了。难道他们还会劝架不成。当然是趁这个机会解恨了。所以刘美一直呼救都沒人敢上前。

    好一会儿的时间刘美就像看到救星了一样。大声的对着叶青的方向喊着。

    “叶主管。快來救救我。康乐乐疯了。你快点帮我把她拉开啊。”

    说完便伤心的哭了起來。正在她以为今天要被康乐乐打得很惨的时候看见有人走了过來。那种心情真是就像在大海中突然抓住一根浮木一样。

    闻声而來的叶青看见康乐乐打刘美。心里挺惊讶的。平时她也不是这样的人啊。

    今天一定是刘美对她做了什么吧。不然她不会做出这么沒有理智的事情。

    走过去费力的拉开康乐乐。紧紧的拖住她不安分的身体。一边喝住。“康乐乐。你在做什么。这是公司。”

    得到自由的刘美快速的从地上爬起來。哭着看着叶青。用手指着在他怀里的康乐乐。

    “这个疯女人。我都沒惹她。她就想神经病犯了一样冲过來打我。我现在要去找总裁。让他给我做主。给我评评理。”

    听了她说的话。叶青明显的不相信。他知道乐乐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动手打人的。一定有什么原因才让她这么生气。

    “别有事沒事就去找总裁。总裁有那么多时间來解决你们这些破事的吗。”叶青严肃的瞪了刘美一眼。然后侧头看着康乐乐。语气稍缓一些。“康乐乐。你告诉我。你们在这里发生什么了。为什么要打架。”

    叶青的语气缓和。刘美怎么看不出來呢。

    她生气的看着叶青。她是什么意思。

    被打的可是她好吗。凭什么一來就问康乐乐啊。受伤的可是她。她竟然喝斥她。对康乐乐就语气温柔。

    “我……”

    康乐乐正想说出原因。不过话却被刘美抢了过去瞪着叶青一脸质问。“叶青。你什么意思。”

    “你想说什么。”叶青侧眸。因为刘美的不可一世而不悦的拧紧眉头。

    “你是沒长眼睛吗。沒有看见刚才被打的是我啊。你竟然吼我。对这个贱人那么温柔。”刘美的手怒皀着康乐乐。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