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事。不用治。”

    厌恶极了明赤璀霸道的做法。康乐乐反感的回答了医生。扭头就走。直接无视掉明赤璀脸上的难看。

    “康乐乐。”他连忙追出去。

    这个该死的女人。受伤了他让她去治疗。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当众反驳他。

    现在到底是谁给她的勇气。

    “别抓我。”在他的手快要碰上自己时。康乐乐一声怒喝。明赤璀本能的顿住。

    顾不得走道上的行人对他们投來的好奇目光。康乐乐不满的道:“明赤璀。你够了沒。”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他关心她。她居然问他够了沒。。

    “我在说什么。难道你听不清楚吗。”

    “康乐乐。你现在的不可一世。是谁给你这样的勇气对我摆的。”康乐乐脸上的表情。真的是让明赤璀气到想要一掌拍死这个女人。

    见他一脸阴沉。就像暴风雨快要來临一般。在他身上。康乐乐真是体会到了阴情多变。她突然发现。这一刻。她不想和明赤璀说话。

    她回复了情绪。让自己看起來比较平静。“明总裁。请问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进去上药。”他板脸命令。

    她不为所动。第一时间更新 一脸平静。“回总裁。我脸上的伤并沒大碍。不需要上药。明天就会自己消掉的。”

    “康乐乐。你非要跟我对着做。”

    这个女人倔强他是一直知道的。可是面对他的关心她居然也如此平淡。康乐乐。所以不管我做什么。你对我都是那么平淡是吗。

    “明总裁。你是高高在上的老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洁洁工。怎么敢跟您对着干呢。您随便一句话都能让我丢掉工作。我怎么敢得罪您呢。”

    “呵。”明赤璀突然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毫不掩饰他此刻的狂妄。嘲弄道:“看到清洁工这个工作给你洗脑不少。让你弄的清自己的身份。第一时间更新 ”

    “嗯。”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既然如此。你知道今天不按照我说的去做。会有什么结果。”他开口问。

    康乐乐昂起头。知道他又在威胁自己。怒气渐长。双手却是紧紧的拧在一起。握紧了又放。放了又握紧。

    好半天。她才能忍这口怒气。

    “明总。就算你是总裁。我想员工上不上药。也有自己的自由吧。”

    “那如果我坚持呢。”

    擦。

    明赤璀你tm简直就是脑袋有坑。神经病。

    一天千万变。情绪转的比女人还快。你能去死吗。

    混蛋。

    “康乐乐。”他突然压低声音。眯着那双桃花眼看向自己。那目光。就像利箭一般射向自己。

    心中一惊。康乐乐有些心虚。“干嘛。”

    “女人。”他挑起她的颚。轻声道:“我说过。你的一举一动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还真是胆大。当着我的面也能骂我。”

    “你哪个耳朵听到了。我哪里骂你了。”康乐乐股足勇气回答。却怎样都装不出理直气状。

    “给我进來!”

    康乐乐再次被明赤璀强行带进了诊断室。这一次。她连逃脱的机会都沒有。明赤璀将她抓的死死的。他的力气康乐乐本來就抵不住。就算再不情愿也只有答应。

    她坐在凳子上。被他压住肩膀不能起身。这样异的姿势一直持续到上药结束。过程中她能看出因为她不能动而给医生造成的困扰。但那医生沒有说。估计是被明赤璀黑脸的情况吓到。

    康乐乐非常不爽。却也沒办法。反正她也挣脱不了。更何况上药这种事怎么说也是为她好。想想也就忍了。

    好吧。她承认。

    她说的这一切。不过是因为自己斗不过明赤璀而找的理由罢了。

    换完药。第一时间更新 康乐乐一刻也呆不去。在明赤璀放开她的那一刻。她拔腿就要跑。可她还是错了。再度被明赤璀抓住。并拖到医院的花园里。

    “救命啊。抢人啦。杀人啦……”

    医院的走道上。一路都蔓延着这样的尖叫声。可惜來往的人只是好奇的看看。然后……沒有然后了。

    “明赤璀。你是不是疯子啊。放开我。神经病。你个神……啊。”自己还沒骂完已经被摔在公园的凳子上了。

    因为是木椅。活生生的摔上去康乐乐的屁股就快要开花似的。刚摔她就立刻蹦了起來。疼的她嗷嗷叫。

    她想忍來着。可是真的很疼。那股滋味……

    不知为何。她此刻狼狈的模样不但沒有让明赤璀有一点点的疼惜。反而觉得她这样的模样很可笑。本來还生气的他莫名其妙心情好了不少。

    本來是想要讽刺她的。可是话一出口却变了。“怎样。感觉不错吧。”讽刺句。此刻变成了调侃模式。

    “明赤璀。你tm是不是神经病啊。”他嘴角的笑容让康乐乐彻底的暴走了。

    “康乐乐。我说过不要在我面前骂人。更不要直接骂我。”这个死女人。怎么就是那么喜欢骂脏话呢。

    本來心情开始愉快的他。脸色又被迫沉了去。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骂你怎么了。第一时间更新 只准你虐待我。不准我骂你两句是吗。”康乐乐不服的吼回去。好半天了。她的屁股可是真疼啊。

    她也想通了。自己忍耐换來的是他的不屑和嘲讽。直接发泄骂他。换來的也是一样的嘲弄。两者一比较。她还忍來干嘛啊。

    前提只要她的行为不会被他开除。那她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

    “做错事在先。还好意思理直气状。真不知道孩子现在的霸道是不是跟你学的。”冷不丁的。明赤璀突然來了这么句。

    本來前面康乐乐还是不服的。但从他的嘴里说到欢欢。心里莫名的怪异。怒气似乎也消了不好。

    孩子……

    这本该是两个亲密的人对爱情结晶的称呼。可是他们呢。

    呵呵。刚才有那么一瞬间。还真是自己多想了。

    迅速收起自己的情绪。撇嘴不爽。“你别有事沒事拿欢欢來说。欢欢的性格好着呢。沒离开我的时候。她才沒有霸道。如果真是有那一定是跟你学的。因为只有你才会霸道的让人难以忍受。”

    “我霸道的难以忍受。”他挑高眉眼重复这句。心里不自觉的在想。难道她不爱自己。就是因为他太霸道。

    “你不霸道吗。”反正话也说到这里了。也不可以在这里停。康乐乐继续吐槽。“你霸道的成什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欢欢如果真是霸道。那一定是你影响到她的。”

    他们两个比起來。她偶尔的霸道在他面前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天与地的差别能比较吗。

    “康乐乐。”

    虽然已经习惯了她在自己面前的口无遮拦。但被她直接这样数落的时候。还是勉不了生气。真的是气的他不行。

    “别叫了。总裁大人。我可以先走了吗。今天我的卫生还沒有打扫。还有很多文件沒有影印。至于打人这件事要怎样处罚你看着办吧。”

    说完。便想离开。

    不过刚转身。就被他阴冷的语气怔住。“康乐乐。你把刘美打成那样。难道就一点也沒有表示吗。”

    刚才她在病房一点也沒有反应他可是看在眼里。这个女人未免也太心狠了吧。

    刘美虽然是嚣张了一些。但她本性是不坏。可是康乐乐却那么重的手。打的刘美整个脸都肿了起來。刘家的父母还不知道。知道了不知道要成什么样。

    当然。这些事。康乐乐自然是不清楚的。他也不会告诉她会有怎样的影响。

    明赤璀的话在康乐乐听來无非就是他不分青红皂白向着刘美。这在第一次的时候她已经发现了。所以这次听。她倒是沒什么反应。

    无所谓的一笑。平淡的说:“总裁。我刚才已经说了有什么惩罚你直接达就是了。我都接受。至于你说的我该有什么表示。不好意思。还真沒有。”

    刘美对自己的过份事件。她也不想提。那些并沒有意义。说她也就算了。但连欢欢也骂。这是她不能容忍的。不管是谁。只要伤害到欢欢。她都会不顾一切。她想。这是天底所有女人都会做的一件事吧。

    “康乐乐。这就是你打人之后的态度吗。”

    他很怒。不是因为她沒有说法。而是她对自己的语气。就像和一个陌生人说话一般。

    她可以和别的男人谈天说地。在他的面前。她却一副极不情愿。不想要和他接触的模样。

    “你想要我有什么样的态度。”对于不依不挠。康乐乐找了一个说法。“是想让我去道歉。还是想让我站在她面前。再听她骂欢欢是野种。”

    野种。

    这两个字。成功的吸引了明赤璀的目光。只见他本來还隐忍的愤怒全部激现在瞳眸里。瞬间就赤红了双眼。

    如此快的变化让康乐乐吓了一大跳。他是怎么了。

    是因为她说的话。还是因为听到别人骂欢欢是野种。

    “欢欢几点课。”好一会儿。他突然开口。却是问欢欢。

    脸色仍十分阴沉。语调也压的低。听起來沉沉的可怕。

    他不会是想要发气在欢欢身上吧。

    no。

    “你要干嘛。”她一副警惕。同时也非常愤怒。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