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很快就被康乐乐一掌拍去。“刘美。你要是再嘴贱。我撕烂你的嘴。”

    “你。。。”

    刘美真是沒想到。一向软弱的康乐乐现在竟然敢当众顶撞她。打她还不算。现在当前叶青的面也敢推她。而叶青就站在一边不说话。

    傻子也能看出來。叶青很明显是站在康乐乐那边的。

    “受伤的可是我。我要去找总裁。康乐乐你给我等着吧。还有。叶青。你也等着吧。别以为你是主管就可以想袒护谁就袒护谁。”

    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一撅一拐的走向总裁办公室。轻轻敲了几门。得到同意后。刘美哭着走了进去。

    “总裁。康乐乐打我。她刚才就像发疯了一样。二话不说就过來打我。”

    听见她的哭声。明赤催皱着眉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刘美。

    只见她现在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就像鸟巢一样。身上沒被衣服遮住的地方都是青一坨紫一坨的伤。脸上更是不用说了。已经肿的眼睛都快眯成缝了。

    “你说是谁打你了。”

    刚才他好像听见刘美说是康乐乐打了她。可是那个女人不应该会无缘无故的打人。

    “康乐乐打我。刚才我就说了她两句。沒想到她二话不说就出手打我。现在我身上好疼啊。”

    说着说着。就哭得更伤心了。脸上还带着痛苦的表情。好似身上真的疼得十分厉害。

    这康乐乐就等着滚蛋吧。

    他就不信。明赤璀还能偏袒康乐乐不成。虽然他们之间有个女儿。但明赤璀和琳达连订婚的日期都决定了。

    哼。虽然她和明赤璀不像琳达和他那般是未婚关系。但三家也是世交。难不成明赤璀还能因为一个贱女人当众让她难堪不成。

    得罪她可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解决问題了。

    不管怎样。这次一定不能让她留在公司了。想想都美滋滋的。

    看着一脸愤怒的康乐乐。叶青走到她面前询问着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

    “乐乐。你告诉我。刚才刘美对你说什么了。你把事情告诉我。我会跟总裁说的。如果是刘美的错。一定要让她给你道歉。”

    呵呵。道歉。道歉有用吗。

    这些话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原谅的。这是多么讽刺的侮辱。平时怎么说她。骂她。她都能忍受。但是谁要是说她女儿半句不是。她一定跟她拼命。

    “叶主管。事情已经发生了。沒什么好说的。我们走吧。她现在一定是在总裁的办公室。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人。第一时间更新 叶青无奈的摇摇头。迈开脚步追上她。与她一起走向总裁办公室。

    两人刚走到门口。就已经听见刘美的哭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轻轻敲了一门。好一会儿的时间才得到回应。两人走进办公室。康乐乐用毫不畏惧的眼神扫了一眼明赤催和刘美。

    “康乐乐。你这个疯婆子。你为什么要打我。我不就说你工作时间用在私人事情上了吗。就因为这些话你就动手打我。那以后岂不是在公司要翻天了。”

    还沒有等办公室里的三人开口。她已经走到康乐乐的面前。梨花带雨的看着她。沒有了刚才两人打架时的戾气。

    看着此时有些心虚的刘美。叶青的声音在办公室很随意的响起。“刘秘书。现在总裁什么事情都还不知道。两个人闹矛盾肯定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再说了。第一时间更新 从我们进來到现在康乐乐一句话都沒有说。全是你一个人说的。你让总裁到底是听谁的啊。”

    可恶。这个该死的叶青。谁让他在这儿多嘴了。要是她不先开口。到时候等康乐乐那个贱人再告状吗。这样的蠢事她可不会做。

    沒有理会他们说的话。明赤催眼光移向康乐乐。见她身上也有些地方受伤。心里有点生气。

    “康乐乐。现在到你说了。你们为什么要在公司打架。难道公司的制度都被你们吃进肚子里了吗。”

    制度就是被她吃进肚子里了。她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她还遗憾沒有把刘美那个女人打个痛快呢。

    “哎哟……”

    还沒等康乐乐开口。一声碰撞到桌子的响声让他们转移了视线。只见刘美已经倒在了地上。双眼乞求的看着明赤催。

    “总裁。我现在好疼啊。坚持不住了。能不能先送我去医院。”

    虚弱的声音刚说完。刘美就晕了过去。

    看着躺在地上的刘美。康乐乐现在巴不得冲上狠狠地在她肚子上踩两脚。她一定是装晕的。就是不想让自己在明赤催的面前告状吧。还真是会演啊。

    椅子上的明赤催看着躺在地上的刘美。好一会儿的时间。才冷声的吩咐叶青安排救护车。

    几人很快到了医院。他们三人在vip病房等候着医生的检查报告。

    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病房的门被打开。看着几个护士推着趟在病床上的刘美走了进來。叶青和康乐乐站起了身子。

    安顿好还沒有醒來的刘美。护士走到他们三人面前。“请问你们谁是她的家属。”

    叶青看了一眼明赤催和康乐乐。转头礼貌的看着护士。

    “我们是她的同事。有什么事就对我们说吧。”

    得到回应。护士翻着刘美的病历表。

    “是这样的。我们医院已经给病人做了全面的检查。沒有什么大问題。只是外伤而已。休息几天就沒事了。”

    她就知道刘美是装的。她就算再失去理智也不会把她打到内伤啊。

    “康乐乐。你现在可以说了吗。你们是为什么打架。”

    为什么。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她的女儿。要不然她会闹得这么沸沸扬扬的吗。

    装晕的刘美听见明赤催问着康乐乐。心里紧张得不得了。要是康乐乐一五一十的把事情都告诉赤催她就惨了。现在该怎么办啊。

    唉。她只是想把事情弄的严重一点。可是谁知道总裁一进來就会问康乐乐怎么回事啊。第一时间更新

    刘美紧张的不行。她骂的可也是总裁的女儿。要是这样的话……

    一想。心都慌张的不行。现在万分后悔自己的装晕。不然的话。她可以抢先一步啊。真是急死她了。

    叩叩叩。

    敲门声突然响起。紧崩的刘美也终于能缓一口气了。

    至少。此时的话題能短暂打住了。

    一刻。一个身穿米色风衣。打扮时尚的女人走了进來。径直來到明赤璀的身边。“赤催。你们在这儿啊。刚找了一圈儿。还好路过的护士才知道美美被送來这儿了。”

    來人不是别人。正是明赤璀的未婚妻。刘美的闺蜜。琳达。

    “沒事。”

    明赤璀轻轻的点点头。算是回答了。

    早已习惯明赤璀淡淡的模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琳达不量不介意。反而温柔的笑着和。自己为自己找立足之地。侧眼间。她看到了康乐乐和叶青。

    “林小姐好。”做属的。自然该主动打招呼。何况现在还是名义上总裁的未婚妻。

    叶青的招呼。算是让琳达拿回了一点主人的姿态。她点头问候。“叶秘书。你也在。辛苦你了。”

    “这是份内事。不辛苦。”

    “乐乐。你也在啊。”琳达转头看着康乐乐。

    康乐乐点点头。心里真的很排斥。不知为何。

    “你的脸……”

    琳达惊讶的看着康乐乐脸上的伤痕。然后侧头去看刘美。因为康乐乐占上风。所以刘美脸上的伤要重一些。

    琳达一脸吃惊。“你们……”

    “她进医院的事我沒有告诉她家里。你在这里看一吧。第一时间更新 医生说了沒什么大碍。”明赤璀的视线落琳达身上。

    不管怎样。能得到明赤璀的正视。琳达已经觉得是进步了。

    如果不是心里有她。刚才怎么主动打电话给她來看看美美呢。

    琳达立马答应來。“今天正好也沒事。我会好好照顾刘美的。你放心吧。”

    “嗯。”

    明赤璀仍是淡淡的点头。

    他给了叶青一个眼神。叶青立即反应过來。“总裁。我公司里还有点事要处理。我先回去了。”

    叶青走了。刘美还沒醒。整个病房就只有他们三个。自己站在那里无非就是电灯泡。何况这里也沒人欢迎她在这里。

    “总裁。我先回公司了。”

    反正现在也不处罚她。她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呢。

    惹人厌吗。

    只是她沒想到。自己前脚走。后脚明赤璀也跟了出來。并且在走道上抓着她的手就加速速度往外走。

    身后。

    琳达看着他们拉在一起的手。双手握成拳头。死死的捏着。脸上温柔的笑也僵硬去。

    康乐乐。你怎么可以阴魂不散。

    怎么可以。一次次的來抢我的男人。

    “琳达。你就这么看着康乐乐那个贱人把赤璀抢走吗。”

    病房里。听到他们离开的声音已经自己坐起來的刘美一脸的不悦。一想到自己竟然打不过康乐乐那个贱人。她就很不舒服。

    她怎么可以输给那个女人。

    琳达的脸色。也因为刘美的一句话变的乌云密布。她关上门。來到刘美病房边坐。这才阴冷的开口。“你觉得。你现在能做什么改变。才能让赤璀紧紧的黏在我身边呢。”

    “……”

    刘美很无言。

    在美国时。琳达为了赤璀能跟她在一起。不惜自杀几次也沒成功。为了明赤璀。琳达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可是明赤璀也不为所动。

    琳达的话。让刘美不知如何是好。一时哑住。

    “你沒事了吧。”琳达转移话題。看着刘美脸上的伤。

    “沒事。只不过有破相而已。”

    不就是打了一架吗。沒什么大不了。刘美回答的无所谓。但心里早已将康乐乐恨的牙痒痒。

    “琳达。你可千万不能输给康乐乐那个贱人。不就是生了个野种吗。你也可以和赤璀生一个。到时候有老爷子的帮忙。我就不信你还嫁不进明家。”

    “孩子……”

    琳达拧紧眉头。这点。她怎么沒想到。

    “是啊。她康乐乐可以。你为什么不可以。他们又不是真心相爱生的。你也可以和明赤璀來个一夜……然后怀上他的孩子。我保证。你一定会嫁给明赤璀。”

    “呵。”

    琳达勾起一抹苦笑。明赤璀是什么人啊。

    “如果能那么容易的话。我至于现在这么讨好他吗。在他面前都快沒了尊严。可是他不爱。就真的不在乎。你知道他连给我正眼的机会都屈指可数吗。”

    “怕什么。”刘美迅速打断琳达。她并不觉得琳达的担心有什么大问題。直接蛮横的道:“男人都一个样。我就不信明赤璀他不爱你还能沒女人。骗谁呢。只要你能怀他的孩子。他不同意。老爷子也一定会让她娶你的。就算起初不爱。难道天天生活在一起了还能沒感情。日久是能生情的。你怕什么啊。”

    “……”

    “明赤璀。你放开我。。”

    被他死死的拽到门诊部。康乐乐终于拼劲全力的甩开他。这男人神经病啊。就算生气也沒必要这样虐待她吧。

    明赤璀瞪了她一眼。脸色难看的不顾她的意愿。再次抓起她的手向前拖。直到将她拉进了一个诊室。将她拖到医生面前。

    “明总。”

    里面本來还在接待客人的医生被人直接开门进去非常的不爽。怒眉回头。却在看到一脸黑的明赤璀时赶紧陪笑打招呼。

    “给我好好检查。”明赤璀再次康乐乐往前推了一步。

    那医生一见康乐乐脸上有几道小伤痕。一看就是沒什么大不了的。但明赤璀都开口了。他只能立马答应來。“是的。明总。”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